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墨轩3dec / 人物 / 梁楷《泼墨仙人图》赏析

0 0

   

梁楷《泼墨仙人图》赏析

2013-09-15  鸿墨轩3dec
                           宋-梁楷《泼墨仙人图》赏析

 

    梁楷,生卒年不详,祖籍东平(在今山东省东平),南渡后流寓钱塘(今杭州)。南宋宁宗嘉泰年间(公元1201-1204年)为画院侍诏,赐金带不受,把其挂于院内扬长而去。梁楷性好酒,行为狂放,自号“梁风子”,因被人称为“梁疯子”。善画人物、山水、道释、鬼神,初师贾师古,中年后承宋初石恪画法,变细笔白描为水墨逸笔,自成一格,是南宋水墨人物画的杰出代表。

                

宋代画家梁楷《泼墨仙人图》赏析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泼墨仙人》是梁楷泼墨画法的一件代表作,表现了一位烂醉如泥、憨态可掬的仙人。古代评论家多赞梁楷的画“描写飘逸”,这是对其画风的总结,又是对其创新的首肯。“逸”是我国古代评画的一个重要标准,唐代朱景玄于“神、妙、能”三品之后又列以“不拘常法”为特征的“逸”品,宋代黄休复提“逸”格于“神”品之上。这似乎仅仅是品位排列次第的问题,却深刻地反映了宋代画家对新的审美情趣的追求。

    所谓“逸”格的特点,是“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神俱,得之自然。”(引自《益州名画录》)即指那种自由奔放、意趣超旷、萧洒自然、不尚法度的风格。这种风格的倡导,对以后的中国绘画影响很大。但论人物画的“逸”格代表,当首推梁楷。“画法始从梁楷变”(《南宋院画录》引古汴赵由樵语)这“变”曾被夏文彦概括为“飘逸”(引自《图绘宝鉴》)二字,即对“逸”格的追求。

    《泼墨仙人》集中体现了梁楷的这种追求。画面上没有对仙人作严谨工致的细节刻画,没有用猷劲的线条描绘头部,而是通体以泼洒般的淋漓水墨抒写,通过墨色的浓淡变化造成视觉上的扑朔迷离。并且有意识地压缩了五官的正常距离,绝妙的表现了仙人清高超脱、不屑凡俗的精神状态和性格特征。画面中那浑重而清透、粗阔而有致的大片泼墨,真是笔简神具,得之自然,深得简略闲逸之气。

梁楷深通禅理,生性狂放,嗜酒自乐,人称"梁疯子"。《泼墨仙人图》便是其传世名作。此画以高度集中概括的简练手法,用蘸墨大笔,廖廖几笔,如墨泼纸,信笔而成,描绘出一个醉醺醺的神仙形象来。此画极为生动,堪称神完气足,达到了水墨画的极致。

画上有题诗云:

"地行不识名和姓,大似高阳一酒徒,应是琼台仙宴罢,淋漓襟袖尚模糊。"梁楷的这种泼墨画法为后世禅宗画开了先河。此画曾经乾隆、嘉庆两朝内府收藏。

以前,看梁楷的《疏柳寒鸦图》,惊异于他寥寥几笔,就把几只寒鸦或飞或栖,残柳枯枝,一派萧瑟的画境,表现得淋漓尽致。后来,又看到他的《泼墨仙人图》,才恍悟简笔写意远非梁楷真面貌,传神达意的泼墨人物才更能渲染他的率真性情。

画的是一位仙人不衫不履的醉态。你看他,袒胸露怀,宽衣大肚,抿嘴耸肩,步履蹒跚,一副醉意蒙眬的样子。细细看时,仙人的嘴角正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一双小眼半睁半闭、似讥似讽,仿佛看透了世间一切。


但看画面,似乎也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先以淡墨涂抹,而后在将干未干时再在肩头以浓墨破,在干后再用浓墨勾腰带。这种粗笔横扫,笔简而意到,墨色淋漓酣畅的画法,为梁楷之前所无,而且在南宋绘画由工细趋向简略的潮流中也为仅有,后人称之为“泼墨”,成为后代画家心仪手追的大写意的楷模。但是,此所谓的“泼墨”,与今天我们所见张大千创制的“泼墨泼彩”,还是完全不同的。张大千是不用笔,而将墨水或颜料盛在钵内,用手执钵直接将墨水或颜料泼在画上,然后依其自然形成的痕迹用笔适当加以引导。

