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家台 / 《云台二十八... / 15.1云台二十八将之十四臧宫

分享

   

15.1云台二十八将之十四臧宫

2013-06-08  钟家台

15.1云台二十八将之十四臧宫

臧宫生平

臧宫(?—58),字君翁,颍川郏(今属河南)人。东汉中兴名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

臧宫年轻时,曾任县中亭长、游徼等职。后来,率领宾客参加下江兵(绿林军的一支),任校尉。于是,有机会追随刘秀征战。诸将都夸他勇敢。刘秀见他话语不多,做事勤勉,也很器重他,把他收纳为亲信。刘秀进兵河北,任命臧宫为偏将军。臧宫屡次陷阵破敌,立有战功。

刘秀即位后,任命臧宫为侍中,骑都尉。建武二年(26),又封他为成安侯。建武三年(27),臧宫率领突骑(指精锐骁勇的骑兵)和征虏将军祭遵一道击降更始帝的将领左防、韦颜。五年(29),率兵徇江夏,攻克代乡、钟武、竹里。光武帝派太中大夫持节任命他为辅威将军。建武七年(31),改封期思侯,进军平定梁郡、济阴。

建武十一年(35),臧宫率兵到中卢县(治所在今湖北襄樊市),驻军骆越人聚集之地。当时,蜀地割据者公孙述的将领田戌、任满正与汉征南大将军岑彭在荆门对峙。由于岑彭等人屡次出战失利,骆越人心浮动。有人准备叛汉归蜀。臧宫手下,兵力单薄,估计难以控制局面。正好属县送来几百辆运输车。臧宫一见,顿生巧计。他让人乘夜锯断城门的门限(门槛),命令运输车辆来而复往,出入城门,络驿不停。于是,车声辚辚,整整响了一夜。骆越派来侦伺消息的人,听到一夜车声不绝,看到城门门限也断了,就传语族人,说汉军大部队来了。骆越的首领闻讯,不敢再怀二心,送来牛、酒犒劳汉军。臧宫排兵列阵,杀牛摆酒,款待、抚慰他们。骆越地方这才安定下来。

臧宫和岑彭等人攻破荆门之后,率部出垂鹊山,然后出秭归,至江州。岑彭进军巴郡,命臧宫率领五万投降过来的士兵,从涪水向平曲进发。当时,公孙述的部将延岑率领大军拒住沈水,声势浩大。而臧宫的情况却很艰难。他手下人多,粮食少,运输跟不上,补给困难。好多士兵,心存去意,总想借机会反叛逃散。郡内各县的地方势力,见此情形,也再次聚集自保,准备观察成败利钝后,再决定究竟投向哪一边。臧宫本想率部撤回,可又担心部下反叛,敌人追杀,一时犹豫难决。适逢光武帝派谒者令率兵去见岑彭,有骑兵七百多人。臧宫当机立断,假传圣旨,把这些兵调到了自己部下,壮大自己的声势。他命令部队晨夜行军,并故意打出许多旗帜,派人登上山冈擂鼓呐喊。行军时,左岸是步兵,右岸是骑兵,夹拥着战船浩然而进,呼声震动山谷。延岑没有料到汉军来得如此突然,急忙登山嘹望,看到汉军阵容强大,士马鲜明,他十分震惊。臧宫乘势纵兵出击,大败延岑,延岑部众被斩首和落水溺死的有一万多人,江水都变得混浊了。

延岑只身逃奔成都,他的士兵全部投降,臧宫缴获了他的兵器马匹珍宝和一应辎重,然后,乘胜追击,一路迫降十几万人。

臧宫进军到平阳乡,蜀将王元率众投降。接着,又进军攻占绵竹县(在今四川省德阳县北),击破涪县城(治所在今四川省绵阳县东),斩杀了公孙述的弟弟公孙恢。又攻克了繁县(今四川彭县西北)、郫县。前后收得五副节杖,一千八百个印绶。当时,大司马吴汉也已统兵乘胜进逼成都(公孙述正盘踞在此)。臧宫连屠大城,兵马雄壮,旌旗甚盛。于是,率兵进入小雒城门,耀武扬威地经过成都城下,来到吴汉营中。吴汉见到臧宫,特别高兴。两人饮酒高会。酒后,吴汉对他说:将军向者经虏城下,震扬威灵,风行电照。

