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头青blog / 八字研究 / 八字概述 (文/愣头青)

分享

   

八字概述 (文/愣头青)

2013-05-27  愣头青blog
八字预测术(简称八字)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一个分支部分,它的形成及哲学思想源于阴阳五行及易学。结构上由历法的年月日时干支共八个字组合而成,也称四柱预测学(简称四柱),其形成及发展,不管对八字的学习研究者,还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扬,都有必要对它进行穷本溯源及义理方面的梳理,以其能反映它的演变脉络、历史定位及意义。
 
古人好言禄命。禄,指人生的盛衰兴废;命,指人生的富贫贵贱,这套学说古称禄命术。溯其源,据目前可考的文字记载至少可推至春秋战国时期,西汉初期已有对禄命术运用时的相关描述。如《史记·日者列传·司马季主传》记录了宋忠、贾谊讥讽司马季主说的话:“夫卜者多夸严以得人情,虚高人禄命以悦人志”,可见当时已有“禄命术”存在并溶入社会中。迭经魏晋南北朝的推衍发挥,南北朝后期,自印度传入占星术,按人出生时辰星宿所在黄道十二宫的位置,推算人的禄命,称为星占推命,其代表即所谓的“五星术”。占星术的出现,影响及丰富了后世禄命术的内容,明《三命通会》一书关于命宫、胎元、神煞的收录记载,就是八字预测术在蜕变过程中留下的天象星占术的影子。唐代,由于记历方式的完善、改进,年月日时的干支时间记历才基本完备,从而也直接或间接推动了四柱预测学雏形的出现,否则无法形成以年月日时“四柱”干支为框架的预测模型。至此,禄命术经李虚中去繁就简,结合阴阳,纳音五行、天象占星学内容,推出了以年柱为元点的判读方式,禄命术框架基础理论始告确立。从唐至宋,禄命术又经历了一次大的蜕变,其标志是子平术出现,判读方式有了本质性的变化。子平术改李虚中的年柱法为日柱法,废纳音五行重干支五行,确立十神,分析上侧重月令作用及月时配合,禄命术系统理论基本形成,同时正式有了“四柱”,俗称“八字”的名称。
 
从目前可考的八字历史资料中,最早有理论性纲领与框架记载的,为唐朝《李虚中命书》。从历史朝代看,署名为晋郭璞撰,张顒注的《玉照定真经》,似应为现存最早的八字命理著作。但该书是否成书于晋,为郭璞所著史上有颇多存疑。《四库全书·提要》指出,“考《晋书·郭璞传》不言璞有此书,隋志、唐志、宋志以及诸家书目,皆不着录,惟叶盛《荨竹登书目》载有此书一册,亦不著撰人,盖晚出依托之本。”同时,也对此书给予较高的评价,认为此书“虽文旬不甚雅训,而大旨颇简洁明晰,犹有珞碌子及李虚中命书遗意,所言吉凶应验,切近中理,亦有多可采”。而书中所论的“年仪、月仪、六害、三奇、三交、四象”之类词条与术语,则多出自《大六壬全书》,可见此书与大六壬有比较深的渊源。
 
