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gi1 / 教育 / 别让你的孩子记恨你一辈子

0 0

   

别让你的孩子记恨你一辈子

2013-09-19  yagi1

《拥抱不完美》

别让你的孩子记恨你一辈子

——不管多丢脸,都要和他站同一边

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位心理治疗师,他透过说故事,让我们得以重拾生命中每个碎片,然后把它们拚起来,使生命变得完整。这个历程,就是自我接纳,就是你与自己的不完美「和解」的过程。

一人故事,众人故事。我们能够在这些故事里,看见自己,疗愈自己,领悟人生。

不要背叛你的孩子

母亲节过后,一位新个案小玉(化名)来找我谘商。

她会找到我是因为看到我部落格写的文章《认回不完美的母亲》。她很有共鸣,同时也被里面的故事给震撼到,因为她也有一个不完美的母亲。

第一次晤谈里,她跟我说了许多故事,关于她从小被母亲忽略、打骂、羞辱等精神虐待的故事。回顾伤心往事,让她很伤心,边说边哭。

那次晤谈结束,除了我的书外,我还介绍她看一本书《不完美的礼物》给她参考。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并接纳自己有一个不完美的母亲,是疗愈的第一步。

下周当小玉再度出现时,她一坐下来马上就迫不及待想跟我分享阅读的心得。

她告诉我,那天回去她就买书了。上个礼拜,两本书让她边看边哭,里面很多故事都很触动她。「尤其当我看到《不完美的礼物》作者讲的最后一个故事时,我当场就放声大哭了。」她说。

我很好奇是什么故事触动到她,便请她详细说明。

「就是作者布朗写说,有一天她带着八岁的女儿逛百货公司买鞋子,结果当时卖鞋子的专柜正放了一首流行歌曲,她的女儿竟然当场跳起舞来(她女儿是一个肢体很自由的孩子)。就在那时,专柜旁边刚好有三个贵妇同时也带着孩子来买鞋子,大家全盯着她女儿跳奇怪的机器舞。作者注意到旁边人的表情,不是欣赏,反而是为她的女儿感到难为情。当时她也超尴尬的。

当贵妇旁边的小女生正交头接耳,可能在说些取笑她女儿的话时,她女儿顿时不知所措,身体僵住,突然停了下来,看著作者,眼神彷彿在问:『妈咪,我接下来怎么办?』

没想到,作者看着女儿说:『妳可以把稻草人的动作加进去呀!』于是,女儿继续开心地跳她的舞,从那一刻起,作者的视线就不曾离开女儿身上,她在一旁欣赏着女儿的即兴表演。

作者说,她不想『背叛』她的女儿,她选择站在女儿这边。当我看到这里时,就放声大哭了。」

嗯,是有这个故事,我记起来了。

书上还写着:在第一时间,看到别人对自己的女儿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时,作者布朗也超尴尬的,她说,要是在以前,她绝对会用力瞪女儿一眼,说:「拜托妳,别那么夸张好吗?」但她知道,如果她这么做,等于是「背叛女儿、拯救自己」。她在书上说:「感谢上帝,当时我不是如此反应。」

因为布朗这几年专注于「羞愧」议题研究,所以她深知羞愧会在什么情况出现,打击自己与他人。羞愧源自于「不完美」。我们的文化是要我们完美的,当我们无法符合这个标准、当我们不完美时,羞愧立即上身。

为了要完美,我们把自己「限制」在一个框框里,冷静、自我控制、怕出错。作者在书上说:「当我们把冷静自持和控制,看得比容许自己释放热情、耍宝搞笑、流露真心、表达真实的自己还重要时,就等于背叛了自己。当我们一再背叛自己,我们也会背叛所爱的人。」唉,说得真好。

回到小玉身上,我感谢她分享这个好故事给我,接着,我问她:「我可以知道为什么这个故事那么触动妳,让妳大哭吗?」

小玉告诉我,从小到大,她很少经验到父母是「站在她这一边」、支持她的,甚至,她经验到的,几乎都是父母的「背叛」。

她举例:小学有一次她跟同学在教室里吵架,被老师看见了,老师把她叫到办公室,二话不说就指责她,说她态度不好,不该那么大声,要她跟同学道歉。其实当时是同学先欺负她、偷拿她的铅笔,老师的指责让她觉得很委屈。回家后,她跟爸爸诉说心里的委屈,没想到爸爸却说:「跟同学吵架、被老师骂这么丢脸的事,妳还敢说!」当场,她感觉好像被重重甩了一个耳光。心,很痛。

