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森林 / 自我改编 / 《人物志》上卷(原文及译文)

0 0

   

《人物志》上卷(原文及译文)

2012-03-14  寂静的森林

《人物志》是三国时期魏国刘邵著。刘邵(约168249)或作刘劭、刘卲,字孔才,广平邯郸(今河北邯郸)人,学者、文学家。汉建安时为太子舍人、秘书郎。后仕曹魏,历官尚书郎、陈留太守、骑都尉、散骑常侍。曾受诏集五经群书,作《皇览》一书,又与苟洗、庾嶷等定科令,作《新律》,著《律略论》。景初年间曾受诏作《都官考课》72条,又作《说略》、《洛论》、《赵都赋》、《许都赋》、《洛都赋》等,现存仅有《人物志》一书,一些残文都收入《全三国文》。
  《人物志》共312篇:卷上有《九征》、《体别》、《流业》、《材理》4篇,卷中有《材能》、《利害》、《接识》、《英雄》、《八观》5篇,卷下有《七缪》、《效难》、《释争》3篇。兼有儒、道、名、法、阴阳诸家思想,而受纵横家思想影响最多。因而运用纵横捭阖,兼形势、包阴阳、用技巧的纵横思想原理,将人的生理、心理、个性、才能、政治风格和道德修养等巧妙地统一起来,揭示了人性形成的原理,总结了人物鉴识的方法,区分了人物的品性、职业等类别,发掘了驾驭人才的诀窍,是历史上第一部融人才学、心理学、伦理学和政治学等于一体而又充满纵横特色的人学论著。

自 序

夫圣贤之所美,莫美乎聪明;聪明之所贵,莫贵乎知人。知人诚智,则众材得其序,而庶绩之业兴矣。是以圣人著爻象,则立君子小人之辞;叙《诗》志,则别风俗雅正之业;制《礼》、《乐》,则考六艺祇(qī)庸之德;躬南面,则援俊逸辅相之材。皆所以达众善而成天功也。

圣贤所被赞美的,首先在于聪慧明达;聪慧明达中最可贵的,首先在于对人的了解。能鉴识人的诚信与智慧,则能使各种人材各有适当位置,从而各行各业的发展将会兴旺发达。因此圣人设立卦爻、卦象,则确立了辨君子与小人的言辞;阐发《诗经》的情志,则可分别出风俗与雅正的行业;制订(表达秩序与和谐)《礼》、《乐》制度,则可考究六经中恭敬和中庸的品德;身为君王,则应选用杰出而清逸的辅佐国政的人材。这些能达到使所有人向善的目的而成为最伟大的功业。

天功既成,则并受名誉。是以尧以克明俊德为称,舜以登庸二八为功,汤以拔有莘之贤为名,文王以举渭滨之叟为贵。由此论之,圣人兴德,孰不劳聪明於求人,获安逸於任使者哉!

最伟大的功业完成,则一并获得相应的名份与荣誉。因此尧帝凭借任用高尚品德的人而著称,舜帝凭借提拔任用十六贤材(八恺与八元)而建功,商汤凭借选拔有莘氏的贤人伊尹而闻名,周文王凭借任用于渭水边垂钓的姜太公受到人们尊重。由此得到结论,圣人具有兴旺发达的品德,每一个都是用尽聪明才智在寻求贤人,让被任用的贤人获得安宁闲逸呀!

是故仲尼不试,无所援升,犹序门人,以为四科;泛论众材,以辨三等;又叹中庸,以殊圣人之德;尚德,以劝庶几之论。训六蔽,以戒偏材之失;思狂狷,以通拘抗之材;疾悾悾而不信,以明为似之难保。又曰:察其所安,观其所由,以知居止之行。人物之察也,如此其详。是以敢依圣训志序人物,庶以补缀遗忘;惟博识君子裁览其义焉。

 因此孔子没有官职,没有办法可以举荐及升用人才,只有将门下弟子按适当职位排定,用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四科(表明他们所擅长);广泛论定各种人材,将其辨别为三等人。又赞叹中庸,以突出圣人的德行;崇尚道德,作为劝勉好学上进的人的论据。训示因不学而形成的“愚、荡、贼、绞、乱、狂”六种蔽端,用以警戒偏材之人的过失;思考率性而为的人与有所不为的人,使拘谨与高亢的人材各用其能。疾恨外表憨厚而内心却不诚实的人,用以阐明似是而非是难以有保证的。又说:了解其所心安的东西,观察其行事的途径,就清楚其平时立身处世的品行。对人物的观察,要如此详备。因此斗胆依照圣人教诲记述论定各种人物,希望借此弥补遗忘与疏漏,但愿见识广博的君子剪裁审视其中的义理吧。

【说明】六蔽:《论语·阳货》中“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九 徵 第一

盖人物之本,出乎情性。情性之理,甚微而玄,非圣人之察,其孰能究之哉?凡有血气者,莫不含元一以为质,禀阴阳以立性,体五行而著形。苟有形质,犹可即而求之。

人物根本特性,出于情感与本性。情感与本性的道理,极为玄妙而深奥,若非具有特殊洞察力的圣人,谁能得其究竟?大凡有血气的人,身体内莫不包含混沌元气作为其本质,秉承阴阳二气来确立其刚柔的本性,体现金木水火土五行构筑其形体。具备了其形体气质,便可以就此而探求内在的情性。

凡人之质量,中和最贵矣。中和之质,必平淡无味;故能调成五材,变化应节。是故观人察质,必先察其平淡,而後求其聪明。

一般人的材质和气度中,以中和为最可贵。具有中和的素质的人,必然平和、淡泊而无偏颇之味,因此能够调和而成就五种(仁、信、忠、智、勇)材质,变通转化而符合需要。因此,观察人物并了解其材质,必须要先察明其是否平和淡泊,然后探讨其是否聪慧明达。

聪明者,阴阳之精。阴阳清和,则中睿外明;圣人淳耀,能兼二美,知微知章,自非圣人,莫能两遂。故明白之士,达动之机,而暗於玄机;玄虑之人,识静之原,而困於速捷。犹火日外照,不能内见;金水内映,不能外光。二者之义,盖阴阳之别也。

