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0亿超生罚款:200亿超生罚款最终落到了谁的口袋

 曹国书馆 2012-05-06

200亿超生罚款:200亿超生罚款最终落到了谁的口袋 助长了谁的权势?(图)

2012年05月06日 17:44:14 200亿超生罚款
QQ空间新浪腾讯更多
【大 中 小】

200亿超生罚款:200亿超生罚款最终落到了谁的口袋 助长了谁的权势?(图)

  【200亿超生罚款】200亿超生罚款:浙江省行政事业收费统计分析报告中发现,2009年浙江收取社会抚养费8.94亿元,增幅约13%,收费规模首次超过工商。而在安徽省2010年度行政事业性收费统计情况的报告中,社会抚养费收入为8.45亿元,增幅达61%。考虑到作为征收基数的人均收入年度增长,若以9亿元为2011年内陆各省市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平均数,全国31个内陆省市总征收规模高达279亿元。

200亿超生罚款:200亿超生罚款最终落到了谁的口袋 助长了谁的权势?(图)

200亿超生罚款-新闻背景

  长期研究计划生育的独立学者何亚福对《投资者报》表示,“从1980年到现在,若平均每个超生人口实际被征收的超生罚款为一万元,由此可以计算得出:1。5亿至2亿超生人口的超生罚款总额是1。5万亿至2万亿元。”

  “准确地说,计划生育是谋小康家庭的财,害贫寒家庭的命,但对富人是毫无办法的,因为富人可以选择境外生子,对其征收社会抚养费不过是只纸老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原副教授、因生二胎被解聘并被征24万巨额社会抚养费的杨支柱对《投资者报》表示。

  征收社会抚养费,没有正当依据

  近年来,“社会抚养费”这个中国特色的计划生育“利器”正在成为公众关注和争议的对象。

  征收社会抚养费的理由是什么?国家计生委的官方解释是:“法律规定超生者必须缴纳社会抚养费,不是罚款,而是超生者对社会进行的经济补偿。因为,多出生人口侵占了较多的社会公共资源。”考察社会抚养费的历史演变,在1980年代初期它叫做“超生罚款”,1994年改为“计划外生育费”,个别省改为“社会抚养费”,这主要是政府认识到计划生育是一种倡导性义务,对于超计划生育不宜给予行政处罚。200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文统一为社会抚养费。2001年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将社会抚养费明确地规定下来。

  “社会抚养费究竟是行政罚款,还是用于补偿社会资源的行政收费,这个问题法律、法规一直没有界定清楚。”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原副教授、因生二胎被解聘并被征24万巨额社会抚养费的杨支柱表示。“以前直接叫超生罚款,后来为了"入世",应对国际社会对于人权问题的指责,慢慢改为"社会抚养费",形式上表示对公民生育权利的尊重。”“实质上还是罚款的性质,而且比以前罚得更厉害,要不然怎么解释生三胎按照二胎社会抚养费标准加倍征收,难道第三个孩子比第二个孩子要多占用一倍的社会资源?”

  “计划生育可以倡导,但不能强制,公民的生育权利应当属于基本人权,所以违法生育的说法本身就有问题,征收社会抚养费没有正当依据。”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建勋表示。

  《人口与计划生育法》(2001)授权国务院制定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办法,而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中又授权地方政府制定社会抚养费具体征收标准和办法,实际上赋予了地方极大的自由裁量权。

  以北京为例,《北京市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一)对违反规定生育第二个子女的夫妻或者非婚生育子女的公民(以下统称当事人),按照市统计部门公布的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的3至10倍征收;(二)对违反规定生育第三个子女及三个以上子女的当事人,按照本条第(一)项规定的征收标准加倍征收。”

  长期研究计划生育的独立学者何亚福表示,“考虑到以前的超生罚款标准比现在低,并且有一些超生家庭没有能力缴纳罚款,还有一些超生家庭没有足额缴纳罚款,因此我作一个比较保守的粗略估计:从1980年到现在,平均每个超生人口实际被征收的超生罚款为一万元。由此可以计算得出:1。5亿至2亿超生人口的超生罚款总额是1。5万亿至2万亿元。”浙江省行政事业收费统计分析报告中发现,2009年浙江收取社会抚养费8。94亿元,增幅约13%,收费规模首次超过工商。而在安徽省2010年度行政事业性收费统计情况的报告中,社会抚养费收入为8。45亿元,增幅达61%。考虑到作为征收基数的人均收入年度增长,若以9亿元为2011年内陆各省市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平均数,全国31个内陆省市总征收规模高达279亿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