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草wrh / 风水 / 阴阳宅风水:论阴阳之辨

分享

   

阴阳宅风水:论阴阳之辨

2013-12-16  幸运草wrh
论阴阳之辨
或问:

夫妇、雄雌、牝牡,《玉尺》之所谓阴阳也。议者以八卦属天干属阴,故艮丙巽、辛兑丁为阴阳相见。先贤云:“阴阳相见,福禄永贞;阴阳相弃,祸咎临门。”《玉尺》又云:“阴偶阳而非其类,号曰阳差;阴见阴而失其偶,名阴错。”其同其异,孰从而辨之?

答曰:

先贤之所谓阴阳,即《天玉经》之阴阳也。唯不知看雌雄,遂强为之解耳。

天地合而万物兴。故“葬乘生气”,总不离阴阳;所谓“阴用阳朝,阳用阴应”,以乙辛丁癸之水配甲庚丙壬之龙也。夫妇之道求其生育,未有不唱随而能生育者。甲、庚、丙、壬四龙神俱属阳干,顺行归于墓;乙、辛、丁、癸四龙神俱属阴干,逆行而归于墓。则以癸配甲、以丁配庚、以乙配丙、以辛配壬,生旺同归共成三合,如夫妇之一唱一随。

竹下翁插话:

阴阳相见,福禄永贞;阴阳相弃,祸咎临门。”应该来自黄石公青囊经·中卷》,但后一句个别字眼有出入:“阴阳相乘,祸咎踵门”;“阴用阳朝,阳用阴应”则在这两句前面。

杨公天玉经》中从不同角度反复提及“阴阳”二字。比如“内传上”有“父母阴阳仔细寻,前后相兼定”,“十二阴阳一路排,总是卦中来”,“上按三才并六建,排定阴阳算”,“仙人秘密定阴阳,便是正龙冈”,“阴阳二字看零正,坐向须知病”,“阴阳配合亦同论,富贵此中寻”;“内传中”有“分定阴阳归两路,顺逆推排去”,“向定阴阳顺水装,三子一齐昌”,“阴阳顺逆不同途,须向此中求”;“内传下”有“辨得阴阳两路行,五行要分明”,“识得阴阳两路行,富贵打京城;不识阴阳两路行,万丈火坑深”,“前兼龙神前兼向,联珠莫相妨;后兼龙神后兼向,排定阴阳算”。应该说杨公天玉经》阴阳论,是对先贤《青囊经》阴阳论进一步诠释;《玉尺经》论阴阳,则是对《天玉经》阴阳论进一步细化详释

雌雄”是具备生机之“阴阳”,故有“夫妇、雌雄”之谓;“牝牡”(读音pìn mǔ)与“雌雄”同义,但欲望感更为强烈(为阴、为阳),故宋·苏轼在《扬雄论》中有“人生而莫不有饥寒之患、牝牡之欲”言。《天玉经》论雌雄之句有“关天关地定雌雄,富贵此中逢”,“九星双起雌雄异,元关真妙处”;当然,“共路两神为夫妇,认取真神路”讲的也是“雌雄”。《玉尺经》论雌雄,“审势篇第一”中有“观众水之交襟,而雌雄乃见”;《造微赋》中有“阴用阳朝,阳用阴应,相见协室家之义;阳以蓄阴,阴以含阳,雌雄情交媾之情”,“夫夫妇妇,雌雄牝牡”;至于其他诸多“夫妇”之论,当然也是“雌雄”问题

阴阳相见”理想形式必须是“雌雄交媾”,如此方为孕育富贵福禄之风水宝地。而“雌雄交媾”有四种形式,也即四大局”——

金羊收癸甲之灵

斗牛纳丁庚之气

壬辛交而聚辰

乙丙交而趋乾

李三素:论阴阳辨(1)
     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甲龙癸水交媾图

李三素:论阴阳辨(1)
     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丙龙乙水交媾图

李三素:论阴阳辨(1)
     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庚龙丁水交媾图

李三素:论阴阳辨(1)
     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壬龙辛水交媾图

若甲龙本配癸水,而局中反见乙、辛、丁水则曰阴错;癸水本配甲龙,而后换庚、丙、壬龙则曰阳差,是为“兄妹不交”。如初、二、三节合而后龙不合,后二、三节合始终不合,是“夫妇路遇”。又如木龙,本出未坤,而至戌方出,则为过亢;火龙,本出戌乾,而至丁未即出,是为不及。其所谓不取也,非冲生、破旺则必遇病、死、墓、绝之水也。

《铁弹子》之山运、水运,《金弹子》之四龙四局,皆乙辛丁癸配甲庚丙壬。盖妇从夫犹相其夫,故水、火、木之相配,妙在相生;而五金不能成器,独以相克为配。生成虽异,相夫则一。

是玄窍相通,即为阴阳相见;玄窍不通,即为阴阳相乖。所谓雌雄、牝牡之外,别无阴阳,正所谓“杨公养老看雌雄,天下诸书对不同”。

  “阴偶阳而非其类,号曰阳差;阴见阴而失其偶,名阴错。”来自《平砂玉尺经》之《造微赋》。《造微赋》一般认为是元·刘秉忠所作,但也有人认为是五代·陈希夷所作。此赋概述了风水原理和实践方法,较多辩证论述了阴阳问题,特别指明风水术“雌雄交媾”实质在于“夫妇”关系。“夫妇路遇”按时尚说法应该是“一夜情”,或者夫妻反目而离异,表达的应是风水上诸如“朝水反走”之类现象。“兄妹不交”在于“牝牡交媾”在人际关系上必须遵循社会道德,避免出现“乱伦现象”;风水意义上就是要保障甲癸庚丁丙乙壬辛之交,避免错配而出现“阴错阳差”之交。“过亢”乃阳极盛,“老来得福”但不利子孙;如坐穴癸山兼子壬子木龙顺水局”,去水口应在天盘未坤墓宫,但实际环境临官来水朝穴不顺行归未坤墓库去,而右行奔辛戌养宫而去,看似“玉带缠腰”实是玄来之水错入窍,虽可老来发达而压抑子孙。“不及”乃早泄,“难以后继”也不利子孙;如坐穴甲山兼卯丁卯火龙顺水局”,去水口应在天盘辛戌墓宫,但实际环境是临官水于左后方来朝后,不归辛戌墓库反而往坤申病方流去,则未老先衰而难以为继。