《李虚中命书》计有三卷,旧本题为鬼谷子撰,李虚中注。该书的成书年代在史上也有存疑。李虚中,生于公元761年,卒于813年,字常容,唐魏郡(今河北大名)人,祖籍陇西(今甘肃陇西南)。对李虚中其人,可从唐朝大文豪韩愈在李虚中死后为其作的“殿中侍御史李君墓志铭”见其命学造旨。铭中对李虚中的八字命理之术予以高度评价,“年少长,喜学,学无所不通,最深于五行书。以人之始生年月日所直日辰支干,相生胜衰死王相,斟酌推人寿夭贵贱利不利,辄先处其年时,百不失一。”但史考,韩愈没有提到李虚中这方面的著述,《唐书·艺文志》也没提到过《李虚中命书》这部书。此后直到《宋史·艺文志》,才收有《李虚中命书格局》二卷,后被收进明的《永乐大典》及清的《四库全书》中。关于《永乐大典》本《李虚中命书》的情况,《四库全书总目》这样概括:“详勘书中义例,首论六十甲子,不及生人时刻干支,其法颇与韩愈墓志所言始生年、月、日者结合,而后半乃多称四柱,其说实起于宋时,与前文殊相缪戾,且其他职官称谓,多涉宋代之事,其不尽出虚中手,尤为明甚。中间文笔有古奥难解者,似属唐人,所以,又有鄙浅可嗤者,似出后来附益,真伪杂出,莫可究诘。疑唐代本有些书,宋时谈星学者以己说阑入其间,托名于虚中之注鬼谷,以自神其术耳。” 在该书中,李虚中以年为纲,与月柱日柱合论,配纳音、胎元、命宫为目,书中议论精切近理,多得星命之旨,和后世所述窈渺恍惚大为不同,所以《四库全书》在收录此书时按照晁公武《读书志》所载原目,厘为三卷。对于书中明显可以看出是后人依托的地方,则又分别加以按语,随文纠正,藉以提醒读者,不为所惑。在这里,我们且不去考证此书的真伪,但从成书的时间看,从唐始至宋初,八字的推断已有了基本的理法,并确立了以年为主的论命体系。其特点是以年为本,定三元以知一生之荣枯,开创了三元论命的先河,较完备地把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真正融合到八字中来。
 
从《李虚中命书》、《玉照定真经》的行文及其中的论命思路可以看出,文中以年柱为论命元点,具体以年日为本主关系,天干、地支、纳音为三元展开命理的分析。三元即天元、地元、人元,又称三命,后世八字理论都在此基础发展起来。所谓天元,指天干。《李虚中命书》卷中曰:“干主名禄贵权,为衣食受用之基”,“干为天元禄,故主贵爵,衣食之正本也。”所谓地元,指地支。《李虚中命书》卷中曰:“支主金珠积富,为得失荣枯之本”,“支为地元财命,至此比形立象始终之元,故主贫富运动营枯。”所谓人元,指生辰干支纳音。《李虚中命书》卷中曰:“纳音主材能器识,为人伦亲属之宗”,“纳音为人元身命,故主贤愚、好、形貌、材能、度量,凡有生则彼我生克爱憎,故为人伦亲眷也。”并大量运用从占星学中常见的神煞、宫星、胎元作为辅助判断依据。至此,我们不妨把这种以年为主载体的论命方式,称为年元论命体系(简称年元体系)。同时不难看到,年元体系是八字命学的始祖,其理论框架与判断思路与天象占星学的关系非常密切。
 
八字真正实现判读结构及本质的蜕变,是以宋子平术的出现为标志。

   徐子平,名居易,五代、宋初之人,生卒年代不详,史上也几乎不见其人生平事迹记录。传闻在五代末年与陈抟一起隐居华山,著有《徐氏珞碌子赋注》二卷。元代刘玉在《已疟编》云:“江湖谈命者有子平、有五星。相传宋有徐子平,精于星学,后世术士宗之,故称子平。”清人顾张思在《土风录》专列《子平算命》,作为一种民俗。《四库全书.子部.珞琭子三命消息赋注》提要说:“宋徐子平撰珞琭子书,为言禄命者,所自出其法,专以人生年、月、日、时,八字推衍吉凶祸福”,后世把其称为子平术。
 
子平术最大的特点有三:一把唐李虚中以年柱为主分析元点的论命框架,变为以日柱为八字命学主分析元点,并划时代引入“大运”、“十神”两个概念。“大运”主要强调时空因素,侧重反映八字的自然属性及时空触发点,“十神”则以五行生克制化为基本律性,赋予八字的社会属性及社会功能。至此,将自然、社会两大属性完全纳入“八字”框架内,让预测术在推演中能更好地贴近现实,使之具较强生命力;二是高度强调月令在八字论命中的作用及重要性,注重月气,用神至上。其中“用之为官不伤用之为财不可夺”等论至精至深,使八字的取用、分析、判断有了明确的章法。三是设格局定十神详六亲,判读上各有主属,从而使四柱八字的推演有一个比较完善的理论体系。由于子平术判读框架思路主要建立在日主与月令的关系上,并以月气之深浅定格取用,在这里,我们不妨把这种以月令为主判读核心的方式称为月元论命体系(简称月元体系)。
 
