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的灵魂只应是老子

2013-07-15  西湖谐人

——前面已经进行了大量的论证

——孔丘及其儒家没有灵魂,他们只有礼乐,礼乐是鬼魂,是丧魂,是断魂

——因为孔丘及其儒家彻底地斩断了中国人的历史与自然的关系

——造成了孔儒从来就没有先验真理精神的追求

——也同样从来就没有超验自由(逻辑)精神的追求

——而先验真理精神与超验自由精神全都只能来自人类与自然的密切的联系

——丧失了与自然的密切的联系即是丧失了精神追求也即丧失了人类的灵魂

——并且万事万物的灵魂全都在自然,从宇宙、物质、生命、人,一直到人类的文化、历史、宗教、哲学、科学、文学、技术、艺术,等等等等,总之人类一切的智慧,全都源自自然,割断与自然的联系,即是割断婴儿与母亲的脐带,即是割断人类的灵魂

——两千多年来孔丘及其儒家为中国人所做的一切事情全都是在于它把中国人的一切后天的事情全都与自然割断了联系,因而中国人的一切全都丧失了发展的希望

——凡是与自然无关的事物全都只能是没有灵魂的事物

——正是因此,孔丘及其儒家的所有的“经典”、“说教”、“学术”全都是没有灵魂的东西

——中国人的灵魂只应是老子

——因为两千多年来惟一只有老子告诉了中国人:道法自然

——西方人的历史事实上始终都是在追随老子“道法自然”的足迹前进

——请看:

——西方人的神学是自然神学

——西方人的哲学是自然哲学

——西方人的科学是自然科学

——西方人的人性是自然人性

——西方人的人格是自然人格

——西方人的人品是自然人品

——西方人的理性是自然理性

——西方人的智慧是自然智慧

——中国人两千多年来追随孔丘及其儒家,自我隔断自然,事实上就是自毁灵魂

——两千多年来丧失了灵魂的中国人经过了近一百多年的“西方化”的过程,逐渐地恢复了与自然的部分联系,然而仍旧没有恢复全部,孔儒的早就该死的传统依然在威胁着中国人未来的命运

——到了21世纪今天的中国人,应该尽快地觉醒了

——觉醒的最重要的关键就是回到老子的“道法自然”

                                黎 鸣

说中国人没有灵魂,中国人不相信,尤其中国的文人们不相信。问题很简单,因为把中国人弄得没有了灵魂的人们,正就是始终都在“尊孔读经学儒”的中国文人。我请我亲爱的同胞们,凡是读过了中国孔儒们的著作和文献之后,全都仔细认真地想一想,它们之中能够看到作为人类的任何追求智慧的精神性的东西的探讨么?不仅仅要看到它们没有探讨,例如很显然,孔儒的所谓《四书五经》的“经典”之中确实就是没有任何的关于人类智慧问题的探讨,它们惟一关心的问题全都在围绕“礼乐”而存在的“仁义礼智信”,而所谓的“仁义礼智信”的内核则又全都在于要求如何做到“亲亲尊尊长长”,做到“孝悌忠恕”、“礼义廉耻”,更关键的问题还在于,即使它们想要探讨人类智慧的问题,孔儒们也绝对地不可能会有能力。为什么?因为孔丘及其儒家早就已经彻底地与“自然”断绝了所有一切的联系。

中国人跟随孔儒断绝了与自然的联系的最明显的特征,即是:中国人两千多年没有真理的信仰的发现,中国人两千多年没有真知的科学技术知识的发明,中国人两千多年没有真成的思维逻辑理论的创造。由于中国人两千多年的“尊孔读经学儒”,中国人实际上大部分都已经变成了类动物的准白痴了,而其中的中国儒家文人们,则不仅变成了白痴,更变成了主动坚持和维护孔儒的永远割断自己与自然的联系的“礼乐”主义传统的“伥鬼”和“骗子”了。

