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躬耕 / 教育管理 / 把减负增效工作做到教学与教研上

分享

   

把减负增效工作做到教学与教研上

2012-04-16  阡陌躬耕

把减负增效工作做到教学与教研上  

---记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小学区域性课堂教学减负增效工作

■本报记者 张滢 

  减负,是一个老话题。而在武汉市江岸区,这个“老话题”却不老,从作业减负、课堂增效、教研增效等具体环节入手,他们把学生的“负担”减得实实在在。

  减负从什么地方减起? 

  ---从作业开始减负

  取消小学低年级学生的书面作业,严格限制其他年级的作业时间,这是江岸区减负的起点。低年级没有书面作业了,负担是减轻了,可家长答应吗?

  “刚开始,一些家长很不理解。”江岸区沈阳路小学的陈汉玲校长分析,大多数家长是根据作业来判断孩子在学校的学习情况的。学校没有作业了,一些家长会恐慌,会觉得学校不负责任,担心教学质量由于没有作业巩固而下降,进一步就会给孩子报各种课外“培优”班,结果反而更加重了学生的负担。

  “学校要减负,就要切实赢得家长的支持。对此,我们在低年级采取了‘一周一反馈’的口头作业形式,让学生每周末带回家和家长一起完成。”陈校长所说的“一周一反馈”其实就是一张A4纸大小的卷子,卷子分三部分---“老师说”、“我想说”和“家长说”。先是“老师说”,由各科教师列出本周的学习内容,并设计少量有趣的问题,突出重点、难点,让家长了解孩子本周在学校都学了什么,还可以方便家长适时地口头考一考孩子。然后,再由学生在“我想说”、家长在“家长说”中写下反馈意见。

  沈阳路小学的李军老师介绍:“‘一课一反馈’既是家校沟通的好办法,又是教师改善教学的好办法。家长通过它,知道孩子掌握了知识、发展了能力,自然对学校减少作业量很支持。而反馈回来的家长意见一般也很有针对性,能够让教师了解需要对学生学习的哪些方面加以关注。”

  在江岸区,像沈阳路小学“一课一反馈”这样创造性的作业减负方式还有很多,如育才小学推行“单元整组作业设计”,育才二小尝试“长周期作业和短周期作业设计相结合”,等等。“我们都是被‘逼’上梁山的!”陈汉玲校长的一句笑语背后实际上反映了江岸区教育局关于小学作业设计“数量要控制、质量要优化”的明确要求。

  为了严格控制作业的数量,教育局局长彭建设想出了一个“狠招”:所有教师必须对作业“全批全改”。全批全改,表面上是个简单的硬性指标,实际上是断了部分不负责任的教师的“后路”。一些教师再也不能把因为课没上好而造成的学习内容不落实放到课外,让学生通过大量的习题去巩固、去弥补。否则,陷入题海不可自拔的只能是教师自己。另外,在做到全批全改的基础上,教师还需要再精益求精,追求“精批细改”,对学生的作业采取“等级+评语”的激励性评价方式。而一旦作业量减下去了,要保证教学质量不滑坡,教师就“不得不”把课上好,并精心设计出含金量高的作业,使学生举一反三,少做多得。

  同时,关于作业设计的研究还在江岸区教师们的努力下不断深入,一些学校以学生的实际需求为基础,开发了学科融合作业、实践性作业、调查式作业、研究性作业、开放题作业、操作性作业等多种作业方式,深受学生的欢迎。

  作业减负背后还有什么?

  ---课堂要增效、教研要增效

  “要将作业减负落到实处,使学生能真正从中受益,就必须依靠课堂增效。”江岸区小学教研室主任关蓓的一句话道出了作业减负赖以支撑的实践支柱。“只有课堂教学的效益提高了,才能从源头上解决‘课内损失课外补’的问题。”

  为了有效地实现课堂增效,江岸区小学教研室针对新课程背景下课堂教学中出现的问题,提出了在教学各环节增效的倡议:明确提出教师在备课时要做到“三读”---读课程标准、读教材教参、读相关资料;“三议”---议目标(三维目标)、议内容(教学有效知识点或重点难点)、议方法(作业设计);“三视”---审视本册教材、环视其他版本教材、仰视中学教材。同时,还要做到集体备课与个人备课相结合,教师精讲与学生多学相结合,给学生思维活动的时间,等等。

  面对这些课堂增效的倡议,江岸区的教师们根据实际情况认真学习并创造性地转化为自己的实际行动。一元路小学的数学老师周李旋认为,新教材的特点是很简短,给教师和学生都留足了思维和创造的空间,但这同时也是新教材的难教之处。“我要求自己在备课时从以下7个方面进行思考:一是从教学目标和学生的实际情况看,本课的知识重难点、能力发展内容点、学生学习习惯的培养点是什么?二是教材中哪些内容渗透了怎样的数学思想方法?三是传统的教学内容在新教材中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什么要这样变化?四是本课教学从哪里开始?认知基础是什么?本课知识在单元教学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什么?不同年级同一知识点有什么差异?五是教材内容能否支持教学目标的达成?六是教材所呈现的排列顺序能不能直接作为教学顺序?七是同一知识点在不同教材中是怎样编写的?各自的特点是什么?我能不能借鉴?”

