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引用】手足口病中医治疗处方(转)+《献一治疗全身骨节痛秘方》

 findbeauty 2011-12-10

【引用】手足口病中医治疗处方(转)+《献一治疗全身骨节痛秘方》  

2011-11-19 23:5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 订阅

手足口病的中医治疗

      手足口病(hand foot and mouth disease)是一种以手足肌肤、口咽部疱疹为主要症状的急性儿童传染性疾病。该病最早于1957年由新西兰Seddon加以描述,我国自1981年上海始见本病,主要病原为柯萨奇病毒A组16型(CA16)和肠道病毒71型(EV71)[1]。现西医临床主要以抗病毒治疗为主,例如甲氰咪胍、阿昔洛维 (无环鸟苷)、利巴韦林(病毒唑)、病毒灵及更昔洛韦等,均有一定疗效。此外,由于细胞因子干扰素在抗病毒感染中是最早出现的防御反应因子,也被应用于手足口病的治疗[2]。中医医生根据患者的临床症状,辨证施治,随症加减,取得较好疗效。现对手足口病的中医治疗作一简要述评,以便更好地治疗并控制该疾病的发生与流行。

      病因病机

      手足口病在祖国医学中属于“时疫”和“温病”范畴,这是由于手足口病的发生具有突然性、暴发性、季节性以及极强的传染性和流行性,同时多具有发热等前期症状。此外亦有学者依据临床证候,认为手足口病属于中医学“湿温”范畴。临床医家对手足口病的病因病机看法不一,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

      1   主要由外感实邪疫毒而致

      张立秋研究认为:本病由于外感时行邪毒,经口鼻而入,客蕴肺脾,波及营分,外发肌肤而成。本病感受的邪毒为特殊的疫毒之邪,这种湿热之邪具有强烈的传染性,发病初期为毒热伤及肺脾,导致肺卫失和而见发热、流涕、轻咳、咽红等感冒症状,重者出现吐泻等脾伤证候,继而毒热入血、循行全身,而脾主四肢,开窍于口,邪伤脾则手足口受邪而热,热郁为疹,毒透成疱,引起手足口部位发生红疹,渐变水疱,并且出现口痛、咽痛、流涎、拒食、烦躁以及手足痒痛等症状。马爱军[5]指出本病属于温病中的风温,病因是感受春季或冬季风热病邪。外感风热病邪,多从口鼻而入,肺居高位,首当其冲。由于肺主气属卫,与皮毛相合,卫气敷布于皮毛,邪正相争,因而病变初起可有发热。风热病邪留恋气分,酝酿淹缠,郁蒸卫表,形成皮肤的白色疱疹。肺受风热之邪,上熏口咽,故口腔部出现疼痛性小水疱,破溃后呈现灰白色糜烂或浅溃疡。

     2   内外因共同作用

     刘敏通过大量临床治疗,认为本病多因内有湿热蕴郁,外感时邪疫毒所致。《难经·第五十八难》云:“温病之脉,行在诸经,不知何经之动也,各随其经所在而取之。”夏秋之间,时邪疫气自口鼻肌肤而入,与体内蕴郁之湿热搏结,循经脉而行,上蒸口舌,内伤脾胃,外及四末,热毒郁而为疹,湿又聚而成疱,故见口舌生疮、溃疡及手足心疱疹。张少禹[7]等认为该病的病因为湿热疫毒,小儿心脾素有湿热内蕴,复感时行疫毒,由口鼻而入,口鼻为肺之呼吸通路,肺主皮毛,故初期邪毒犯肺,出现发热、咳嗽等症;舌为心之苗,足太阴脾经上行挟咽,连舌本,散舌下,邪毒循经上犯,则见口舌疱疹。脾主四肢,邪透肌表,故疹发手足。屈弘宇[8]根据《素问·气交变大论》中记载“岁金不及,炎火乃行……民病口疮”以及《小儿卫生总微论方·唇口病论》所论述的“风毒湿热,随其虚处所者,搏于血气,则生疮疡”,指出该病与感受风毒湿热之邪有关,有一定传染性,认为手足口病符合口疮中的风热乘脾型。现代小儿多食厚味,脾胃积热,外加外感风热之邪,由肌表侵入,内应于脾胃,上熏口舌而发口疮。
3   本病发生的主要原因在于内因

