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初照 / 农民 / 7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

0 0

   

7个农村单身汉的生活

2013-11-18  太阳初照
黑娃,35岁,与父亲两人相依为命。见到黑娃是在工地上,常年劳作而锻炼出来的肌肉让不高的他显得很健硕,正是傍晚,汗水在黝黑的皮肤上反着金光。见我们来,也不太说话,只是憨笑。  黑娃的父亲和姐姐都是虔诚的基督徒,黑娃的姐姐说,在一个寒冷的冬天爸爸光着身体爬上了高压电线,双手抓着高压电线不放,直到被大家发现才救了下来,但他却一点事都没有,这就是神迹。黑娃的爸爸总说:愿主保佑,儿子和老婆在天堂等着他。  海生,51岁,初中文化,身高只有165,很瘦。加上驼背,就显得更瘦小了。51岁的海城结过一次婚,那是1987年的事了。前妻比他还要矮两头,先天性发育不良,不能生育。1992年,海生的父亲去世,第二年,前妻就跟他离了婚,嫁给邻村一个条件不错但离过婚的商人  图为海城家里的两间房之一,这个杂乱的储物间曾经是海城的婚房,因为潮湿,又没钱整修,已经没法住人了。他现在和母亲同住在另外一间约有20 房间角落里堆放着很多他以前的日记,日记里记录了写给媳妇的心里话,他说每次看见都会难过,总想烧掉它们。 洪军,34岁,母亲前前后后嫁过三次,日子一直过的很苦。洪军长期在外打工,这间房子花光了他10年打工攒下的钱,现在他的妈妈和姥姥一同生活在这里,也要靠他供养。洪军的外婆100岁了,是村里有名的百岁老人。洪军的爸爸在他14岁时就因病去世了。 
洪军妈妈得从原本就紧张得生活费中把这笔钱千方百计的省出来。外婆年纪大了一身的病痛,碍于昂贵的医药费,也只能靠止痛片勉强维持着。见到我们时外婆张着没有牙早已瘪了的嘴在我们耳边小声的说;“活着没意思,活这么久还不如死了算了。”  小马,27岁,还没结婚,会机电修理,让小马费解的是:结婚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就可以的事,娶个媳妇咋那么难呢?村子里有十几个“光棍儿”,其中有五六个和他同龄,大都在外打工。 小马所在的马庄村位于万安镇西北方向,地域偏远,村里沟壑纵横,不通公交车,是附近有名的“偏僻村”。小马也曾在上海打工,他总觉得农村人的性格不适应也不愿意和外面的人接触,还是留在自己的地盘上自在。 小马平时也会上网,他说他喜欢中国好声音里的吴莫愁。去年在县城打工的时侯,小马一直和一个同在县城打工,比自己大五六岁的女人发短信聊天,但听到他家在马庄,女人就慢慢的不再和他联系了。在这件事上小马看的很开,“家离的偏呗,没办法”。 大刘,41岁,父亲五年前去世,跟老母亲一起住。他家院子挺大,但只有五间平房,墙上糊着黄泥和着干草。家里没有煤气,只能烧火做饭。大刘家中五个兄弟姐妹,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他最小。一个姐姐收的彩礼给一个哥哥娶媳妇,轮到他时,正好没钱给他娶亲了。 大刘平时喜欢看新闻联播和时政类的节目,他说男人要了解国家新闻,现在政策好,更要好好干。这是大刘的床,空荡却凌乱,随意堆满着衣物和喝空的啤酒瓶,床底放着别人放完鞭炮之后剩下的炮筒台,他捡来当板凳用了。 在外打工还债并不顺利的小赵回家时只拿回了1000元的工资,小赵爸爸为了儿子媳妇感情和睦,主动建议小赵拿出工资中的一部分给小芳。小赵没想到的是当他拿着打工赚来的钱刚走进小芳娘家的门,小芳还未开口招呼一声就直接问小赵要钱,理由是自己要看病。 小赵,26岁,父亲多年从事金刚钻生意,小赵自己中专毕业,凭借数控这一技之长也不发愁找工作,这样的条件在村里属于比较不错的,所以此前小赵的婚姻之路一开始走的颇为顺畅。 大仲,28岁,姨妈给介绍的姑娘就是大仲当年的初中同学小梅。初次见面,双方都比较满意,再一段时间相处后,两家的婚事就算定了。就这样短暂的接触后,大仲回到了广州继续打工,家里的父母开始按当地习俗筹钱为儿子置办彩礼。 大仲百思不得其解,多次上门沟通,无奈女方态度强硬,毫无回转的余地。大仲一家问不到原因,四处打听,才知道小梅早已找好了新的婆家,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向小赵打听电话号码的初中同学晓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