子平术对禄命术的贡献之可以称具划时代意义,与李虚中的年元体系有如下的本质区别:
 
(1)、八字判读实现从原以天象学为主的混合架构向地象学蜕变。八字源于阴阳,年日柱干支与月时柱干支在阴阳属性上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上古天文学基础之历法测定以为,轩辕黄帝得天授律以治天下,测木星以定年日,测太阳以定月时。因为年日、月时的定位、定性不同,故表现在八字柱位上有不同的阴阳属性。八字的年月日时干支是阴阳历的时间标志。而阴阳历是一种兼顾月亮绕地球的运动周期和地球绕太阳的运动周期而制定的历法。阴阳历历月的平均长度接近朔望月,历年的平均长度接近回归年,是一种“阴月阳年”式的历法。再从八字年月日时的干支构成看,年与日的干支与月、时支的天干存在阴阳的依附关系,这一点可从月支、时支的天干来源中看出。“五虎遁”的“甲己之年丙作首”就是从甲己年推月柱天干的方法,包括,以日干推时干的“甲己还加甲”等歌诀,说明月与时的天干是由年与日天干决定的。按阴阳的阳生阴受基本原理,可推出八字年月日时四柱的阴阳属性,即年日为阳,月时为阴。从律历原理还可对年月日时的阴阳属性再作进一步细分:

年为阳中之阳
月为阴中之阳
日为阳中之阴
时为阴中之阴

从上面的序列不难看出,年日属阳、月时属阴,是易中两仪之表征;年日与月时虽同用十天干十二地支来描述,但所表达的义理因阴阳体用不同,使之在运用上的概念绝对不同,也即年日的阴阳五行含义不等同月时的阴阳五行含义,有体与用、气与质之区别。年、日干支表述的是时间、年轮概念,属阳,主变化。月、时干支表述的是气候、物候,冷暖温度概念,属阴,主能量。将年月日时的阴阳属性用易的阴阳爻来列式,可得出如下两个组合:

年月日的阴阳组合是阳阴阳,乃易中之离卦
▅▅▅▅▅
▅▅ ▅▅
▅▅▅▅▅
 
月日时的阴阳组合是阴阳阴,乃易中之坎卦 
▅▅ ▅▅
▅▅▅▅▅
▅▅ ▅▅
 
    从易理我们知道,先天八卦是乾始坤终,后天八卦是坎始离终,而八字所反映的恰好是后天八卦的水、火二象。

    从上面八字柱位阴阳属性与原理我们可以看出,年日为阳代表天的运行规律,月时为阴代表地的物候、气候变化。年元体系以年日阳柱为体,判读上以天象占星学的宫星胎命、神煞为辅助。月元体系以月时阴柱为体,年日为阳为用,判读上以月令为纲纽定格,时为权衡,并提出大运重地支等一系列以阴象为主体的运用法则,把八字预测术从天象学的判读架构,蜕变引入到地象预测学的范畴中,这就是李虚中与子平术整体判读框架最大的不同点。

(2)、判读方式不同。李虚中的年元论命体系在判读方式上,以天干、地支、纳音五行三元为主,宫星胎命神煞为辅,强调年日柱的本主关系。如李虚中命书,有“年为本则日为主,月为使则时为辅。年为日之本日为命主,如君之有臣,父之有子,夫之有妇,国之有王,是胎月生时为主本之扶援,欲得以序相承顺也”,“主本保合未有贫贱之人,时日乖违岂有久荣之理”等说。目前对唐代断命方式比较确切可考的资料,除收录在旧唐书卷七十九,列传第二十九中吕才的《叙禄命》篇可见当时判读方式的局部原貌外,其它已不多见。从吕才的《叙禄命》篇中,我们可见当时论命采用了年柱纳音为主、包括五行的刑冲破害、空亡及天象占星学中过渡而来的神煞等为判读基础,如“鲁桓公六年七月,鲁庄公生。今检《长历》,庄公生当乙亥之岁,建申之月。以此推之,庄公乃当禄之空亡。依禄命书,法合贫贱,又犯勾绞六害,背驿马三刑,当此生者,并无官爵”,又“依检襄王四十八年,岁在壬寅。此年正月生者,命当背禄,法无官爵,假得禄合,奴婢尚少。始皇又当破驿马三刑,身克驿马,法当望官不到;金命正月,生当绝下,为人无始有终,老而弥吉”等。
 
