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口蹄疫的中医观点(节选丁丁博客)

 水晶宫114 2013-06-14

   

中医观点:

中医科学(science)分析。中医认为此为湿热疫毒,属于“时疫”和“温病”范畴,内因为湿热,病位在心肺脾三经。初期为外感证候,中期为里热证候,后期为阴液耗伤及脾虚证候。

手足口病患儿外感时邪,内蕴湿热,留于肺脾心三经,内外合邪,发而为病。病邪由口鼻而人,口鼻为肺胃之通道,肺主皮毛,故初起邪毒犯肺;舌为心之苗,足太阴脾经上行挟咽,连舌本,散舌下,邪毒循经上攻则见口舌疱疹;脾主四肢,脾主肌肉,邪透肌表故疹发手足。

中医病理分析:可分前驱期、发疹期、恢复期3个阶段,治疗时辨证拟方,随证加减。

1、前驱期

患者主要症状为发热、微恶风、咳嗽、鼻塞流涕,甚至纳差、恶心、呕吐、泄泻等,舌苔薄白,脉浮数。

治疗宜清凉解表,疏散风热,选用银翘散加减治疗。

马爱军方用:连翘9 g、金银花9 g、桔梗9 g、薄荷9 g、竹叶4 g、荆芥穗9 g、淡豆豉6 g、牛蒡子9 g、生甘草6 g。治疗患者30例,用药3剂,治愈14例,好转16例,疗效满意。

倪振华在银翘散的基础上根据患者临床症状,灵活地进行加减治疗,为使疱疹早透,可加升麻6 g、葛根10 g;若肌肤瘙痒甚者,可加蝉蜕3 g、浮萍6 g解肌透表;发热高者,可加野菊花10 g清热解毒。

2、发疹期

发疹期临床主要症状为口痛拒食,手足皮肤、口咽部出现大量疱疹,局部瘙痒,伴有发热、烦躁不安、夜寐不宁、尿黄赤,大便干结或便溏,舌红、苔多黄腻,脉滑数。由于患者的病情不同,可分为湿热并重、湿重于热以及热重于湿3种类型,治疗以清热解毒祛湿为主,或兼以透疹外出。

A、疏散风热,托毒外出

对于发疹初期,患者仅见少量疱疹,分布稀疏,或伴有表证,病位主要在肺,可以采用疏散风热、透疹外出的方法,佐以清热解毒,使表邪得解,邪有所出,疱疹得消。

李小兰采用自拟透疹汤治疗患者32例,方用金银花10 g、连翘5 g、栀子8 g、防风8 g、蝉蜕6 g、紫草8 g、桔梗8 g、滑石10 g、车前子6 g。发热咽痛者加柴胡、玄参;口唇干燥加芦根。结果痊愈27例,显效4例,总有效率6. %。

钱焕洋用解毒透疹汤治疗手足口病54例,方药组成:金银花、连翘、大青叶、板蓝根、紫花地丁、蝉蜕、浮萍各10 g,黄芩6 g,木通3 g,滑石 g,生甘草3 g。发热咽痛者加柴胡、桔梗;便秘者加生大黄;津伤明显者加天花粉、玄参。1周内治愈46例,8例因局部感染严重,于8~12 d内治愈,疗效显著。

B、清热解毒除湿

中医认为手足口病乃由湿热疫毒感染所致,因此治宜清热解毒祛湿,野菊花、蒲公英、板蓝根、大青叶等清热解毒药以及茯苓、薏苡仁等祛湿药常作为必用药物。

肖诏伟等用大剂量的清热解毒祛湿药,随证加减,自拟卤地菊汤治疗手足口病患者62例,取得很好的疗效。方药组成:卤地菊15 g,金银花、板蓝根各12 g,蚤休、萆薢各 g,荆芥6 g,防风、苍白术各4.5 g,黄连、蝉蜕各3 g。清水煎服,每日1~2剂。若舌质淡红、苔白厚加佩兰、茯苓、白豆蔻;若舌质红、苔黄厚加茵陈、滑石、白豆蔻;呕吐加神曲、煮半夏;便秘加瓜蒌仁、玄明粉。服药3剂诸证悉者21例,4剂痊愈者20例,5~6剂痊愈者17例,疗程最短2 d,最长6 d,总有效率3.6 %。

张同园自拟蓝根解毒汤治疗手足口病患者30例,治愈26例,好转4例,能明显缩短病程,疗效确切。方药组成:金银花、连翘、牛蒡子、荆芥各10 g,板蓝根20 g,大青叶、蚤休各15 g,生地黄、牡丹皮、芍药、竹叶各6 g,藿香、生石膏各20 g,甘草4.5 g。

手足口病的病理变化以湿热为主,病位在脾,临床可以根据患者的症状不同,分清湿热的轻重进行治疗。对于湿重于热者,临床症状除见大量疱疹显现,疱中含有脓液外,还伴有大便稀溏,苔黄腻,脉滑。治疗应以化湿为重点,兼以清热解毒。

