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祠书生 / 资料 / 章旷

0 0

   

章旷

2013-12-16  西祠书生

肝 胆

(明)章旷

    肝胆坚移谷,  头颅赠枕戈

读书羞宋史 到底不言和!

[题解]作者是一位有血性的志士,痛恨满清入侵中国,想尽个人所有力量来杀敌救国。从诗中可以看出作者决心抗战,绝不妥协的坚定意志。原诗失题,这里诗题是编者所加。

[注释]①枕戈——《晋书.刘琨传》:“吾枕戈待旦,志枭逆虏。” ②宋史——指南宋对金屈辱求和的史事。

[语译]

英雄的忠肝义胆力能移山填谷,

在战场上,可以把头颅献给祖国。

读书看南宋史事,真正使人羞愧,

我就战斗到死,也不向敌人屈服!

[作者简介]章旷,明朝末年华亭(今金山)人,字于野,进士出身。清兵南下后,跟随何腾蛟到长沙,为监军,力抗清军。隆武帝(唐王)委为右佥都御使,巡抚湖北,永历帝也委他为兵部右侍郎、武英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后病死于军中。

 

 章旷石刻像
 
 
南明抗清图
 

    章旷,章简弟。明松江府华亭县(今上海)人。生来歪 首,面有巨痣。崇祯九年(1636年)解元。次年,成进士,授沔阳州知州。崇祯十六年,李自成部将郝摇旗攻陷沔阳州城,旷脱走。次年,奉命往守德安,巡抚何腾蛟命旷代理荆西道事。代旷守德安者李藻,失将士心,城复陷。旷被劾失城罪,得何腾蛟力荐,令戴罪立功。

    何腾蛟至长沙,以旷为监军。此时,李自成死,其部下刘体仁、郝摇旗、袁宗弟、蔺养成、王进才、牛有勇6大部各拥数万兵至。腾蛟与旷商议,尽行收编,军容大壮,合力抗清。

恰逢左良玉死,其部将马进忠等无所归依,突然涌至岳州。旷说:此无主之兵,可抚之。入其营,与进忠握手,指着白水发誓。进忠等都愿听从调度。

时清兵已破南京,进逼湖南。诸将畏怯,旷独力守御。唐王升他为右佥都御史,提督军务,恢复湖北。

    旷有智略,身扼湘阴、平江之冲,湖南恃以无忧。尝战岳州,获潼溪大捷,因后军不继而退回。后又大战于大荆驿,有功,升为兵部右侍郎。

    长沙守将互相哄斗,大掠而去。乱兵无法控驭,何腾蛟奔衡州,旷走宝庆,长沙遂告失守。嗣后,腾蛟驻兵祁阳,旷来会合,腾较以兵事托付给他。旷移驻永州,人称为不怕死的章北院。见诸大将拥兵,不听指挥,闻警即退,乃抑郁吐血。临终,作《绝命诗》,卒于东安县。著有《楚事纪略》、《章文毅公诗稿》。

 

 

大明忠烈之华亭章旷

记者 乔进礼


        满清铁蹄踏入山海关之后,中华大地自北而南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南明降臣钱谦益等人,曾向清豫亲王多铎献策曰:吴下民风柔弱,飞檄可定,无须用兵。不料,剃发令下之后,三吴大地群情沸腾,纷纷起义师抗清。江南大地尸骨遍野、血流成河,如《扬州十日记》描述:诸妇女长索系颈,累累如贯珠,一步一跌,遍身泥土;满地皆婴儿,或衬马蹄,或藉人足,肝脑涂地,泣声盈野。……行过一沟一池,堆尸贮积,手足相枕,血入水碧赭,化为五色,塘为之平。
       
松江虽然长期偃武修文,但是血性犹在、骨气未泯,涌现出了张肯堂、沈犹龙、徐孚远、陈子龙、夏完淳、章旷等一大批誓死殉明的抗清志士。本文所讲之章旷,曾在湘阴与清军死战,面对孔有德、耿仲明、尚之信,三位降清大将的轮番进攻,章旷慷慨誓言:城存我存,城亡我亡,湘阴城,我棺材也。” “不怕死的章北院。人称