铁弹子》也称《铁弹子地理元枢》,为南唐·何令通所著《灵城精义·形气篇》,属赋体文章,清·张九仪注;言及两句如是说:“阴用阳朝,阳用阴应,合之固眷属一家;山运收山,水运收水,分之亦互为生旺。”但张公之解,未必完全符合李公天机贯旨》之意,读者可自行体会。《金弹子》也称《金弹子地理元珠经》,据说经内之“峦头心法”、“天星心法”、“克择心法”并非一人所作,而由元·耶律楚材传,明·刘基注、张九仪补注。“四龙四局”之说出自《金弹子·天星心法》。“天星心法”全文如下:

河洛相加奇偶净,金轮五兆两循环;

四龙剥换名专一,四局萦回问静湍;

山上龙神不下水,水里龙神不上山;

乘气加挨毋差错,合明合德建禄官;

大中针内乘生气,三七二八相簇攒;

宝照中涵真造化,证盟透地与穿山;

四神生旺方言福,流泽休囚衣食难;

果能洞达真玄妙,天地移来掌上看。

四局”包含“三生一克”:癸水生甲木龙、乙木生丙火龙、辛金生壬水龙,丁火克庚金龙。庚金龙须阴火锻制方可成器,这也属夫妇相处之道方式之一;风水之道则可喻夫妇之道,宜生宜制则须考虑实际环境。

杨公养老看雌雄,天下诸书对不同”,唐·曾文迪撰《青囊序》,开门见山就是这一句。阴阳乃宇宙普遍现象,月为阴而日为阳,高山为阳而沟壑为阴诸如此类。但阴阳论运用于堪舆,必须有“雌雄”、“夫妇”交媾形态出现,所谓“阴阳相见”方有风水可言;“雌雄”乃生物界普遍现象,而“夫妇”则已进入人类高级形式,故风水格局合格者也有级次差异。

阴阳相见”,阳龙与阴水交尾是也;“阴阳相乖”,阳夫与阴妻反目是也。有之来而无交之,则如牛郎织女每年只待“七月七”了。“相乘”有相克过多之意,而“相乖”则是相违背之意,究实是用词差异还是刻板笔误未能考证,但程度不同替而用之也未尝不可。

李三素:论阴阳辨(2)


癸丑来龙、坐穴壬子木山为“顺水局”,临官来水朝穴后宜归墓绝而去;若反转往病宫而去则为“不及”早泄,而水口在养宫则为“过亢”。若图“玉带缠腰”而立乙丑金龙坐穴,则因龙穴水不同卦为“阳差”。

挨星者,六十龙也。乙丑、乙未纳音之位在先天河图之辛,而龙则皆从庚局、则从巳酉丑;丁卯、丁酉纳音之位在先天河图之丁,而龙则皆从丙局、则皆从寅午戌;辛卯、辛酉纳音之位在先天河图之乙,而龙则从甲局、则从亥卯未;乙酉、乙卯纳音在先天河图之癸,而龙则从壬局、则从申子辰。盖律以吕为妻,则以妇从夫,阴从阳也。
东西南北,乃天地之定位,有西南不可无东北;春夏秋东,乃天地之四时,有春夏不可无秋冬。是以五行之气随时则为消长,则地有盛衰。甲乙壬癸与丙庚丁辛并行不悖,不可偏废。凡势孤即为孤,气虚者即为虚,金、木、水、火皆有之。其孤虚、旺相,贵贱、吉凶,皆论生死、不论阴阳

只有“六十龙”才可以“挨星”,“空亡龙”自然无星可挨。此处言及“六十龙”,乃“七十二龙”之“六十龙”,而分“平分六十龙”。“挨星”本应有五——金、木、水、火、土星,但因应用五行归纳为金、木、火、水(土)四行,故实际“挨星”也为四——庚金星、甲木星、丙火星、壬水星。

若要以先天河图论方位,只有东、西、南、北、中五行方位。甲木三、乙木八居于东,风水应用上可称为“亥卯未”震卦或甲木局;庚金九、辛金四居于西,风水应用上可称为“巳酉丑”兑卦或庚金局;丙火七、丁火二居于南,风水应用上可称为“寅午戌”离卦或丙火局;壬水一、癸水六居于北,风水应用上可称为“申子辰”坎卦或壬水局;戊土五、己土十据于中位而无卦可寄,风水应用上依附“申子辰”坎卦或壬水局。先天河图论天干方位,是地理家对十天干在风水应用上的理论依据。

据说六十甲子纳音龙“挨星”方法,也来源于先天河图天干方位理论,明代风水师徐试可在其风水名著《罗经顶门针》中对“纳音五行”如何演绎有专门论述。清初张九仪在其名著《铅弹子地学正义》中,则根据“原河图之义”演绎出俗称“正一水法”系列之一的“河图四大局”,即金局水法、木局水法、水局水法和火局水法。红囊风水以河图来演绎的是“龙法”,也许可称之为“金局龙法”、“木局龙法”、“水局龙法”和“火局龙法”,但运用的是六十甲子纳音龙。

