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底堂主 / 书画艺苑--国画 / 纪映欣的山水画

分享

   

纪映欣的山水画

2013-04-20  楼底堂主
原文地址:纪映欣的山水画作者:怡然砚语

[转载]纪映欣的山水画
[转载]纪映欣的山水画
[转载]纪映欣的山水画
[转载]纪映欣的山水画
[转载]纪映欣的山水画
[转载]纪映欣的山水画
    认识纪映欣先生,是通过他的歌声。是他那浑厚圆润嘹亮的歌声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他用非常专业的男中音及饱含深情的演唱,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我真的很诧异。一个画家也有如此高的声乐造诣,让人真的感叹,艺术是相通的。

     第一次走进纪先生的画室,那浓浓的书香之气浸透了我,那满壁的挂画使得屋室生辉,尤其是墙上挂的一副采菊图人物画,让我不禁想起陶渊明的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画人物线条流畅飘逸,面部表情生动,眉眼传神。人物结构关系准确,肌肉坚实,富有凹凸感的面部,衣纹折皱有明有暗,线条细挺有力,又加之把依稀隐约的情与景巧妙配合加以意匠经营,使它具体化、明朗化,并且凝定于画面,便形成了一幅情景交融洒脱无比的画圈。让人情不自禁的赞叹。

     纪映欣先生是个非常儒雅随和的画家,不似张扬,然而就在他那淡定怡然的神情里,却透着一股坚毅。一股对绘画执着的忘情,他娓娓向我道起了他的成长之路,艺术之路。

     纪映欣先生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自幼便跟随母亲习画,他的母亲是位能书善画的才女,母亲是他的启蒙老师,是母亲带她步入了绘画的殿堂。但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母亲的心灵受过重创,但母亲是坚强的也是坚定的,是母亲的辛酸让他过早的懂得了生活的艰辛。因此他比任何人都懂得珍惜。他酷爱绘画,从不放过任何学习机会,他凭着对绘画的痴迷与执着,凭着满腔热情和骨子里那份不屈的性格,忘情的沉醉在艺术的海洋里,学习着、创作着,他从未进入过艺术院校学习,然而他以古为师,以书为师,以自然为师,以灵气为师,终于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纪映欣先生是个情感细腻的人,在人生世相中他偶然遇见一件有趣的事,都会欣然微笑。他总能对世事浑然本色,性情深挚,偶露侠义之风。他的画无忧无嗔 ,无世故气也无矜持气。对人生某些片段,他看准了察觉了其中的情趣与深意,马上铺纸挥毫,一挥而就。他绘画的题材非常丰富,每幅都有令人激动难忘的东西。他的画里有诗意,有谐趣,有悲天悯人的意未;有时能使你悠然物外,有时又使你置身于世尘,也有时使你啼笑皆非,有时又使你肃然起敬。他的人物画很有现代意味,没有模拟古画仅得其型似地呆板气,他的画境界总是与粗略劣的现实始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欣赏纪映欣先生的绘画,我的心灵为之震撼,他的作品与时下一般画家不同,就在于他有至性深情的流露。让人的心灵宁静慰藉,犹如深潭积水,沉渣淀净,清莹澄澈,天光云影,灿然耀目。是一种诗意的回味,一种心灵妙悟的渗沥。这就是艺术感受。一般人有情趣而无诗意,原因在于有自然而无艺术。有感受而无回味,能欣赏而不能表达。情绪离着意象而孤立悬空。一切艺术都必须经过感受阶段,在自我中渗透一番;一切艺术也都必须经过回味阶段,感受是能够体验的,回味也是能够表达的。有感受到的回味是由自我调到旁观者,由热烈的震动变为冷静的观照,在回味之际,情绪就已然发生变化,产生情绪的境界,而已化为意象。就在回味中,那情绪与境界的浑然整体经过融化和洗炼,又依稀隐约而化为明朗确定。也许这回味就是批评家所谓的“创造的想象,纪映欣先生深刻地展现了这个创造的想象。

