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渡自己 ywy / 太极&技击 / 内劲与观禅四阶

分享

   

内劲与观禅四阶

2012-08-14  自渡自己 ...
 

 

内劲与观禅四阶

一 内家拳研究

内家拳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似有还无。人们对于其技击实用性的怀疑,不是从现在开始,而是从其公开路面就开始了.八十年前的一系列擂台赛,更是表明了这样一个事实.优生者中,只有形意拳的选手,而这些人中又多练习西洋拳击及其他外家武术.李景林是当时的内家拳的代表人物之一,有郭某某是通臂拳的名家,其身份是相当于现在国家队散打队的教练,郭某某挑战李景林要求在擂台之上一较身手.李景林身材瘦小,且年纪大过对方十几岁.李景林沉着应战,在众多观战者的担心之下走上擂台.比斗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李景林只一个照面就将身材高大的对手击出丈外.

孙村周认为,只是练习传统内家拳是完全可以打败西洋拳击的.但条件是一定要先把自己练通,而练通的标准是要能做到周身一体,周身是拳.这最基本的标准似乎高了一点,但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要想同散打拳击相较量,只有挨打和溃败的份.

研究内家拳一定要研究孙录堂前辈,孙录堂武功高强且人品高尚,更兼文武双全,是武林中少有的德艺双馨者.孙们的粉丝将其称为五百年来第一人.

来看看一些从网上摘得文字,先看这一段:

支燮堂先生回忆孙禄堂先生

禄堂夫子来沪时,社会名流巨贾竞相接待,然夫子多谢而避之。常住在余处,使余朝夕得夫子指教。夫子尝云:“汝技初成,需多试技,行止坐卧任何时候,皆可向吾进击。”一日午时夫子于院中歇息,躺于椅上,闭目入眠。余一时念起,看准夫子身体以石子掷而击之。石子掷去,忽而不见夫子,石子洞穿夫子所卧椅背帆布,而夫子早立于余之身后,夫子手指已经抵住余后颈。余深服禄堂夫子灵敏如神矣。

从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到孙录堂的功夫已经好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但感到有一个问题,就是对一个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老人,如果真要试验功夫,用个小石子,轻轻投掷即可,如要用到能将所卧椅背帆布洞穿之力,这似乎就有谋财害命之嫌了. 难道支燮堂要杀孙录堂?


 

再看孙剑云回忆孙禄堂先生:

江苏国术馆成立时,馆内国术教师中有许多名家、高手,他们一再要求先父表演一下功夫,如果分别搭手试艺,容易伤别人的面子。于是先父讲:“就在这个大厅里,你们一起来抓我,谁能摸到我的衣服,就算他优胜。”这个大厅约能容纳200多人,当时在大厅里的国术馆教师和学生有百余人。大家听到先父这样讲,起先没有动,有几个与先父熟悉些的,走过来将先父围住,就在他们欲抓住先父时,忽然先父不见了。不知何时先父到了圈外,这时有人喊,要大家团团把先父围住。然而就在大家看准的先父的位置,一起扑过来时,又不见了先父。后来直到众人都累了,也没有人能碰到先父的衣服。

这段文字让我忆起了少年时的一次经历,在我只有十三岁的时候,我招惹了一个住在学校附近的小地头蛇,那天就在学校的大操场上,那操场很大,至少有两三个足球场的面积.那地头蛇叫他熟悉的比我大三岁的同校生来打我,开始是三个人,扑过来就打,被我灵巧的躲开,之后上来的人就越来越多了,有不同年级的三五十个人围着我打,我边闪边躲,连蹦带跳向外奔逃,奇迹般的未被打着一下,在奔逃的路上也是一呼百应遭到围追堵截,甚至有人用石头碎瓦树枝等不断向我投掷打来,但都被我一一闪开.我左冲右突的连续奔跑了几百米终于跑出了学校.

我想那次我能完好无损的逃出应属侥幸,再来一次肯定要被打残.我那时没练武功,但喜欢奔跑玩耍,身体的灵敏性比较好.

所以我相信孙先生能被上百人围住而不被抓.孙先生的功夫那么好,身心的状态已非常人可比.从此也可看出,就基本功而言,孙先生的腰腿功夫无人能及.