「父亲背叛了我,」她说:「父亲的背叛远比起被同学欺负、被老师冤枉的痛还要痛,还要叫人伤心。」

不只如此,母亲也是。小玉又举例。

国中时有一次在餐厅吃饭,那次聚餐是跟姑妈、姑丈、堂哥、堂姊一堆亲戚朋友吃饭,大家开心地边吃边聊天,吃到一半,聊到孩子的功课,妈妈突然在众人面前对着小玉说:「妳看堂哥、堂姊多厉害,他们都考上建中、北一女,哪像妳这么笨又不用功,我看妳能考上景美女中就偷笑了。」

小玉说她当场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马上钻进去,当下她羞愧到脸红,饭也吃不下了。这就是母亲的背叛。

小玉继续补充:「从小到大,不管我做什么、说什么都不对,母亲很少肯定我。以前我最常经验到的是:在餐桌上,我讲话讲到一半,妈妈就会从餐桌底下,狠狠地踢我一脚制止我,要我别说了。每次被踢,我都很受惊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害怕犯错、一直没有安全感的原因了。」

呀,多么痛的领悟啊。

很多父母可能都不知道:孩子的心很脆弱,孩子的心是玻璃做的,很容易碎的。所有的孩子都对父母有一个理想的期待(我们会过度美化父母),期待被呵护、被接纳。于是,只要经验到父母恶意、不友善的对待,孩子就立刻感到受伤、感觉被背叛。这是很真实的感受。而且,更要命的是,这个受伤的感觉,会一直「过不去」,停留在记忆里,一辈子不散,除非你回头,把当时羞愧的自己给解救出来。

说这些故事,是因为很多的父母可能会「无心」地伤了自己的孩子而不自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父母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在孩子眼里,都会被放大解读。孩子很敏感的,请小心你的语言,我常跟很多父母这么说。

其实,我们都不完美。如果你有不小心伤过孩子,让他们受伤、流泪、感觉被背叛,请二话不说地,立刻向他们道歉吧。一声「对不起、请原谅我」,孩子身上的伤,马上获得抚平。

如果,你还是说不出口(爱面子),也没关系,那么,起码在心里默唸《零极限》这四句话吧:「我爱你、谢谢你、对不起、请原谅我。」

小小的道歉或补偿,对孩子意义非凡,因为里面是爱,爱就是疗愈。

毕竟,孩子比面子还要重要,不是吗?

超渡童年的伤痛

〈不要背叛你的孩子〉这篇文章,回应如雪花一般,叫我十分讶异。为什么大家对这个故事如此有共鸣?难道,我们都有曾被父母背叛过的经验?是的,没错。

当晚,一位朋友写信告诉我,看完这篇故事以后,她才更加明了:原来父母对她的伤害,不只是被忽略,而是自己被父母「背叛」了。有了这个明白,不知道为什么,反而让她松一口气。

此外,还有人跟我分享更深的背叛故事,叫我看得心惊又心疼。

一位参加私塾的朋友说:从小她的身心就不断遭受暴力的攻击,让她有一个灰色的童年(不,黑色的,后来她更正),那段不堪的岁月,叫她痛不欲生,甚至曾经想自杀。

她的故事是你在电视连续剧里,才会看到的。从小,她有一个酗酒的父亲,每次父亲喝完酒,就开始发脾气、乱骂人,甚至经常半夜把所有的孩子都叫起床,到客厅罚跪。如果不从,就是一顿毒打。到现在,她依然经常半夜作恶梦、惊醒,小时候的惊恐蔓延到身体每个细胞,让她至今无法安稳度日。

父亲没工作,母亲必须担负起养家的重任,兼好几份差,每天像陀螺一样转不停。母亲经常不在家,她必须把时间与精力都耗在赚钱养家上,跟本就无暇照顾她与弟妹。因此,她不但得不到父母的照顾,反而被迫扮演弟妹的「父母」,去照顾弟妹。每次弟妹要是出了差错,或家事没做好,她不是被骂就是被打。双重的家暴,让她痛苦万分。