然穷寇难量,还营愿从它道矣。”(《后汉书·臧宫列传》)臧宫心气高傲,哪里肯听,他仍从原路返回营地。敌人不敢冒犯他。接着,臧宫率部进军咸门,和吴汉一起消灭了公孙述。

光武帝因蜀地刚刚平定,任命臧宫为广汉太守以镇抚之。十三年(37),朝廷增加臧宫的封地,改封他为侯。十五年(39),应征召回京师,以列侯奉朝请,定封朗陵侯。十八年(42),被任命为太中大夫。

建武十九年(43),妖巫维汜的弟子单臣、傅镇等人传播谣言,聚众滋事。他们攻进原武城,劫持官吏百姓,自称将军。朝廷派臧宫率领北军及黎阳营将士包围原武城。当时单臣等粮草丰足,汉军几次攻打,都未能攻克,士卒多有死伤。光武帝召集大臣咨询方略,公卿、诸侯王都说应该悬重赏购求敌首。东海王(即后来的明帝刘庄)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说:妖巫劫持吏民,其心不会长久。他们内部一定有因后悔而想逃跑的。只不过由于我们围城太急,他们没有机会出逃罢了!为今之计,最好是略缓城围,让他们得以逃出城去。一逃,有一个亭长就足可以擒获了。光武帝采纳东海王的建议,命令臧宫撤出部分兵力,暂缓城围,敌人果然分散逃出。臧宫等斩杀了单臣、傅镇,平息了变乱。

臧宫回京,升任城门校尉,又转任左中郎将。后又出兵到武溪平乱。敌降而归。

臧宫在战场上智勇双全,平日则谨信质朴,因而很受朝廷重视任用。后来,匈奴饥疫连年,内部纷争反覆。光武帝召见臧宫,问他对匈奴问题的看法。臧宫说:愿得五千骑以立功。光武帝笑说:常胜之家,难与虑敌,吾方自思之。”(《后汉书·臧宫列传》)意思是说,你是常胜将军,不能跟你讨论敌情,因为你根本不把敌人放在眼里。

建武二十七年(51),臧宫和杨虚侯马武一起上书皇帝,建议北击匈奴,刻石纪功。书中说:匈奴贪利,无有礼信,穷则稽首,安则侵盗,缘边被其毒痛,中国忧其抵突。虏今人畜疫死,旱蝗赤地,疫困之力,不当中国一郡。万里死命, 县在陛下。福不再来,时或易失,岂宜固守文德而堕武事乎?今命将临塞,厚县购赏,喻告高句骊、乌桓、鲜卑攻其左,发河西四郡、天水、陇西羌胡击其右。如此, 北虏之灭,不过数年。臣恐陛下仁恩不忍,谋臣狐疑,令万世刻石之功不立于圣世。”(《后汉书·臧宫列传》)

但光武帝长年寄身军旅,颇厌武事,并且知道天下疲耗,人心思定,只想偃武息兵,与民休息,不想轻起边衅,疲国困民。于是下诏书给臧宫、马武,阐明自己的观点。这封诏书,部分地表现了光武中兴的思想基础,对朝廷认识转变影响至大,诏书说:《黄石公记》曰:柔能制刚,弱能制强。柔者德也,刚者贼也。弱者仁之助也,强者怨之归也。故曰,有德之君,以所乐乐人;无德之君,以所乐乐身。乐人者其乐长,乐身者不久而亡。舍近谋远者,劳而无功,舍远谋近者,逸而有终。逸政多忠臣,劳政多乱人。故曰,务广地者荒,务广德者强。有其有者安,贪人有者残。残灭之政,虽成必败。今国无善政,灾变不息,百姓惊惶,人不自保,而复欲远事边外乎?孔子曰: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且北狄尚强,而屯田警备传闻之事恒多失实。诚能举天下之半以灭大寇,岂非至愿?苟非其时,不如息人。”(《后汉书·臧宫列传》)

由于在这封诏书中,光武帝明确地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所以,此后,将领们再也没有人提起用兵黩武之事了。

