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门神 / 历史人物 / 【帝王将相】战国四公子之——信陵君

0 0

   

【帝王将相】战国四公子之——信陵君

2012-01-29  胖门神

战国四公子之——信陵君

 

    魏无忌,号信陵君,魏国第六个国君安釐王魏圉的异母弟。战国时期魏国著名的军事家。因安厘王元年(公元前276年)被封于信陵(今河南宁陵县),所以后世皆称其为信陵君,与春申君黄歇、孟尝君田文、平原君赵胜并称战国四公子。
    
魏国自惠王魏罃时的马陵惨败后,国势衰落,江河日下,而西邻秦国经商鞅变法、张仪略地,在列国中异军突起,已有兼并六国之势,没有一个国家敢于真正地抗御秦国。魏国毗邻秦国,受秦害较深,中间虽然参与了苏秦等人的合纵抗秦活动。魏无忌出生和生长于国家走向衰落的时期,他效仿齐国孟尝君田文、赵国平原君赵胜等贵族的方法,延揽食客,养士数千人,自成势力。他曾在军事上两度击败秦军,分别挽救了赵国和魏国的危局,243年因伤于酒色而死,十八年后魏国被秦所灭。
 
 史载公子为人仁而下士,士无贤不肖皆谦而礼交之,不敢以其富贵骄士。士以此方数千里争往归之,致食客三千人(《史记·魏公子列传》)。所以当时公子威名远扬,各诸侯国十余年不敢出兵伐魏。   
    
一次,公子正与魏王博,得到赵兵将寇北境而举烽火的警报。魏王立即停博,欲召集大臣商议对策。公子拦阻说:赵王田猎耳,非为寇也。说完,复博如故。魏王却惊恐不安,已无心再博。不久,又从北方传来消息说,赵王在打猎,不是入侵。魏王大惊,问:公子何以知之?公子说:臣之客有能深得赵王阴事者,赵王所为,客辄以报臣,臣以此知之。(《史记·魏公子列传》)此后,魏王畏公子之贤能,不敢将国事交予公子。 
    
时魏国有个隐居的人,叫侯嬴,已经七十岁,因家贫,为大梁夷门的守门小吏。公子闻后,前往拜访侯生,想馈赠一份厚礼。他不肯接受,说:臣修身洁行数十年,终不以监门困故而受公子财。(《史记·魏公子列传》)公子于是设筵席大会宾客,都已坐好,公子才带领随从的车骑,空着左边的上座,亲自去接侯生。侯生整理破旧衣冠,并不谦让,径直上车,坐到公子空出的上手座位,想以此观察公子。公子亲执马缰,越发恭敬。侯生又对公子说:臣有客在市屠中,愿枉车骑过之。(《史记·魏公子列传》)公子引车至市中,侯生下车,见到其朋友朱亥。侯生侧目窥察公子的脸色,又故意久立,与朋友说话。可公子的颜色却越发温和。此时,魏国将相宗室宾客满堂,等公子回来饮酒。市人都看到公子手执缰绳等待。公子的随从都暗骂侯生。侯生见公子始终面不改色,就辞别朱亥上车。到公子家,公子引侯生上座,向宾客一一介绍,赞美侯生,又起立为侯生敬酒。满座皆惊。酒至酣处,侯生对公子说:今日嬴之为公子亦足矣。嬴乃夷门抱关者也,而公子亲枉车骑,自迎嬴于觿人广坐之中,不宜有所过,今公子故过之。然嬴欲就公子之名,故久立公子车骑市中,过客以观公子,公子愈恭。市人皆以嬴为小人,而以公子为长者能下士也。(《史记·魏公子列传》)。从此,侯生便成为信陵君的上客。
    
侯生谓公子曰:臣所过屠者朱亥,此子贤者,世莫能知,故隐屠闲耳。(《史记·魏公子列传》)公子于是多次去看望朱亥,朱亥却不曾答谢。
    
公元前260年,秦国武安君白起在长平全歼赵军。公元前258年正月,秦军进抵赵都邯郸城下,战至第二年仍不能克。信陵君的姐姐是赵国平原君的夫人。秦兵围邯郸,赵国多次向魏国求救,魏王派将军晋鄙领兵十万救赵。秦王派使者威胁魏王说:吾攻赵旦暮且下,而诸侯敢救者,已拔赵,必移兵先击之。(《史记·魏公子列传》)魏王恐惧,令晋鄙军留邺筑壁垒,名为救赵,实际为观望。平原君向魏求救的使者接连不断,责怪公子说:胜所以自附为婚姻者,以公子之高义,为能急人之困。今邯郸旦暮降秦而魏救不至,安在公子能急人之困也!且公子纵轻胜,弃之降秦,独不怜公子姊邪?(《史记·魏公子列传》)   
    