显智勇收复沔阳
       
明神宗万历三十九年(1611),江南倭寇已经肃清,松江府华亭一带,已经恢复了倭乱前的繁荣与安定。章旷出生在华亭县一个读书人家,久为书香门第的章家又添新丁,可以说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可是全家老少看了章旷的模样,不禁都摇头叹息,心里面好似泼了一盆凉水。因为,章旷长得实在是太丑了,脸上长了一个巨大的黑痣不说,其脖子竟然是天生歪着的。
       
古人说: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如果以相貌来衡量章旷的志向才学,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章旷自幼就非常聪明,跟着长兄章简读书,经常是过目不忘,进步非常之快。其父见章旷少年老成,文韬武略都有涉猎,志向不同于常人,也是十分欢喜,对其加大了培养。常言道:用功,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用心苦读的章旷,其学问进步很快,甫曾弱冠之时,就与长兄章简名扬松江。当时的松江可是人文荟萃之地,能以文章博大家一赞十分难得。
       
果不其然,崇祯九年(1636),二十五岁的章旷,一举高中南京乡试解元,第二年赐进士出身,文名传于天下,被授予沔阳知州。沔阳居古云梦泽中,地处江汉平原,汉高祖曾在此地智擒韩信,三国时属荆州南郡,魏蜀吴三国曾在此地反复争夺,历来为军事战略要地。章旷上任之后,致力于当地的治理,他勤于吏治、摧抑豪强,兴办文教、改善民生,颇受当地百姓的好评。据说,当时湖北的读书人,纷纷手捧书卷上门求教,章旷往往驾小船去沔阳湖迎接。
       
崇祯十五年(1642)章旷任武昌乡试分,考,取儒生王夫之,自此王夫之终生师事之。第二年(1643)一月, 自成在襄阳称新顺李王,兵锋所指进逼沔阳。李自成自起兵后,打起迎闯王,不纳粮的口号,因此不愿意交官粮的百姓,纷纷准备打开城门迎接大顺军。外要抗大兵于压境,内还要防乱民生变,章旷苦思一计,诈称要投降李自成,引诱出城内准备献城者数十人,将他们全部斩首示众。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清除城内的危险之后,章旷一方面号召忠勇之士守城,另一方面派人向湖北巡抚王扬基处求救。
       
不久,大顺军先头部队攻至,章旷坚守沔阳,屡次击退大顺军的进攻。大顺军元帅马守应大怒,派手下大将郝摇旗增兵来攻。沔阳城小兵弱,见大兵如黑云压城,早已溃散四逃,有准备开城迎接大顺军的人,计划着要绑缚章旷献城。章旷闻听之后,不得已乃携带官印,逃出沔阳城,左右跟随请他走小路,以避开大顺军,章旷说:他们认为我已经吓破胆了,必定埋伏于小路截击我,我们反而应当走官道大路,则能出其不意。
       
果然,大顺军埋伏于小路截击,没有抓到章旷等人。于是,章旷走至巡抚王扬基处,请王扬基发兵收复沔阳,此时天下大乱,王扬基也畏于大顺军兵威,任凭章旷在辕门下痛哭流涕,只是不同意发兵。无可奈何之下,章旷驾单舟回到老家华亭,鬻卖田宅变卖家产,其夫人也出其所织之布千余匹,来帮助章旷招兵买马。章旷携数千金,重又回到江汉之地,在沔阳一带招兵买马。崇祯十七年(1644)春,章旷与大顺军连续三次大战,终于收复沔阳。

       
收复沔阳后,章旷安顿兵祸后的百姓,储备了一些军粮,招募了不少敢死之士,准备收复显陵。当时湖北之地尽失,只存武昌等地,驻扎着左良玉大军。左良玉见明朝风雨飘摇,因此十分骄横。章旷收复沔阳不久,惠登相、毛宪文率兵收复德安、随州,江汉局势大为好转。何腾蛟上奏章旷的功劳,表章之中不乏溢美,崇祯帝特升章旷为佥事,巡饬江北军务。不久,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崇祯帝吊死煤山。