孔儒是什么?从它的一开始,它就是一棵永远离开了“大地母亲”(自然)并严重石化了的“枯树”,这棵枯树的名字就叫做“礼乐”。孔儒主义即是彻头彻尾的“礼乐主义”,而孔丘及其儒家们的一切,则全都是在围绕着这棵“枯树”的名义上而胡说八道出来的。关于对孔儒的批判,今天终于可以断然地作出最终的结论了:孔丘及其儒家在过去两千多年的长期以来的时间里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废物”,全都是毫无任何生命价值可言,毫无任何智慧价值可言,毫无任何人性、人格、人品的价值可言,毫无任何良知、良能、良心的价值可言的打着“仁义礼智信”、“道德”、“廉耻”等等等等人类“文化”招牌的“废物”。到了今天还仍旧认识不到这一点的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文人们,实在是太“无知”了,也实在是太“无耻”了,他们的完全不讲理,即是明显的因为“无知”而“无耻”。为什么?因为在人类世界的从古到今,从内到外的所有的“文明进步”的历史之中,事实上全都给予了中国人以大量可以作为醒目的参考判据的资料来告诉他们,孔丘及其儒家的所有的“经典”、“文献”,实质上全都只能是为了维护统治者们“礼乐”的利益和尊严的毫无任何文明价值可言的“垃圾”和“废物”;而其中最最最最关键的“判据”,即是关于人类的“文化”、“文明”、“智慧”的一切永远都不能够离开“自然”半步而存在的最最最最明明白白的永恒“真理”的“判据”。

关于这个永恒真理的最明白的表达即是:没有“自然”,就没有“真理”、就没有“规律”、就没有“逻辑”,就没有“宇宙”、就没有“物质”、就没有“生命”,就没有“人类”、就没有人类的“文化”、“文明”、“智慧”等等等等的所有的一切,总之,没有“自然”,即没有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一切”。而孔丘及其儒家的所有关于一切的“议论”、“行为”、“思考”,全都与“自然”完全地割裂、完全地无关、完全地无视,所以孔丘及其儒家所有的一切,只能全都是毫无任何的价值。直到今天为止,还仍旧在为孔丘及其儒家进行辩护的所有的人们,全都只能判以“无知”,“极端地无知”,并最终非常可能的“无耻”,“极端地无耻”的断语。

关于上述的结论,西方人所发现、发明、创造的一切,事实上也同样已经给予了我们以最无可置辩的历史证据。事实证明,恰恰是西方人遵循了老子所指出的“道法自然”的走向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而中国人跟随孔丘及其儒家反自然、割断自然、无视自然,则实际上是走了两千多年的浪费了大量中国人生命的历史的死路。今天的中国人如果仍旧是看不到这一点,那的确就是世界上真正最最最最无可救药的人类了。

凡是阅读过西方通史的人们都不难发现,事实上无论西方人的宗教、哲学、科学、技术、艺术、人性、人格、人品、良知、良能、良心、理性、智慧,等等等等,总之一切,莫不是源自自然,顺应自然,发展自然,升华自然,总之,道法自然。很显然,他们的宗教是自然宗教,他们的哲学是自然哲学,他们的科学是自然科学,他们的理性是自然理性,他们的智慧是自然智慧,……。然而我们中国人呢?却按照孔丘及其儒家的割断自然的传统,永远地把自己吊死在了那棵根本就已经与自然没有了任何联系的早就枯死了的“礼乐”的“木乃伊”的“枯树”上。中国人的“仁”是木乃伊的“假仁”,中国人的“义”是木乃伊的“假义”,中国人的“智”是木乃伊的“假智”,中国人的“信”是木乃伊的“假信”,中国人从本质上就已经变成了非常可悲的“假人”,却还在那里拼命地要求回到孔丘及其儒家的割断自然、反对自然、无视自然的最没有文明的传统。对于这么许多的我的非常愚昧的同胞们,我应该怎么去让你们真正地清醒过来呢?

我今天的论证,可以说已经把所有的问题全都集中到了“自然”这惟一的概念上来了,而正是这惟一的概念,这惟一早就由老子在他的《道德经》之中说清楚了的概念,可以让绝大多数还剩下了起码一点点良知的中国人看清楚,他们死死认定的祖宗“孔丘”,才真正是让他们祖祖辈辈愚昧不止的最最最最令全人类“不齿”的“撒旦”啦!

什么是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实际上就是两千多年来紧跟魔鬼“撒旦”——孔丘及其儒家,把自己的灵魂完全与“上帝”——“自然”割断了一切联系的世界上最最最最愚昧的人类呀!!!换言之,什么是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就是两千多年来始终都把反自然——反“上帝”的魔鬼撒旦——孔丘当作了自己永远的“灵魂”的世界上最最最最愚蠢的人类呀!!!

今天的中国人真想要成为真正有智慧的人类么?那么惟一的办法就是彻底地抛弃孔丘的魔鬼撒旦的灵魂,并从而使自己以及自己的子孙永远以老子——“道法自然”的老子为自身的灵魂。因为只有具备了“道法自然”的灵魂的人类才是真正拥有智慧的人类。

正是因此,我今天文章的题目称作:为什么中国人的灵魂只应是老子?(2012,8,1.)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