聪慧明达,是人体阴阳二气精华的外在表现如果阴阳二气清纯、平和,则内有通达之智而外有明察之慧;圣人内具淳朴之质且外具聪明之形,能够兼有平淡与聪明两种优秀品质,可知事物的微妙之处和显露在外的事理,若非圣人,不能够具备此两方面。因此说干就干的人(气质偏阳的人),懂得眼前行动的关键,而欠缺把握机会深谋远虑的人(气质偏阴的人),认识到宁静致远的道理,而难于付诸迅捷的行动。犹如火光、太阳能光照物体的外部,而不能照进内在;金镜、水面能映像于其中,而不能向外发放光芒。二者间的不同功用,大概是阴阳之间的区别。

若量其材质,稽诸五物;五物之徵,亦各著於厥体矣。其在体也,木骨、金筋、火气、土肌、水血,五物之象也。五物之实,各有所济。是故,骨植而柔者,谓之弘毅;弘毅也者,仁之质也。气清而朗者,谓之文理;文理也者,礼之本也。体端而实者,谓之贞固;贞固也者,信之基也。筋劲而精者,谓之勇敢;勇敢也者,义之决也。色平而畅者,谓之通微;通微也者,智之原也。五质恒性,故谓之五常矣。

如果从材质方面衡量人物,可以用五行(金、木、水、火、土)的性质来加以区分;五行的各种特征,可以在人身上各部位表现出来。五行与人体的关系:木代表骨骼,金代表筋脉,火代表气息,土代表肌肤,水代表血木、金、火、土、水五行的特性对应成就了骨、筋、气、肌、血的特征。五行之气充足的人,各有其独到之处。所以骨骼健壮而柔韧的人,称为弘毅(心胸博大而坚强持久的性格),弘毅具备仁的质;气息清淳而舒畅者,称为文理(文雅有礼节),文理是礼仪的本;体貌端正而结实的人,称为贞固(正直稳重而坚守节操的性格),贞固是诚信的基;筋脉强健而精炼的人,称为勇敢(勇武不屈而果敢决断的性格),勇敢成就义的方式和途径;神色平和且气血通畅的人,称为通微(通达事理而明察秋毫的性格),通微是智慧的本原。五行的特征是恒常不变的,所以又称仁、义、礼、智、信为 “五常”。

五常之别,列为五德。是故,温直而扰毅,木之德也。刚塞而弘毅,金之德也。愿恭而理敬,水之德也。宽栗而柔立,土之德也。简畅而明砭,火之德也。虽体变无穷,犹依乎五质。故其刚、柔、明、畅、贞固之徵,著乎形容,见乎声色,发乎情味,各如其象。

 五常之间的区别,依次用金、木、水、火、土的品德体现。因此,温润而正直、谦虚而刚毅,是木的品德。刚健而充实、弘大而坚毅,是金的品德。内心恭敬而文雅理智,是水的品德。宽容而严肃、柔和而坚实,是土的品德。简约而畅、针砭弊病,是火的品德。虽然体现在不同的身体而品性变化无穷,仍然会依据五种性质而存在。因此其刚毅、宽容、简明、顺畅、坚固等各种性格特征,必定显露于其形体容貌,呈现于声音表情,发散于情感及兴趣,各自依照与五行的象征对应起来

故心质亮直,其仪劲固;心质休决,其仪进猛;心质平理,其仪安闲。夫仪动成容,各有态度。直容之动,矫矫行行;休容之动,业业跄跄;德容之动,顒顒卬卬。

 因此心性忠诚正直的人,就会表现出刚正挺拔的仪态;心性善良有决断力的人,就会表现出奋进勇猛的仪态心性平和有条理的人,其表现出安宁而闲逸的仪态。仪态的变化形成人的容貌举止,各自有其不同行为举止:仪态正直的人,行为举止端庄挺拔、威武不屈;仪态善良的人,行为举止小心谨慎、进退有礼;仪态高尚的人,行为举止气宇不凡、令人仰慕。

夫容之动作,发乎心气;心气之徵,则声变是也。夫气合成声,声应律吕。有和平之声,有清畅之声,有回衍之声。夫声畅於气,则实存貌色。故诚仁必有温柔之色,诚勇必有矜奋之色,诚智必有明达之色。

人的容貌仪态发生变化,源自心性气质(意识和思维)心性气质的特征,则会表现为声音的变化。气息相合而成为声音,其声音与律吕(中国古代乐律的总称)节奏相应和;有柔和平缓的声音,有清扬流畅的声音,有迂徐悠长的声音。声音由流畅的气息而形成,其效果表现于相貌表情。因此确实具备仁爱品质的人定然有温和、宽容的表情,确实具备勇敢品质的人定然有强健奋发的表情,确实富于智慧的人定然有明智、通达的表情。

夫色见於貌,所谓徵神。徵神见貌,则情发於目。故仁,目之精,悫(què)然以端;勇,胆之精,晔然以强。然皆偏至之材,以胜体为质者也。故胜质不精,则其事不遂。是故直而不柔则木,劲而不精则力,固而不端则愚,气而不清则越,畅而不平则荡。

神色体现在外貌特征上,就是心神的表征。心神的表征表现于相貌上,则情感通过眼睛表露出来。因此仁,是眼睛的精气,其眼神诚实谨慎而端庄;勇,胆的精气,勇者的眼神光亮而强盛。然而偏重某一方面而有很高造诣的人材,是以其比较突出的性格特征表现为其精神本质。因此偏材不精于某一方面的成就,则其事不容易成功。因此刚直而不能柔和则过于倔强,刚劲而不能收敛要则过于蛮干有固执已见而不端正则愚蠢,心气十足而思虑不清则把握不住分寸,思虑通畅而不能平和则飘荡。

是故中庸之质,异於此类。五常既备,包以澹味,五质内充,五精外章。是以目彩五晖之光也。故曰:物生有形,形有神精;能知精神,则穷理尽性。

因此具备中庸品质的人,与以上各类人材不同。因为其气质具备了仁义礼智信五常,以平淡无味加以包装,五行之气充实于内,五脏精气显露于外。因此眼睛内闪耀着五彩光芒。所以说:万物产生皆有其形体,形体容貌体现其内在精神。能洞知其精神风貌就可以完全了解人物的性情。

性之所尽,九质之徵也。然则平陂之质在於神,明暗之实在於精,勇怯之势在於筋,强弱之植在於骨,躁静之决在於气,惨怿之情在於色,衰正之形在於仪,态度之动在於容,缓急之状在於言。其为人也,质素平澹,中睿外朗,筋劲植固,声清色怿,仪正容直,则九徵皆至,则纯粹之德也。九徵有违,则偏杂之材也。