      临床上也有部分医家认为本病发生的主要原因在于内因。根据祖国医学认为心经热盛、发为口疮以及《小儿卫生总微论方·唇口病论》中“风毒湿热,随其虚处所著,搏于血气,则生疮”的论述,周惠贞[9]指出因其发病部位不同,故疱疹、丘疹可出现于手、脚、臀部乃至全身,但以手心、足底多见。引发“口疮”的主要病因是脾胃积热或心火上炎而致,临床以实证为多。

      尽管各医家有关手足口病的病因病机未完全达成一致,但是基本认为手足口病的病因为外感时邪疫毒,内伤湿热蕴结,心火炽盛;病位在肺、脾、心三脏;其基本病机为外感时邪疫毒,卫表被遏,肺气失宣,症见发热、咳嗽、流涕、恶心、呕吐等,由于素体湿热内蕴、心经火盛,内外交争,心经之火上蒸于口舌,脾胃湿热熏蒸于四肢,则发为疱疹。

  4 手足口病的中医治疗

      手足口病在发病初期表现为发热、咽痛、咳嗽等一系列外感症状,中期表现为疱疹显现以及身热持续、烦躁口渴等里热证候,后期疾病恢复期表现为疱疹渐消、身热渐退、口唇干燥、纳差等一系列阴液耗伤及脾虚证候,因此治疗时宜根据疾病的发展状况,辨证用药。

       内治方法

      中医治疗手足口病大致可以分为前驱期、发疹期及恢复期3个阶段,治疗时医家根据患者不同的临床证候进行辨证拟定处方并随证加减。

       1 前驱期

      患者主要症状为发热、微恶风、咳嗽、鼻塞流涕,甚至纳差、恶心、呕吐、泄泻等,舌苔薄白,脉浮数,宜清凉解表,疏散风热,选用银翘散加减治疗。马爱军 [5]方用:连翘9 g、金银花9 g、桔梗9 g、薄荷9 g、竹叶4 g、荆芥穗9 g、淡豆豉6 g、牛蒡子9 g、生甘草6 g。治疗患者30例,用药3剂,治愈14例,好转16例,疗效满意。倪振华[10]在银翘散的基础上根据患者临床症状,灵活地进行加减治疗,为使疱疹早透,可加升麻6 g、葛根10 g;若肌肤瘙痒甚者,可加蝉蜕3 g、浮萍6 g解肌透表;发热高者,可加野菊花10 g清热解毒。除此之外,对于手足口病早期以外感表证为主、同时伴有少量疱疹的患者,可以采用托疹透毒外出的方法进行治疗,使邪有所出,热毒得泄,疾病得愈。

       2 发疹期

      发疹期临床主要症状为口痛拒食,手足皮肤、口咽部出现大量疱疹,局部瘙痒,伴有发热、烦躁不安、夜寐不宁、尿黄赤,大便干结或便溏,舌红、苔多黄腻,脉滑数。由于患者的病情不同,可分为湿热并重、湿重于热以及热重于湿3种类型,治疗以清热解毒祛湿为主,或兼以透疹外出。

       3 疏散风热,托毒外出

      对于发疹初期,患者仅见少量疱疹,分布稀疏,或伴有表证,病位主要在肺,可以采用疏散风热、透疹外出的方法,佐以清热解毒,使表邪得解,邪有所出,疱疹得消。李小兰[11]采用自拟透疹汤治疗患者32例,方用金银花10 g、连翘5 g、栀子8 g、防风8 g、蝉蜕6 g、紫草8 g、桔梗8 g、滑石10 g、车前子6 g。发热咽痛者加柴胡、玄参;口唇干燥加芦根。结果痊愈27例,显效4例,总有效率96.9 %。钱焕洋[12]用解毒透疹汤治疗手足口病54例,方药组成:金银花、连翘、大青叶、板蓝根、紫花地丁、蝉蜕、浮萍各10 g,黄芩6 g,木通3 g,滑石9 g,生甘草3 g。发热咽痛者加柴胡、桔梗;便秘者加生大黄;津伤明显者加天花粉、玄参。1周内治愈46例,8例因局部感染严重,于8~12 d内治愈,疗效显著。

