烟波钓鱼 / 美文 / 帕斯捷尔纳克——《唯一的日子》

分享

   

帕斯捷尔纳克——《唯一的日子》

2011-12-27  烟波钓鱼

帕斯捷尔纳克——《唯一的日子》

 

 

《唯一的日子》

 

 

 

在许多严冬季节里 
我记得冬至那几天。 

每个日子纵然不会重复, 
却又数不胜数地再现。 

那几个日子渐渐地 
连结为整体一片—— 
那是所剩的唯一的日子啊, 
我们觉得时间已停止向前。 

我无一例外地记住它们: 
严冬快要过掉一半, 

湿漉漉的道路、滴水的屋顶, 
太阳在冰上愈晒愈暖。 

情人们仿佛在梦中, 
彼此急切地吸引, 
在高高的树梢上 
椋鸟晒得汗涔涔。 

睡眼惺忪的时针 
懒得在表盘上旋动, 
一日长于百年, 
拥抱无止无终。

 

 

诗人简介:

鲍利斯·列奥尼多维奇·帕斯捷尔纳克(Борис Леонидович Пастернек)(1890 - 1960),苏联作家、诗人。主要作品有诗集《云雾中的双子座星》、《生活是我的姐妹》等。他因发表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于195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5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原因是“在现代抒情诗和伟大的俄罗斯叙事文学领域中所取得的杰出成就”,他感动的致电瑞典皇家学院:“极为感谢!激动!荣耀!惊讶!惭愧。”(“Immensely thankful, touched, proud, astonished, abashed.”)伊万诺夫、丘科夫斯基等邻居都向他祝贺,四天后由于苏联众多舆论的反对,被苏联作家协会开除会籍,甚至有人举着标语游行要求驱逐出境:“犹大——从苏联滚出去!”他只好拒绝领奖,致电写道:“鉴于我所从属的社会对我被授奖所做的解释,我必须拒绝领奖,请勿因我的自愿拒绝而不快。”他又一一签署致《真理报》和致赫鲁晓夫的信文,并“在痛苦与孤寂中度过他苦难一生中的最后两年”。

 

黑烨灵感:

日瓦戈医生,看了残部的电影,那是5年前,沙发上。屋里不会再来人了,唯有昏暗。你在门口出现,身穿素雅的白衣,仿佛为你织就衣料的,就是那漫天的飞絮。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