人的性情所有表现,可归纳为九种特质的特征。平陂(平和与偏斜)的特质在于神态,内心聪明与暗昧的结果在于精神状况,勇敢与怯懦的情势在于筋脉,强健与柔弱的身体在于骨骼,浮躁与宁静的脾性在于气血,悲伤与愉悦的情感在于容色,衰殆与整肃的形象在于仪表,造作与自然的举止在于容貌,舒缓与急迫的状态在于言辞。具备中庸的人,质朴素雅而平和淡泊,内心睿智而外表爽朗,筋脉刚劲而骨骼坚硬,声音清正而表情愉悦,仪态端正而容色直诚,如此则九种特质都能具备,也是德才兼备的人才。九种特质有所缺失,则是偏杂的人材。

三度不同,其德异称。故偏至之材,以材自名;兼材之人,以德为目;兼德之人,更为美号。是故兼德而至,谓之中庸;中庸也者,圣人之目也。具体而微,谓之德行;德行也者,大雅之称也。一至,谓之偏材;偏材,小雅之质也。一徵,谓之依似;依似,乱德之类也。一至一违,谓之间杂;间杂,无恒之人也。无恒、依似,皆风人末流;末流之质,不可胜论,是以略而不概也。

偏材、兼材、兼德三种人才是不相同的,它们相应的才德的称号也不同。因此偏精独诣的人材,以其所偏精的专长而自称;兼具多方才能的人,以品德为重;兼具各种完美品德的人,更有完美的称号。因此兼德而达到完美境界的,可称为中庸;中庸是圣人最高的称号。具备各种品德的特质而不能发扬光大,可称为德行,有德行的人,具备大雅的称号。专于一门且达到最高境界,可称为偏材,偏材已具备小雅的称号在“九徵指神、精、筋、骨、气、色、仪、容、言)中只有一个方面表现突出的,称为依似;依似,指是似是而非且品质不佳的人。在某方面至于最高而在另一方面却背离,可称为间杂,间杂是变化无常的人。变化无常与似是而非,都是属于品质低劣的末流之辈。末流之辈的种类很多,不能够逐个分析,因此忽略而不详细讨论

【总结】从阴阳的角度去解释,指出研究鉴人之学,必须从阴阳、动静、内外的角度出发,才能准确把握人的特征。从五行的角度分析人的特性,把五行(木、火、土、金、水)、五体(骨、筋、气、肌、血)、五质(弘毅、文理、贞固、勇敢、通微)以及五常(仁、礼、信、义、智)对应起来,通过“九徵”(指神、精、筋、骨、气、色、仪、容、言)了解其内心世界把人物划分为中庸、德行、偏材、依似、间杂五个等级,而其气质人格也有圣人、大雅、小雅、乱德、无恒的区分,从而形成一套独特的鉴人理论。

体 别 第二

夫中庸之德,其质无名。故咸而不碱,淡而不(酉贵);质而不缦,文而不缋(huí);能威能怀,能辨能讷;变化无方,以达为节。是以抗者过之,而拘者不逮。

具备中庸品德的人,其实质难以用语言表达。因此是虽咸却不苦涩,清淡却并非无味;质朴而非无纹饰,有文采而不炫耀刺目;既具有威严且能怀柔,即善于言谈又能沉默;处事可变化而无定规,以通达成功为准则。因此高亢的人则过分,而拘谨的人则能力不及。

夫拘抗违中,故善有所章,而理有所失。是故厉直刚毅,材在矫正,失在激讦。柔顺安恕,美在宽容,失在少决。雄悍杰健,任在胆烈,失在多忌。 精良畏慎,善在恭谨,失在多疑。强楷坚劲,用在桢干,失在专固。论辨理绎,能在释结,失在流宕。普博周给,弘在覆裕,失在溷浊。 清介廉洁,节在俭固,失在拘戽。休动磊落,业在攀跻,失在疏越。沉静机密,精在玄微,失在迟缓。朴露径尽,质在中诚,失在不微。多智韬情,权在谲略,失在依违。及其进德之日,不止揆中庸,以戒其材之拘抗;而指人之所短,以益其失;犹晋楚带剑,递相诡反也。

拘谨与高亢都背离了中庸之道,因此虽其优势显露在外,但丧失了应遵循的基本道理。因此严厉而直率、刚强而坚毅之人,其才能在于能矫正颓俗,纠正错误;失误在于不讲策略的言行过激的揭人所短;柔韧而顺从、安宁而宽容之人,其美德之处在于能宽容忍让,失误在于优柔寡断;雄武而强悍、杰出而刚健之人,其任用之处是做事够胆量、有魄力,失误在于过多忌恨;精明而善良,知惧而谨慎之人,其善在于谦恭谨慎,失误在于疑虑太多;强硬刚直,坚定而刚劲之人,其可用之处在于成为栋梁而独挡一面,失误在于固执己见;能言善辩,思路能清晰之人,其擅长于解决疑难问题,失误在于言过其实而无原则;普济而博爱、周给而广泛之人,其弘大之处在于胸襟恢宏、覆盖宽广,失误在于良莠不分而过于混杂;清正而耿介、廉洁而自守之人,其可敬的节操在于节俭、朴素,失误在于过于拘谨内敛;好动而有为,光明而磊落之人,其可成之业绩在于开拓进取,失误在于处事不够严谨;能深沉宁静、知玄机奥秘之人,其精妙之处在于精思远虑,失误在于反应迟缓;质朴而爽快、径直而不隐之人其可取之特质在于忠厚诚恳,失误在于不能见微知著;足智而多谋、情感可藏敛之人,其可取的权变在于权术谋略,缺点是立场不坚定,趋炎附势。在充分发挥自己特有的才能之时,若不以中庸的美德为准则,纠正其拘谨或亢奋的偏向,却不断指责他人的短处,只会使自己的过失更突出,就像晋人与楚人(晋人笑楚人佩剑于左,楚人笑晋佩剑于右)彼此互相嘲笑对方佩剑的方向相反一样,彼此互相反驳论议。