       4 清热解毒除湿

      中医认为手足口病乃由湿热疫毒感染所致,因此治宜清热解毒祛湿,野菊花、蒲公英、板蓝根、大青叶等清热解毒药以及茯苓、薏苡仁等祛湿药常作为必用药物。肖诏伟[13]等用大剂量的清热解毒祛湿药,随证加减,自拟卤地菊汤治疗手足口病患者62例,取得很好的疗效。方药组成:卤地菊15 g,金银花、板蓝根各12 g,蚤休、萆薢各9 g,荆芥6 g,防风、苍白术各4.5 g,黄连、蝉蜕各3 g。清水煎服,每日1~2剂。若舌质淡红、苔白厚加佩兰、茯苓、白豆蔻;若舌质红、苔黄厚加茵陈、滑石、白豆蔻;呕吐加神曲、煮半夏;便秘加瓜蒌仁、玄明粉。服药3剂诸证悉者21例,4剂痊愈者20例,5~6剂痊愈者17例,疗程最短2 d,最长6 d,总有效率93.6 %。张同园[14]自拟蓝根解毒汤治疗手足口病患者30例,治愈26例,好转4例,能明显缩短病程,疗效确切。方药组成:金银花、连翘、牛蒡子、荆芥各 10 g,板蓝根20 g,大青叶、蚤休各15 g,生地黄、牡丹皮、芍药、竹叶各6 g,藿香、生石膏各20 g,甘草4.5 g。

      手足口病的病理变化以湿热为主,病位在脾,临床可以根据患者的症状不同,分清湿热的轻重进行治疗。对于湿重于热者,临床症状除见大量疱疹显现,疱中含有脓液外,还伴有大便稀溏,苔黄腻,脉滑。治疗应以化湿为重点,兼以清热解毒。刘敏[6]采用经方葛根芩连汤治疗44例手足口病患儿,基本方为葛根12~15 g、黄芩6~9 g、黄连2~4 g、甘草3~5 g、升麻3~5 g、赤芍7~9 g、浮萍7~9 g、薏苡仁12~15 g、白茅根12~15 g、竹叶7~9 g。大便干结加生大黄3~5 g(后下);发热无汗加青蒿5~6 g(后下)、荆芥5~6 g(后下);高热持续不退加石膏30~45 g、羚羊角1~2 g、水牛角12~15 g。同时对照组40例患者以病毒唑片进行治疗。结果:治疗组治愈37例,好转5例,总有效率95.5 %;对照组治愈23例,好转7例,总有效率75.0 %,两组疗效比较差异有统计意义(P<0.05)。李巧香[15]选用银翘藿茵汤治疗手足口病患者68例,其组方为金银花9 g、连翘9 g、藿香9 g、茵陈6 g、薏苡仁12 g、厚朴9 g、石菖蒲9 g、黄芩6 g、板蓝根10 g、野菊花10 g。咽痛明显者加牛蒡子、玄参清利咽喉;大便干结者加大黄、枳实以通便泻热;口渴明显者加石膏、知母清泄肺胃之热。同时用利巴韦林治疗64例作为对照,结果证明银翘霍茵汤对本病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明显优于利巴韦林。

对于热重于湿者,可见疱疹红,身热不宁,烦躁口渴,大便干甚至便秘,舌红,脉数。治宜清热解毒为主,佐以祛湿。王有鹏[16]等自拟中药散剂进行治疗,基本方药为栀子50 g,生石膏、生地黄、牡丹皮、金银花各100 g,黄芩、黄连、黄柏、甘草各40 g,朱砂、冰片各25 g。上药共研细末制成散剂。每日服3次,温水送服。2月~1岁者0.125~0.5 g;1~3岁者0.5~0.75 g;4~12岁者0.75~1 g。在治疗的72例患者中,治愈58例,有效11例,有效率95 %。秦英[17]等选用生石膏30 g,金银花12 g,藿香、白鲜皮各10 g,牛蒡子、薄荷、玄参、紫草各8 g,栀子、防风、蝉蜕各6 g组成基本方剂,大便干燥加瓜蒌仁、大黄;溲黄加灯心草;口渴加石斛、天花粉;腹胀、纳呆、苔厚加厚朴、焦三仙、佩兰。100例患者经本方治疗全部治愈,其中服2~3剂治愈76例,4~6剂治愈24例,疗效明显。
5 清泄心火