明帝永元元年(58),臧宫去世,谥愍侯,其子臧信嗣。

 

臧宫由绿林下江兵的校尉,到刘秀的城门校尉,一十九年过去;任辅威将军,参加小规模的战斗不少,大规模战役只参加一次,这就是平定巴蜀公孙述的成都之役,尽显了军人的战斗风采,功劳排在吴汉、岑彭之后。空有大志,无奈匈奴。他就是一生四次封侯的臧宫。

臧宫(公元?—58年),两汉之际人,字君翁,颍川郡郏(今河南郏县)人。本人小官吏出身,当过王莽新朝的亭长、游徼(负责乡里治安)。

王莽地皇三年(公元22年)四月,绿林军遇到瘟疫,队伍一度主动分散。王常、成丹西入南郡,是为下江兵;王凤、王匡、马武及朱、张北入南阳郡,是为新市兵。七月,平林人陈牧、廖湛响应王匡攻打随县,复聚千余人,自号平林兵。臧宫大约就是在这个时间段,“率宾客入下江兵中,为校尉。”后几经辗转,曾与刘、刘秀的舂陵兵合作,攻击王莽军队。刘秀的诸将对臧宫印象不错,“多称其勇”。“光武(刘秀)察(臧)宫勤力少言,甚亲纳之”。

更始元年(公元23年)十月,刘秀受更始政权的派遣,“行大司马事,持节北渡(黄)河,镇慰州郡”,开始了自己独立经营的新时期。臧宫也积极跟从刘秀来到河北,担任偏将军,在破王朗、铜马等战斗中,“数(次)陷阵却(退)敌”。

建武元年(公元25年),六月,刘秀即帝位,是为汉光武帝。臧宫任侍中、骑都尉。建武二年(元26年)春,正月,刘秀称帝后第一次大批量封侯时,臧宫被封为成安侯。同年的八月。刘秀亲自前往内黄(今河南濮阳内黄)征讨五校义军,获歼敌五万人马的重大胜利。此次,同行的是吴汉、景丹、耿、朱四位大将军和贾复、冯异、陈俊、王常、臧宫五位将军,是刘秀称帝后第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建武三年(公元27年),冬,十月,建义大将军朱率祭遵与从关中败逃出来的延岑大战于南阳郡宛城的东阳聚,斩其将张成。紧接着,臧宫率突骑兵与祭遵又在涅阳(今河南邓州)、郦国(今河南南阳内乡)联手合作,打击原更始政权的将领左防、韦颜的势力,左防与韦颜投降,从而巩固了南阳帝乡的安全。

建武五年(公元29年),刘秀在各地战场,捷报频传,耿、吴汉、岑彭、朱均有赫赫战绩,臧宫也不例外。他进入南阳郡东南的江夏郡,攻占了国、钟武、竹里等地(今河南信阳、光山一带)。刘秀立即派太中大夫张明持节,拜臧宫为辅威将军。建武七年(公元31年),更封为期思侯。此间,他又曾奉命前往梁郡(今河南商丘一带)、济阴郡(今山东定陶、菏泽一带),基本平定义军余部。

臧宫这一仗,那一仗,倒是没有消停。不过,细细观察,不难发现他所参加的这些战斗,基本不属于特大型战役。臧宫在其中的具体活动细节也缺乏详细记载,仿佛在读豆腐账,单调乏味,让人琢磨不透其人的作战的能力和人物性格。不过,接下来的“巴蜀战役”,倒是能够让人们充分领略臧宫的战斗风采。

建武九年(公元33年)春正月,隗嚣病死,其将王元、周宗立隗嚣之子隗纯为王。三月,公孙述遣将田戎、任满顺水而下闯过江关(今重庆奉节),占据荆门(今湖北宜昌)附近的夷陵、夷道和荆门山、虎牙山,架起浮桥,结营山上,以拒汉兵,向驻守在南郡的征南大将军岑彭挑衅。建武十年(公元34年),冬,十月,来歙等大破隗纯于陇西县的落门山,王元逃归公孙述,隗纯、周宗暂时投降。公孙述就成了刘秀统一中国的最后的障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