孙录堂的功夫受郭云深的影响很大,除实战方面无人能及外,理论上也从武学转向玄学.八卦掌原来叫转掌,刘某某说,转掌在理论上同易经八卦联系在一起也是孙录堂首开先河.


 

孙门的粉丝大多推崇孙录堂的天分,其实孙录堂除天分外,其付出的努力也是非常人所及,看看孙录堂自述就能体会到练习内家拳所需漫长的路程及艰苦卓绝不停顿的用功:


 

在白西园先生处遇程廷华先生........初见先生练时,其意与形意拳大相悬殊.时余练形意拳方三四年功夫,于彼此之劲,不能周知,心虽爱慕,又恐与自己所练之拳气力不和.后先生见余屡怀疑惑,极力开导拳中之理,余始免去疑心.方入手时,觉与形意拳术气力相背,至年余功夫,两拳之劲微觉相合.每日早习形意,晚习八卦,如是十余年,两拳之劲,始不分彼此,练习亦不分早晚,两体亦觉如一.此时始悟十年前,初与先生练时,并非两拳之劲相背,乃我身中之气力有亏也.自此以后,每遇同道之人,不分门类,互相研究,又十余年,自觉身中两拳之劲合一.又有各家同道之人,各法相助,以至用时,起落进退刚柔伸缩,无不自如,当此之时,艺贯二家,学业精进,心中愉悦,自以为全体无所不知矣.乃至辛丑年,又遇同道张秀林,杨春甫(原文如此――编者)二君,精于太极拳学.余心又有甚爱之.及与二君互相研究,询问此拳之劲,心中大相骇异,觉作所练两拳之劲,又有各家之法相助,然并不能与此技之劲相符合,因此又与彼等加意研究三四月功夫,始略得其当然之理,如是复练习三四年,并不能知其底确详细之理,后至民国元年,在北京得遇郝为真先生,先生精于太极拳学,初见面时互相爱慕.余因爱慕此技,即将先生请至家中,请先生传授讲习,三四个月功夫,此技之劲,方知其所以然之理.自此以后昼夜习练,至三年豁然大悟,……


 

孙录堂晚年创孙式太极拳,一般人认为此拳是结合行意八卦太极拳后最高深的拳架,其实正相反,这套架子最好学也最好打,这套架子是典型的技击架,其步法最符合技击要求,但不符合太极拳的练功要求.所以如果直接从孙式太极拳入手,很难练出功夫.杨式拳的步伐不适合技击,但适合练功,杨澄甫的架子每一步都是太极拳的长劲练习.可惜懂这一点的人也是极少,正宗嫡传们一没天分,二没勤奋,因为手中不差钱,所以爹名叫李刚.


 

杨氏太极已变成慢少林,孙氏太极从来就是慢行意.不论是慢少林还是慢行意,跟张艺谋的万人太极相比,一切都是神马浮云!


 

 付:孙录堂八卦拳学序----佚文手稿

(首页遗失)......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坠,凡有血气者,皆秉天地之全气全理而成,其形体百骸,推之全球无异也。人既无异,即万理出于一源,万派出于一脉也。何拳术之道,偏分许多门径?甲藐乙,乙藐甲,各出己技,互相朋比。推原其故,实因拳理未明,内具不和之气,而始生出许多支节耳。

余思万法既由一脉相传,形骸百官又无差异,彼所能者,己亦当能,己所学者,彼亦当学,存彼己之见者,大抵因初学时气质未化,不能得格物慎独之功也。先哲云:圣人之道无他,在启良知良能,顺其自然,作到极处,而成一个全知全能之完全人耳.拳术亦然,凡初学习练时,但顺其自然气力练去,不必格外用力,练到极处,亦自成一个有体有用之英雄耳。

彼自分门径,独守一支者,是自划限制,不能扩充己之知识也。夫学业之途无尽,彼之技艺,己不能知不能行者,是己之身体有亏也。己之技艺,彼不能知不能行者,是彼之身体有亏也。故志于豪杰,欲练拳术,必须先将内家拳学,无论何派,先格物致知,身体力行以致极处,嗣后再与内外二派同道之人,互相研究,各得其益。若能研究十数家技艺,将理得之于心,与己之理化合而为一,其余无论中外技艺,即使形各相别,习练相殊,其理可一见而知也。孟子云: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拳术之道亦无他,气力和顺而已矣。

