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退休告别会

 大才 2015-04-26

   从1981年到联合国工作,至今已有32年了。按照联合国有关规定,我于62岁退休了。

   退休前一天,办公室为我举办了告别会。因新扩建的办公室装修没有完毕,会议室被临时占用,告别会就在会议室前的空间进行。地方虽小,但同事们的热情很高,窄小的空间站满各部门来告别的同事。

下图: 就要离开工作岗位了,以后这身西服也要退役了。我曾穿着它多次参加各种会议,今天在办公室最后穿一次,与办公室,与同事们告别。

下图:新上任处长讲话。他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年轻有为。

下图:出乎意料的是前任局长离开我们局两年多,也来了, 并作了十分吸引人的发言。

下图:现任局长讲到大家如何喜爱我,舍不得我离去时,我终于忍不住落下了泪。虽然我早就盼望退休回家照看外孙女,可真到离开时,心中竟如此不舍。

下图:接受大家为我准备的礼物。顺便提一句,联合国明文规定,不得用公款搞告别会。这个告别会的所有费用及礼物,都是出自个人。

下图:贺卡上写满同事们感人的话语。真没想到,我平日对别人的微小帮助,他们都记在心中。

下图:这位菲律宾籍美女同事告诉我一个秘密。她们悄悄搜集了我这么多年在联合国参加各种活动的照片,为我准备了一簿相册。 可惜相册还没有制作出来,只能以后给我邮寄到家中了。好令我感动!

下图:我的同事真能独出心裁,把我的照片做成蛋糕。准备把我吃到肚子里,记在心里。

下图:同事的心意实在令我感动,这个蛋糕和这张照片我都很喜欢。 可把我吃到大家的肚子里,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蛋糕还是我自己留用吧。

下图:我身边这位花衣女士是欧洲处处长。 几年前,她领着我“非法入境”进入哈萨克斯坦,出境时被扣在边境。为此,我还特地写了篇博文。

下图: 我身边着黑衣的这位同事来自海地。她和我一起工作了七年,上个月退休。 我们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等我有时间一定将她那些感人的故事写下来。

下图:这几位同事都是其他局的,赶来参加我的告别会。

下图:除我之外,还有一位同事来自中国。

下图:有一位负责电脑的同事来自香港,不知您能否认出他。

下图:我身边的这位同事来自台湾。她刚刚来到联合国工作只有几个月,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毕竟我们是同根。

下图:这位非洲同事很热爱中国,多次和我提到想去中国。我真希望能在中国接待她。

下图:我和这位来自日本的同事一起工作了许多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下图:这几位同事来自古巴(左一)、菲律宾(左二)、柬埔寨(右二)、印度(右一)

下图:人事部门的美女与我合影。

下图: 这位笑容灿烂的彪形大汉是电脑室的同事,经常帮助我解决电脑技术上的问题。

下图:这位同事已退休,返聘回来工作。在我办理退休手续的过程中,给予许多帮助。

下图:就是这位同事出的主意,悄悄收集我的照片,为我制作了相册。

下图:手拉手,肩并肩,我们不舍得分离。金发女士是财务处处长,澳大利亚人。

下图:我们的现任局长很有人情味,关心体贴下属,很受大家爱戴。和她一起工作心情舒畅。

 下图:这位同事和我在一起工作,她的年龄与我女儿差不多。  我们除了工作关系外,还有一份近似母女的情感。 

下图:资金筹备局的局长和蔼、幽默、可亲,却在我的博客中以“劫匪”出现。

下图:与各个部门的同事们合影留念。

下图:与人事部门的同事合影告别。披金发的人事处处长3个月后也要退休了。

下图:与财务与人事部门的同事合影告别。

下图:总是要离开的。别了,我为之骄傲的联合国!别了,共同奋斗多年的同事们!别了,我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会想念你们的!

 

分享到:
  最后修改于 2013-05-03 05:37    阅读(2785)评论(17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