六十甲子纳音有阴阳之分,其在先天河图定位上也必然有阴阳之分。但红囊风水以龙为阳、以水为阴,故六十甲子纳音分金转换为六十甲子纳音龙时,则全部以阳为论。如此,来源于辛阴金的乙丑、乙未龙,与甲子、甲午龙一样,同属阳庚龙而归“巳酉丑”金局;来源于丁阴火的丁卯、丁酉龙,与丙寅、丙申龙一样,同属阳丙龙而归“寅午戌”火局;来源于乙阴木的辛卯、辛酉龙,与庚寅、庚申龙一样,同属阳甲龙而归“亥卯未”木局;来源于癸阴水的乙卯、乙酉龙,与甲寅、甲申龙一样,同属阳壬龙而归“申子辰”水局。如此,由先天河图阴阳十天干演绎而来六十甲子纳音龙,皆以阳论龙;换句话说,若只论龙不论水时,“其孤虚、旺相,贵贱、吉凶,皆论生死、不论阴阳”了。至于用“盖律以吕为妻,则以妇从夫,阴从阳也”来说明纳音龙阴阳转换,就未必合理了,这与红囊风水“一而贯之”“阳龙为夫、阴水为妻”交媾原理有悖。不论甲乙、丙丁、庚辛、壬癸,只要纳音龙归入金、木、水、火,就会因方位之东、西、南、北不同,因时令春、夏、秋、冬有异,则龙穴之五行有消长而地气有盛衰。

当代风水师易海一黍刘逢然先生按阴阳龙演绎“六十甲子纳音龙”,其来源也应来源于河图十干之义。其风水理论及风水操作方法以在多年以前就放在风水网站上了,只是六十甲子龙中何为阴龙、何为阳龙,属于在其弟子班上传授的“秘诀”。其时我就是用河图十干阴阳来推算阴阳龙的,但我的“嘎地人”陈博山先生在其网站上说易海一黍不懂风水,未免有点太过分了。阴阳龙之论,乃阴龙配阳水、阳龙配阴水,这与红囊风水“龙为阳、水为阴”的理论是完全不同的。

挨星木,震也。是为甲木,生亥、旺卯、墓未;以癸水配,为能生木也,生卯、旺亥、墓未。其龙,以辛酉(七酉三辛)、戊戌(五辛五戌)、己亥(五乾五亥)、癸丑(七丑三艮)、庚寅(五艮五寅)、辛卯(五甲五卯)、戊辰(正乙)为生旺;以壬子(七子三癸)、己巳(正巽)、壬午(七丙三午)、癸未(七丁三未)、庚申(七申三庚)为休囚。其水,以庚酉、辛戌、乾亥、正壬、癸丑、艮寅、甲卯、乙辰为吉;以正子、巽巳、丙午、丁未、坤申为凶。四十八局属木——亥卯未者,以此为例。

为使浏览本博者更为容易理解特依“玄空大卦四大卦——震、离、兑、坎为序分列李公原文,并将“要害”词句多加说明

 

本想“偷懒”从网上截些资料参考闻有曾姓风水大师准备详释《红囊经》,可惜“只闻雷声,未见下雨”。硬着头皮继续啃《红囊经》,好在既不办班也不写书,时间有或心情好上来一博,不也乐乎?只是难为光临敝博风水爱好者,看了上段未见下段……。手头可读木刻版《红囊》,苦于古人写书无有标点,行文言简意赅;木刻师傅刀锋飞转,心动难免异错;故读文认字断句,不小心则见风水牛。望上博者读而蒙碴无妨,求而施用小心

 

古人对前贤经典理解,今人去看也有风水牛现象。《金弹》“局潆洄问静湍”之句,注释者除有三合论水看法外也提到丙丁乙酉原属火,乾坤卯午金同坐;甲癸亥艮是木神,戌庚丑未土为真子寅辰巽兼辛巳,申与壬方是水神的“元空五行之法”。“玄空五行”与双山五行”都可以与消纳水有关系,都运用手法不同;对于同一经文,注解者究竟倾向于用那种方法来诠释,还是两者都可以呢

 

将地盘七十二分金中六十甲子龙,根据纳音将其归纳为木、火、金、水(土)“五行”中的方法就是红囊风水的挨星”,这与其他风水方法的挨星”概念有所不同。“挨星属木者,在玄空大卦中归属于“震卦”;此处“震卦”可以用亥卯未”来表达但与“双山五行之类“亥卯未”完全是两回事否则就无法理解“四十八局属木——亥卯未者,以此为例”所表达的意思。“挨星”在于论龙,龙属阳,故可用震卦”表达也可以用甲木”表达;而论局时以“四局”还是以四十八局”而论,“亥卯未”可以表达震局”或甲木局”,但不能用乙木”来表达;红囊风水“以龙统局,以局合龙”,“乙木”表达的是阳之龙与阴之水中的“阴之水”也属于“乙丙交而趋乾中之“乙水”。

 

原文断句时加了括号()者,是相邻两山对龙(穴)影响因素所占比例,但不是指地盘而是指天盘;换个说法,就是“天盘二十四山在地盘七十二龙上的投影”。不妨看看竹下翁所画草图,就容易理解了。十二龙中生旺者有七、“休囚”有五,这就是根据来龙坐穴在天盘长生宫中的位置来判断的;这种看法与其他三合风水方法的看法未必相同,特此提醒

李三素: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5)
     玄空震卦十二甲木龙地盘挨星天盘投影图

金弹云:四龙剥换为专一,四局潆洄问静湍。四龙,木、火、水、金也。四局者,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趋辰、斗牛纳庚丁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土居中而旺四季,是以五行独出一位;其局寄于水者,与水相附而行也。自二十四山言之,则有四十八局;自五行言之,则为四局。以龙统局,以局合龙;而玄空大卦,纲举目张矣。

