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水渔夫 / 中医用药 / 王四进老师经方中医讲堂(48)

0 0

   

王四进老师经方中医讲堂(48)

2013-11-08  淄水渔夫

 

        第四十八讲  讲于2013616

学习脉法经过实践处方,或者看老师处方,在吃过药以后再看患者脉象的变化,在诊断改方。不断的反复实践才能掌握好脉象,比如左寸大就是心脉大,用心过度的人特别强壮的话,可能是心火大,会口舌生疮。感冒后心脏会产生自身调节反映,加强心脏的跳动,要往外发汗心脉也就大了。心脏病有血管不通的地方,心脏要加强力量让血液通过去,心脉也就大了。但是这是一种代偿性的假象。

高血压、脑梗塞和脑中风先兆的心脉不但有力,而且浮紧,外面受风寒就会血管收缩出现紧脉。人出现紧脉很多都是受寒引起的,不一定都是高血压。如果右尺也紧的话,就和绳子有张力大一样,说明肾脉受寒了,就是高血压无疑了。有的人开始出现症状,腿脚可能出问题了,血液过不去才出现紧脉。

治疗心脑血管病我在临床上用的比较好的是原载于《金匮要略》、收集于《古今验录》上的小续命汤,有麻黄20克、桂枝20克、杏仁15克、炙甘草10克,这是麻黄汤,再加上当归15克、川芎15克、生石膏15克、干姜15克、党参15克,防己15克,还可以加上防风或黄芪,一看这个配伍就是经方的思路。要想让药力达到头部必须加强麻黄的力量,把头上的血管打开,这是用药的诀窍。麻黄小量走皮毛,麻黄是青龙宣发之方。能够走大脑神经,用多了就睡不着觉了。

有些病人出现脑出血、脸红就用到石膏了,现代医学研究有百分之三十的病人是出血合并梗塞。咱们古人早就考虑到这些,用石膏把他的火气降下来,以减少出血。麻黄是左升的药,把阳气送到头上,使淤堵的血管打开。加上石膏又有右降的药,把上面的郁热降下去了。党参、干姜和炙甘草是温中的,还是咱们的气化理论,中气斡旋了病马上就会好的。

只看一个脉大会有很多病引起,心的阳气不能下降到小肠里面,心脉就大了。上焦有火但下面是寒的,口舌生疮可以用张仲景的三黄泻心汤,有大黄、黄连、黄芩、附子。这三黄药几乎和不熬差不多,用开水泡一会儿就行,熬好附子用药汁一合就好了。大黄可以治疗所有的上焦出血,包括脑出血、鼻出血、咳血、吐血、眼红。不熬是因为都是苦药,可以清轻走上,用这些清气清上面的火。重浊了就往下走了,这三黄都是寒药,大黄是可软坚、强心的咸味,对心脏有好处,还能生津液、润燥。

张仲景用的大承气汤就用了大黄和芒硝,可以急下存阴,不伤津液。咱们说的治牙疼的方子,上火、松动都可以,有大黄15克,附子10克,细辛6克,生石膏15克,别的要熬二十五分钟,大黄后下再熬三分钟,熬好了随涑随咽,多涑少咽,含一会儿吐了也可以,效果非常好。这个药到嘴里特别咸,老年人用效果更好,他们肾的阳气不足了,虚火就上去了。用附子把火降下去,牙齿马上就坚固住了,附子可以固阳。

长期吃肉类和富营养化的东西容易得心脑血管病,它的原理是咸入肾但是伤了心了。咱们现在吃的盐按倪海厦说属于生盐,不是海盐或湖盐等天然的盐,加工过以后就变性了不太好。所以主张用海盐,还是原来的分子结构,对人体有好处。长期吃海盐或湖盐没有得肾结石的,可以软化血管,咱们平常的盐可以硬化血管,把里面的水都给排走了。很难说是否和加碘有关系,吃天然盐的咸味对心脏是有好处的,但不是太咸的。

牡蛎里面是咸的,可以软坚散结心脑血管的硬化和钙化。辅行诀里面的旋复花、代赭石、丹皮都是咸味的,大小补肝汤、补心汤里面主要就是旋覆花,古人说它可以通血脉、化痰的力量特别强。我是亲自试验了的,效果非常好,但是现在没有人用它治心脏病。最多用上张仲景的栝楼薤白半夏散、枳实桂枝瓜蒌汤,人们就没有往这里考虑。《辅行诀》是这几年才出来的书,这不是后来外来的植物,张仲景时代就已经在用了。

人们受黄帝内经的误抄咸能入肾理论的影响,以为是走肾的,其实是咸入心。我去年治疗的病人脉沉细,用四逆汤和通脉四逆汤都上不来,后来我用旋复花、葱加茜草,就是张仲景的旋覆花汤,用了以后脉马上就起来了。我就知道它对心脏有好处了,头上显点脑梗塞,心脏不行,走几步就喘,上不了楼。心脏的血管软化了就放开了,有了弹性了,如果老是那么硬血液就过不去。

现代医学对这个心脏病没办法,用点扩张血管的药,不用了又成那样了。但是咱们用中药能把心脏病治好,这味药有黄色的花可以入药,很多药能入几个脏腑。比方说甘草是皮赤心黄,一个能入心一个能入脾,炒了以后就焦苦入心了。生用入脾可以清热泻火,各有它的天性。按辅行诀说火土同治,心和脾的关系特别密切,它俩是一个道理,治心脏病一定不要忘了治脾胃。我在临床上用人参汤就是理中汤治疗心脏病,效果特别好。心脏病如果加上拉稀、脾虚,用理中汤就能把心脏病治好。