收残兵苦撑危局
       
崇祯十七年(1644)农历三月十九,李自成兵围北京城,大明朝摇摇欲坠,此时南方战局略有好转,章旷奉王扬基的将令,驻守刚刚收复的德安城。当时城中并无主事官员,卫官十数人,将德安官印送于大顺军将领白旺,准备投降。章旷至德安后,获悉他们的奸谋,将这些卫官全部处斩,旦夕警备以防来攻。驻守德安城三月有余,此时福王朱由菘已主政南京,巡抚何腾蛟令章旷署理荆州以西诸道事,并派李藻代替章旷镇守德安。章旷离开之后,李藻为人刻薄,失去军心、民心,德安城再次被大顺军占领。
       
给事中熊汝霖、御史游有伦,借机弹劾章旷失沔阳、德安之罪,朝廷准备在湖北黄州审讯章旷,章旷悲愤交加,准备以布衣回华亭隐居。何腾蛟深悉章旷之才,向朝廷替章旷辩白,章旷得以仍衔原职,监抚精锐标军。当时,黄澍巡按荆襄,素与何腾蛟不睦,嗔怒章旷为所用,因此令章旷为汉阳推官,并数次折辱于他。洪天擢、堵胤锡从中调停,黄澍才不怎么刁难。何腾蛟巡抚湖南,得知章旷的处境,再次奏请朝廷任命章旷为监军。
       
然而,路振飞昔年曾巡按江南,素来压抑知名文士,章旷与其关系不睦。这时,路振飞恼恨章旷对其不执师礼,因此力阻朝廷对章旷的监军之命。何腾蛟抗疏言道:臣受土崩之残楚,孤掌独撑,举目无一人可用,唯得一章旷者,为有生气之人。屡题而部屡厄之,是缚臣臂而欲使臣斗也。如谓旷斥弛多奇,或至生事,则臣请保任之,甘与旷同功罪。于是,弘光政权仍以佥事职衔,任命章旷监何腾蛟军,并任分巡湖南道。
       
弘光帝即位于危难之间,却不知使贤任能挽狂澜于既倒,宠信马士英、阮大铖等奸臣小人,进一步排挤东林党人。左良玉拥兵自重而屡受排挤,深恨马士英、阮大铖等人误国,以清君侧为名进逼南京。马士英急命史可法尽撤长江之兵,用来抵御左良玉,行至草鞋峡时,黄得功等部已击败左良玉。不久,左良玉得病而死,其麾下号称百万的雄师,成为无头之蛇、惊弓之鸟,其部将马进忠、王允成等无所归依,带领残兵突至岳州一带。
       
当地巡抚傅上瑞大惧,章旷从容言道:此无主之兵,抚之可也!于是,单身入其营,与马进忠等握手言和,指白水歃血盟誓,马进忠等带兵十万归于何腾蛟。又有副将黄朝宣,是故巡抚宋一鹤的部将,驻扎在燕子窝,何腾蛟令章旷招之来。其时,李自成暴死于九宫山,其部下刘体仁、郝摇旗、袁宗第、蔺养成、王进才、牛有勇六大部,各拥兵数万奔至湖南。章旷与何腾蛟计议,全部将其收为麾下,一时间军容大壮。
       
因为,马士英裹挟弘光帝,为抵御左良玉大军,致使江北门户大开,清军长驱南下,钱谦益等大员献城投降,南明弘光政权覆灭。章旷与何腾蛟虽有大军,却没有了朝廷粮饷的供给,再加上各路人马复杂,军队内部新仇旧怨,导致人心惶惶。何腾蛟虽名为元戎,但是却难以调动驾驭全军。各部将领名义上隶属于何腾蛟,一个个理直气壮地索要军饷。何腾蛟由于失去了朝廷的支持,只能向当地百姓加派义饷,大大加重了百姓的负担,民心也是十分的不稳。
       
为此,何腾蛟与章旷商议,章旷经过深思熟虑,想出了一个以商养军的主意,他带一部分兵丁来到衡州,从此地运盐到长沙出售,从中每年可筹集十多万两银子,将这笔经费精打细算,勉强可以维持军中开支。此时,唐王朱聿键在福州称帝,改年号为隆武。朱聿键称帝后振作精神,一心恢复明朝江山,起用了金声、杨廷麟、何腾蛟等大批主战派,此时章旷也被擢升为右佥都御使,提督江北军务,以图恢复湖北等地。

