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家秘藏 / 谈艺 / 陈之佛画作的艺术特色及市场价值管窥

0 0

   

陈之佛画作的艺术特色及市场价值管窥

2014-05-16  汤家秘藏
陈之佛《茶梅寒雀图》北京保利 2013春拍拍品 陈之佛《茶梅寒雀图》北京保利 2013春拍拍品

  文——吕友者

  翻开厚重的中国美术史,有着“南陈北于(于非闇)”之称的陈之佛,不仅是中国近代工艺美术教育的奠基者,也是20世纪工笔花鸟画的开拓者。其工笔花鸟画深受工艺美术的影响,进而形成了区别于其他花鸟画大师的独特风格。他不但给沉寂许久的工笔画坛注入了全新的时代气息,迥异鲜明的画风也为今天中国画创作提供了经典的范本与启示。那么,在当今的艺术市场上,陈之佛绘画作品的市场行情又是如何呢?

  艺术特色

  陈之佛属于“大器晚成”的画家,40岁才开始攻工笔花鸟画。由于他对传统国画勾皴渲染运用娴熟,又有深厚的西画技巧和丰富的图案设计经验,因此能融汇众长。其绘画风格无论是解放前的孤寂淡泊,还是解放后的明快健壮,都不是直露的诉说,而是诗的意境下人性的独白,是高洁灵魂的写真。总体上,其绘画表达了吉祥、和平的喻意。他以自然传统为师,在继承我国传统优秀绘画技法的基础上,广泛地吸取古代诸家之长,尤其是继承了唐宋元以来花鸟画的精髓,形成了个人独特典雅和富于装饰性的艺术风格。

  其作品笔力非凡,线条细劲;造型准确灵动;构图巧妙,奇正相倚,疏密得宜;在技法上,创设的“水渍法”和“画雪法”都有独到之处。由于陈之佛受过西方写实绘画和水彩画的训练,所以在他的工笔花鸟画中适当地减弱了线条作为轮廓线的表现作用:有的是淡化轮廓线,细笔勾勒轮廓,着色渲染后不再复勾;有的甚至舍去轮廓线,在传统的“没骨法”基础上发展出“没骨冲水法”,别开生面地表现出树干的苍劲。

  此外,陈之佛花鸟画非常注重内容与形式的和谐统一。形象的典型性和造型的装饰性相结合,是陈之佛花鸟画的重要特色。加之受图案画和日本画的影响,设计的观念和语言融入了其工笔花鸟画的意识中,形成了他独具一格的绘画语言。其叶、枝、花、鸟等形象化做设计中的点、线、面,从而构成语言而相互依存,构筑于画面。同时他的构图形式也是追求出奇制胜,这更加强了画面的装饰感。在他的花鸟画作品中,不论是大幅小幅,亦或是简单繁杂的画面,都精心审度,反复推敲,达到了“密不杂乱,疏不空虚”的艺术境界,并在表现与感悟自然中推陈出新,再现大千世界的丰富性和多样性。

  尤其是其工笔花鸟画的色彩,并无邋遢浑浊之虞,美在清雅,美在明净。这是因为他作画贵静净,静则雅,净则美,静在心灵之修养,净在技巧之修养。他善于汲取古代诸家之长,取精用宏,又能融进民间艺术单纯的色彩风韵;还喜用淡雅的有色熟宣作画,以烘托艺术氛围。此外,陈之佛创造了用积水法写枝干的新技法,在工笔画中增添了更富生机的写意成分,拓展了工笔花鸟画的艺术天地。

  市场行情透析

  事实上,陈之佛一生创作的作品并不多,在各地拍卖市场上也不多见,偶有亮相,价格也不高。相比于其他同时期的画家,陈之佛画作的市场表现较为平淡。陈之佛花鸟画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进入港台艺术品拍卖市场,1989年其《山梅雀》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以4.2万港元成交,1990 年他的《雪梅白鹰》被香港苏富比拍至10万港元,这个价格在当时并不算低。此后,其作品价格始终比较平稳,如他的《眉寿图》在1997年上海朵云轩拍卖中拍出了3.85万元,其《荷塘鸳鸯》同年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中也只以2.99万港元成交。