公子深以为忧,多次请求魏王发兵,门客也用各种办法劝说,然魏王畏秦,始终不听。公子估计魏王已不肯派兵救赵,便决定带一百多辆车骑去赵,跟秦军死拚。路过夷门,遇见侯生,便以实相告。侯生说:公子勉之矣,老臣不能从。公子已行数里,心中不快,想:吾所以待侯生者备矣,天下莫不闻,今吾且死而侯生曾无一言半辞送我,我岂有所失哉?于是引车而还,问侯生。侯生笑着说:臣固知公子之还也。公子喜士,名闻天下。今有难,无他端而欲赴秦军,譬若以肉投馁虎,何功之有哉?尚安事客?然公子遇臣厚,公子往而臣不送,以是知公子恨之复返也。公子连忙问计于侯生,侯生支开旁人悄悄对公子说:嬴闻晋鄙之兵符常在王卧内,而如姬最幸,出入王卧内,力能窃之。嬴闻如姬父为人所杀,如姬资之三年,自王以下欲求报其父仇,莫能得。如姬为公子泣,公子使客斩其仇头,敬进如姬。如姬之欲为公子死,无所辞,顾未有路耳。公子诚一开口请如姬,如姬必许诺,则得虎符夺晋鄙军,北救赵而西却秦,此王霸之伐也。(《史记·魏公子列传》)公子遂依计而行,如姬果然盗得晋鄙兵符。   
    
信陵君要带人去调动晋鄙的军队,侯生又对他说:将在外,主令有所不受,以便国家。公子即合符,而晋鄙不授公子兵而复请之,事必危矣。臣客屠者朱亥可与俱,此人力士。晋鄙听,大善;不听,可使击之。公子闻后,大为感泣。侯生说:公子畏死邪?何泣也?公子说:晋鄙嚄唶宿将,往恐不听,必当杀之,是以泣耳,岂畏死哉?于是将朱亥请来。朱亥笑着说:臣乃市井鼓刀屠者,而公子亲数存之,所以不报谢者,以为小礼无所用。今公子有急,此乃臣效命之秋也。遂与公子同行。公子过谢过侯生。侯生曰:臣宜从,老不能。请数公子行日,以至晋鄙军之日,北乡自刭,以送公子。(《史记·魏公子列传》)公子遂行。   
    
公子一行至邺,要代晋鄙领兵。晋鄙合符后,表示怀疑,说:今吾拥十万之觿,屯于境上,国之重任,今单车来代之,何如哉?表示不想交出兵权。关键时刻,朱亥从袖中抽出四十斤重的铁椎,把晋鄙打死。公子遂统晋鄙军,并下令军中:父子俱在军中,父归;兄弟俱在军中,兄归;独子无兄弟,归养。于是得选兵八万人,进兵攻击秦军。秦军在魏军、楚军和赵军的外内夹攻下,大败,邯郸围解。赵王及平原君亲自到邯郸郊界迎接公子。平原君背着箭袋为公子在前引路。赵王一再感谢说:自古贤人未有及公子者也。(《史记·魏公子列传》)
    
而侯生与公子决别后,待公子至军中,果然在北乡自杀。   
    
魏王怒公子偷盗兵符、矫杀晋鄙。这一点公子自己也知道。所以在击退秦兵后,公子便遣军归魏,而独自与门客留在赵国,一直在赵十年。赵王与平原君商议,为酬谢存赵的功勋,欲将五座城邑封给公子。公子闻后,露出了矜功骄傲之色。有人劝公子说:物有不可忘,或有不可不忘。夫人有德于公子,公子不可忘也;公子有德于人,愿公子忘之也。且矫魏王令,夺晋鄙兵以救赵,于赵则有功矣,于魏则未为忠臣也。公子乃自骄而功之,窃为公子不取也。(《史记·魏公子列传》)公子闻后,立即自责,好像无地自容的样子。说自己有罪过,对不起魏,无功于赵。赵王与公子饮酒到傍晚,因为公子的谦让,不好意思说出献五城的话。公子留赵后,赵王以鄗(今河北柏乡县北)为公子的汤沐邑。魏国也又以信陵奉公子。
    
公子闻赵有处士毛公隐于博徒(赌徒)之中,薛公隐于卖浆人家中。公子便欲见二人,但二人都躲着不肯见。公子打听到他们的住所后,悄悄徒步前往,同两人交游,甚欢。平原君对其夫人说:始吾闻夫人弟公子天下无双,今吾闻之,乃妄从博徒卖浆者游,公子妄人耳。平原君的夫人把话告诉了公子,公子说:始吾闻平原君贤,故负魏王而救赵,以称平原君。平原君之游,徒豪举耳,不求士也。无忌自在大梁时,常闻此两人贤,至赵,恐不得见。以无忌从之游,尚恐其不我欲也,今平原君乃以为羞,其不足从游。(《史记·魏公子列传》)公子整顿行装要离去。平原君免冠谢罪,固留公子。平原君的门客听到这件事后,有一半离开平原君而跟随公子。   
    
