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牌精确法 / 音乐 / 陆游与唐婉的沈园情梦——《钗头凤》

分享

   

陆游与唐婉的沈园情梦——《钗头凤》

2013-02-27  桥牌精确法

 

陆游与唐婉的沈园情梦——《钗头凤》

在浙江的绍兴,有一座沈园,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阙《钗头凤》,第一阙是南宋著名诗人陆游所写,第二阙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这两阙词虽然出自不同人之手,却浸润着同样的情怨和无奈,因为它们共同诉说着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陆游和唐婉的沈园情梦陆游与唐婉的沈园情梦鈥斺敗额瓮贩铩

陆游与唐婉两人青梅竹马,耳鬓厮磨,凤头钗(凤头钗为一端有凤头的发钗)是他俩订情信物。结为夫妻后,沉醉于两个人的天地中。陆游的母亲唐氏是一位威严而专横的女性。她一心盼望儿子陆游金榜题名,登科进官,以便光耀门庭。目睹眼下的状况,强令陆游休妻,唐婉怎么做也“不获上意”,丈夫又是个事母至孝的人,这便种下了悲剧的种子。后来他另娶王氏淑女,她另嫁赵家好男……

十年后,他回到家乡,独自去了沈园那里是他与唐婉相恋的地方。他黯黯地在沈园里凭吊,想着世事如水不可回转,转身之间却又遇见了唐婉。这如画的春天里,杨柳揉碎了一池碧水。

与陆游的不期而遇,无疑将唐婉已经封闭的心灵重新打开,里面积蓄已久的旧日柔情、千般委屈一下子奔泄出来。而陆游,几年来虽然借苦读和诗酒强抑着对唐婉的思念,在这一刻那埋在内心深处的旧日情思不由的涌出。四目相对,千般心事、万般情怀,却不知从何说起。她遣人送来黄藤酒一杯,俩人共进小食。后来陆游感怀情伤,题下:《 钗头凤.红酥手 》: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一年后的春天,唐婉再一次来到沈园,徘徊在曲径回廊之间,忽然瞥见陆游的题词。反复吟诵,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便和了一阙词,题在陆游的词后,这就是:《 钗头凤.世情薄 》: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写罢,搁笔而去。沈园一会后,唐婉悲恸不已。没多久,郁郁而终。

陆游与唐婉的沈园情梦鈥斺敗额瓮贩铩陆游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他82岁时曾作悼念唐婉的绝句,84岁(生前最后一年的春天),仍由儿孙搀扶前往并留下一首七绝。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回忆往昔与唐氏偕游沈园时的美好情景。红酥手,不仅写出了唐氏为词人殷勤把盏时的美丽姿态,具体而形象地表现出这对恩爱夫妻之间的柔情密意以及他们婚后生活的美满与幸福。

满城春色宫墙柳,这幅春园夫妻把酒图勾勒出一个广阔而深远的背景,点明了他们是在共赏春色。而唐氏手臂的红润,酒的黄封以及柳色的碧绿,又使这幅图画有了明丽而又和谐的色彩感。

“东风恶”几句为第二层,“东风恶”三字,一语双关,含蕴很丰富,是全词的关键所在,也是造成词人爱情悲剧的症结所在。这里写词人被迫与唐氏离异后的痛苦心情。

“桃花落,闲池阁”,就正是它狂吹乱扫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因此说它“恶”。然而,它主要是一种象喻,象喻造成词人爱情悲剧的“恶”势力。至于陆母是否也包含在内,答案应该是不能否认的,只是由于不便明言,而又不能不言,才不得不以这种含蓄的表达方式出之。下面一连三句,又进一步把词人怨恨“东风”的心理抒写了出来,并补足一个“恶”字:“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美满姻缘被迫拆散,恩爱夫妻被迫分离,使他们两人在感情上遭受巨大的折磨和痛苦,几年来的离别生活带给他们的只是满怀愁怨。这不正如烂漫的春花被无情的东风所摧残而凋谢飘零吗?接下来,“错,错,错”,一连三个“错”字,连迸而出,感情极为沉痛。

词的下片,由感慨往事回到现实,进一步抒写妻被迫离异的巨大哀痛,沈园重逢时唐婉的悲情。 “春如旧”承上片“满城春色”句而来,这又是此时相逢的背景。依然是从前那样的春日,但是,人却今非昔比了。以前的唐氏,肌肤是那样的红润,焕发着青春的活力;而如今的她,经过“东风恶”的无情摧残,憔悴了,消瘦了。“人空瘦”句,虽说写的只是唐氏容颜方面的变化,但分明表现出“几年离索”给她带来的巨大痛苦。她为“一怀愁绪”折磨着,相思不舍!

但是瘦则瘦矣,何故又在其间加一个“空”字呢?从婚姻关系说,两人早已各不相干了,事已至此,不是白白为相思而折磨自己吗?著此一字,就把词人那种怜惜之情、抚慰之意、痛伤之感等等,全都表现了出来。“泪痕”句通过刻画唐氏的表情动作,进一步表现出此次相逢时她的心情状态。旧园重逢,念及往事,她能不哭、能不泪流满面吗?但词人没直接写泪流满面,而是用了白描的手法,写她 “泪痕红浥鲛绡透”,显得更委婉,更沉着,也更形象,更感人。而一个“透”字,不仅见其流泪之多,亦见其伤心之甚。上片第二层写词人自己,用了直抒胸臆的手法;这里写唐氏时却改变了手法,只写了她容颜体态的变化和她痛苦的心情由于这一层所写的都是词人眼中看出的,所以又具有了“一时双情俱至”的艺术效果。

时过境迁,沈园景色已异,粉壁上的诗词也了无痕迹。但这些记载着唐婉与陆游爱情绝唱的诗词,却在后世爱情的人们中间长久流传不衰。陆游与唐婉的沈园情梦鈥斺敗额瓮贩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