是故强毅之人,刚狠不和,不戒其强之搪突,而以顺为挠,厉其抗;是故可以立法,难与入微。柔顺之人,缓心宽断,不戒其事之不摄,而以抗为刿,安其舒;是故可与循常,难与权疑。雄悍之人,气奋勇决,不戒其勇之毁跌,而以顺为恇,竭其势;是故可与涉难,难与居约。惧慎之人,畏患多忌,不戒其懦於为义,而以勇为狎,增其疑;是故可与保全,难与立节。凌楷之人,秉意劲特,不戒其情之固护,而以辨为伪,强其专;是故可以持正,难与附众。辨博之人,论理赡给,不戒其辞之泛滥,而以楷为系,遂其流;是故可与泛序,难与立约。弘普之人,意爱周洽,不戒其交之溷杂,而以介为狷,广其浊;是故可以抚众,难与厉俗。狷介之人,砭清激浊,不戒其道之隘狭,而以普为秽,益其拘;是故可与守节,难以变通。休动之人,志慕超越,不戒其意之大猥,而以静为滞,果其锐;是故可以进趋,难与持後。沉静之人,道思回复,不戒其静之迟後,而以动为疏,美其懦;是故可与深虑,难与捷速。朴露之人,中疑实[石舀],不戒其实之野直,而以谲为诞,露其诚;是故可与立信,难与消息。韬谲之人,原度取容,不戒其术之离正,而以尽为愚,贵其虚;是故可与赞善,难与矫违。

因此刚强而坚毅之人,刚烈好争而不能平和,若不注意其争强而冒犯他人,反而认为顺从是屈服与懦弱的表现,则刚性更加厉害;那么这种人可以参与制定法规,而难以与之谋划细致入微之事。柔韧而顺从之人,心思缓慢而优柔寡断,若不注意其做事时无法统摄之弊,反而认为手法强硬会伤及无辜,则使其安于舒缓;那么这种人可以与其按常规处理一般事务,而难以与之权衡疑难之事。雄武而强悍之人,气势亢奋而勇猛决绝,若不注意其勇猛冲动所产生毁伤、跌荡的危险,反而认为顺从是胆小怕事,则会完全耗尽其气势;那么这种人可以与之共赴危难,而难以与之遵守约定。多惧而谨慎之人,畏惧祸患而顾忌重重,若不注意其因为懦弱而不敢伸张正义,反而认为武力是表示亲近或拉拢,则会增加其畏首畏尾的毛病;那么这种人可以保全自己,难以树立正气。凌历刚强之人,立场坚定而刚劲特行,若不注意改正其固执己见的缺点,反而将广采博引视为浮夸虚伪,则会使其一意孤行;那么这种人可以与之守持正道,而难以使众人心服口服。善辩而博识之人,论事说理能丰富周延,若不注意其言辞空泛而无遮拦,反而认为持正守节是束缚牵制,则促使其对言论不加节制;那么这种人可以与之泛泛而谈,而难以与之确立规约之条。宽弘而结交广泛之人,意在追求与人周全和相处融恰,若不注意其交往之人鱼龙混杂,反而认为耿直有节为拘谨保守,则会使其交友不慎;那么这种人可以用于安抚众人,而难以与之整饬风俗。耿直而廉政之人,讥刺清流而荡击浊恶,若不注意其处世交游常有狭隘,反而认为结交广泛是同流合污,则会使其心胸更加狭窄;那么这种人可以与之守持节操,而难以与之谋划变通之事。好动而知变之人,有崇高而远大的志向,若不注意其心意贪大求多,反而认为沉稳是保守滞后,则坚定其超越之锐意;那么这种人可以与之共趋于前,而难以与之论谦居人后。沉著而宁静之人,循规蹈矩而思虑再三,若不注意其沉静易成迟滞淹留,反而认为行动迅速必然导致疏漏不密,则会使其以懦弱为美德;那么这种人可以与之深谋远虑,而难以与之速战速决。质朴而率直之人,见解可疑而固执己见,若不注意其表现会有鄙野粗直,反而认为计谋视为怪诞不经之论,则会使其暴露了真实的内心;那么这种人可以与之诚信相守,而难以与之与时进退。谋深而多计之人,探究揣度实际情况来确立形象,若不注意其权术可能偏离正道,反而认为胸无计谋为愚拙无用,则会使其以虚浮为可贵;那么这种人可以与之共成善事,而难以与之矫正偏邪之谋。

夫学所以成材也,恕所以推情也。偏材之性,不可移转矣。虽教之以学,材成而随之以失;虽训之以恕,推情各从其心。信者逆信,诈者逆诈;故学不道,恕不周物,此偏材之益失也。

 不断求学可以使人成为有用之才;宽恕是推己及人的前提。“偏材”类人才的本性,不可强求其转变。即使以不断教他学习各种知识,专项学有所成而所学之道的缺陷随之形成;即使以宽恕的道理训导,然而仍存在从自己的角度衡量别人的习惯。因为自己诚信就推测人人都诚信,因为自己奸诈就推测人人都奸诈不实;因此虽有学习却不能掌握道理与方法,宽恕之心也不能了解事物的本性,此是 “偏材”类人才固有的缺陷。

【总结】人的本性不可改变,若要改变它,非但无益反而有害。领导者不要有改变人的本性的幻想,对“偏材”类12种性格人才的长处和短处要有清醒的认识,用人之长处,忽略其短处,“用人之仁去其贪,用人之智去其诈”,这样才能合理使用人才,使他们在不同的地方发挥其所长。

流 业 第三

盖人流之业,十有二焉:有清节家,有法家,有术家;有国体,有器能;有臧否,有伎俩,有智意;有文章,有儒学,有囗辨,有雄杰。

适宜从事重要职务的人才,大概有十二种:有品德高尚且其行为可以作为楷模的清节家;有擅长制定法规的法家;有胸藏谋略的术家;有德、术、法兼备的国体之人;有通权达变,善于解决问题的器能之人;有德高望重但不能宽宏大量地对待别人的臧否之人;有手段灵活但没有长远眼光的伎俩之人;有足智多谋但不够公正的智意之人;有下笔千言的文学人才;有能传播圣人学说的儒学之士;有口才一流的口辩之士;有胆识过人的雄杰之士。