刘敏采用经方葛根芩连汤治疗44例手足口病患儿,基本方为葛根12~15 g、黄芩6~ g、黄连2~4 g、甘草3~5 g、升麻3~5 g、赤芍7~ g、浮萍7~ g、薏苡仁12~15 g、白茅根12~15 g、竹叶7~ g。大便干结加生大黄3~5 g(后下);发热无汗加青蒿5~6 g(后下)、荆芥5~6 g(后下);高热持续不退加石膏30~45 g、羚羊角1~2 g、水牛角12~15 g。同时对照组40例患者以病毒唑片进行治疗。结果:治疗组治愈37例,好转5例,总有效率5.5 %;对照组治愈23例,好转7例,总有效率75.0 %,两组疗效比较差异有统计意义(P<0.05)。

李巧香[15]选用银翘藿茵汤治疗手足口病患者68例,其组方为金银花 g、连翘 g、藿香 g、茵陈6 g、薏苡仁12 g、厚朴 g、石菖蒲 g、黄芩6 g、板蓝根10 g、野菊花10 g。咽痛明显者加牛蒡子、玄参清利咽喉;大便干结者加大黄、枳实以通便泻热;口渴明显者加石膏、知母清泄肺胃之热。同时用利巴韦林治疗64例作为对照,结果证明银翘霍茵汤对本病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明显优于利巴韦林。

对于热重于湿者,可见疱疹红,身热不宁,烦躁口渴,大便干甚至便秘,舌红,脉数。治宜清热解毒为主,佐以祛湿。

王有鹏等自拟中药散剂进行治疗,基本方药为栀子50 g,生石膏、生地黄、牡丹皮、金银花各100 g,黄芩、黄连、黄柏、甘草各40 g,朱砂、冰片各25 g。上药共研细末制成散剂。每日服3次,温水送服。2月~1岁者0.125~0.5 g;1~3岁者0.5~0.75 g;4~12岁者0.75~1 g。在治疗的72例患者中,治愈58例,有效11例,有效率5 %。

秦英等选用生石膏30 g,金银花12 g,藿香、白鲜皮各10 g,牛蒡子、薄荷、玄参、紫草各8 g,栀子、防风、蝉蜕各6 g组成基本方剂,大便干燥加瓜蒌仁、大黄;溲黄加灯心草;口渴加石斛、天花粉;腹胀、纳呆、苔厚加厚朴、焦三仙、佩兰。100例患者经本方治疗全部治愈,其中服2~3剂治愈76例,4~6剂治愈24例,疗效明显。

C、 清泄心火

手足口病多发于夏季,暑气通于心,此时心火亢盛,临床症状除见手足肌肤、口咽部出现大量疱疹外,伴有夜寐不宁、小便赤黄、舌尖红、脉数等症状。因此部分临床医家主张以清泄心火为主要治疗原则,多在导赤散的基础上随证加减。

屈弘宇使用凉膈散合导赤散治疗患者40例。其组方为:芒硝3 g(冲服)、大黄5 g(后下)、甘草10 g、山栀子10 g、黄芩10 g、连翘15 g、竹叶10 g、细辛3 g、黄连3 g、生地黄15 g、薄荷10 g(后下)。如病儿有发热加石膏50 g(先煎)、柴胡10 g、知母10 g。同时对照组患者40例口服新博林(利巴韦林颗粒剂)进行比较。服药5 d后,治疗组治愈36例,好转4例,治愈率0 %;对照组治愈22例,好转18例,治愈率55 %。二者差异有高度统计意义(P<0.001)。

肖达明[18]等自拟清心导赤散加减治疗患者30例,疗效满意。药物组成:生地黄、滑石、板蓝根各15 g,金银花、白鲜皮、苦参各10 g,牡丹皮、竹叶、通草各6 g,黄连5 g,灯心草5扎,生甘草3 g。每天1剂,水煎分2~3次服。若发热甚者加生石膏、青天葵;口渴不欲饮、苔黄腻等湿热症状明显者加藿香、佩兰、薏苡仁。

张民肃自拟解毒泻心汤加减治疗患者30例,方用黄连、竹叶各5 g,黄芩、黄柏、栀子各10 g,大青叶15 g,滑石12 g,苦参8 g,生甘草3 g。若发热甚者加生石膏;口渴不欲饮、苔黄腻等湿热症状明显者加佩兰、薏苡仁;大便干结者加生大黄。同时对照组26例采用病毒唑或新博林加维生素C口服,重症患儿同时给予青霉素或先锋霉素V静脉滴注,结果显示治疗组有效率明显优于对照组。

