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记忆 / 公园景色园林 / 紫竹院:由名不副实到名副其实

0 0

   

紫竹院:由名不副实到名副其实

2014-05-26  老北京的...
紫竹院:由名不副实到名副其实
    紫竹院公署是北京解放后新建的公园,位于西郊首都体育馆的西侧,为北京十大公园之一,是一个景色秀丽的风景区。
    园内蓄水湖北岸有一座厂庙,就是明代万寿寺的下院。湖东侧还有明代双林寺和一座九层密檐的实心塔。《宸垣识略》载:“双林寺,明万历初,大冯保营葬地,造寺曰双林。双林,冯之别字也。后西竺南印度僧足克戬古尔居之,赐名西域双林寺。”
    《六研斋笔记》载,番僧锁喃嚷结自述云:“初至中国,住五台山风喉寺。二年,遇太监刘润,引至北京双林寺。万历三十五年五月,启奉明肃皇太后,命住万寿庵(即万寿寺)持咒。三月,有番经厂太监张贵奏于御前,令引见,命住双林寺。”
    紫竹院曾是明代绕行御舟的“别港”。广源闸是座不能启闭的石桥,大船无法通行,明代,帝后乘龙舟游览西郊必须高潮绕过广源闸,于是,在南岸另外开凿出一条河汊子,这就是著名的“别港”。清乾隆年间,仿照苏州城外朝天桥港汊,“芦苇深处”的水乡风光,在这大片河滩上垒砌太湖石,遍种芦苇,取名芦花渡,俗称“小苏州芦花荡”。乾隆修建芦花荡时,改“别港”龙王庙为“紫竹禅院”作为内务府官员和太监的办事处。
    紫竹院当时并无紫竹。由于这里的芦苇引自江南,苇杆比北方的芦苇长得挺拔粗壮,每到秋末冬初,苇杆经箱后呈现出紫黑的颜色,放眼望云,好似一片茂盛的紫竹林;又因这里寺庙供奉观音菩萨,而观世音住的地方是我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普陀山紫竹林。据景寓意,珠联璧合,紫竹院的名称也就因此而传开了。
    慈禧喜欢自比观世音,左手捧净水瓶,右手执念珠,着团花纹清装,头戴毗罗帽,外加五佛冠。李莲英扮韦驮尊,两个少女一手捧小香炉,一手捧书函,梳“两把头”,背景为竹林,前为荷花。我国佛寺中观音塑像旁,往往有这样一副对联:“紫竹林中观自在,白莲台上现如来”。慈禧扮普陀山观音大士把自己标榜为大慈大悲。
    光绪二十年(1894年),慈禧准备60诞辰在万寿寺捻香礼佛,祈祷长寿,但见紫竹院南岸岗阜景色荒秃,便下令依山势植各色秋菊,因而取名九花山。
    1900年,八国联军侵旧北京,紫竹院深遭洗劫,古庙、行宫、花草树木,破坏殆尽。
    辛亥革命后,紫竹院仍属逊清皇室财产,由清室内务府派员管理。由于经费困难,清室于1920年曾将行宫部分房屋土地出租给王敬玺,每月的租洋三百元。据1923年清查的账目,紫竹院的陈设计有231件,木器193件,以及匾额、福寿字、春条、铺垫、对靠枕、桌套、幔帐纱帘、大小窗挡、宫灯等。
    1924年6月,清室为了讨好京畿卫戌司令王怀庆,作为私产相赠。当时行宫有房134间,庙前水旱地300多亩。6月28日,内务府派苑副宝琨将上述行宫内的财产点清,交给了王怀庆的副官。后来因政权更替,连年战争,行宫中的寺庙、房屋、都荡然无存。九花山无人管理,几乎夷为平地。
    解放后,紫竹院回到了人民手中,很快获得了新生,辟为紫竹院公园。
    从1952年起,大规模的建园工程开始动工,使紫竹院面貌一新,初具规模。1958年再次修建,栽种花木,深挖湖塘。十年动乱中,湖水濒于枯竭,花木凋零,游人稀少。80年代,北京市人民政府按照宁静、幽深、朴实、优雅的园林特色重新规划,拨款重修,疏河竣湖,植树造林,设亭架桥,修葺庙宇行宫。
    目前紫竹院总面积14公顷,水域占11公顷。山水相连,花木繁茂,“虽由人造,宛自天成”。在造园上,突出一个“竹”字,以竹造景,移植竹子一万余株,均是四川、福建、江苏、南京和苏州等南方省市的紫竹、斑竹、石竹、寿星竹、金镶玉等名贵竹木,园内遍植竹,致使紫竹院公园成为京都名副其实的紫竹院公园。

摘自《北京青年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