余所述形意拳学,年前已出版矣.乃于八卦学,未能笔之于书,每怀谦然未安。因思幼从余师李魁元先生时,先生常云天地之理,变化无穷。晤对闲谈,常提及北京有八卦拳术一门。其技之精,理之细,亦甚奥妙测。余当时存诸心中,总未得门而入。至丁亥年,因事赴京,在白西园先生处遇程廷华先生。白君与余指引相见,云先生精通八卦拳术。初见先生练时,其意与形意拳大相悬殊。时余练形意拳方三四年功夫,于彼此之劲,不能周知,心虽爱慕,又恐与自己所练之拳气力不和。后先生见余屡怀疑惑,极力开导拳中之理,余始免去疑心。方入手时,觉与形意拳术气力相背,至年余功夫,两拳之劲微觉相合。每日早习形意,晚习八卦,如是十余年,两拳之劲,始不分彼此,练习亦不分早晚,两体亦觉如一。此时始悟十年前,初与先生练时,并非两拳之劲相背,乃我身中之气力有亏也。自此以后,每遇同道之人,不分门类,互相研究,又十余年,自觉身中两拳之劲合一。又有各家同道之人,各法相助,以至用时,起落进退刚柔伸缩,无不自如,当此之时,艺贯二家,学业精进,心中愉悦,自以为全体无所不知矣。乃至辛丑年,又遇同道张秀林,杨春甫二君,精于太极拳学。余心又有甚爱之。及与二君互相研究,询问此拳之劲,心中大相骇异,觉作所练两拳之劲,又有各家之法相助,然并不能与此技之劲相符合,因此又与彼等加意研究三四月功夫,始略得其当然之理,如是复练习三四年,并不能知其底确详细之理,后至民国元年,在北京得遇郝为真先生,先生精于太极拳学,初见面时互相爱慕。余因爱慕此技,即将先生请至家中,请先生传授讲习,三四个月功夫,此技之劲,方知其所以然之理。自此以后昼夜习练,至三年豁然大悟,能将三家之劲合为一体。心中方无形意,八卦,太极之意.又始知三家皆三元之理。夫八卦天也,形意地也,太极人也,三家合一理也。练习之法,形意以经之,八卦以纬之,太极以和之,即圣人云: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也。

余尝自揣三元性质;形意譬如钢球铁球,内外诚实如一;八卦譬如绒球与铁丝盘球,周围玲珑透体;太极如皮球,内外虚灵,有有若无,实若虚这理,此是三元之性质也。形象虽分三元,要不出人丹田之气也。天地人三才,亦即太极一气之流行也,故三家合为一体。以后好武诸君,务去彼此之见。谚云:一处不到一处迷。此言良非虚谬。吾人练艺,总要与同道中人互相研究,始能有益。然八卦拳学,不知创自何代何人,前吾师程先生,亦未知其源流。但云此技古时未传于世,大都隐于释道两门。至前清有董海川先生,直隶文安县人,平生好武,尝遨游四方,一日至江皖地方,遇一异人传授此技,数月得其精奥。后至北京传授弟子多人。余师亦在其数。以后诸弟子又各传门徒,此技之妙,遂流传于社会矣。但此拳俱是口授,并无谱可证,或间有抄本附会之说,并无教科入门堪作真本。且有者多存私心,不肯轻示于人。现精此技者虽不乏人,然隐于世者多,传与人者少.社会后生弟子爱慕此技,因无书籍可考,又不得口传授受,遂使人举步望洋而生止足之叹。余得程先生传授后,朝夕练习,又有李先生存义亦精是技,时常指示,数十年略得其中梗慨。思欲立谱以传后世,然无依据在前,诚恐断定有谬。但步步循理设想,夫太极八卦形意三门,实出一人遗传,盖万物生于一理,拳学生于一气,理既相合,而形又何别?孔子云:吾道一以贯之.余所著形意拳学,外表由明善以复初,亦即万殊一本之道也。故公余之暇,探辑群言,付以己意,不揣冒昧,遂将所习之技,编纂成书,以聊助爱技击后世钦好者或作入门之径,是则余之志也。余本武士,才短于文,书中有不合之处,望乞诸君子随时指示为感。

     中华民国五年四月孙福全序于京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