 若夫德行高妙,容止可法,是谓清节之家,延陵、晏婴是也。建法立制,强国富人,是谓法家,管仲、商鞅是也。思通道化,策谋奇妙,是谓术家,范蠡、张良是也。

 道德品行高尚,仪容举止可效法的人,可称为清正家(高风亮节),如延陵、晏婴。建立法令制度,善于强国富民,可称为法家,如管仲、商鞅。通晓天地间道化万物的道理,善于出奇谋划妙策应对各种变化,可称为术家,如范蠡、张良。

【说明】延陵:指春秋时期吴国的贤人王季札,季札为人谦让,曾两次把王位让给哥哥王诸樊与侄子王僚。因他被封于延陵,所以时人称他为延陵季子。

晏婴:春秋时期齐国的大夫,历事齐灵公、齐庄公和齐景公,并任齐景公的宰相达四十年。晏婴足智多谋,勤政爱民,对上忠心耿耿,对下以身作则,由于晏婴的存在,齐国强盛一时。

管仲:春秋时期齐桓公的相国,他主张鼓励生产,通货积财,富国强兵,他帮助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使齐桓公成为春秋五霸之首。

商鞅:战国时卫人,姓公孙,名鞅,因战功所得封地在商,所以又称为商鞅或商君。他在秦国当了十几年的相国,辅佐秦孝公富国强兵,他提出变法的主张,在秦国废井田,开阡陌,奖励耕织,“修战守之备,外连衡而斗诸侯”,使秦国日益强大。秦孝公死后,被贵族陷害,车裂而死。

范蠡:春秋时楚国人,他在越国担任大夫,越国被吴国打败后,辅佐越王勾践发愤图强,最终灭了吴国。他深知越王勾践可与共患难,不能共享乐,于是离开越国,在其他国家经商,在十九年中“三致千金”,因曾在陶地自称朱公,后人称他为陶朱公。

张良:汉初大臣,祖与父在韩国五世为相,秦灭韩后曾图谋恢复韩国,在博浪沙(今河南原阳东)行刺秦始皇未果,逃至下邳(今江苏睢宁北),遇黄石公得《太公兵法》。秦末大乱归顺刘邦,成为刘邦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重要谋臣。

兼有三材,三材皆备,其德足以厉风俗,其法足以正天下,其术足以谋庙胜,是谓国体,伊尹、吕望是也。兼有三材,三材皆微,其德足以率一国,其法足以正乡邑,其术足以权事宜,是谓器能,子产、西门豹是也。

兼有德、法、术三种才华,且三种才华都能达到很高水平,其品德的感召力足以正肃风俗,其法律、法令足以匡正天下,其施展权谋、运筹帷幄足以决胜千里,称为国体之人,如伊尹、吕望。 兼有德、法、术三种才华,但三种才华水平不高,其品德的感召力足以统率一方,其法律、法令足以端正一乡,其谋略足以权衡一事之利弊,称为器能之人,如子产、西门豹。

【说明】伊尹:辅佐成汤建立商朝的功臣。他原是有莘国的奴隶,成汤娶有莘国君女儿为妻,伊尹作为陪嫁奴来到成汤的部落。伊尹善烹调,他用做菜的道理比喻治国之道,成汤便把他提拔为自己的助手,任以国政,后来伊尹辅助成汤伐夏取得天下。

吕望:周朝的开国功臣。本姓姜,名尚,字子牙,因其先祖受封于吕地而改姓吕。吕望年轻时穷困潦倒,怀才不遇,年老时在渭水边钓鱼遇见周文王,两人相见恨晚,周文王任命他为军师。周武王即位后,尊他为师尚父,他辅佐武王灭商建立周朝,因功封于齐,为齐国始祖。

子产:春秋时郑国人,历事郑简公、定公、献公、声公四朝。当时诸侯争霸,弱小的郑国处于强国之间,岌岌可危,因子产善于化解矛盾,才使郑国平安无事。

西门豹:战国魏人,魏文侯时担任邺县的县令。当时邺县的三老勾结女巫骗取百姓钱财,每年择民女投入漳河,谓之为河伯娶妇。西门豹上任后,把三老与女巫投入河中,为当地除害。并动员民力开辟十二道水渠,引漳水灌溉,发展农业生产,把邺县治理得很好。

兼有三材之别,各有一流。清节之流,不能弘恕,好尚讥诃,分别是非,是谓臧否,子夏之徒是也。法家之流,不能创思图远,而能受一官之任,错意施巧,是谓伎俩,张敞、赵广汉是也。术家之流,不能创制垂则,而能遭变用权,权智有馀,公正不足,是谓智意,陈平、韩安国是也。凡此八业,皆以三材为本。故虽波流分别,皆为轻事之材也。

与兼有德、法、术三种才华有区别,各自专精一项而成一流派。类似清节家之流,不能宽容弘大,喜欢求全责备,明辨是非,称为臧否之人,如子夏之类人物。类似法家之流,不能开创思路而深谋远虑,只能接受地方官职,运用心智而施展巧计,称为伎俩之人,如张敞、赵广汉之类。与术家类似,但不能创立制度及确立定则,遇事能随机应变,智谋有余,但公正不足,称为智意之人,如陈平、韩安国之类。所论八种人才,皆以德、法、术为基础。虽分别为不同之流,全部是能成就事业的人才。

【说明】子夏:春秋时卫国人,为孔子之弟子,孔子曾对子夏说:“汝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子夏擅长文学,魏文侯拜他为师。孔子死后,子夏在河南西河讲学,对传播孔子学说颇有贡献。相传《诗》、《春秋》等儒家经典是由他传授下来的。

张敞:汉宣帝时担任太中大夫、京兆尹、冀州刺史等职务,敢直言,明赏罚。

赵广汉:汉宣帝时担任颍州太守、后迁京兆尹,诛杀豪强原氏、褚氏等,执法不避权贵名震一时。

陈平:汉初阳武人(今河南原阳县),先随项羽,后归刘邦。好读书,精于谋略,用反间计令项羽除去谋士范增,用爵位笼络大将韩信。惠帝、吕后时任丞相,因吕后专政而不问政事,吕后死后,与周勃定计杀诸吕,迎立文帝后任丞相。

韩安国:汉朝成安人。汉景帝三年,吴楚七国起兵,他率兵击退吴兵于梁国东界,因此事而扬名。汉武帝元光六年,匈奴大举入侵,他担任材官将军,屯军于渔阳,因兵败受谴责,悲愤而死。

