啸海楼 / 文史 / 底线的坚守

分享

   

底线的坚守

2013-08-17  啸海楼

底线的坚守

木然 今天 11:23

(《正义论》作者John Rawls;图片来源于网络)

哈贝马斯说罗尔斯的《正义论》是“轴心式的转折”,诺齐克说,当代思想史的理论构建,或者在罗尔斯的框架继续耕耘,或者给自己找一个离开罗尔斯的理由。一个左派大师,一个右派大师,一个从外部批评罗尔斯的自由主义,一个从内部批评罗尔斯的自由主义,但在表扬罗尔斯的《正义论》问题上,一点没有吝啬表扬这一对他们而言的奢侈品。思想大师表扬人,那就是典型的惺惺相惜了。

罗尔斯在其名著《正义论》里开篇就讲:“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正像真理是思想体系的首要价值一样。一种理论,无论它多么精致和简洁,只要它不真实,就必须加以拒绝或修正;同样,某些法律和制度,不管它们如何有效率和有条理,只要它们不正义,就必须加以改造和废除。每个人都拥有一种基于正义的不可侵犯性,这种不可侵犯性即使以社会整体利益之名也不能逾越。”罗尔斯以其特有的论证风格告诉人们,必须对正义严防死守,“作为人类的首要价值,真理和正义是决不妥协。”

每一个人都是理性人,每一个理性人都会追求公平正义,制度必须以公平正义为依归。如果一个理性人不去追求公平正义,那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会变成战争关系,就会进入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战争状态,所有的人都生活在被他人吃掉的恐惧当中。如果一个制度不体现公平正义,不把公平正义作为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就必须“改造和废除”。改造是渐进的,废除就是激进的。作为一个温和的自由主义者,如果废除一个不符合公平正义的制度,那就是为了捍卫底线式的、毅然决然的、冲决罗网式的英雄了。

罗尔斯的观点,并不晦涩,也不深奥,可他严密的逻辑推理,却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没有学过西方分析哲学的人,没有读过康德的人,没有系统读过西方自由思想史的人,读起罗尔斯的《正义论》来,必然味同嚼蜡。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自己要构建不同于功利主义的宏大理论体系,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构建思想的敏锐与谨慎使得他处处使用“比较的验证”、“反思的平衡”的学术研究方法。这些方法的运用迫使读者在读懂罗尔斯的理论的同时,还必须读懂其它的尤其是功利主义的系统理论,惟其如此,才能最终知道他建立宏观理论体系的旨趣和目的所在。

方法论看似简单,实则至难。如同开车的人都知道开车的方法,要开出一流赛车手的水平,需要娴熟的技术、敏捷的头脑、快速反应能力的密切配合、结合。

如果不追求其逻辑推理,只把其基本观点拿过来进行分析,实际上也非常简单,简单到几个字就可以概括,这几个字包括:自由、平等、最少受惠者。这倒是再一次应验了那句话:思想家的思想都是极其简单的。

自由是平等的自由,平等是自由的平等,平等是机会向所有人开放,一个社会的不平等,必须让社会上最少受惠者接受。自由是每一个人的自由,是立于理性人底线的自由,平等是每一个人的平等,是立于底线的平等,不平等是立于底线的不平等,但这种不平等是社会客观事实,这种事实不能通过杀富济贫来解决。

自由与平等虽然都是底线的自由平等,但处理起来却不是那么简单,因为自由必然会导致不平等,平等也会开通专制的逻辑通道,照顾最少受惠者倒霉的最终还是富人,影响甚至破坏富人的自由。罗尔斯的解决办法是把自由、平等、最少受惠者进行词典式的排列,自由具有优先性,自由只是为了自由的缘故而受到限制。平等无论多么有号召力,也得按规矩排在第二,不能侵占自由的地盘。最少受惠者虽然不服气,但有自由平等价值享受着,也得接受这个社会带来的坏运气。

那些富人活得自由快乐光鲜照人,那些高智商者总是运气那么好,那也不完全是个人努力的结果,而是与人合作的结果。高智商也是社会财富,而不是单纯的个人财富。富人和高智商者如果没有其它人的合作,那么富人对财富的炫耀就会招致最少受惠者的嫉妒、嫉恨。高智商者如果不与社会其它人进行合作,不把自己的智慧看成是社会的共同财产,高智商的智力资本就不会被盘活,高智商的人会被饿死,高智商的脑子会变成僵脑。用中国的皮毛论来说,高智商只是一个毛,只有粘在社会合作的这个毛上,高智商才会转换成现实的财富。通俗一点说,如果比尔?盖茨、乔布斯这等高智商的人不与社会合作,不但不可能成为亿万富翁,而且还会穷死,成为一个随风飘荡的毛。

要想穷小子变阔佬,那就得低下头来与人合作。大家好,才是真正的好,大家富,才是真正的富。人类要走向和谐,共同富裕这条康庄大道必须得走。走独木桥,吃独食,最后都会死在同一条船上。

社会的进步不是通过有多少富人来衡量,否则就会没有天理,就没有正义。社会的进步是通过最少受惠者来衡量的,一个社会的进步与否,一是要看最少受惠者有没有向上流动的机会,二是要看最少受惠者的收入有没有实质性的增长。如果最少受惠者有向上流动的机会,诸如美国黑人穷小子奥巴马最后经过自己努力也能当上总统,这个社会就进步了。如果最少受惠者的实际收入一直在增长,这个社会就进步非凡。收入增长并不是目的,收入增长的背后是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的自由和尊严。富人有自由和尊严并不必然表达着社会进步的信号,而穷人有自由和尊严,这个社会想不进步都不行。

罗尔斯的公平正义观是底线的正义观,是每一个具有理性的人都能掌握的正义观,如阳光空气水一样,一个都不能少。罗尔斯的正义观,是所有人一开始都选择并同意的正义观,而正义观一旦选择,就都对所有人有了约束力,所有人都必须对这一正义观履行责任,承担义务,都需要所有人共同坚守,任何打破这一底线正义观的思想和制度都是在与人类为敌。

这个底线的正义观守护需要一个良好的社会制度,良好的社会制度必须受到自由平等的规制和引导。良好的社会制度必须充分保障自由平等,让最少受惠者尊严得到最大化展示。良价与良制,互相依存,互相推进。没有公平正义的价值,好制度就会变成坏制度,没有良好的制度保障,公平正义的底线就会被坐穿。

(责任编辑:杨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