  进入新世纪后,陈之佛的作品在市场上露面不多。在2001年,他的《芦雁图》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以8.25万港元成交;2002年,其《花鸟》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以4.45万港元拍出,同年,《芦鸭》被上海朵云轩拍至5.8万元;时至2004年,上海崇源拍卖的其《山茶梅花图》,成交价2.2万元。这些价格都比较偏低,与实际的艺术价值并不相符。

  随着中国书画整体价格不断攀升,其作品价格也出现一定的上升,偶有精品亮相,一般每幅数十万元。如2005年的《荷花鸳鸯图》在中贸圣佳获价72.6万元,2006年的《雪夜柳禽图》在北京翰海获价39.6万元,可谓一路攀升。尽管他的作品价格较以往有一定提高,但一直没有破百万元的记录。总体而言,陈之佛的花鸟画在这几年当中还是有大幅升值的,每平尺均价由2001年的1.02万元,上升至2004年5.6万元、2005年的10.3万元,真可谓以成倍的速度涨值。然而,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在艺术市场调整之风的影响下,陈之佛的作品在此后一段时间里,开始以令人十分吃惊的速度下跌,跌为每平尺1万元左右。特别是在 2006年,陈之佛的《花蝶》立轴仅以9350元的价格拍出,着实令人大跌眼镜,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此价格实属偏低。虽然工笔花鸟画近年来的市场行情一直很受冷落,但就陈之佛的艺术成就而言,其作品理应受到各路人士的关注。

  然到了2010年,陈之佛画作的价格开始突飞猛进。《海棠绶带》在南京世纪经典获价162.4万元,首次价格突破百万元。时隔一年,该作再次被西泠印社推出,成交价为241.5万元,上涨80万元,涨幅之快令人震惊。2012年他的精品《松鹤寿龄》在南京世纪经典以253万元成交,创陈之佛作品市场最高价。同年他的另一件作品《梨花翠鸟图》以30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48.3万元的价格成交。《荷塘情侣图》以150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253万元的价格成功转手。还有一件精品《雪里鸳鸯图》以65万元的价格起拍,最后也以126万元的价格成交。而《雪梅白鹰图》以7万元起拍,最终以195万元落槌。

  到2013年,陈之佛小幅作品的价格略有回落:《山茶绶带》以15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45.3万元的价格成交:《柑熟来禽》以8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25.6万元的价格成交。但总体的均价还是上升的。据雅昌数据显示,陈之佛作品2011年秋季总成交额为464.25万元,均价在16.2万元;至2012年秋季达到498.6万元,均价达到19万。

  价格虽然起起落落,但总的来说,其书画价格开始慢慢回归其本身的价值。不过与同时期的于非闇、张大千、谢稚柳、任伯年、齐白石等相比,还是有较大差距。如北京的于非闇,作品的市场价明显要高于陈之佛。2005年,于非闇作品《大吉图》和《牡丹双鸽》就被荣宝拍至121万元和187万元;2013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于非闇《大丽花》以977.5万元高价成交。笔者以为,陈之佛工笔花鸟画的艺术成就与于非闇各有千秋,两者的市场价位不应相差如此之大。而相比于张大千,2013年其作品的成交额就达3.206亿美元,高居世界艺术家拍卖的第三位,说明他们根本不在同一个价值体系之中。

  与另一位海派工笔绘画代表任伯年对比,陈之佛作品也有不小的差距。前者的画作《华祝三多图》以1.67亿元成交,创下个人单件作品最高价。对于众所周知的工笔画大家谢稚柳,其《水邨图》和《松岭叠翠》也分别于2013年匡时秋拍和嘉德秋拍中,以1115.5万元和1012万元成交。

  除以上几位外,陈佛之时代的金城、徐操、陈少梅等画家的工笔作品市场表现也比较正常,近年来价格也在不断走高。尤其值得一说的是,在前年的拍场中,多位工笔画大师的作品均创造了新的拍卖纪录。如苏富比专门重点策划了“金城与民国初年北京画坛”等专场拍卖,其中金城的《荷塘消夏图》以267.3万元成交,陈少梅的《春溪濯足》则以149.2万元拍出。此外,在当年中国嘉德春拍中,陈少梅创作于1943年的《松溪放棹图》镜心以805万元成交。