能属文著述,是谓文章,司马迁、班固是也。能传圣人之业,而不能干事施政,是谓儒学,毛公、贯公是也。辩不入道,而应对资给,是谓囗辩,乐毅、曹丘生是也。胆力绝众,才略过人,是谓骁雄,白起、韩信是也。

善写文章、能够著书立说的人,称为文章之人,如司马迁、班固。能够传播圣人的业绩,而不能从政做事,称为儒学之人,如毛公、贯公。善于辩论未必符合真正道理,却能应对巧妙、自圆其说,称为口辩之人,如乐毅、曹丘生。胆识武力超越众人,才能谋略不同凡响,称为骁雄之人,如白起、韩信。

【说明】司马迁:西汉史学家、太学家、思想家。字子长,夏阳(今陕西韩城)人,元封年间任太史令,后因李陵案下狱受腐刑,出狱后任中书令,发愤完成《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

班固:东汉史学家。字孟坚,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人,初因修国史被人告发下狱,出狱后任兰台令史,后为典校秘书,奉诏完成其父史书,历二十余年修成《汉书》、

毛公有大小毛公两人:大毛公是毛亨,著有《训诂传》,小毛公是毛苌,治《诗经》。

贯公:西汉学者,是研究《左传》的学者。

乐毅:战国时魏人,精通兵法,燕昭王拜他为上将军,五年间联合赵、楚、韩、燕、魏五国攻下齐国七十余城。曹丘生是楚地辩士,当时季布行侠仗义的事迹经他宣扬之后,声名大噪。白起是战国时秦国名将,曾攻陷七十余城,因功封武安君。在长平之战中大败赵军,并坑杀赵之降兵四十余万人。

曹丘生:西汉楚人,以辨才著称,是名将季布的座上宾。

白起:战国是秦国名将。曾屡建战功,夺得山东六国七十余城,应功封为武安君。长平之战大胜赵军,坑杀赵军俘虏四十余万。后被相国范睢所迫自杀。

韩信:汉初诸侯王。初随项羽,后归刘邦,拜为大将。精于用兵,封为楚王。因告发谋反而降为淮阴侯,后又被告与人勾结在长安谋反,为吕后所杀。

凡此十二材,皆人臣之任也,主德不预焉。主德者,聪明平淡,达众材而不以事自任者也。是故,主道立,则十二材各得其任也。清节之德,师氏之任也。法家之材,司寇之任也。术家之材,三孤之任也。三材纯备,三公之任也。三材而微,冢宰之任也。臧否之材,师氏之佐也。智意之材,冢宰之佐也。伎俩之材,司空之任也。儒学之材,安民之任也。文章之材,国史之任也。辩给之材,行人之任也。骁雄之材,将帅之任也。是谓主道得而臣道序,官不易方,而太平用成。若道不平淡,与一材同好,则一材处权,而众材失任矣。是谓主道得而臣道序,官不易方,而太平用成。若道不平淡,与一材同好,则一材处权,而众材失任矣。

以上所论十二种才能的人,都适合担任朝廷大臣,而做君的德性不包括在内。君,应是聪明平淡,让各种有才能的人各司其职、各尽其才而不会事必躬亲。因此,君应遵循的原则确立了,则十二种人才都有充分发挥才能的空间德高望重的清节家,可担任道德教化的师氏职务;法家类型的人,可担任主管刑狱的司寇职务;术家类型的人,可担任“三孤”(少师、少傅、少保)职务辅佐王公;具备德、法、术三材的国体之才可担任“三公”(太师、太傅、太保)职务;兼有三材但不够完备的器能之才,可担任统领百官的冢宰(后称为宰相)职务;臧否类型的人,可担任师氏的助手;智意类型的人,可担任冢宰的助手;伎俩类型的人,可担任主管制器、工程的司空(掌管工程)职务;儒学类型的人,可担任教育安民的职务;文章类型的人,可担任国家的史官;口辩类型的人,可担任主管礼议和外交、接待的职务;骁雄类型的人,可担任将帅。这就是明君之道能确立则臣子之道即可按部就班,各种人才都能找到合适的位置,那么太平盛世就会出现。如果君王不甘心平淡无为(大事小事都抓),只对某一类型的人才感兴趣,则此一类型的人才容易掌握权势,会出现其他各种才能的人失去发挥才能的混乱局面

【总结】“君臣异道则治,同道则乱”。君王应该“劳于求贤,逸于治事”,把“求贤”和合理用人作为第一要务,切忌事必躬亲,把精力消耗在处理各种事务上面。只有君王正确把握“君道”,十二种人才才能施展各自的才华,把国家管理好。

材 理 第四

夫建事立义,莫不须理而定;及其论难,鲜能定之。夫何故哉?盖理多品而人异也。夫理多品则难通,人材异则情诡;情诡难通,则理失而事违也。

事业的确定及所制定的相关规章制度,没有不按原则来决定的;等到发生争论时,却很难获得一致的定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主要是因为观点多、才智见识也有不同的人多。观点太多造成各抒已见则彼此无法沟通,人拥有的才能不同(立场不同,情况不同)则所持的观点就会不一样。人情复杂难以沟通(就不能达成共识),则会失去原则而出现事与愿违的现象。

夫理有四部,明有四家,情有九偏,流有七似,说有三失,难有六构,通有八能。

道理有四项,明白道理有四种不同类型的人,会产生九种偏失的性情,形成七种似是而非的现象,辨论时最容易发生三种疏失,诘难常见六种不良后果,与人沟通有八种技能。

若夫天地气化,盈气损益,道之理也。法制正事,事之理也。礼教宜适,义之理也。人情枢机,情之理也。四理不同,其於才也,须明而章,明待质而行。是故质於理合,合而有明,明足见理,理足成家。是故质性平淡,思心玄微,能通自然,道理之家也;质性警彻,权略机捷,能理烦速,事理之家也;质性和平,能论礼教,辩其得失,义理之家也;质性机解,推情原意,能适其变,情理之家也。