原理说不清,张仲景说胸痹可以用栝楼薤白汤,人参汤亦主之。人参汤就是健脾的,脾虚心脏不好胸闷,人参汤下去就好了。中医就是有点不可思议,谁也没告诉你他如何如何,但是你遇到这些病就能治。很多经验有出乎意料的效果的话,那就是在道里面的灵感,所以古人有一句话“道无术不立,术无道不远”。咱们如果光讲一些偏方、秘方、验方,永远都成不了大医。一定要知道它的原理和大道,所以中医又重视道又重视术。伤寒杂病论是临床最厉害的一本书,讲术多这是一个事实,没有讲道理,只是讲什么证、什么脉、什么方。

其实张仲景写了很多本书,只留下了这一本书,其他的书都丢了,说不定其他书讲了道理。原理可能被传人秘藏起来了,或者因为战乱丢失了。这本辅行诀就是差一点丢了,在张大昌家传了三代,他爷爷从敦煌那里的老道手里买了这本书。英国人要把那些书弄到外国,张大昌的爷爷去那里卖马,就花了五十块大洋买了这本书。张大昌研究了四五十年,越用越好,觉得奥妙无穷。

这本书里面的五角图尽方剂配伍之妙,所有经方的方剂都包括在里面了。陶弘景的辅行诀来自于汤液经法,收集了汤液经法的六十首方剂。按古人传说,汤液经法有三百六十首经方,看了图就能知道后世人用的方剂学君臣佐使跟人家不是一个思路。这些经方的用药、味数和药量都不用动,一动效果就不好。我试了一次原方原量的、原汁原味的大补肾汤,感觉喝了以后特别精力充足,头脑特别清凉。后来我就加了附子和牡蛎往下潜一下,效果就不行,口味都不一样了。古人经方都是集天地之精华,把原理已经研究透了。

但是人的症状是活的,原方下面也有根据症状的加减。小补肝汤里面两个辛味药桂枝和干姜都是三两,就是二十四克,一两等于七点五克。这是张大昌研究出来的,和陆久之考证的是一样的。钱超尘他们到故宫博物院去考察,汉代的度量衡一两等于15.265克,但是张大昌考证汉朝时金银丝珠  药都是半称,都是按一半说的。这个7.5克比较符合现实,你要不是张仲景说柴胡八两,就是一百多克一大包了,量太大浪费药材。按7,5克一共六十多克还差不多,我临床试验也是效果不错,所以我就是按7,5克走的。

喝了一百多克也不会出事儿,加一倍不见得过量,少一倍不见得没效。后来就用人善用轻剂,也照样有效,发展到日本都是用小克。但是疗程特别长,其实他们是有点走偏,治一个病最少半年。关键在于配伍,小补肝汤的五味子是一两,君药属木三两量要大一些,属金的五味子是监药,去看管、监制君药的副作用和烈性,药量反过来就错了。倪海厦是根据陆久之的考证,按7.5走的,可是经方派的黄湟他们好像是按十五克多用的,效果也挺好。都比较尊重古人,量大一些比较猛一些。

火神派用干姜和附子量那么大就是有点过了,张仲景就没有那么用。但是李可他们治疗一些寒症和危急重症效果也特别好,他所在的医院遇到急症都是到他的中医诊所,平常的病就没有必要那么大的量。其实中医治急症效果就挺好,强心又没有副作用,西药强心就是那么一会儿顶事。中药的强心是做实验,把四逆汤的三味药干姜、附子、甘草的药水,打进青蛙的体内,再光用干姜和附子,分别看青蛙的心跳维持多长时间。结果是加了甘草的药让青蛙心跳时间最长,能延长多少倍,所以就把甘草列为主药了,其实也不一定。

个人和个人的认识不同,你光用这三味药的任何一个就没有那个效果了,放到一起效果就出来了,这就是复方的效果。经方是1+1>2的效果,光用干姜和附子,青蛙心脏的跳动就会突然加快,但一会儿很快就衰竭了。所以中药的强心作用是有科学根据的,强心和泻下都用甘草,它有缓意,让药力慢慢发挥作用。不让一带而过,否则泻点水就完了,泻不出真正的东西来。用上甘草可以把里面的病邪慢慢地全泻出来,古代人也没有实验室,全靠的是悟出来的,是有他的道理的。

脉象得结合实践和配方,就容易掌握好,如果空讲理论,只能大概知道脉症。不能只讲什么脉主什么病,你一定要把黄元御的脉法解看透,但是灵活运用在你自己的心。死板教条不行。下面咱们接着讲黄元御的法解的长短, 长短者,阴阳之形也。长为阳而短为阴。阳升于木火,故肝脉沉滑而长,心脉浮滑而长;阴降于金水,故肺脉浮涩而短,肾脉沉涩而短也。人莫不病发于阴进,而病愈于阳长,阴进则脉短,阳长则脉长,故长则气治,而短则气病。 

有人的脉特别长,有人的特别短,一个手指都按住了。肝脉稍微长一点是正常的,是阳气往上升的时候。肺脉应该短一点,很长了容易造成气郁,肝脉长和肺脉短是相对的。因为金生水,所以肾脉长了也是不对的。肺肾两个脉在两边的,长短好判断,肝脉在中间长短如何判断呢。肝脉是弦脉,可以满指,有的肝脉和豆一样,不能满一指。

视频链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c0MzMzODg0.html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