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黛公主 / 玉器珍玩 / 清丽汝官窑之一:汝官窑的问世

分享

   

清丽汝官窑之一:汝官窑的问世

2012-02-07  兰黛公主

 清丽汝官窑之一:汝官窑的问世                 

                                古相轩

     汝窑,作为宋代五大窑之魁,随着河南宝丰县清凉寺汝窑遗址先后数次的发掘,著书编撰无数,文博界及民间收藏家也言之凿凿,似乎关于汝窑的问题已迎刃而解,是宋代五大窑中脉络最清晰、最无悬念的瓷器,而事实上,我们解读到汝窑的信息并不够。

    追溯汝官窑,师承柴窑衣钵。五代后周时期,周世宗钦定烧造出具有“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做将来”特征的青瓷,后人以其姓“柴”和器物底部篆写“柴”字款,故而定名为“柴窑”。 虽然,周世宗在位仅仅五年六个月,但是,柴窑的成就是亘古一绝,无人企及。柴窑从成长到成熟的时间极短,成品极为稀少了,完整器在当时已是难得一见,故有片柴值千金一说. 时至今日极少有人能一睹芳容。柴瓷有“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四大特征为汝官窑的问世指引了方向。柴窑瓷应用玛瑙具有层次感的属性可使釉面出现细微冰裂纹的特征被汝官窑很好的复制,并有过之而无不足。但是,应用玛瑙通过折射率凸显釉面亮丽莹润方面稍逊于柴窑,这是由于汝官窑在玛瑙釉中加入了特殊的钙质直接影响了光泽度;柴窑模制工艺技术被汝官窑借鉴,支钉在柴窑瓷只是偶尔为之,在汝官器上被广泛使用。可以说:柴瓷对汝官窑的成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北宋欧阳修在《汝窑花觚》诗中咏:“谁见柴窑色,天青雨过时,汝窑磁较似,官局造无私,粉翠胎金结,华胰光暗滋,旨弹声戛玉,须插好花枝”。 欧阳修是北宋天圣八年(公元1030年)进士,曾任宋仁宗朝参知政事枢密副使,为当时散文诗词一代宗师,因此,《汝窑花觚》中汝官窑和柴窑渊源深厚的论述是可信的,也是最给力的文献依据。

      如果说《汝窑花觚》是欧阳修在事职宋仁宗时期所作,那么,关于汝官窑在宋仁宗时期已是“官局造无私”的结论可能是最早的最真实的文献记载,为全面推翻汝官窑诞生于宋徽宗时期提供了佐证。欧阳修诞生于公元1007年,卒于公元1073.而宋徽宗于公元1082年才见到第一缕阳光,这是显而易见的时间错位关系,我们还会固执地坚持认为汝官窑是宋徽宗短短二十年的成果吗?[转载]清丽汝官窑之一:汝官窑的问世

北宋王朝建立后,宋太祖以先安南,后攘北的策略,先后平西蜀灭南唐,破北汉,御辽兵于幽北。由于常年用兵,国家资源处于贫匮状态,宋太祖为恢复社会秩序,修礼重农工,努力发展生产,推行一系列宽减徭役税赋等利民政策。由于当时的财政不支持,彰显国力强盛的瓷业没有得到发展。

  宋真宗时期,由于有前两朝的积累,综合国力逐渐得到提高,出于政治考量,宫廷逐渐摒弃使用辽国尚白的定窑。定窑“有芒不堪用”只是一种表象的认知,更深层次的原因是1005年的“澶渊之盟”后,宋真宗对辽国插足中原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因此,为树立大宋形象,成为朝廷急迫的任务,于是,宋朝在继承了柴窑玛瑙作釉、范模、支烧及施釉的技法,粹取了柴窑“青如天、明如镜”的精华,摒弃了柴窑喻意嬴弱“薄如纸”和艳丽浮躁的特征,在汝州自置窑址烧制符合宫廷使用的瓷器,探索阶段使用的是灰白胎土。由于技艺不成熟,烧制出的瓷器品质参差不一,窑工为修补釉色欠精良的次品,重新挂釉入窑烧制,不经意间成就了北宋冰裂纹的官窑器,也无意间架起了汝官窑通向成功的桥梁。所以,传世的灰白胎的官窑器的出现,是宫廷暂时取代定窑器作为宫廷的用器,仅仅是过渡用器,并不符合宫廷“青如天、明如镜”的审美要求。为此,窑工们在参考开冰裂纹官窑器的基础上,新调配了釉料,成功创烧出端庄典雅,素净温润的汝窑瓷,此时期仅是被受命烧造的贡窑,不禁民烧,处于“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的“ 贡御”阶段。

   宋仁宗时期,宋朝进入了中国古代社会发展的鼎盛时期,为彰显大宋的繁荣和强盛,将已非常成熟的汝窑列为宫廷用器。此时期开始“供御”阶段,并禁民烧,将供御筛选后的次品,打碎掩埋处理。宋代邵伯温在《见闻录》中有述:“宋仁宗一日有幸张贵妃阁,见定州红瓷,帝坚问曰:安得此物?妃以王拱宸所献为对,帝怒曰:尝戒汝勿通臣僚馈送,不听,何也?因以所持柱斧碎之,妃愧谢久之乃已”。一国之君,对张贵妃“通臣僚馈送”还不至于先怒后碎。说明这已不是清廉和定窑器的问题,而是代表皇权政治层面的意义,暗隐着对辽国割据中原是最高统治者隐隐的伤痛和愤恨。也说明此时期定窑可能已不作为或禁止作为北宋官方用器。另一方面,反映了此时期官汝窑已非常成熟并已能满足宫廷的需求,被垄断为宫廷用器提供了间接的文献依据。不经意间,也印证了北宋欧阳修在《汝窑花觚》所表述的观点存在的事实提供依据。[转载]清丽汝官窑之一:汝官窑的问世

 我们可以承上启下去解读我国瓷文化的历史,从新石器时代陶革命的仰韶、马家窑、大汶口、龙山、大溪等文化,瓷时代的明三代、清三代看,最精致的陶和瓷都是最具权威的代表者享有,同样,最精美的陶和瓷都出自于它们所处那个时期最繁荣和最为强盛的时代,是统治者籍此自豪地向臣民释放太平盛世的信息,具有深刻的象征意义。反之,陶和瓷的颓废也彰显了那个时代走向败落。我们不难发现政治左右了汝官窑的发展,而且脉络清晰。睿智的宋仁宗也不例外,以汝官窑的确立代表了北宋最繁荣和强盛时期,具有深刻的政治象征意义。今天,如果我们还坚持以造型风格、使用性质明显异于宋徽宗时代风格的汝官窑说成是该时期创烧的器物,以走向衰落的宋徽宗时期是汝官窑的问世年代一说,显得非常牵强。

   综上所述,汝官窑是在大宋皇朝国力鼎盛时期,在皇权有的放矢下,深刻体现宋仁宗的政治智慧,喻意大宋皇朝是青天,辽国只是点缀青天的白云。在短时间内从“汝窑”过渡到“贡御”再演变到被宫廷垄断的“供御”阶段,成为中国第二座官窑。(笔者收藏的柴窑外底有“柴”“官”款识,应列为第一座官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