天地间阴阳二气化育万物,万物皆有盈虚损益的规律,此为合道之理。通过法治使所有事情都有合理的结果,此为行事之理。推行礼教而因事制宜,此为合义之理。了解人情顺从民意的关键要素,此为合情之理。道理、事理、义理、情理各有不同,懂得这些理的人才,须是有聪慧明达的才质并遵循一定的方法,聪明是由人的材质实现。因此具备材质须与所需之理相合,才能彰显其鲜明的特征鲜明的特征足以理解道理,理解道理足以自成一家。因此材质性情平正淡泊,思虑深远而精循,能通晓自然的本性,为道理的专家;材质机警灵敏擅长权变谋略并反应敏捷,能够处理复杂事端和突发事件,为事理的专家;材质性情柔和平稳,能够阐述礼义教化的精髓,分辨各种行为的得失,为义理的专家;材质性情机敏而善解人意,推究人情而察知其意,能够适应人情变化,为情理的专家。

四家之明既异,而有九偏之情;以性犯明,各有得失。刚略之人不能理微;故其论大体,则弘博而高远,历纤理,则宕往而疏越。抗厉之人不能回挠;论法直,则括处而公正,说变通,则否戾而不入。坚劲之人,好攻其事实;指机理,则颖灼而彻尽,涉大道,则径露而单持。辩给之人,辞烦而意锐;推人事,则精识而穷理,即大义,则恢愕而不周。浮沉之人,不能沉思,序疏数,则豁达而傲博,立事要,则炎而不定。浅解之人,不能深难;听辩说,则拟锷而愉悦,审精理,则掉转而无根。宽恕之人,不能速捷;论仁义,则弘详而长雅,趋时务,则迟缓而不及。温柔之人,力不休强;味道理,则顺适而和畅,拟疑难,则濡懦而不尽。好奇之人,横逸而求异;造权谲,则倜傥而瑰壮,案清道,则诡常而恢迂。

道理、事理、义理、情理四家的特征各有不同,而会产生九种偏颇的性情;性情影响其正确的判断,各自由此而产生了得失。刚强粗略之人不善于疏理细微之理;因此谈论战略性的事情时,则弘大博识而见识高远;疏理纤微的事理,则左支右绌而粗疏难合。高亢严厉之人不能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若讨论有法可依的事情,会据理力争保持公正;若讨论如何变通时,则执于所知之理而无法找到头绪意志坚定之人,喜欢端正求实;若剖析事理的内在原则,能超凡出众而清彻明了,若涉及重大的道理和原则,则狭隘直露而固执己见。能言善辨之人辞令丰富且观点尖锐;若推究人事,则能提出精辟的见解而说理透彻,但触及正道要旨,则能直言不讳却考虑不周全随波逐流之人,不能有深思熟虑;整理粗疏的道理时,则无所不谈而以博知为傲若要归纳事务的精要时,则闪烁其词而不敢下结论见解肤浅之人,没有能力作深入的讨论听到别人振振有词,好像有同感面露愉悦之色;若要仔细分析精微道理,则随时转向而无立定的根基。宽容谦逊之人,无法快速见其成效;论述仁义之道,则旁征博引侃侃而谈且言辞文雅;但实际处理事务时,则常常因行动迟缓而难以企及温顺柔和之人,其力度不能完美而强大;欣赏高深的道理,则思虑平顺和谐而通畅;分析疑难问题时,则优柔寡断而迟疑不决。尚异求奇之人善于接受新鲜事物而标新立异;遇权宜及诡谲之事,则不受约束而瑰丽壮观,探究清正无为之道,则偏离常理而空疏难通。

所谓性有九偏,各从其心之所可以为理。若乃性不精畅,则流有七似:有漫谈陈说,似有流行者。有理少多端,似若博意者。有回说合意,似若赞解者。有处後持长,从众所安,似能听断者。有避难不应,似若有馀,而实不知者。有慕通囗解,似悦而不怿者。有因胜情失,穷而称妙,跌则掎(jǐ)跖,实求两解,似理不可屈者。凡此七似,众人之所惑也。

所谓人的性情有九种偏颇,各自内心的自以为作为标准。如其性情不够精要顺畅,则可产生七种似是而非的现象:有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似乎很流畅却天马行空;有的人道理不多却面面俱到,似乎是博学多才的人;有的人反复论说迎合人意,似乎是赞同和善解人意;有的人等到最后才表态,采纳大多数人的观点,似乎是能听众人之言而能有决断者;有遇到疑难问题时避而不答,似乎是胸有成竹、从容不迫,而实际则是确实不知其解;有的人听别人说得头头是道,似乎表情非常愉悦而其实似懂非懂;有的人不肯服输而失其常情,理屈词穷仍然牵强附会,其理难立则强词夺理,实际希望有正反两方面都能通过的解释,似乎谁的道理也说不过他。这七种似非而非的现象,最容易使人迷惑。

夫辩,有理胜,有辞胜。理胜者,正白黑以广论,释微妙而通之。辞胜者,破正理以求异,求异则正失矣。

辩论中,有因其道理而胜,有因其言辞而胜。因其道理而胜的人,能黑白分明且理据充足,阐释清楚细微深奥的部分而融会贯通。因其言辞而胜的人,排斥正理而追求标新立异,标新立异则失去正确的道理。

夫九偏之材,有同、有反、有杂。同则相解,反则相非,杂则相恢。

上述九种各有偏颇性情的人,彼此间有相同意见,有相反意见,有既不相同也不相反意见。对相同意见则能相互理解,对相反意见则互相非难,对既不相同也不相反意见互相包容。

故善接论者,度所长而论之;历之不动则不说也,傍无听达则不难也。不善接论者,说之以杂、反;说之以杂、反,则不入矣。

因此善于与人交接论辩的人,围绕理据充分的部分进行辩论;经劝说而无法说服对方则不再劝说,周围无人能听从而理解则不再问难。不善于与人交接论辩的人,以坚持和对方相反的意见模棱两可的观点劝说;以和对方相反的意见模棱两可的观点劝说,则无法使人认同。

善喻者,以一言明数事;不善喻者,百言不明一意;百言不明一意,则不听也。是说之三失也。

辩论中善于运用比喻的人,用简明扼要的语言就能说清楚复杂的事情;不善于运用比喻的人,虽用千言万语也无法将一件事说清;用千言万语也无法将一件事说清,则无人愿意再去听取。这就是辩论中常见的三种失误。