纪映欣先生的绘画主要是以人物为主,他的人物画清新,恬谈;性格鲜明而丰满或平和宁静,或清纯硯丽,或含羞低首,或美目巧笑。线条排列有序,疏密聚散,前后错落层次分明,人物动态转换,顾盼生辉,自然而生动。而笔法也简练纯熟,用笔的提、按、转折巧妙地表现出少女钎巧细秀的优美,男性饱满有极具阳刚之气,对于古典人物还采用了粗细变化较大的线描,并作以淡膜的渲染,突出肌肉的起伏,给人浑厚苍健之感。人物画主要是神势,而纪映欣先生独到地抓住了有力传神的眼睛、手势、身势与动态。既强调主次i,又有详略,祥于传情的面部表情而略于衣冠,祥于人物活动及其顾盼呼应而略于环境描写。在虚实的处理上,在人物活动与环境景物的关系上,他往往借创作意境氛围以烘托人物情态。一方面注重形象的结构质感与神情,另一方面也要传达自己的感情。在他的人物画中,笔墨相互为用,笔中有墨,墨中有笔,一笔落纸,既能状物传神,又能舒情达意,更能体现其个人风格,那一幅幅人物画,细致委婉、神姿绰约、暗香疏影,让人的心灵能与之对话,与观者产生强烈共鸣,勾起人们灵魂深处的谐音。

欣赏他的一幅《晨牧》,在园润长线的基础上增加了凝重的力度而多曲折,所描绘的衣褶效果形柔实刚,含蓄沉稳,线恰当地处理表现了形体结构,生动地传达了人物的思想感情。衣带飘举,疏密有致,发结细匀,饰物琳琅,衣纹以密密排列的长线组成,既丰富又有变化,整幅画卷优美多变而协调,像一首动人的轻音乐,曼妙无比,给人以无限美的享受。

纪映欣先生不仅擅长人物画也擅山水花鸟,他不仅是个多产画家,更是个多才而浪漫的画家,他对于艺术总是主动地选择,孜孜不倦地探索。他的山水和花鸟与他的人物画一样,笔墨饱满,洒脱流畅,气韵生动,看了让人心神振奋。他的山水画大气雄浑、明丽舒缓。他在对山水的表现中力求画面浑然交融的韵致及空谷幽灵的境界。在他那笔、墨、色的互动中感受到他对大自然的深切体悟和热爱,以及画面那飘渺深远的意境,都体现了他对艺术的主动选择。他的山水《江雪》有效地发挥和控制了色的运用,让其与水墨自然浑融,相得益彰,恰当好处。用变化丰富、颇具流动感的淡墨表现云海、雾霭、 山林、树木、溪涧等自然物象,与雄浑厚重的山石形成明与晦、松与紧、虚与实的强烈对比、使山水呈现恒静、玄远、幽深而空旷的意境美。在他那以水墨为主调的苍茫质朴的山水意境中,和谐的色彩流淌其间顿添无限生机,使观者不其然地进入了他的艺术世界而沉醉其间。

看纪映欣先生的花鸟画更是别具情趣,那婷婷净直的荷花、墨色浓重的荷叶、古朴质拙的枝干、鸣叫恩爱的小鸟,疏朗清新,情趣盎然,的确是乾坤清韵。他画出了荷糖的水气,画出了春天饱含在空气中的湿润,画出了水对花、鸟、虫、鱼的滋养。这种清新的润泽从那肥硕透明的荷叶上体现出来,从丰硕饱满的果实中体现出来,从弥漫在荷塘里的氤氲的雾霭中体现出来。他的花鸟画既是舒轻的又是状物的,有一种强烈的清新,一种能使你呼吸到水分的清新。这种清新,足以让现代人焦躁的火气得到宁息,使城市的喧器得到静穆。这是真正的美,一种能够使人的生命状态得到更好地舒展来自内心世界的美。新鲜、灵动、跳跃、充满了生命的张力。色彩明丽鲜艳,特别是那一幅幅富贵高雅的牡丹,其色彩浓重笔墨奔放,不拘泥于传统而偏重水墨,大胆的用色,使得他的画面在表现层次上得到了充分的拓展,既打破了国画在色彩上常有的单调,又绝无某些现代艺术的“现代”生硬感。色彩搭配既非常谐调又很统一,使得他的画面总是表现出一种亮丽、乐观、自信和蓬勃向上的情调。给欣赏者带来无限的联想。

黄宾鸿先生说:“山水画要有意境,花鸟画要有情趣,人物画要有神采。”纪映欣先生是深悟其理的,他把情、境、神都融入了他的绘画中。乾坤清韵满画纸,是他的艺术之魂,他是成功者,虽然走过了一条艰难独特的艺术之路,却一样的成就辉煌,他会用更具有时代精神的艺术之笔深情地抒写情感和人生,也会给人们创作出更多更美更辉煌的艺术佳作。                米豆      撰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