 

竹下翁插话:

 

李公引用《金弹子地理元珠经两句经文来自该经“天星心法”篇内。该篇全文如下

河洛相加奇偶净,金轮五兆两循环;

四龙剥换为专一,四局潆洄问静湍;

山上龙神不下水,水里龙神不上山;

乘气加挨毋差错,合明合德建禄官;

大中针内乘生气,三七二八相簇攒;

宝照中涵真造化,证盟透地与穿山;

四神生旺方言福,流泽休囚衣食难;

果能洞达真玄妙,天地移来掌上看。

 

金弹子地理元珠经》共有三篇第一篇“峦头心法”讲形法第二篇“天星心法”讲理法第三篇“克择心法”讲择法。“红囊经四十八局坐穴”主要讲理气,故李公在此引用理气方面的经文但解释经文上与原经注解相去甚远。以“四龙”论李公论“四龙,木、火、水、金也”,是指地盘七十二分金“挨星而来的(壬子木龙之类)、(戊子火龙之类)(丙子水龙、庚子土龙之类)、(甲子金龙之类)“四龙而原经注解“四龙者,乾、坤、艮、巽之四龙,而统括乎二十四位之山向也”,是指地盘二十四山按双山三合法划分的、甲、丁、亥、卯、未六木龙)、、壬、乙、申、子、辰六水龙)、、丙、辛、寅、午、戌六火龙)、、庚、癸、巳、酉、丑六金龙)“四龙”。

 

至于四局”,原经注解是:“四局者,水土长生在申,金生在巳,火生在寅,木生在亥;其发源之处宜其生旺之方,其流去之处必于休囚之方,斯名为吉否则成凶”,这是长生水法通用解释。李公则说:“四局者,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趋辰、斗牛纳庚丁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对于三合风水这四句耳闻能详名言,在涉及运用七十二龙风水方法中,红囊风水与他派风水的解释也大相径庭。差异在于龙水阴阳的诠释上——

 

红囊风水诠释:龙属阳者,水为阴者;阳之龙配阴之水而成龙水四局”。如火龙为阳用丙代表,丙龙生在寅、旺在水、墓在戌;用木水为阴用乙配合,乙水生在午、旺在寅、墓在戌,丙龙乙水配合成火局。同理可推龙水配合的水局、木局和金局

 

他派风水诠释:龙有阴阳,水有阴阳;阴阳龙水交媾而成龙水四局”。如阳火龙为丙顺行长生十二宫,阴木龙为乙逆行长生十二宫,两龙伴两水而行交会于戌宫;同理阳水龙壬与阴金龙辛顺逆而行交会于辰宫,阳金龙庚与阴火龙丁顺逆而行交会于丑宫,阳木龙甲与阴水龙顺逆而行交会于未宫。这也是根据“四大水口”理论而形成的四局”。

 

山岭有由集中向分散扩展,故先有干龙后有支龙;水流由分散向集中收拢,故先有支龙后有干龙——这是自然现象的展示。龙行则气行,水聚则气聚——这是理论推演的表达。如此同一自然现象,就有不同的推衍方式。至于那一种方式最接近自然现象的表现结果,就需要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去检验。各类风水经典,会有不同的传承及发挥过程;那种传承方式更符合先贤意愿及实际效果,这也需要我们不断地去鉴证与实践。

 

红囊风水所谓以龙统局,以局合龙;而玄空大卦,纲举目张”,其基本立足点仍然在红囊经四十八局坐穴”;从这个基本点出发,才有了来龙的考究和格局的判断,寻龙目的是为了点穴。但以穴为中心的龙穴、砂水格局,又必须与龙所代表的“玄空大卦”相一致,如此才能达到纲举目张”效果。“玄空大卦”是什么?就是地盘七十二分金六十纳音龙,按五行分类归属的四大卦象——坎、离、震、兑;纳音龙属水土者归属坎卦,纳音龙属火者归属离卦,纳音龙属木者归属震卦,纳音龙属金者归属兑卦。何以为“挨星”?判断纳音龙的五行过程就是挨星”,这与其他风水方法的涵义泾渭两流五行因“土”附“水”而行,故分类只用“水、火、木、金”四行,以五行论局就只有四局”。二十四山七十二分金,去除干维山十二“空亡分金”只剩六十龙;再去除地支山十二“孤虚龙”,可用者只有左兼、右兼的四十八龙”了;一龙一局,故从二十四山角度看,就有“四十八局”。正是:搞清来龙去脉,方知大局小局

 

余悲赤子之无知:昔日何以富庶,今何以贫穷?昔何以蕃衍,今何以伶看?尧舜、周公、孔子之道,犹有待而行;惟此杨曾心法家喻户晓,则无可待。所以四十八局著为定例,便知龙有定方、水有定位、向有定局;合则为吉,反则为凶;按图可以索解冲生、破旺之病,庶其有谬矣。余足迹所到,遍观古坟,凡得金者果能得穴,福应入响。得穴者若不得金,反福为祸;又葬下泉而蚁、砂砾纍之应,苟能财丁救?是列双金之外,此为最要。必欲吝此珠宝,而坐视天下之人尽入火坑,宁非余罪也乎?或者谓恐天机,收函石室;昔人所秘,今岂容泄乎?余曰:不然。中针、缝针,无定之天机也。宇宙有大关合,气运为先,欲泄之而不可;真龙正学,有定之天机也。只为时师眼不的,乱把山岗觅,欲尽泄之而不能者。然则读是书者必具杨曾眼目,乃可以几神化;否则名山大地冷落道旁,终成故李。吾所泄者,犹是纸上之空言而已;虽家喻户晓,又何异石室之藏也哉!