这还不打紧,更惨的是:她被强暴了。

上高中那一年,有一天父亲跟一位朋友在家喝酒喝到很晚,最后父亲喝得烂醉如泥、不省人事,那个叔叔就趁机跑到房间非礼她,事后还警告她不能说。于是,那一年她的人生从灰色变黑色。她整个人突然「当机」,每天过得浑浑噩噩、完全失去动力。

那段期间她不但功课退步,做家事也经常出错,一天到晚被母亲痛骂。有一天,她受不了、情绪崩溃,对着母亲大吼:「妳一天到晚不在家,我被欺负了妳都不知道!」然后,她放声大哭,把自己被强暴的事说出来。

母亲的反应呢?

好,这才是重点。母亲不但没有安慰她,还跟她说这种事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很丢脸。崩溃!这就是母亲的背叛。

然后,当天晚上,她在房门外偷听见母亲跟父亲说自己被强暴的事,结果,她竟然听到父亲说:「既然都这样了,要不要就叫她不要唸书了,去酒店上班,赚的钱比较多。」世纪大崩溃!父亲的背叛,就像一把利刃,深深刺进她的心。

绝望!在父母双重的背叛下,她深受打击。

我想要是一般人一定活不下去了(怪不得她一直想自杀),但她还是让自己活下来了。真不容易啊!

还好父母亲算有良知,没有真的逼她去酒店上班。但她心里十分清楚地知道:这个家,没有人可以保护她,也没有人是真心爱她的,不值得眷恋。她必须走。

于是,高中一毕业,她就以帮忙家里赚钱为理由,一个人跑到台北工作,其实她心里知道,真正的目的,是想逃离这个让她伤心欲绝的家。

离家,一晃三十年过去,如今她事业有成,也已经成为别人的母亲,但她从来没有一天快乐过。那个伤,还很痛。

童年那段记忆,是她一辈子的伤痛。现在的她,想要为自己「挺身而出」,她说:父母背叛了她,但她不想背叛自己。

为了疗愈自己,认回过去那个被家暴、被强暴的受伤小女孩,这几年她开始寻求心理谘商。她下定了决心,就是要把那个伤痕累累的内在小孩给拯救回来。

哇,我好佩服她的生命韧性与力量,我想要是一般人早放弃了,但是她始终都没放弃过自己。有一次我问她:「妳知道吗?我见过很多跟妳有同样经验的人,童年不是被家暴、就是被性侵,后来有些人会觉得自己的生命很没价值,于是放弃自己的人生,不是跑去跟乱七八糟的男人鬼混,不然就是真的去卖淫,但是妳却跑去做女工、踏踏实实地过生活、到现在自己开一间公司,妳是怎么办到的?」

被我这么一问,她泪水直流。我知道,那是一种自我疼惜的眼泪。

不久后,她缓缓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不断地告诉自己,别人看不起我没关系,但我不能看不起自己。」此话一出,我的眼眶也红了。

这一年来,她不断地说故事,把自己不堪的童年通通给认回来。「妳真是他妈的勇敢!」我心里真想这样告诉她。还记得布朗博士在《不完美的礼物》书里的那段话吗?「揭露自己的故事,并且在过程中爱自己,会是我们所行之事中,最勇敢的一件事。」是的,没错。

这几年,很多女性朋友都告诉我,生命中经历过最大的不堪与背叛就是:在小时候曾经被长辈或陌生人性侵或性骚扰后,父母的反应不是否认(「妳不要乱讲」),不然就是反过来斥责子女(「一定是妳自己不捡点,先去勾引男人」),就算是不否认、也不指责,很多父母为了爱面子,也会要女儿闭嘴,千万别张扬出去。不管是以上哪一种情况,对当事人而言,都是一种背叛、都是深深的伤害。

这样的创伤,需要被疗愈、被超渡。透过各种叙事与灵性作为,我就是在「超渡」内在那个受伤的灵魂。

我通常会邀请人们说故事,让故事以一种温柔的方式被聆听、被接纳、被同理。在大家的故事里,我们得到共鸣与支持:「原来我不是唯一有这种经验的人。」这样的共鸣,让生命因此不再孤单,也不再视自己为一个大怪物。

接着,我们会写信给父母或给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把过去没有机会说出或来不及诉说、关于我们所遭受的伤痛委屈,通通写出来,认了它。