公子留赵十年而未归。秦闻公子在赵,多次出兵伐魏,魏军数败。魏王甚是忧虑,派使者至赵请公子。公子怕魏王恨自己,不肯回魏,告诫门下说:有敢为魏王使通者,死。于是门客都不敢劝公子归魏。毛公、薛公见公子说:公子所以重于赵,名闻诸侯者,徒以有魏也。今秦攻魏,魏急而公子不恤,使秦破大梁而夷先王之宗庙,公子当何面目立天下乎?(《史记·魏公子列传》)话未说完,公子脸色骤变,当即催促驾车回魏国。   
    
魏王见公子,相拥而泣,任公子为上将军,率统魏军。公元前247年(魏安厘王三十年),公子派使者向各国求援。各国闻公子为将,都派兵救魏。公子率燕、赵、韩、楚、魏联军西向攻秦,秦军败退。联军追至河外,包围了秦军。信陵君亲冒矢石,率先冲锋。全军士气大振,紧随冲锋。秦阵营混乱,秦将蒙骜因腹背受敌,被迫西退。联军乘胜攻至函谷关(今河南灵宝北),秦军紧闭关门,坚守不出。相持逾月,联军撤回。魏安厘王为表彰信陵君败秦收复关东失地功劳,拜为上相,封邑五城。   
    
此次合纵攻秦,给秦国沉重打击。信陵君再次显示出杰出的军事才能,也从此威振天下,各国都派使者向他学习兵法,公子皆书其名,后世称之为《魏公子兵法》。《汉书·艺文志》兵形势家中,有《魏公子》二十一篇。   
    
据《战国策·魏四》载,安陵(今河南鄢陵县西北)人缩高的儿子在秦国做官,秦派他守管(今河南郑州市)。公子攻管不下,使人对安陵君说:你派缩高去攻管,我任用他为五大夫,使他为执符节的军尉,去招抚他的儿子。安陵君说:安陵是个小国,缩高未必听从,还是使者自己去请他。就派官吏引导使者至缩高的住所。使者传达公子的命令后,缩高说:叫我去攻管,是父攻子守,人大笑也;见臣而下,是倍(背)主也。父教子倍,亦非君之所喜推辞不去。公子大怒,派使者对安陵君说:安陵如同魏国的土地一样,管攻不下来,秦兵一到,魏国必危。希望您把缩高捆缚送来。否则,我将领十万兵到安陵城下。安陵君说:我的先君成侯在接受魏襄王命令守安陵时,襄王亲手把大府之宪交给先君。宪法的上篇记载:子弑父,臣弑君,有常不赦,也不包括在国家大赦的范围内。现在缩高不接受禄位,以全父子之义,而您却要逮捕他。这是使我违背襄王的诏令,废大府的宪法,即使把我杀死,也不敢这样作。缩高听到后说:公子的为人,悍猛而自用,必将招来安陵的祸患。他到魏国使者的住所,自刎而死。公子听说缩高自杀,穿起白色衣服(丧服),并避开正房,寝于他处,以示哀悼。派使者向安陵君谢罪说:无忌是个道德低下的小人,考虑不周,对您失言,请释罪!”   
    
秦王深以公子为患,为离间公子与魏王的关系,派人持金万斤到魏国行贿,找到晋鄙的门客,叫他们诋毁信陵君说:公子亡在外十年矣,今为魏将,诸侯将皆属,诸侯徒闻魏公子,不闻魏王。公子亦欲因此时定南面而王,诸侯畏公子之威,方欲共立之。秦王又几次派人假意祝贺公子,问他是否已经做了魏王。魏王每天听到诽谤的话,不能不信,果然派人代公子为将。
    
公子知道自己因为谗言的诋毁再次被废止不用,便推说有病,不去朝见魏王,与宾客日夜饮醇酒,且多近女色。如此四年,终于因饮酒过多,于公元前243年患病而死。同年魏安厘王亦死。   
    
秦闻公子死,派蒙骜率兵攻魏,克二十城,开始设置东郡。此后,开始蚕食魏国。公子死后十八年,即公元前225年,秦兵俘魏王假,屠大梁城,在魏东部地区设置砀郡。
    
司马迁在《史记 魏公子列传》中这样评价公子:天下诸公子亦有喜士者矣,然信陵君之接岩穴隐者,不耻下交,有以也。这一点在与平原君的对比一段中也有体现,充分表明公子礼贤下士的美好品德。

【摘自:中国做人做官研究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