 

竹下翁插话:

 

民间虽家喻户晓“杨曾心法”,但何为“杨曾心法”却求之不得。这自然是因为有人以怕“泄天机而遭天谴”而不肯透露风水操作细节。这也难怪,风水既是一种文化传承,也是一种谋生手段;就像民间武术传承一样,要害之处必留一手,以免“被抢饭碗而饿死师傅”。李公不惧天谴而泄杨曾心法之天机,将红囊风水四十八局列为“定例”,让后学者清晰了解“龙有定方、水有定位、向有定局”,并不辞劳苦考察古墓检验相关理论的可靠程度,此种堪舆作风可谓“光明正大”矣。但杨公要求也容易让人瞪大双眼”——“读是书者必具杨曾眼目乃可以几神化”;天生我才若已俱“杨曾眼目”,“透天眼”加入地眼”,已无须在此“按图索骥”矣也

 

风水术龙、穴、砂、水、向五科,都是风水实际操作中必须涉及问题;但在不同风水流派、风水著作中对其表述会有所不同五科间相互关系侧重点也会有所不同。“得穴”与得金”,是两个关联度极高而含义差异不小的风水概念,当然不同风水流派对于“”会有不同衡量标准。以术语解释术语来说,“穴的”就是得穴”;“得金”则与山向或者说是“线度”有关,此书”的含义就是“分金”。风水中有“朝天穴”,那只是“得金”者的特例,“望天打卦”现象。“得穴”,也许就是从形势角度看能与龙、砂、水配合默契者;“得金”则是从理气角度看穴位朝向线度能与来龙线度配合默契者。“得穴”是一个圆点),“得金”在给圆点上的箭头),两者共存就是最佳组合)。

 

确认来龙、坐穴线度必须用罗盘正针,这是较多风水流派的共识。但涉及到中针、缝针的应用则看法相去甚远,玄空飞星法完全否定中针、缝针。山水形势属于“有定之天机”,故眼观八路则可选出吉利穴地,只是看你是否真具“杨曾眼目”;星移月换属于“无定之天机”,故必须有一套分析判断气运关合流行的手段至于用紫白元运还是“中针缝针”,则“各师各法”也。如果狭义角度看“杨曾心法”应与中针”无关,因为杨公只发明缝针”,而中针是到宋代才由赖布衣发明但赖布衣既然敢在《平砂玉尺经》中发挥”,那这中针”也难免有理由与三合风水拉上亲戚,因为据说平砂玉尺经》也是三合风水一把“玉尺”。

 

自魏孝文、唐玄宗严禁地理,穿山透地犹有能举其名者;坐穴则帐之秘,又成绝学。张子微窃位国师力举单向,所谓七十二龙伪为七十二节之传变。蔡西山发挥玉髓乃其固陋,但知甲子平分,而单向双向犹未豁然,以致庸术贻笑谓教外别传。朱、蔡未解,嗣后坊刻,展转传伪。皆以墓合、化合、纳甲三合,一龙分为数穴;至于同一山向,而所兼互异、五行不同,则懵然莫辨、茫茫千古,所以破旺冲生而不知。

 

竹下翁插话:

 

先贤李三素说及“曾公四十八局直指心传,《玉尺》从而申之”,是指曾公根据杨公《天玉经》理论,具体提出七十二龙坐穴用四十八局而《玉尺经》进一步申明四十八局来由,在于立向朝迎,察七十二龙之关煞”;李公则点明——“唯中气为煞、界缝为关,是以去其二十四止存四十八局”。《玉尺经》也称平砂玉尺经》,认为是元代风水大师刘秉忠著作但也有学者认为此书原名《神文通机集》,作者应是五代安徽毫州人陈抟号“希夷先生”,著有《指玄篇》、《金锁秘诀》,师曾文迪),之后有宋代处州人赖文俊自号“布衣子”著有《催官篇》等)作了“发挥”;而书传至元代河北邢台人刘秉忠初名侃、字仲晦,“秉忠”为元世祖赐名,是堪舆史唯一能为一朝勘定两都地理的风水师)手中,重新编撰时著有三赋》(即《选微赋》、《天机赋》和《逐吉赋》)附入原书“审势篇”、“审气篇和“审龙篇”内;传至明代,据说又有刘基(字伯温,为明代开国军师堪舆名著有《披肝露胆》、《堪舆漫兴》等)加插“见解”。从编纂内容条理上不及清代张九仪编撰《地理四弹子》,该是谁说的、谁注释的不够明确李公所引句子,在《平砂玉尺经》“审气篇第二”内,全句是是故辨方定位,究二十四字之兴衰;立穴朝迎察七十二龙之关煞