写完后,还要唸出来(朗读),然后,再把信当场烧掉。这是一个充满灵性疗愈历程。很多人经验了这个疗愈历程以后,那张脸,马上变得柔和、身体马上变得轻盈,过去在心里紧紧抓住的东西,松了、也消融了。

最后,我再指导大家写一封信给自己的内在小孩,表达我们对它的爱与疼惜,于是,当下我们就拥抱了那个受伤的小孩,把它从黑暗的地窖里拯救出来。

经历了整个历程,有些人可以一次就得到疗愈,但有些人需要多次,毕竟,疗愈没有捷径,疗伤是需要「分期付款」的。我经常这么说。

对待生命,我们需要有耐心。接纳自己、自我疗愈,是需要时间的,急不得。

在进行内在小孩的疗愈工作时,我喜欢用「超渡」这两个字来取代「治疗」。「超渡」,是我们文化的语言,里面有着浓浓的东方禅味。尤其「渡」这个字,请想象一下:河中一艘扁舟,从此端到彼端,缓慢、稳定、柔和又坚定地前进,过程中不躁进、不刻意、不批判,那就是一种对待生命的方式,同时也是故事疗愈的历程。

被背叛的撕裂、受伤的心灵,需要这种超渡的历程,才得以渐渐抚平伤痛,这就是一种「非头脑」的灵性柔性疗愈。

被背叛的痛,不只如此

前面分享了我们童年被父母背叛的经验,竟然意外地引出许多朋友的不堪往事。我很惊讶:原来,我们都有一个受伤的童年。

回想这几年,在我的个案中,女性朋友经验到的背叛其实比男性多,仔细思索,或许,这跟传统「重男轻女」的文化有关。就像上一篇的故事里,当女儿被强暴了,父亲不但不疼惜,竟然还要女儿干脆去酒店上班算了,这种对生命的藐视与不尊重,绝对跟性别意识有关。

我的母亲从小学二年级就被迫辍学去卖菜养家,她的哥哥却可以一路唸到师专,她为家庭牺牲奉献,但得到的资源却是最少,那个年代对女性的物化与剥削,令人咋舌。

所有的孩子,其实都以父母为「天」。我们把父母完美化、理想化,父母是我们的重要他人。天,高高在上,理应提供遮蔽保护。天,理应是有求必应、给我们依靠的。但如果有一天,我们发现:天竟然靠不住、天是偏心的,那就是一种背叛,孩子的世界,于是「崩裂」。

你知道吗?从小我们被教导要乖巧、顺从,那是一种对父母的忠诚。小小的我会以为:当我们对父母忠诚了,也会得到相对的回报才是。但是,有一天,当我发现:原来自己不是父母的最爱或「唯一」,于是,心就受伤了。背叛的感觉就是这样来的。

除了上一篇所讲到的,女性最大的背叛是被强暴了,却得不到父母的抚慰、甚至被忽略指责以外,其实孩子所经验到的背叛与伤痛,不只如此。

一位朋友告诉我,小时候有一次妈妈带她去市场买菜,当时菜市场人多,结果,一转身,妈妈不见了,把她吓得惊慌大哭,当时,她觉得被妈妈抛弃了。这就是一种背叛。她在心里埋怨:妈妈妳怎么没有把我照顾好?

另一位案主告诉我,小时候有一次妈妈带着她与弟弟去看电影,到了电影院,因为家贫,妈妈不想买票,但当时一个大人只能带一位小朋友免费进去看电影,于是,妈妈就选择带弟弟进去,然后跟她说:「妳自己回家去吧。」母亲的重男轻女,让案主很受伤,她说后来她哭着跑回家,然后躺在床上,抱着棉被痛哭了一整晚。这是一个难忘的背叛。

另一位私塾伙伴跟大家说,小时候有一次她跟妹妹一起玩,她们抢着一个洋娃娃,抢到一半,她想:「我还是让妹妹好了。」于是她突然松手,却让妹妹当场跌倒、头撞到墙壁。刚好爸爸在一旁听到妹妹哭了,二话不说地冲过去把她抱起来,往沙发里一丢,她被撞得头晕眼花、痛到大哭。