在课堂增效的思考下,江岸区小学教研室还进一步提出了构建“常态化”、“科学化”、“生态化”课堂的尝试,从而追求每节常规课的高效、追求课堂教学的科学性,追求各层次学生的和谐发展。“‘三化课堂’的初步建构,对教师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就必须向教研要效益,实现教研增效。”在增效的过程中,关蓓将工作的落脚点放在了教研上。

  围绕各学科课堂教学如何减负增效,教研室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区域性教研工作。一手抓学校备课组建设,探索备课组建设和教研的有效策略;一手抓区域性网络教研,拓宽教研活动的时空。

  在备课组的创建活动中,各小学在现有基础上大胆尝试,开展了许多兼具创造性与实效性的教研活动。育才小学变“主题”为“课题”、变“接龙”为“沙龙”、变“封闭”为“开放”,创新备课模式,细化诊断反思、比较反思、学习反思、解题反思、评议反思等环节,强化课后反思。吉庆街小学的“集智式教研”,长春街小学、二七小学的“对话式教研”、“滚动式教研”等教研活动也都各具特色。

  “只有教研活动的效益提高了,才能鼓舞和引导不同层次的教师不断深入研究教材、教法以及自己的学生,从而达到提高学生学习兴趣与学习能力的目的,也才能够促进课堂效益的提高,从而让减负不至于变成空中楼阁。”通过教研增效,关蓓觉得自己对减负的理解更进了一步。

  减负之后考试怎么考?

  ---评价也要减负

  “通常减负减到最后,有一个死结解不开,那就是评价。如果教师还是死抠考试和学生的成绩,教育局还是死抠学校的排名,减负永远绕不出死胡同。明里减负,暗里仍然会憋着一股劲加负。”江岸区教育局副局长张念强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以往减负一直难有实效的原因。

  鄱阳街小学的罗于平校长也毫不讳言学校和老师曾经身受的重压:“以前,在区内的小学之间一直有一个公开的秘密,那就是毕业考试排名。这个排名像悬在学校头顶的利剑,让学校和老师一心抓成绩,不敢有丝毫放松。而分数依然是家长和孩子的命根!”

  经过认真研讨,江岸区教育局初等教育科顶住了来自社会的巨大压力,提出了评价减负的两个导向:一是制订江岸区课堂教学评价标准,通过评课标准的变化引导教师在课堂上直接关注减负增效的内容。二是尝试进行学生学业评价改革,在六年级各学科开展“两基综合素质测查”,并加强了对学校教研组的命题指导。

  同样是考试,“两基综合素质测查”真能起到减负的作用吗?“从表面上看,它仍然是试卷,但考查内容发生了变化。我们重点考查的是学生应掌握的基本知识、基本能力和学习习惯,决不出繁、难、偏、旧的题目。尤其是我们把对书写的要求、对科学做图的规范等良好的学习习惯养成渗透在了评分细则里,突出对未来教学的导向性作用。测查后的试卷分析会,也只重在分析从卷面折射出来的教与学的问题,重在评价的诊断、导向和激励功能。”张念强对通过评价改革落实减负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教育局对学校不报分、不排名,只给出参考系,对低于参考系的学校给出努力方向,这在最大程度上调动了我们学校层面减负的积极性。”有了“两基综合素质测查”,罗于平校长和老师们心中的大石头落了地。

  另外,评价改革还摒弃了过去单一的结论式评价,重视过程性评价,开始转向进一步为学生的成长减负。比如,教育局为各年级学生精心编写了《成长手册》和《假期生活手册》,不但把学生从繁重的周末、假期“培优”中解放了出来,更忠实地记录下学生成长的点点滴滴。

  “减负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想起来的事情,它是江岸教育要实现发展所必须突破的瓶颈。早在2006年初,江岸区‘十一五’教育事业发展规划中我们就明确提出:要通过走‘减负增效之路’,实现优质发展,塑造江岸教育的新形象。”提起减负,彭建设局长有太多的话想说。

  《中国教育报》2008年11月28日第5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