 
地理风水传承在南北朝北魏孝文帝时期及唐朝唐玄宗时期,虽然有诸多禁忌,但地理先生依然能知穿山透地其名,至于坐穴四十八局则无以知晓。北魏孝文帝厉行改革,推行汉化并迁都洛阳,是否水土不服还是风水失当,虽强盛一时而终归一败涂地。唐玄宗华清池金屋藏娇,与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博美人一笑,骊山上下两处竟有异曲同工效应,有人认为他看错风水了。话归正传,曾为宋太祖开宝年间国师的风水大师张子微(号“洞玄”,张良第32世孙)著有《玉髓真经》,书一问世便震动风水界。湖南长沙人刘允中有相当年纪时得以拜比他年轻的茅山道士郭守一为师方知为师者授受之书就是《玉髓真经》,并为重新出版此书而作《玉髓真经总序》并注解后更有宋朱熹得意门生、著名理学家、福建建阳人蔡元定作《玉髓真经发挥序》并“为之发挥”;蔡元定地理方面著作除玉髓真经发挥》外另有《发微论》、《穴情赋》(但有称此两书为其父蔡发(字神与,号“牧堂老人”)所作。《玉髓真经》应属于风水“行龙五星形法”及“龙穴形象法”为主的形法理论其以金木水火土五星及其变体论龙脉山形,以五星形态穿落、传变论行龙,并赋以不同穿变形式行龙以不同形象名称,又以形象法来推导穴局名称及确认点穴位置。玉髓真经》论行龙穿变入穴,并未涉及穿山、透地之类分金理气问题只是就入穴前五星形态变化、五行生克关系得失,刘允中注解也多能符合经赋原意。如《穿变龙髓第二》中原经文说:“变得定时方有形,入穴传来要生旺。”刘允中注解是:“来龙要生旺如木星穴要土星传变方好。”而蔡元定在“发挥”却有点“节外生技”了:“经云:'入穴传来要生旺’,即入穴处是紧要节目,此节不宜苟简。又云'变得定时方有形’亦只是指成形处言。假如术家言龙有七十二节,而应七十二候,此焉可拘泥?纵有七十二节,亦要可尽论传变吉凶。此意是否误解了三合风水的七十二龙(分金)应天时七十二候不得而知,但如此用七十二节龙解释形态传变过程,切实让李公“大为不满”,故有“蔡西山发挥玉髓乃其固陋,但知甲子平分,而单向双向犹未豁然以致庸术贻笑谓教外别传。朱、蔡未解,嗣后坊刻,展转传伪之言。形象法论穴,则可能出现“一龙分为数穴”情形。蔡元定在“发挥”《形象穴髓第四》“仙人下棋形”就说:“取穴之法有四。其一,以龙脉入首处取之”“其二,以朝应取穴”“其三,以收拾左右手取穴”“其四,以收拾堂局取穴”这也许是从形势的角度与从理气角度看龙穴,推导过程自有不同清代的文言文有点“复古”,故要理解李公的《天机贯旨红囊经》也不可掉以轻心至于“单向、双向”、“墓合、化合纳甲三合”之类词语会在适当地方再说明之

 

挨星火,离也。是为丙火,生寅、旺午、墓戌;以乙木配,为能生火也,生午、旺寅、墓戌。其龙,以戊子(五壬五子)、己丑(五癸五丑)、丙寅(正艮)、甲辰(正辰)、乙巳(正巳)、戊午(七午三丁)、己未(七未三坤)为生旺,以丁卯(正甲)、丙申(五坤五申)、丁酉(五庚五酉)、注:原木刻版本疑漏刻甲戌(正辛)”】、乙亥(正乾)为休囚;其水,以壬子、癸丑、艮寅、正甲、乙辰、巽巳、丙午、丁未为吉,以正卯、坤申、庚酉、辛戌、乾亥为凶。四十八局属火,寅午戌局,以此为例

 

地盘七十二分金六十龙能挨为火星者有十二,归属玄空四大卦中之离卦;可以称为四大局之丙龙局,也不妨称四十八局之寅午戌火局。丙火龙根据天盘长生十二宫,判断具体龙穴“生旺”或休囚状态;而“”在四十八局中如何与十二丙火龙配合,也以天盘长生十二宫来判断与“”,这就是所谓龙吉凶,以水为吉凶;水无吉凶,以水之来去为吉凶

 

生旺之“”,必在天盘长生十二宫之胎、养、长生、冠带、临官、帝旺、衰七宫内;“休囚之“”,必在天盘长生十二宫之沐浴、病、死、墓、绝五宫内。论“亦然,天盘长生十二宫中,胎、养、长生、冠带、临官、帝旺、衰七宫内之水为“”,沐浴、病、死、墓、绝五宫内之水为“”;但必须特别提醒者,就是“沐浴”宫内天干水之仍为“”,只有四正地支之水才为“”,即所谓四大桃花水”;“”则不同只要在天盘“沐浴”宫内,不论临干或临支,都处于“休囚”状态

 

李三素: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6)
     玄空大离卦十二丙火龙地盘挨星及天盘投影图

 

挨星金,兑也。是为庚金,生巳、旺酉、墓丑;以丁火配,为五金得火而成器也,生酉、旺巳、墓丑。其龙,以癸卯(正卯)、庚辰(七乙三辰)、辛巳(七巽三巳)、乙未(五丁五未)、壬申(正坤)、癸酉(正庚)、庚戌(正戌)为生旺,以甲午(五丙五午)、辛亥(正亥)、甲子(正壬)、“乙丑(正癸)”】、壬寅(正寅)为休囚;其水,以甲卯、乙辰、巽巳、正丙、丁未、坤申、庚酉、辛戌为吉,以正午、乾亥、壬子、癸丑、艮寅为凶。四十八局属金,巳酉丑此以为例

 

十二庚金龙归属玄空大兑卦而在四十八局中也可称为“巳酉丑局”。再看一看“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趋辰、斗牛纳庚丁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四大局”中阳龙与阴水关系,可以归纳为“三生一克”——三生:阴水乙木,生阳龙丙火,阴水辛金生阳龙壬水,阴水癸水生阳龙甲木;一克:阴水丁火,克阳龙庚金。何以独阳金龙宜克?李公的解释是“以丁火配,为五金得火而成器也”。同时也应明白,红囊风水对“四大局”与其他三合风水解释的角度是完全不同的;故当代风水师赣南“易海一黍”刘逢然先生,因其运用阴阳龙而将上述四大局标识为“阴阳龙八大局”。

 

十二庚金龙的“生旺”“休囚”,同样受制于“长生十二宫”;其导引地气旺衰程度也因天盘带动天气前移而发生变化。变化后的情形,古人通过占据二十四山比例多少标示出来,诸如“正卯”、“五丙五午”、“七乙三辰”之类。但这些标示由于誊写、刻版、印刷过程诸多因素,难免字眼有所错漏。只要寻找出其运用规则,就有可能改错或补漏

