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往好处想自己

2012-12-10  大江小水   |  转藏
   

你可以好好地看待自己。但首先,看好自己会更有益处。



精神与躯体之间的联系,是一个让众多医学研究者都不敢踏入的领域,入者多被嗤笑。但或许应该有更多的研究者去探索。几个世纪来,医生们早就认同了安慰剂效应,比如不含有效成分的药丸,作为治疗的错觉作用,也会产生真实的治疗效应。最近以来,权威研究显示,时常体验正面情绪的人,能够享受更长和更健康的生活。这一类人更少患有心脏病,也更少感冒。


这其中的缘由,也是慢慢才被人们所理解。我们需要一个实验,能够提出明确、可测量的方式,以揭示正面情绪如何改观个体的生理状态。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芭芭拉·佛雷德瑞森和贝瑟尼?可在《心理科学》刊登的研究,正是做到了这点。


佛雷德瑞森博士和可博士将他们的研究重点集中在迷走神经上。迷走神经(如下图,早期的解剖学绘图)从大脑出发,经过无数分岔,通往包括心脏在内的多个胸腔和腹腔的器官。其多个工作之一,就是在平静和安全的时刻发出信号,告诉器官放慢运作速度。



通过监视一个人在呼吸过程中的心率变化,就能追踪迷走神经的工作效率。迷走神经的功能健康可体现在:吸气时心率微微提高、呼气时心率微微降低。其间的差额即体现了迷走紧张的指数,这一指数的价值被视作与人体健康息息相关。较低指数即与发炎和心脏病有联系。


令两位博士颇感兴趣的是,最近研究表明关于迷走紧张指数的还有其他因素:拥有较高迷走紧张指数的人比指数较低的人更能避免负面情绪被过分扩大。他们总体来说,更表现出积极的情绪。这点可能就为情绪良好状态和生理健康之间,提供了此前不为人知的联系。具体说,两位研究者发现,2010年他们进行的早期研究里,体验积极情绪的人的迷走紧张值在一段时间内呈上升状态。这就让两位研究者好奇,积极情绪和迷走紧张之间是否存在良性循环作用。于是他们进行一个由65名大学教职员作志愿者的实验,试图找出答案。


在实验一开始,他们就测量所有志愿者的迷走紧张数值,9个星期后又测量最终的数值。在9个星期的时间里,志愿者被要求每天晚上都登陆一个特制网站,同时评估他们当天的最强烈的情绪体验。两位博士要求他们的志愿者思考9个正面情绪,比如希望、愉悦和爱,还有11个负面情绪,包括愤怒、无聊和厌恶。他们被要求按5分制评定,是否感觉每一种情绪、分别有多强烈。1分表示“毫无感觉”,5份表示“感觉极强烈”。同时,随机抽取一半的志愿者,邀请他们参加一系列由执证心理医生举办的研讨会,学习一种能让冥想者对自己和他人感觉良好的冥想技巧。鼓励这组志愿者每天冥想、报告进行冥想的时间。


两位博士发现,在进行过冥想的志愿者中,迷走紧张值显著提高,而没有进行冥想的志愿者数值几乎没有提升。在冥想者中,实验刚开始时测量迷走紧张值最高的人,在积极情绪上进步最大。而最开始测得迷走紧张值很低的人,并未能表现出那么大的提升。


总的来看,这些研究结果表明,高迷走紧张值更能产生积极情绪,这样反过来,能使迷走紧张提升到更高。这是一个从正面和侧面都成立的积极反馈环。对于保持积极情绪的人来说这是好消息,但对于保持消极情绪的人来说则是坏消息,因为它表明那些最需要身心鼓励的人却很难做到的。然而,可博士的一个进一步(尚未公开)的实验表明,这些坏脾气的人也不必绝望。有一种比冥想更简单的操作,即在晚上回想白天的社交联系,这似乎对提高他们的迷走紧张值有所帮助。这可能让那些对生活持消极态度的人也得以“自救”,调整精神状态,从而进一步向更加强大的冥想技能迈进。


除了提高整体健康水平,两位博士所发现的身心影响机制对解释安慰剂效应能否有所帮助,这还有待考察。但这是有可能的,因为安慰剂效应的一部分就是由事实上被良好待遇引发的良好情绪。更普遍地说,古时候医生有一句谚语:“身体健康,心里才能健康”。上述的实验表明,尽管这个谚语说的没错,更好的阐述可能是,“为了健康身体,必须心理健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