      手足口病多发于夏季,暑气通于心,此时心火亢盛,临床症状除见手足肌肤、口咽部出现大量疱疹外,伴有夜寐不宁、小便赤黄、舌尖红、脉数等症状。因此部分临床医家主张以清泄心火为主要治疗原则,多在导赤散的基础上随证加减。屈弘宇使用凉膈散合导赤散治疗患者40例。其组方为:芒硝3 g(冲服)、大黄5 g(后下)、甘草10 g、山栀子10 g、黄芩10 g、连翘15 g、竹叶10 g、细辛3 g、黄连3 g、生地黄15 g、薄荷10 g(后下)。如病儿有发热加石膏50 g(先煎)、柴胡10 g、知母10 g。同时对照组患者40例口服新博林(利巴韦林颗粒剂)进行比较。服药5 d后,治疗组治愈36例,好转4例,治愈率90 %;对照组治愈22例,好转18例,治愈率55 %。二者差异有高度统计意义(P<0.001)。肖达明等自拟清心导赤散加减治疗患者30例,疗效满意。药物组成:生地黄、滑石、板蓝根各 15 g,金银花、白鲜皮、苦参各10 g,牡丹皮、竹叶、通草各6 g,黄连5 g,灯心草5扎,生甘草3 g。每天1剂,水煎分2~3次服。若发热甚者加生石膏、青天葵;口渴不欲饮、苔黄腻等湿热症状明显者加藿香、佩兰、薏苡仁。张民肃[19]自拟解毒泻心汤加减治疗患者30例,方用黄连、竹叶各5 g,黄芩、黄柏、栀子各10 g,大青叶15 g,滑石12 g,苦参8 g,生甘草3 g。若发热甚者加生石膏;口渴不欲饮、苔黄腻等湿热症状明显者加佩兰、薏苡仁;大便干结者加生大黄。同时对照组26例采用病毒唑或新博林加维生素C口服,重症患儿同时给予青霉素或先锋霉素V静脉滴注,结果显示治疗组有效率明显优于对照组。

      此外,本病属于温病的范畴,若毒邪炽盛,或患者素体禀赋不足、素体偏亢,则在疾病的传变过程中极易出现各种危重证候。若邪毒炽盛,内陷厥阴而见壮热、神昏、抽搐者,宜送服安宫牛黄丸或紫雪丹等。

       6 恢复期

    由于前期病程中邪热之毒耗伤阴液,而且口咽部的疱疹影响患者的进食,因此在疾病的后期患者以阴伤脾虚为主,症见疱疹渐消,伴有身热渐退、口渴、纳差、舌红少津、脉细数,治疗宜健脾助运,生津养阴为主。李向东使用陈皮6 g、厚朴6 g、苍术6 g、砂仁(后下)2 g、神曲6 g、麦门冬9 g、芦根9 g。每日1剂,水煎2次,取汁100 mL,早晚分服,疗效满意。但是至目前为止,关于手足口病在恢复期的治疗报道甚少,笔者认为手足口病患者在后期以阴液亏少、脾虚失运为主,沙参麦冬汤、四君子汤等方剂均可以作为恢复期调护方。

        外治方法

      除上述内治方法外,尚有不少医生对患者疱疹采取外用药物进行局部治疗,尤其是当口唇、咽峡部发生疱疹时,患者疼痛拒食,局部外治更显得尤为重要。倪振华在内服药治疗的基础上,辅以局部外治,在78例患者中对63例采用局部外治法。其中26例仅用西瓜霜合冰硼散吹敷口腔患处;另37例除口腔用药外,对手足疱疹还用金黄散或青黛散撒布患处,对治疗有一定的辅助作用。宋阿冬采用舌疮散治疗口咽峡部的疱疹。方药组成:生石膏10 g、冰片1 g、青黛3 g、生蒲黄1 g。上药共研细末,先取金银花20 g、甘草10 g,加开水100 mL浸泡,待冷后用消毒棉签蘸此水清洗患处或含漱口腔,而后将以上药末涂于患处,每日3~4次,治疗后患者口腔疱疹明显好转,能进饮食。

        1 运用中成药治疗手足口病

      李桂花用穿琥宁静脉点滴治疗手足口病,其主要有效成分为脱水穿心莲内酯琥珀酸半酯单钾盐,具有明显的解热、抗炎、促进肾上腺皮质功能及镇静作用,对病毒、细菌均有明显的灭活作用,尤其对病毒感染疗效显著,临床试验证实其治疗作用优于病毒唑。牛静等采用以黄芩、金银花、大黄、栀子为主要成分的黄栀花口服液治疗手足口病58例,取得了较好的临床效果。姚莉华等人用“金莲清热冲剂”治疗小儿手足口病患者46例,同时外用“金喉健喷剂”加强清热泻火之力,直接作用在水疱上使之明显消退,既经济又方便,比用“阿昔洛韦片”疗效显著,缩短病程。清开灵注射液、炉甘石洗剂、金黄散中成药等也逐渐用于临床进行辅助治疗。陈红娟等人研究证实:应用中药穴位敷贴和激光照射治疗儿童手足口病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