子平术月元论命体系的判读方式,以“阴阳、五行”的基本律性为判读依据,在对月时、年日进行阴阳属性划分的基础上,形成八字原局纵、横向二大阴阳体用关系,构建了“纵向柱位定格局,横向干支定易象”的判读模式。

    1、纵向判读模式用于定格局分层次。具体以八字的年月日时各柱为判读基础,其中,月柱为八字格局的判读元点,时柱为权衡之神,用五行的生克制化律性定格局之高低。从《渊海子平》“宝法篇”中的“凡格用月令提纲,勿于傍求年日时为格”,“继善篇”中的“欲知贵贱,先观月令乃提纲,次断吉凶;取用凭于生月,当推究于深浅。发觉在于日时,要消详于强弱”可见一斑。年、日柱主要用于格局损益及人生大事读象点,如《渊海子平》 “妖祥赋”中以为,“命理深微,子平可推;先要取其日干,次则详其月令。年时共表其吉凶,《妖祥》不忒于岁月,通参于成败,祸福无遗”。时柱为全局吉凶权衡之神。《渊海子平》 “定真论”中的“以时分野,当推贫贱富贵之区。【理愚歌】云:『五行真假少人知,知时须是泄天机』是也”,“论月令篇”中的“若年月日有吉神,则时归生旺之处;若凶神,则要归时制伏之乡”,即为此意。

    2、横向判读模式以八字年月日时的天干与地支的阳阴分属来划分,以阴阳的体用关系为判断原则。体用关系是中国传统阴阳哲学中一个重要的概念,它以阴(或阳)为体而阳(或阴)为用,二者是存在与功用、本质与现象的关系,但同时又是一个整体,即自身的存在是以对方的存在为条件,直接反映了阴阳既对立又互根的哲学思想在八字中的运用。具体上支为阴为体,干为阳为用。天干上引入十神概念用于读象,地支引入序列规则、方位、类象等概念用于对天干易象的定位,二者体用关系的推演构成了子平术判断人事、六亲、婚姻、健康及凶吉等全部读象基础。通过年月日时不同柱位,定义六亲的尊卑宫位序列,如《渊海子平》“看命入式”中的“取年为根,为上祖财产,知世运之盛衰。取月为苗,为父母,则知亲荫之有无。日干为己身,日支为妻妾,则知妻妾之贤淑。时为花实,为子息,方知嗣续之所归”;通过时序变化,定义八字五行的生旺休囚状态,如《渊海子平》“五行生克赋”中的“乙木秋生,拉朽摧枯之易也。庚金冬死,沈沙坠海岂难乎!凝霜之草,奚用逢金。出土之金,不能胜木”;通过地支五行,类象身体部位,如“论疾病篇”中的“子疝气,丑肚腹,寅臂肢,卯目手,辰背胸,巳面齿,午心腹,未脾胸,申咳疾,酉肝肺,戌背肺,亥头肝”;通过天干十神生克关系,配合柱运判读吉凶。如《渊海子平》“喜忌篇”中的“官星七杀交差,却以合杀为贵。柱中官星太旺,天元羸弱之名。日干旺甚无依,若不为僧即道。印绶生月,岁时忌见财星;运入财乡,却宜退身避位。劫财阳刃,切忌时逢;岁运并临,灾殃立至”。总揽之,子平术横向判读模式是通过八字地支约定的六亲序列次第、时序方位、类象,配合天干十神所推演的易象,确定该象具体发生点(地),再引入大运、流年等时空因素,使八字易象的推演具备完整的时(大运、流年)、地(地支类象、宫位、地域远近)、人(十神及六亲)三要素。
 
子平术自宋之后,系统理论包括判读方式已趋完整成熟,后世禄命法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发展,但主框架及易象判读基本已不离宋子平术的范畴。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