 

对于地盘二十四山,三合风水认为只有地支之山才是地气潜行之道,而干维之山只有兼及支山者方有地气。故七十二分金中,十二地支之山每山三个分金均为六十甲子之龙;而十二干维之山因每山正中位分金属于地气“空亡”带而无龙可言(也有称为“空亡龙”者),顺兼或逆兼两分金因依傍地支之山而“得道成龙”。但十二地支山的中位龙,因其地气过盛而成“龟甲之龙”;当天盘前移半个山位时,这十二“中位龙”就刚好处于长生十二宫”投影之宫的中线上,成了“五五对分”之势。其他“四十八龙则不分干山支山,统一分为“顺兼龙与“逆兼龙”两类。“顺兼龙”,因天盘上与地盘同名山位覆盖在“顺兼龙头上,故称之“”嘢;“逆兼龙”,因天盘覆盖在“逆兼龙头上之山与地盘坐上之山不同,只可谓“杂嘢”而作“七三”之分,即地气、天气有所差别也。但此处之七三”与更有三七与二八”之说有泾渭之别不可混为一说。对“”“五五”“七三”这一段“解”,可能正是古人“囊中秘”,也可能是竹下翁“摆乌龙”,希有识之士不妨“再解”。

 

李三素: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7)
     玄空大兑卦十二庚金龙地盘挨星及天盘投影图

 

挨星水,坎也。是为壬水,生申、旺子、墓辰;以辛金为配,为能生水也,生子、旺申、墓辰。其龙,以丙午(正午)、丁未(正未),庚午(正丙)、辛未(正丁),甲申(七坤三申)、戊申(正申)、壬戌(七戌三乾)、癸亥(七亥三壬),丙戌(七辛三戌)、丁亥(七乾三亥),丙子(七壬三子)、丁丑(七癸三丑),庚子(正子)、辛丑(正丑)为生旺,以乙酉(七庚三酉),己酉(正酉),甲寅(七寅三甲)、乙卯(七卯三乙),戊寅(七艮三寅)、己卯(七甲三卯),壬辰(五乙五辰)、癸巳(五巽五巳),丙辰(七辰三巽)、丁巳(七巳三丙)为休囚;其水,以丙午、丁未、坤申、正庚、辛戌、乾亥、壬子、癸丑为吉,以正酉、艮寅、甲卯、乙辰、巽巳为凶。四十八局中属水,申子辰以此为例。

 

竹下翁插话:

 

玄空也即“申子辰”卦)是个大家族共统有二十四条壬水龙,三大卦各卦统龙数的两倍;如此十二地支所统五行龙中,每支都有两条属于壬水龙,这在龙穴确认中占有优势。原因也很简单,五行龙中土龙从五行卦意义属于中宫性质,在四大方位中无“立足之地”,只能依附水龙而行,所谓“土居中而旺四季,是以五行独出一位;其局寄于水者,与水相附而行也”。这就造就了坎卦有机会统领六十五行龙中的十二水龙和十二土龙,当上了玄空四大卦中的“大统领”了

 

水(土)龙在长生十二宫中,以申宫为长生位、子宫为帝旺位、辰宫为墓库位;壬水龙配辛金水而辛金水则以子宫为长生位、申宫为帝旺位,而墓库位也在辰宫。辰宫,就是壬龙辛水龙水交融之处红囊风水从“四局”演变成“四十八局”,凡是“之局”均按上述要求,论“穴)”之生旺”“休囚”和”之“吉”“”。龙与水除阴阳配合大原则外,实际上还有许多附加条件故在“四局”或四十八局”中又衍生出“顺水局”、“逆水局”、“收右手局”、“收左手局”之类,有更具体要求的格局来。这与同样运用“七十二龙”,但只机械地实行“顺兼龙,水须顺流;逆兼龙,水须逆流”之类有很大差别

 

李三素: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8)
     玄空大坎卦廿四壬水龙地盘挨星及天盘投影图

《玉尺经》云:“生龙发足,莫犯天罡;旺去出身,休逢死绝。”无非葬乘生气,病、死、墓、绝之龙皆有所不取。《玉尺经》云:“入首衰微生水会,则人丁可救;到头囚谢旺水聚,则财禄攸宜。”此则休囚之龙,又以水为救助。譬如男子无财而妻有助,但求好合,必能旺夫相子。唯出卦则破旺冲生,一夫一妇且作寇仇,其害不可胜言。往古来今富豪不能有盛而无衰,寻龙之法必求其节节生旺、世世荣华,断无是理。

余独谓:龙神长者,纳音不变则为专气。虽天干死、天罡死绝,间无一二;犹愈于出卦,子孙必不致败绝。惟支龙驳杂,其气已短;而到头入首,又逢死绝,斯为下格。学者分别观之,师古而无泥古可也。

新浪有博“广西连山风水堂”,堂主易连山先生已将其校对过的《天机贯旨红囊经》在博上连载。有兴趣而不满足于本博者,不妨参阅一下该博相关载文。未看过易先生的“校对版”,但从博上已载出博文来看,建议今后如有再版,对李公《天机贯旨红囊经》文章断句仍有进一步考究的必要。这是题外话。

生龙发足,莫犯天罡;旺去出身,休逢死绝”句,出自《平砂玉尺经》卷五“审砂篇”。“天罡”于三合风水来说,就是“墓库之地”;来龙自长生之位起步,但如果在墓库之地入首,也可能“先生后死”而无用。“死绝”,则是长生十二宫之“宫”和“宫”,行龙经帝旺之脉,但入首在死绝之方,依旧“旺极而绝”终枉然。长生十二宫内“”之宫,皆是龙(穴)休囚之地,故李公再次提醒无非葬乘生气,病、死、墓、绝之龙皆有所不”。但“有所不取”并不等于“不可取”,如此才能较为准确理解。在“审砂篇”论龙,也许审砂而可知来龙入首旺相或休囚,不妨反复考究前后赋文句子