        2 结语

     综上所述,手足口病是临床上常见的好发于儿童的急性传染性疾病,中医治疗可取得满意的疗效。由于本病病原体是呼吸道病毒,传染性强,易在幼儿园内造成爆发流行,且有发生变证危及生命的可能,因此尤应引起临床工作者、幼儿园教师以及幼儿家长的重视,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治疗,尽可能减少手足口病的危害。

手足口病中医治疗处方(试行中)


黄芩 3克
黄柏 3克
黄连 3克
生地 10克
木通 6克
竹叶 6克
甘草梢 3克
麦冬 10克
鲜石斛 6克
丹皮 6克
地骨皮 5克
竹沥水 15克(分两次冲服)
吴茱萸 30粒(不能多用)

                 图片

 

穿山甲15g怀牛膝15g青风藤15g海风藤15g追地风15g千年健15g细辛15g。
酒5斤,封口七天后开坛喝酒,每天早晚各一次,每次50克,饭后服用。
注;高血压,心脏病,酒精过敏体质者禁用。
      本方可治全身骨节疼痛【风湿性关节炎】
本方的来历;长假其间,初登华山 ,遇一老者,腹痛难忍,吾见   状,出手扎其足三里,可谓手到病除,老者说出本方,以表谢意。方随余多年,治愈者众。

 

卫士你好续:

穿山甲

【性味】味咸;性微寒
【归经】肝;胃经
【功能主治】活血散结;通经下乳;消痈溃坚。主血瘀经闭;症瘕;风湿痹痛;乳汁不下;痈肿;瘰疬

 

图片


怀牛膝

牛膝(亦称怀牛膝),苋科,系多年生草本植物。又称山苋菜、对节菜、积名牛茎。根呈园柱形,茎有棱角,节部膨大,状似牛的膝盖,故称牛膝。

 怀牛膝的特点是:条子粗壮、明亮、色泽鲜艳、油性多。

 怀牛膝药效高,李时珍说它:"滋补之功,如牛之力。"牛膝气味苦酸平,主治寒湿痿痹、四肢拘挛,膝痛不可屈伸,逐血气,伤热火烂,久服轻身耐老。博爱的牛膝,长于补益肝肾,强腰膝以及活血、引血小行的作用。

 

 图片

 

青风藤

别名: 青藤、寻风藤、清风藤、滇防己、大青木香、青防己、青藤碱
药性: 平


药用部位:根

药味: 苦、辛


归经: 归肝、脾经


功能: 祛风湿,通经络,利小便。


主治: 用于风湿痹痛,关节肿胀,麻痹瘙痒。


毒性: 无


用法用量: 内服:煎汤,9~15g;浸酒或熬膏。外用:煎水洗。


禁忌: 脾胃虚寒者慎服。


图片

 

海风藤

【别名】爬岩香、风藤

【性味归经】辛、苦,微温。归肝经。
【功效主治】祛风湿,通经络,止痹痛。用于风寒湿痹,肢节疼痛,筋脉拘挛,屈伸不利。
【用法用量】煎服, 6~12g。 外用,适量。
图片

 

追地风

【别名】桐叶藤、利筋藤、地风皮 
药性: 温 
药味: 微辛、涩 
归经: 归膀胱、肾经 
功能: 祛风除湿,行气止痛。 
主治: 用于风湿痹痛,腰肌劳损。 
毒性: 有小毒 
用法用量: 内服:煎汤,6~9g;或入丸、散;或浸酒。

 

 图片图片

 

千年健
【别名】一包针、千颗针、千年见、丝棱线
【性味归经】苦,辛,温。归肝、肾经。
【功用主治】 祛风湿,壮筋骨,止痛,消肿。治风湿痹痛,肢节酸痛,筋骨痿软,胃痛,痈疽疮肿。
【用法用量】 内服:煎汤;或浸酒。外用;研末调敷。
【注意】阴虚内热者忌用。
【贮藏】置阴凉干燥处。
【备注】(1)用于风湿痹痛、腰酸脚软、手足拘挛麻痹等症,常与桑寄生、虎骨、牛膝等配合应用。


图片

细辛

其它名称 小辛,细草,少辛,独叶草,金盆草,山人参

【性味】辛,温。

【归经】归心、肺、肾经。

【功能主治】祛风散寒,通窍止痛,温肺化饮。用于风寒感冒,头痛,牙痛,鼻塞鼻渊,风湿痹痛,痰饮喘咳。

【用法用量】 1~3g;外用适量。

【注意】不宜与藜芦同用。

【注意】气虚多汗,血虚头痛,阴虚咳嗽等忌服。

每天烧‘火疗’对治疗全身骨节疼痛又奇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