不久,妈妈从厨房跑出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爸爸很生气地对妈妈说:「这孩子很坏心,欺负妹妹。」然后,妈妈并没有过去安慰她、也没有听她解释,什么都没说,直接转头进厨房。「当时妈妈没有帮我说话,让我很伤心,我感觉被背叛了。」她说。

另一种背叛是父亲的外遇。

另一位朋友说,从小她跟父亲感情最好,父亲经常带着她到处走动,找朋友、旅行,那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但好景不长,小学六年级那一年,父亲有了外遇,他经常去找一位阿姨,从此就很少回家。

父亲的外遇造成家庭的破碎,爸爸背叛了这个家。父亲外遇这件事,也严重地破坏了父亲在朋友心中「完美父亲」的形象,这也是背叛。父亲的背叛叫朋友很生气、很愤怒,后来她决定不再理会父亲。几年后,有一天她突然接到父亲意外过世的消息,让她感到一阵错愕,从此坠入深深的罪恶感中。

我本以为丈夫外遇,最感到伤心、觉得被背叛的应该是妻子,后来才发现,不只是老婆,甚至连孩子都会觉得爸爸背叛了她、背叛这个家。这个背叛,让孩子感到伤心、愤怒、甚至不想原谅爸爸。但这个「不想原谅」,不但造成孩子跟父亲之间关系的断裂,也造成日后孩子心中深深的罪恶感。

当孩子经验到被父母抛弃、背叛,日后会对心理造成严重的影响。孩子长大以后会很没安全感,对关系的期待与依附也会比常人更多。因此,只要她一经验到身边的人忽视她、欺骗她,过往的背叛经验一下子就会被重新撩起,于是便引爆巨大的情绪反应,我一位案主即是如此。

她的先生两年前有外遇,虽然只是对对方有好感,还没牵扯到性关系,而且先生很快就回到她身边,还对她百般示好,但是没有用的,她就是「过不去」。两年来,一想到先生的背叛,她就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暴怒,三天两头对着先生发脾气,用不堪的话辱骂先生、甚至拳打脚踢,把全家搞得乌烟瘴气。有时,她也知道自己太过份了,但是,她就是无法克制自己的愤怒,于是心里自责又挫折,来找我谘商。

想要消除愤怒,第一步就是诚实面对自己的愤怒。请你,承认自己被背叛、承认自己受伤、承认自己生气、并好好去生气。只有如实面对这些情绪,我们才有可能进一步探索:其实真正让我们感到受伤的「源头」是什么?

有时候,外遇事件只是一个表征而已,它不是源头,源头往往来自童年被抛弃、被背叛的经验,那才是真正的「地雷」,才是源头所在。而别人,只是刚好踩到你的地雷而已。

那怎么办呢?

「藉此机会去拆地雷呀!」我经常这么说。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回到过去,认回过去受伤的自己,并疗愈内在那个受伤的小孩。」这是我的经验。危机就是转机。

藉由新伤来觉知旧伤、疗愈旧伤。在每一个发生、每一段经验里,都是让我们重新看见自己、疗愈自己的绝佳时机。只要你不逃避、勇敢面对,疗愈就会发生。不然,你就会让那个伤痛,在不同时机里,反覆出现。

疗愈的完成,是需要时间的,当然最后都得走到宽恕这一步。但宽恕真的很不容易。请你不要轻言宽恕,尤其当你还做不到时,请不要勉强,不然你会伤得更重。

书籍资料

书名:拥抱不完美:认回自己的故事疗愈之旅
    作者:周志建

周志建

雅号「叙事王子」,天生的说故事人。

辅仁大学心理谘商博士。有二十年丰富的谘商实务经验,叙事治疗是他的专长也是最爱。擅长聆听故事,重写案主的生命故事。

他是最早将叙事治疗大量运用在台湾临床谘商实务的在地心理师,这十年来更致力于将叙事治疗在台湾深根及普及化,每年举办的叙事专业工作坊及讲座将近八十场次以上。

他是一个特立独行、以人文关怀为宗旨的心理工作者,他的一生,不走主流路线,坚持走自己的路,相信「只有生命可以抵达生命」,用极大的生命热情,从事自己心爱的谘商与教育工作。   他也是一个要自由的人,不想被体制綑绑,所以从没打算在大学里任教,他选择当一个「自由」的心理工作者,创办「叙事私塾」致力推广叙事与故事疗愈的生命教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yagi1 > 《教育》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