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登 / 博论天下 / 浪花淘尽英雄

   

浪花淘尽英雄

2012-06-16  華登

浪花淘尽英雄

我时常有一种时光倒错感,这种感觉在阅读历史书籍的时候犹为强烈。比如,我正在阅读远古时期的一场战场,我会感觉它就发生在不久以前,而我童年的一些经历却好象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我们把一次次阅读也当成一场场梦,如果我们的梦不会醒来,我们是无法分清它和现实之间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的。从这点上说,阅读无异于在延长我们的生命,我们完全可以把历史上发生的一切当作自己的经历,把小说家虚构出来的故事当成自己的经历,那么,我们的生命就经历了无限的可能性,那么我们自然寿命的长短就变得无足轻重。但如果想着我们的生命犹如蜉蝣,我们就会生出无限的感慨来。
  
  公元前480年(孔子去世的前一年),波斯王薛西斯即将踏上远征希腊的征程,当他看到整个赫勒斯特蓬海峡(现在的达达尼尔海峡)船只云集,海岸上和阿比多斯的平原上人群盖地时,他宣称说他是一个快乐的人,以后又哭了起来,他的叔父阿塔班努斯——这个人起初曾大胆地表达了他的意见,劝说薛西斯不要远征希腊——看到薛西斯哭了,便问到:“国王啊,你现在和刚才的表现前后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不同呢!你刚说过你自己是一个快乐的人,现在却哭了起来!”薛西斯说:“是的,我思前想后,悲悯之感涌上心头,人的一生何其短促,看这黑压压的一片人群,百年之后,就没有一个人还会活着。”
  
  看着这样的感慨,你大概可以想象到希罗多德《历史》的文风,它不是一份历史年表,不是一件年历史事件的简单堆砌,它是关于人的历史,它是一道道魔咒,让那些已经死去千年的重新活了过来。
  
  希罗多德的《历史》开始不久,希腊七贤之一的梭伦拜访了吕底亚(今天土耳其北部)国王克洛伊索斯,那时吕底亚王国正如日中天,克洛伊索斯也自以为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一切,所以认为,他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对此,梭伦不以为然,说:
  
  “拥有最多优点的人,把它们保持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天,然后安乐地死去,在我看来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给他们的名字前加上幸福的头衔,无论什么事,我们都必须关注它的最后结果,因为神常常给人一种一个幸福的幻影,随后就把他推向毁灭的深渊。”颇有些我们古人所说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的意思,梭伦的预言,很快就实现了,克洛伊索斯先是失去了儿子,随后又成为了波斯王居鲁士的俘虏。
  
  但哲人们(别忘了梭伦也是政治家)的忠告永远也阻挡不了一个帝国的扩张,也阻挡不了一个帝王的征服欲,居鲁士虽然间接到从克洛伊索斯那里听到了梭伦的忠告,但他扩张的步伐才刚刚开始。
  
  就象我们古代时的秦国一样,波斯人起初只是别人看不上眼的、臣属于米地亚帝国的一个小小的部落,日后成为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横跨亚、非、欧的大帝国。波斯帝国到薛西斯时(前485年—前465年在位)达到极盛时期,它囊括的地区包括现今的伊朗、巴基斯坦、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土耳其、埃及、利比亚等。当然这么一个宠大帝国的开拓也需要几代人完成。这几代人里我们应该记住这几个名字,居鲁士(波斯的开国元君,约公元前559—530年在位)、冈比西斯(居鲁士儿子,公元前530年~522年在位)、大流士(波斯安息省省长,薛西斯老爸,公元前522—486年在位),在这期间(前后),我国历史上发生的大事有:老子出生(公元前571年)、孔子出生(公元前551年)、楚平王诛杀太子太傅伍奢,伍奢少子伍子胥出奔吴 (前523 )、孙武以兵法进呈吴王阖闾,有《孙子兵法》传世(公元前512年)、吴王,伍子胥,孙武,率军攻陷楚都,伍子胥,掘楚平王墓,鞭平王尸(前506)、夫差大败越国,围勾践于会稽山,勾践请降,夫差许之(前494年)。
  
  波斯帝国覆盖范围是如此之广,它最强盛时,人类文明的发源地除了我国的黄河流域不在它的版图之内,其他几大文明的发源地都在它的版图之内,包括两河流域、尼罗河流域、印度流流域,所以希罗多德不得不腾出手来,把这几大文明的渊源探究一番。由此你可以得出希罗多德的《历史》绝不仅是一部《希波战争史》,希罗多德对各大文明的探究是如此地深入,以至于后世的历史学家无不从他的著作里吸取养份。但希罗多德又绝不是那种板着面孔的学者,在他的严肃认真之余,我们不时也会听到也许对于历史无足轻重的奇闻逸事,比如他说埃塞俄比亚人和印度的人精液是黑色的,印度有一种神奇的蚂蚁能帮助人们发现金矿,有一个民族类似于传说中的女儿国,她们是如此的强悍,以至于最后她们的国王把居鲁士击败,并把他的头泡在人血里,让他一次喝个够,她们为了拉弓射箭,不惜割去自己的右乳….
  
  在波斯帝国扩张的同时,与波斯隔海相望希腊本土及在海外的希腊诸城帮也即将迎来他的辉煌时期,除了希腊本土,希腊人的殖民地也是到处开花,在今天的土耳其西岸、爱琴海诸岛、意大利沿岸及诸岛,到处都是希腊人的殖民地。公元前494年(勾践请降的那一年),希腊城帮米利都(在今土耳其西岸)企图摆脱波斯人的统治,波斯人当然不干,当然要采取“残酷”的镇压,米利都向希腊本土求援,希波战争徐徐拉开了序幕。
  
  波斯人早就对希腊本土虎视眈眈,有了这样的机会他们岂肯错过?公元前490年波斯人把战火燃到了希腊本土,在距雅典48公里的马拉松平原,双方发生激战,波斯人大败。这让波斯人倍感耻辱,准备了十年之后,公元前480年薛西斯亲率520多万(希罗多德数据,后代的历史学家多质疑)大军,分水陆两路向希腊本土进军。随着波斯人的向前推进,希腊北部各城帮纷纷屈服。雅典和斯巴达结成同盟。斯巴达王利奥尼达率300重装步兵,在温泉关给波斯人以重创,最终全部战死(好莱坞大片《斯巴达300勇士》表现的,就是这一次战斗)。利奥尼达的顽强战斗为希腊人的撤离和反击赢得了时间。在萨拉米湾,波斯人庞大的舰队(1200多艘)被希腊人歼灭。公元前479年(孔子去世的那一年),薛西斯撤离时遗留下来的陆军又被希腊人击溃。
  
  希罗多德的《历史》有近80万字之巨,但真正描述战争场面的文字真是少之又少,包括7卷以后正而八经的“希波战争”,大多数时候,他不象一个历史学家,倒象一个小说家,一个他们那个时代的荷马,我们在读后他的《历史》之后,也许还是理不清历史的烟云里那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我们也许会记住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尽管也许他们的名字我们都记不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