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博士ABC / 诗歌 / 陆游和唐婉的两首《钗头凤》的译文

0 0

   

陆游和唐婉的两首《钗头凤》的译文

2012-09-19  小博士ABC

 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译文:

红润柔软的手,捧出黄封的酒,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宫墙里摇曳着绿柳。东风多么可恶,把浓郁的欢情吹得那样稀薄,满怀抑塞着忧愁的情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回顾起来都是错,错,错!
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得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红,把薄绸的
手帕全都湿透。满园的桃花已经凋落,幽雅的池塘也已干阁,永远相爱的誓言虽在,可是锦文书信靠谁投托。深思熟虑一下,只有莫,莫,莫!

 《钗头凤·世情薄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译文:

世事炎凉, 黄昏中下着雨, 打落片片桃花, 这凄凉的情景中人的心也不禁忧伤. 晨风吹干了昨晚的泪痕, 当我想把心事写下来的时候, 却不能够办到,只能倚着斜栏,心底里向着远方的你呼唤; 和自己低声轻轻的说话, 希望你也能够听到. 你能听到吗? 想忘记以前的美好时光, 难; 能和远方的你互通音信, 倾诉心事, 难; 在这个世情薄,人情恶的 境遇中生存, 更是难上加难!
今时不同往日,
咫尺天涯, 我现在身染重病, 就像秋千索. 夜风刺骨, 彻体生寒, 听着远方的角声, 心中再生一层寒意, 夜尽了, 我也很快就像这夜一样了吧? 怕人询问, 我忍住泪水, 在别人面前强颜欢笑. 我想在别人面前隐瞒我的病情; 隐瞒我的悲伤; 隐瞒这种种悲伤都是来自对你的思念! 可是, 又能 瞒得过谁呢?

陆游七十五岁。唐婉抑郁伤心病逝近四十年。陆游重游沈园,看了自己的题词,想起了唐婉,抚今思惜,痛定思痛,一个人孤独在伤心的地方,抒发感慨愤然题下:《登禹寄寺望沈园》七绝两首。

(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尤吊遗踪一泫然

 

   陆游68岁有《题沈园诗一首》:   

    枫叶初丹檞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恩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禅龛一炷香。 


陆游75岁时,又作《沈园 二首》: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陆游81岁时作《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城南》:

     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

     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指颓墙。 

84岁时,陆游还是牵挂着沈园,再游沈园时又作

 

 《春游》一绝: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