  低价的原因与预测

  陈之佛作为20世纪中国画坛一位非同寻常的花鸟画大师,是留学日本专门学习工艺美术设计的第一人,在东京多次参展并获奖,回国后曾任国立艺专校长。时至今日,早已确立了坚实的艺术地位,其杰出的艺术成就,堪与齐白石对大写意花鸟画所作的贡献相比肩。然而在市场上的表现却相差悬殊,与实际的艺术价值严重不符,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笔者认为,这一局面是由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一方面是当今混乱无序的艺术市场所造成的。当今的艺术市场尚存在着不够理性的势头,对少数艺术大师的过分褒扬和关注,使他们的作品价格如断线风筝,直上青云,与另外一些重要画家的差距越来越大。而某些“修炼”不深又不甘寂寞的中青年画家,以所谓的“创新”大造声势,精心包装自已,其作品的价格必然名实不副;加之长期以来,人们对写意画的偏爱和对工笔画的冷落,致使陈之佛作品的价格一直处于低位,与他的艺术成就和艺术地位极不相称,这是极不正常的。 

  另一方面,知名度和影响力等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市场的价格。相比而言,多才多艺的张大千的知名度是随着他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而逐渐确立的;于非闇一直生活在北京艺术圈子之中,相对来说交际面也比较广泛,其富丽的艺术特点也比较让人接受,即先赢得了市场;谢稚柳虽见闻广博,但知名的鉴定家身份与拥有丰富海外关系也为他赚足了市场人气。然而陈之佛常年执教于南京,又没有融入市场的鬻画经历,画名更鲜见于北方,这些都影响到他在画坛及艺术市场中的知名度,更直接影响到今天拍卖市场上的成交价格。

  此外,工笔画作品价格普遍偏低也是重要的现实因素。目前的工笔画市场存在着一种较大的价差,尽管好的工笔画作品可以卖到上百万元、上千万元,但工笔画作品的普遍价格仍然偏低。长期以来,在艺术界、收藏界都存在着对于工笔画的双重标准:有人说工笔画匠气十足,只讲技巧;也有人说工笔画精雕细琢,美轮美奂。从“算不得艺术”到“最顶尖的艺术”,工笔画价值的定位,似乎一直令收藏者大感困惑,因此一定程度上导致陈之佛工笔画的低价。正因为如此,其蕴藏着的投资潜力不可小觑。

  更为重要的是,大众对于工笔画的审美判断以及价值认知,似乎还没有与价格同步。相比之下,国外的藏家就很注重画工,包括花费时间以及作画功力。因此也就不难解释最早被国际市场认可并屡创天价的是古代工笔画了。

  但是,这些都不影响陈之佛绘画作品在将来的艺术品市场上有着无限上升潜力的事实。这除了以上提到的极高的美术史地位外,也与他个人独特的艺术风格息息相关。陈之佛早年以工笔花鸟画为主,初期作品多追求淡泊、宁静、雅洁、清幽的情调,孤芳自赏,寄托画家对社会、人生的看法,作品清新典雅。中年后专攻工笔花鸟一路,于五代、宋、元写生花鸟之意境、气势、章法、造型、笔墨、设色极为用心,深得三昧,作品面貌独特。同时陈之佛亦能山水画,可谓是一个涉猎广泛的画家。

  此外,陈之佛作品存世量少的特点,也将为其画作升值提供重要的筹码。据统计,自1993年至今,仅付拍188件。正因为如此,其蕴藏着的投资潜力不可小觑。加之老工笔画由于稀缺性所以价格涨幅惊人,今后这种价格上涨的现象将持续。而陈之佛画作正好符合了稀缺性这个特点,因此必然会上升。近几年,中国古代和近现代书画一直是市场热门,越来越多的藏家也开始认识到工笔画尤其是老工笔画的市场价值。

  再者,陈之佛艺术教育的经历也提高了其作品的市场附加值。陈之佛长期在美术院校从事艺术教育,培育了大批工笔画人才,他们现在大都为知名画家及美术理论家,有着很大的话语权。这将为陈之佛作品的价值提供坚强的市场理论保证及风向标。

  陈之佛为中国花鸟画的复兴和繁荣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广采博取,将埃及、波斯、日本艺术乃至西方图案的优秀元素融为己意,给人们以心灵的净化和美的享受。但是,其画作目前的价位还未真正达到应有的层面上,因此,此类大师级作品的升值前景十分乐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