此外,本病属于温病的范畴,若毒邪炽盛,或患者素体禀赋不足、素体偏亢,则在疾病的传变过程中极易出现各种危重证候。若邪毒炽盛,内陷厥阴而见壮热、神昏、抽搐者,宜送服安宫牛黄丸或紫雪丹等。

3、 恢复期

由于前期病程中邪热之毒耗伤阴液,而且口咽部的疱疹影响患者的进食,因此在疾病的后期患者以阴伤脾虚为主,症见疱疹渐消,伴有身热渐退、口渴、纳差、舌红少津、脉细数,治疗宜健脾助运,生津养阴为主。

李向东使用陈皮6 g、厚朴6 g、苍术6 g、砂仁(后下)2 g、神曲6 g、麦门冬 g、芦根 g。每日1剂,水煎2次,取汁100 mL,早晚分服,疗效满意。但是至目前为止,关于手足口病在恢复期的治疗报道甚少,笔者认为手足口病患者在后期以阴液亏少、脾虚失运为主,沙参麦冬汤、四君子汤等方剂均可以作为恢复期调护方。

中医的外治方法

除上述内治方法外,尚有不少医生对患者疱疹采取外用药物进行局部治疗,尤其是当口唇、咽峡部发生疱疹时,患者疼痛拒食,局部外治更显得尤为重要。

倪振华在内服药治疗的基础上,辅以局部外治,在78例患者中对63例采用局部外治法。其中26例仅用西瓜霜合冰硼散吹敷口腔患处;另37例除口腔用药外,对手足疱疹还用金黄散或青黛散撒布患处,对治疗有一定的辅助作用。

宋阿冬采用舌疮散治疗口咽峡部的疱疹。方药组成:生石膏10 g、冰片1 g、青黛3 g、生蒲黄1 g。上药共研细末,先取金银花20 g、甘草10 g,加开水100 mL浸泡,待冷后用消毒棉签蘸此水清洗患处或含漱口腔,而后将以上药末涂于患处,每日3~4次,治疗后患者口腔疱疹明显好转,能进饮食。

我的看法:

从中医和西医的分析可以看出,大家各有所长,西医的诊断方法非常迅速和明确,中医的治疗方法安全而无害。也许支持西医的人会反驳说,我们西医治疗也很快,效果很好。我希望这人查一查华盛顿先生是怎么去世的再说话:他仅仅是因为得了感冒,被认为是魔鬼附体,四个医师把他绑在床上,手脚四肢放血而死,这可以说是总统级的总高待遇了,若果换作平民被“魔鬼附体”,他会被丢到郊外自生自灭。

一个仅仅有300多年医学历史的医疗方案,和一种5000年之久的医疗方案,你会选择哪个?

当然,对于一个刚学了十多年把脉诊断的中医,和一种发展了数百年的高科技诊断技术,你也会有明智的选择。

古语有云:大道至简。有一种疫病产生,必有其产生的原因。只有通晓六气之兴衰,五运年之所加,才可以给人治病。

口蹄疫已经成了2010年养猪行业的灾难,举国爆发,经济损失无法估计。如果有儿童因手足口病而夭折,这损失又岂能用金钱来衡量?我猜在1年以后,也就是2011年,猪肉价格必定大涨,超过20元/公斤,到时候受累的还是老百姓。

而现在这个时候,医药行业便很兴旺,数不尽的西药药品流入市场。这些生产者和经销者从瘟疫中赚取老百姓的血汗,不过是让自己的钱袋子装满了铜臭。大家也不知道这药的作用,所受的灾害日复一日。稍有良知的医生,也不忍心看着事态恶化,但是真正的良医又有几个?

根据我自己的知识,我只能提出一些预防和治疗手足口病的建议:

1、此病的性质可定为“温病”。对于温病治疗,解表是首选(桂枝、金银花、连翘、葛根、板蓝根、地丁等),但是病毒之深,不单以解表可治,视其重症发之泄之渗之(黄连、大黄、茯苓、泽泻、滑石、厚朴等)。

2、病因在于寒气,机体受寒气侵入,在春天温度渐渐升高,这种寒气被熏蒸,夹杂机体内的水气成为湿热之邪气,在湿热的条件下,病毒滋生,病症出现。去年之终气是太阳寒水,今年的初气是少阳相火,水火交织,便是湿热,能够去掉这种湿热,病就好了。

3、风能胜湿,芳香能化湿,湿也可被燥化。所以保持适当温度、适当湿度、通风、干燥的环境有助预防和治疗。

如果是西医的忠实拥护者,非要打点滴,打抗生素,那谁也没办法,孩子和小猪一样,是自己的。因为自己怕花钱少会耽误病情而后悔,才去找最贵的药而不知道好与坏,那是最大的悲哀了。因为中医汤药治疗感冒,一般只需要2元钱。应了中国那句老话:为人父母者不知医是为不慈,为人子女者不知医是为不孝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