善难者,务释事本;不善难者,舍本而理末。舍本而理末,则辞构矣。善攻强者,下其盛锐,扶其本指以渐攻之;不善攻强者,引其误辞以挫其锐意。挫其锐意,则气构矣。善蹑失者,指其所跌;不善蹑失者,因屈而抵其性。因屈而抵其性,则怨构矣。或常所思求,久乃得之,仓卒谕人;人不速知,则以为难谕。以为难谕,则忿构矣。夫盛难之时,其误难迫;故善难者,徵之使还。不善难者,凌而激之,虽欲顾藉,其势无由。其势无由,则妄构矣。凡人心有所思,则耳目不能听,是故并思俱说,竞相制止,欲人之听己。人亦以其方思之故,不了己意,则以为不解。人情莫不讳不解。谓不解,则怒构矣。

善于质问辩驳的人,能够掌握辩论的重点;不善于质问辩驳的人,舍弃根本而追逐枝末。舍弃根本而追逐枝末,则构成言辞上无休止的争论。善于辩驳刚强的人,会避开对方的强大的锐气,抓住其根本宗旨而慢慢进行反攻;不善于辩驳刚强的人,引用对方失误的言辞以挫败其锐气;挫败其锐气,则构成意气用事。善于处理对方失误的人,会直言指出对方失误之处;不善于处理对方失误的人,趁机紧咬对方的错误穷追猛打而使对方屈服;使对方屈服而让对方难堪,则构成怨言丛生。自己平时经常对某一问题思考,久而久之乃有心得,仓促之间告诉他人;短时间内很难使别人理解,则认为对方是难以教导;认为对方是难以教导,容易构成埋怨的情绪。在遇重大困难辩驳时,对言辞的失误很难强迫其承认;善于质问辩驳的人,设法提点而使其回转;不善于质问辩驳的人,言辞过激并火上浇油,虽然想承认失误,但因当时形势已无理由承认;因当时形势已无理由承认,正常的辩论就变成胡言乱语。每个人在心有所思时,就无法分心去听别人讲话,因此双方都在构思并都想表达意见时,彼此互相阻止对方,希望对方能认真听自己发言。对方也因正用他的方法在思虑的缘故,不能理解自己所表达的意见,则彼此间会产生误解,每个人都不想被别人误解,误解产生,双方都会愤愤不平。

凡此六构,变之所由兴矣。然虽有变构,犹有所得;若说而不难,各陈所见,则莫知所由矣。

由此构成的六种偏失,是辩论时产生各种变化的根源。然而虽然有构成变数的可能,仍会有所收获;如果只顾各抒己见而不质问对方,各自陈述自认为正确的见解,则无法得知何是何非。

由此论之,谈而定理者眇矣。必也聪能听序,思能造端,明能见机,辞能辩意,捷能摄失,守能待攻,攻能夺守,夺能易予。兼此八者,然後乃能通於天下之理;通於天下之理,则能通人矣。不能兼有八美,适有一能,则所达者偏,而所有异目矣。

由此看来,通过陈述漫谈(不通过辨论)而能确定真理的人太少了。必须做到善于听人之见解而能有条不紊,善于思考道理而能知端绪先后,善于明察事理而能看见机会,善于运辞措意而能清楚表达,反应敏捷而能控制失误,善于坚守自我而能抵御别人的攻击,善于攻击而能突破别人的防守,善于突破别人的防守而能为我所有。兼有此八种才能的人,其后就能通晓天下的道理;通晓天下的道理,则才能鉴别各种各样的人。倘若不能兼有此八种才能的人,只有其中一种才能,则所能通晓的有偏差,因而只能按所知的巧立名目

是故聪能听序,谓之名物之材。思能造端,谓之构架之材。明能见机,谓之达识之材。辞能辩意,谓之赡给之材。捷能摄失,谓之权捷之材。守能待攻,谓之持论之材。攻能夺守,谓之推彻之材。夺能易予,谓之资说之材。

因此,善于听人之见解而能有条不紊,可以称做名物之材;善于思考道理而能知端绪先后,可以称做构架之材;善于明察事理而能看见机会,可以称做达识之材;善于运辞措意而能清楚表达,可以称做赡给之材;善于反应敏捷而能控制失误,可以称做权捷之材;善于坚守自我而能抵挡进攻,可以称做持论之材;善于攻击而能突破别人的防守,可以称做推彻之材;善于夺人之所守而能为我所有,可以称做资说之材

通材之人,既兼此八材,行之以道,与通人言,则同解而心喻;与众人言,则察色而顺性。虽明包众理,不以尚人;聪睿资给,不以先人。善言出己,理足则止;鄙误在人,过而不迫。写人之所怀,扶人之所能。不以事类犯人之所婟,不以言例及己之所长。说直说变,无所畏恶。采虫声之善音,赞愚人之偶得。夺与有宜,去就不留。方其盛气,折谢不媟;方其胜难,胜而不矜。心平志谕,无适无莫,期於得道而已矣,是可与论经世而理物也。

具备各种才能的人,既能兼有此八种才能,在实践中实行能按正确的原则和方法。与通材之人谈论,则见解相同时而能心灵默契;与普通人论说,则察言观色而顺应其性情。即使其明白之理足以包容众人之理,但不因此而自以为高人一等;即使聪明和睿智足以运用自如,但并不因此而凌驾于众人之上;自己发出正确的言论,理据充分则不再多言;鄙陋与失误出于他人,知其过错而不穷追猛打;理解和表达对方内心所想,协助对方发挥所具有的才能;不借题嘲讽对方所忌讳的,不借机用言辞与事例炫耀自己的长处;无论直率还是变通的谈论,都没有畏惧与厌恶之心;采纳噪杂的虫声中的善曲,称赞愚人的偶然所得;攻守或进退能掌握合适的分寸,舍弃与接受不滞留个人的成见;当其气势正盛之时,避其锋芒点到即止;在辨论中获胜,获胜也不会盛气凌人。心气平和而志向明畅,没有适合与莫视,只期望获得真理而已,(达到这种境界)便可以与其论说经营天下之道、治理万物之事。

【总结】道理有四部,明白道理有四种专家;不明白道理的,在辩论时因各有不同的性情会产生九种偏失,因内心的标准不同可能会出现的七种似是而非的现象,谈话时最容易发生的疏失有三种,质问辩驳时常见六种不良后果,最终总结出与人沟通有八种技能。因为人拥有的才能不同,在各抒己见中难免出现疏失与偏差,唯有掌握与人沟通的最高技巧,因势利导而使双方最终能达成共识,才能推动各项事业的发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