而梁楷的泼墨,则是先用“蘸墨法”在粗笔中饱蓄浓、淡尚未完全混合的墨水,然后以手执笔,按程序疾速在画上横涂竖抹,使留下的浓、淡墨色自然渗化,似墨汁泼翻,却又留有用笔的轨迹。严格地讲,梁楷的泼墨,是用笔所致,有泼墨之意,而无泼墨之举。这一种表现力极其震撼,而又极具难度的绘画技术,历代备受推崇,明徐渭、清八大、金农乃至现在,无数画家奉若圣明,趋之若鹜。

梁楷不愧是泼墨人物画的鼻祖,他以湿笔饱蘸浓墨,自上而下大刀阔斧地率性挥写,不过几笔,仙人宽衣慵体、谐趣可爱的神态已经恍如眼前。他夸张地加高了仙人的前额,最大限度地将其五官挤成窄小的一团,垂眉细眼,扁鼻撇嘴,既显得醉态可掬,却又诙谐滑稽。他用润墨写出“仙人”的腰带,仅仅四笔,但是肚子的形状和行走时衣带飘动的意态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果你能静下心来,似乎能听到仙人步履蹒跚行走的声音,也似乎能听到似是而非的笑声。

    梁楷之所以能在表现技法和艺术风格上大胆变格,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的。除了当时审美情趣和绘画观念的发展变化、绘画工具材料的不断发展改进,以及人物画经唐宋、五代的发展在技法上积累丰富等客观因素外,更加重要的是画家在主观上能敏锐地感悟到时代的脉动——人的自我发展,体察到审美情趣和绘画观念的变迁,汲取前人的成就,寄强烈奔放的情感于笔端。

 

以前,看梁楷的《疏柳寒鸦图》,惊异于他寥寥几笔,就把几只寒鸦或飞或栖,残柳枯枝,一派萧瑟的画境,表现得淋漓尽致。后来,又看到他的《泼墨仙人图》,才恍悟简笔写意远非梁楷真面貌,传神达意的泼墨人物才更能渲染他的率真性情。

画的是一位仙人不衫不履的醉态。你看他,袒胸露怀,宽衣大肚,抿嘴耸肩,步履蹒跚,一副醉意蒙眬的样子。细细看时,仙人的嘴角正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一双小眼半睁半闭、似讥似讽,仿佛看透了世间一切。

呵呵,世间事,谁参透?且醉眼迷离,看世上滑稽之事,笑人间可笑之人。

梁楷不愧是泼墨人物画的鼻祖,他以湿笔饱蘸浓墨,自上而下大刀阔斧地率性挥写,不过几笔,仙人宽衣慵体、谐趣可爱的神态已经恍如眼前。他夸张地加高了仙人的前额,最大限度地将其五官挤成窄小的一团,垂眉细眼,扁鼻撇嘴,既显得醉态可掬,却又诙谐滑稽。他用润墨写出“仙人”的腰带,仅仅四笔,但是肚子的形状和行走时衣带飘动的意态都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果你能静下心来,似乎能听到仙人步履蹒跚行走的声音,也似乎能听到似是而非的笑声。

宋代院体绘画,提倡的是严谨工致的写实风格,梁楷想来是擅长工笔精写的,而我们可以看到的梁楷的画,却都是情驰神纵的放情泼墨。似乎,他是把自己的性情完完全全浸淫在水墨里,一俟落在宣纸上,就汪洋恣肆、放达不羁起来。

画如其人,富有鲜明艺术个性的作品,必然出自富有个性的画家。当年,梁楷就是凭着这股“疯”劲,标新立异,发展了笔简形具、得之自然的“减笔”画风,因而在中国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我不同意《泼墨仙人图》是梁楷醉酒后即兴戏写的说法,这幅画,更像是画家内在精神的自我写照。祖籍山东东平的梁楷,虽然生活在临安(今杭州),但他的血脉里涌动的是山东汉子豪迈旷达的血气。遥想当年,他是闻名遐迩的大书法家、画家,于南宋宁宗时担任画院待诏,这是最高级的宫廷画师。宁宗皇帝曾特别赐给他代表画院最高荣誉的金带,但这种在别人那里感恩不尽的奖赏,梁楷却不以为意,把金带挂在院中,在其他画家的惊骇中,飘然而去。他是不愿意忍受严苛的宫廷画院的院体拘束,更不愿意忍受事事听命于他人的“院体”生活。

多么洒脱的人生!既洞察世事,又难得糊涂。即使被叫做“梁疯子”又如何?想喝酒时就喝酒,想放歌时就放歌;想工笔时就工笔,想泼墨时就泼墨。

无法不喜欢这种酣畅淋漓的水墨抒写。

向仙人学习:过“减笔”的生活,做快乐的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