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然秋缘 / 道教 / 陶瓷与道的精神

分享

   

陶瓷与道的精神

2012-06-07  陶然秋缘

陶瓷与道的精神

2012-02-24 09:43 来源:未知 作者:玄易网友
    陶瓷曾被誉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对世界陶瓷工艺与中西方文化的交流曾产生过重要而深远的影响。景德镇有形的陶瓷器物与道家道教无形的哲学精神之间也有着不同的互摄关系,对于华夏器物史“一以贯之”的道器合一鹄的多有表徵。本文尝试以《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为纲骨,对二者做一初步的阐述。
关键字: 景德镇陶瓷器物 道教哲学 道器合一
一、道法自然,明顺人情。
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法自然之生命情趣,从景德镇瓷器师法自然界的动植物形象可以看出“应帝之命”的原生态秉性,如有冬瓜罐、西瓜罐、葫芦瓶、菊瓣瓶、蒜瓶、橄榄瓶,棒褪瓶,油锤瓶、梨式壶、石榴尊、革荞尊、苹果尊等,很好的将道教哲学融汇于实用性与艺术性、工艺与审美兼容的陶瓷工艺规程中。
举道教明暗八仙文化在景德镇陶瓷器物中的表现,亦可观道教修道成仙、长生延寿、以道修身之生命旨趣。“八仙”之说指人相传为:汉锺离、吕洞宾、李铁拐、曹国舅、蓝采和、张果老、韩湘子、何仙姑,民间祝寿多以八仙为题,称“八仙祝寿”;如依八仙手持信物而有暗八仙纹、八仙花、采用海棠花和绣球花图案组合之八仙过海纹诸多纹饰之说。北京故宫藏有许多明代嘉靖皇帝好道术,痴长生、做道场之用的瓷器。嘉靖窑瓷器造型以葫芦瓶和各种棱形方瓶为特点,体现了师法自然的装饰风格,同时配以道教“八仙”题材又顺应上至帝王下至一般平民百姓对福禄寿乃至修道成仙的祈求心理。皇帝信道教炼仙丹是求长生不死,永享荣华。民间老百姓信道教多想健康长寿快乐。《老子出关》、《八仙过海》、《群仙祝寿》、《松鹤延年》、《三星高照》、《年年有余》、《富贵平安》等装饰画面,体现了道教追求长生延寿、祥和福瑞、“以器载道”的一贯情趣。
 
(青花八仙庆寿纹罐,明景泰,高35.3cm,口径21.5cm,足径20cm。罐直口,短颈,丰肩,鼓腹,腹下渐收,近足处外撇,足边斜削,浅宽圈足。通体青花装饰。)
 
(粉彩暗八仙纹双耳转心瓶,清乾隆,高37.3cm,口径16cm,足径13cm。瓶撇口,长颈,折肩,圈足外撇。颈上对称置红釉描金螭龙耳。)
上述明景泰青花八仙庆寿纹罐、粉彩暗八仙纹双耳转心瓶,从侧面反映了八仙文化历经元明清帝王崇道、道教内丹心性学的革新、上层社会与民间信仰诸多信仰的互动融合,并以百姓日用陶瓷器物的题材来源体现出来,以致民国与建国以后器物中依然存有“八仙过海”、“八仙祝寿”、“八仙捧寿”的画面风格,道教哲学“道法自然、明顺人情”的人文旨趣可谓历久弥新。
二、效法天圆地方,性命双修。
首先,对造型效法天圆地方的“方圆”致思方式做一简要的“道义”解读。景德镇瓷器仿“玉琮”、“葫芦瓶”诸多造型即有古人对外方内圆体现于大周天宇宙外景的一种天文关照,而且还有后来转而“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对地上万物”外矩”与人间秩序“内景”的整合体认:随着汉代深层宇宙图式盖天说与浑天说相序推演,道教兴起,在汲取传统天地阴阳、太极八卦、儒释资源并经宋元内丹心性学以来道教义理的不断修缮,尤其是元代全真道因丘处机应召西行得到成吉思汗的支持而迅速成为道教中的革新派:将传统外在修道成仙的信仰转向全真而仙、性命双修的内丹心性悟真见性上,汲取传统外景天圆地方的宇宙图示并将其内筑于人体身心之炉中成为后来成为的“小周天”。
“天圆”为阳,象征如日、昼、刚、健、男、君、夫、大、多、上、进、动、正、头等;“地方”为阴象征如月、夜、柔、顺、女、臣、妻、小、少、下、退、静、负、足等。天圆地方转而以精气神的修炼来体徵“天人合一”、返性归元、仙道可成的践履,大小周天由此在道以修身的宗旨中贯通起来。宗白华先生在《艺术与中国社会生活》谓:“中国人的个人人格、社会组织以及日用器皿都希望在美的形式中作为形而上的宇宙秩序与宇宙生命的表征。”方圆不仅规矩宇宙神气,而且内化为做人处事、性命屈伸、真性永存相消息。
 
(景德镇窑 黄地红彩缠枝莲纹葫芦瓶,高45.1cm,口径5.1cm,足径13.4cm。瓶为葫芦形,上小下大,直口,溜肩,束腰,双鼓腹,圈足。通体黄釉红彩划花装饰。)
 