历百战鞠躬尽瘁
       
清顺治二年(1645),松江起义失败,章简殉国邸报至,章旷祭文曰:兄不忍舍弟,弟不忍舍兄。兄今舍弟而报国,弟必报国而追兄。起初,章旷屡遭朝廷贬官,声望人脉尤轻,诸军将领皆不知章旷其谁,而章旷监军也不得要领。隆武帝因何腾蛟力荐,欲加章旷官以委重任,兵科给事中杨文荐面奏说:章旷昔日为沔阳知州,江北乡绅俱受其毒,今若作巡抚,则江北士绅无噍类矣!隆武帝说:章旷以一知州,而能毒江北士绅,是其才力必非庸碌,中兴大业急需此人。于是,令兵科赶快给敕印给章旷。
        
早先,章旷与杨文荐有师生之谊,杨文荐初中进士,章旷摆酒席给他践行,酒酣戏语杨文荐说:你若见到楚学政,让他替你看看文章。杨文荐怒道:老师以为门生不会写文章么?于是,两人生成嫌隙。杨文荐以此小怨构陷大臣,可知其人品之劣,隆武帝不为蒙蔽可知其明,蒙正发《三湘从事录》感慨道:思文圣明,反以此识总督之才力,煌煌锡命,出自乾断,思文真英主哉!向使北都坏后,即以思文继立,天下事犹可为也。惜东南半壁断送于酒色昏湎之孝安,国事既去八九,而始龙飞海甸,呜呼晚矣。
       
章旷身受重任,一心治兵救国,带领几十个随员,头裹敝巾,身穿葛衫,去军营与各军将领见面,慷慨言辞推心置腹,谈及国事握手流泪,各路将领十分感动,愿意俯首听命接受调度。当时川兵骄横,不受节制,王进才、郝永忠尤以新附猜暴,大掠巴、湘等地。章旷既已得诸将之心,申约束斩棰如法,诸军乃敛手听命。清顺治三年(1646),清军大举进攻湖南湘阴。这年正遇大旱,湖南千里无烟火,军无斗志,当时南明在湖南的将帅,惟章旷一人,他自始至终以国家、民族为念,率标兵数千,誓死捍卫湘阴。

       
有一次,他亲自率领二千人马到潼溪(今湘阴境内)伏击,并在墙上挖洞,架起枪炮射击,杀死清军一千多人。清兵仓皇逃窜,覃裕春、满大壮、陈友功等人乘胜追击。章旷指挥的潼溪之战,是和清兵交战的一次重要胜利。不久,已投降清军的原明朝将领杨么,率兵驶过洞庭湖,从小路进犯沅江,章旷又传令马进忠打败清兵,诱杀杨么。湖南能坚守多年,章旷起了主要作用。只可惜,隆武帝被奸臣郑芝龙控制,郑芝龙率部投降后,隆武帝被清军俘获,隆武政权破灭,南明军队再次进入了无主的境地。
       
清顺治三年(1646)十一月初八,朱由榔在广州称帝,以明年为永历元年,加章旷为兵部右侍郎。章旷虽然在湘阴竭力抵抗,但终因兵力过于悬殊,不得不退到长沙驻守。第二年春,因为兵员严重不足,章旷南下攸县征兵。南明王朝接连覆灭,严重影响了军民士气,在章旷离开的时候,长沙守城兵将内讧,掠夺逃散后致使粮道断绝。马进忠西走湖北,王进才、王允成旦夕思遁。清将孔有德大举来犯,章旷率满大壮孤军御战。将领满大壮率仅剩的三十余人杀入敌阵,对章旷喊道:总督先行,我来断后,今生不复相见矣!
       
满大壮血洒疆场,章旷只能率残兵退至长沙,此时何腾蛟已经退至衡州,章旷只能随乱兵至衡州,执腾蛟手泣曰:长沙不溃,旷犹得婴城死战,今湖南瓦裂,何以谢百姓两年来剜髓供输也!清顺治四年(1647)四月,清兵犯衡阳,何腾蛟败走永州,章旷独守祁阳,特拜旷武英殿大学士、兵部尚书,督恢复诸军,而诸军争溃。章旷知大势已去不可为矣,于是饮酒悲歌绝食致病,不久含恨而终。清顺治五年(1648),南明永历帝赠太子太保、华亭伯,谥文毅。

 

★王船山的恩师章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