入首衰微生水会,则人丁可救;到头囚谢旺水聚,则财禄攸宜。”此句则出在《平砂玉尺经》卷二“审气篇”。“龙分三八,气属五行”,龙有龙气,水有水气,而顺行逆转不同而各有旺相、休囚,但“玄窍相通”而龙水可以互救故衰微龙(穴)若得长生之水到位则有救,长生之水主人丁,当然是“人丁可救”了;休囚龙(穴)若得帝旺之水聚集明堂就有希望,帝旺之水主财禄,当然是“财禄攸宜”了,水在堪舆中作用由此可见。李公怕你不明白,还特地作了比喻:“譬如男子无财而妻有助,但求好合,必能旺夫相子”;香港首富的发家史,正好是这一比喻的最好注脚但水不配合则可能“破旺冲生”,有如夫妻反目成仇,后果自然可想而知。故李公强调“寻龙之法”,断无必求其节节生旺、世世荣华”是理,因为实际环境难以有如此“笋盘”。

审气篇”有句:“生气短而死气长,凶多吉少;死气短而生气长,福重祸情。”这是说来龙在入首之前的行龙过程,每节龙会处于长生十二宫不同位置中,从而影响到龙气(地气)出现生旺墓绝不同状态,给入首后的龙(穴)带来不同吉凶、祸福效果。“余独谓”,李公提出自己独特的风水见解。李公提醒师古学者,对于“龙神长者”要重视“纳音龙”是否同一五行(所谓“专气”);不要只是重视地支之龙而不重视干维之龙,不要只重视行龙过程之气而不重视来龙到头入首之气,气要专一更要到头入首旺相。虽为干维之纳音龙,一路行龙过峡都处于“病、死、墓、绝”状态者,并不多见;中间偶有出卦混入其他五行纳音龙,只要到头入首仍保持“专气”为主,也不至于“断子绝孙”。若虽得地支之龙而获得地气,但左右摇摆而致纳音龙气不专、五行之气不一,则难免“有气无力”;最惨是“临门一脚”踢入“死绝”之位,“下场”当然“下格”了。

师古而无泥古”,我只敢“插话”而不敢“注释”,希望符合李公对“后学者”的期待。

红囊风水术震、离、兑、坎“四大局”,涵盖了“六十龙”,自然包涵“四十八局”;“四十八局”则只论四十八龙,“十二龟甲龙”则不属“四十八局”。李公“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实际上也论及“四十八局”之外的“十二龟甲龙”。故作图四局阳龙阴水大交媾,依然将“六十龙”一一标出,以备后面有关论述可以参照此图。至于“红囊术阳龙阴水交媾图”如何与之前的“贪狼九星长生十二宫通用圆图”自圆其说,则须待今后自得其说,现在是见步行步划图

元·刘秉忠“三赋”之《造微赋》(附于《平砂玉尺经》“审势篇第一”之后,也有认为是陈抟所作者,另有认为《天机赋》、《逐吉赋》为唐·丘廷翰所作者)有四大局名诀如下:

乙丙交而趋戌

辛壬会而聚辰

斗牛纳丁庚之气

金羊收癸甲之灵

平砂玉尺经》作者何许人也?历来多有争议,至今难以定论。有认为杨公所作,也有认为是刘秉忠所作。既然未有权威定论,我辈自然仍可发表“谬论”——陈抟所作也大有可能。陈抟为五代毫州人,据说师从曾文迪,后来跑到华山修道去了。一直到宋太祖登极才笑而曰:“天下自此定矣!”,后来宋太宗也许一时高兴,便给赐号“希夷先生”。如果陈抟师承杨公衣钵而撰《平砂玉尺经》,那么宋代赖布衣见后便发挥一番,但只是“只言片语”;到了元代刘秉忠,读后更是感慨万分而成《三赋》,于是重新编订《平沙玉尺经》,并将《造微赋》附“审势篇”下、《天机赋》附“审气篇”下、《逐吉赋》附“审龙篇”下而为传家之宝;刘伯温在未出山辅助朱元璋之前,已将得自其师《平砂玉尺经》及《三赋》一一加以注释再次收藏,直至刘伯温被陷害后该书流落民间。虽是猜想,但《平砂玉尺经》“审穴篇”“惧泄天机之密,收函玉室之幽;造化开通,神文自见”赋文“注释”有这样一段话:“此书名为《神文通机集》,盖陈华山所撰,而左衿先师得之,以自秘其书收拾于处州之石屋。基自取陕州,旋师而获见是书,观之真地理家奇术也。因体左衿先师之意,而不欲泄其机,复藏于私,且戒其后,莫泄天机。”出生于元代(元武宗至大四年,即公元1311年)的刘伯温,只比刘秉忠小25岁,且两次出仕、两次弃官归田,完全有可条件拜刘秉忠为师。刘伯温到金陵时已经51岁(1362年),离明朝宋太祖洪武元年(1368年)只有6年时间;而洪武八年(1375年)因被奸臣胡惟庸设计陷害后忧愤而卒时也只有64岁。故刘伯温注释《玉尺经》应是元代期间的笔墨。

回头看看竹下翁为“定例”所作草图——

李三素: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11)
     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甲龙癸水交媾图

李三素: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11)
     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丙龙乙水交媾图

李三素: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11)
     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庚龙丁水交媾图

李三素: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11)
     天机贯旨四十八局定例壬龙辛水交媾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