 
 
其次,举明嘉靖黄地红彩缠枝莲纹葫芦瓶为例,“嘉靖时期烧制各式葫芦瓶,有大、小、方、圆、上圆下方等多种式样,此件为其中之一。此瓶器型硕大,造型规整,彩色鲜艳,花纹精美,是嘉靖时期大型琢器的代表作品。”说明器物之式样与制造之产量多与帝王喜好、取象思维、区域风土人情有关。大宇宙天地、阴阳、四时、五行与小宇宙人身、男女、生死、性命双修、内丹、外丹、符箓诸多小周天修炼实践相盗合,成为道家与道教养生、斋醮科仪、道术符箓、修道成仙信仰的重要内容。其中道教中专修道术“符箓”的“符箓派”在明崇奉道教的嘉靖皇帝时期景德镇窑所产青花芝桃仙鹤符箓纹盘可以看出帝王对道教义理修道成仙、匡济时运,道术护体而广泛造作的一种心理遐想。
最后,由宫廷到民间,钟馗捉鬼的宗教图像也运用到瓷器装饰上,使道教的鬼神体系与钟馗捉鬼的形象、“以丑制邪”的心理遥相呼应,外在的奇丑无比反衬内在心灵美的“驱邪避害”,这些道教哲学思想往往在醉酒之态中显露其神秘、率性、正义的人文气息。只要能够趋利避害,或化腐朽为神奇的神皆可请进自家神邸中,为道教的世俗化与争取信众、道教符箓术的神秘铺垫了一种神圣之维。神秘主义在道教中往往以召神劾鬼、镇魔降妖,胎息吐纳、心理疗法、辅助气功心法、书符道士念咒,书符时运气于符上,以符载气、气符相随而病除等形式体现。道书所谓“符无正形,以气而灵”。借手段与目的的关系来说,这些仪式化的道教礼仪内涵着修炼符箓的目的,上至得道成仙、救世济人、经国理身、小到个人保身护体、招魂去邪诸多鹄的。
三、养生延年,复归婴孩。
首先、景德镇陶瓷器物对身家性命、理想人格的终极关照通过大量体现道家“养生延年、复归婴孩”的器物装饰风格得以展现。《道德经》谓:“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十六章)“复归于婴儿”,“复归于道”、“复归于无极”、“复归于朴”,将“婴儿”作为人格理想复归于“道”的生动注解。婴儿柔弱无为,却精至气强。“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之牝牡之合而全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五十五章),以婴儿无为之心处世俗有为之世道,“专气致柔”婴儿最终将淘汰成人,这是自然的生命法则。举“明成化斗彩婴戏图杯”为例,可以从器物史的角度佐证封建帝王对道家养生延年与归根复命的向往之情,同时,装饰图案婴戏图的洒脱与自然一方面体徵生命的有无动静法则,另一方面多少也与成化的爱情故事、后宫阴毒的专情与皇权国祚继承祈求早生皇子的心理纠结诸因素有关。
(景德镇窑 斗彩婴戏图杯,高4.8cm,口径6cm,足径2.7cm。杯深式,直口微敞,腹下渐收,圈足。杯里口绘青花线纹一条,外部通景绘婴戏图,足内双栏中青花楷书“大明成化年制”六字款。)
 
 
其次,以道修身扩充到以道处事,也体现传统以诚朴待人对治世俗机巧心术的湛然法则。老子无为自然,无为而无不为的鹄的,对于世俗名利权势的争斗“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害了卿卿性命”往往有洞若观火的器识。道之于德,“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二十八章),常怀一颗赤子之心往往能知足常乐,无欲则刚。“绝学无忧。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欙欙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二十章)而婴儿浑沌无知于善无所喜、于恶无所疾、舍德归厚、无为任真、自在自得,最合于“道”无为而无所不为的自足状态。“不用智而合自然之智”,因此老子说“圣人在天下,歙歙,为天下,浑其心,圣人皆孩之”(四十九章)。圣人治天下,就是要“复归于婴儿”、返璞归真。
 
(粉青釉描金镂空开光粉彩荷莲童子转心瓶 清乾隆(1736-1795年)。高28.1厘米,首都博物馆藏。此器系清乾隆时期景德镇御窑厂烧制。外壁施粉青釉描金西番莲等文饰,瓶颈饰四喜童子,腹部开光镂空,内心饰粉彩采莲图,圈足饰莲瓣纹。)
 
 
举清乾隆粉青釉描金镂空开光粉彩荷莲童子转心瓶为例,器物瓷器艺术将外在造型、气韵与内在意蕴、素朴之道融于形体的大小、方圆、俯仰、开启、收放、曲直、张驰、急缓、长短、强弱、节奏诸多陶瓷装饰语言中而生“反者道之动”的乐感与神韵。“四喜童子”婉转俏皮的直立造型、配以粉青描金的釉色,呈现出道之于德,“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的赤子情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第二十五章)、庄子《大宗师》混沌思维,《周易》“观象制器”三者在转心瓶的动态意向中体徵着中国艺术对宇宙人生的独特观照与道家哲学复归婴孩的智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