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dan398 / 广东 /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

0 0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2015-07-21  wangdan398

     1983年,广州市越秀区解放北路一个名叫象岗的小山丘,还只是一个喧闹的建筑工地。当时的广东省政府办公厅要在那里削平山头,修建几栋宿舍。6月8日,建筑工人开始在削掉了将近18米的山顶上挖掘地基,突然就挖到了许多巨大的石板。石板之间隐约露出一些裂缝,透过缝隙看去,下面黑乎乎的一片,好像是一个地下室。民工纷纷猜测是不是地主老财藏宝的地方,或者是日军侵华时修建的秘密军火库,于是就有人找来工具,试图撬开石板探个究竟。幸亏一位名叫邓清友的工地负责人,有点文物知识,马上制止了民工的冒失行为,并立即向上级作了报告,考古部门获悉后当晚就对其进行了勘查。事后人们才知道,这里就是被誉为近代中国五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的西汉初年南越王国第二代王赵眜的陵墓。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赵眜,在《史记》中称为赵胡,中国西汉时期南越国的第二代王,公元前137年至前122年在位,是南越国第一代王赵佗的孙子,僭称“南越文帝”。南越文王墓是岭南地区所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一座汉代石室墓,墓中出土珍贵文物1000多件。此墓的发现,不但震撼岭南大地,而且惊动全国,闻名世界。有人评价这是“令无数人苦苦探寻了2000多年的隐秘,中国考古史上最辉煌的发现之一”。墓中的宝贝则被冠以 “独一无二”、“精美绝伦”、“无法替代”等顶级评价,国家文物局2002年发布的《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共有64件(组)一级文物禁止出国(境)展出,南越王墓中出土的“角形玉杯”和“铜屏风构件5件”分别位列53、54位,可见其稀罕之程度。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1988年,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在南越王墓原址建成,并正式对外开放,主要展示王墓原址及出土文物。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站在墓葬原址展示区,可以想象这秘藏于象岗山腹心深处20余米,并采取了种种严密防盗措施的王陵,要不是现代的基建工程,将是如何地难以被发现。考古发现,在很多时候带有一定的偶然性,而这种偶然性,也让人们对赵佗墓的发现再次充满了期待。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墓道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前室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主棺室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网络下载)

 

    墓葬面积并不大,随葬品却多达1000多件,其中的大多数都被陈列于离墓葬原址展示区不远的文物陈列馆。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按照参观路线,某人很快就看到了丝缕玉衣。南越王墓出土的丝缕玉衣由2291块玉片用丝线穿系和麻布粘贴编缀而成,比世人熟知的河北中山靖王刘胜的金缕玉衣还要早10年左右,是迄今所见的年代最早的一套形制完备的玉衣,又是从未见于文献和考古发现的新品种。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只可惜,某人来的不是时候,丝缕玉衣复原件被借调到英国展出,所以看到的只是复制品。此外,陈列馆中还有不少展柜是空的,旁边也都注明该文物被借调到英国展出。此行未能见到的波斯银盒、“帝印”玉印、玉舞人、玉铺首等比较有名的出土文物估计也在借调之列。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南越文王赵眜应该比同时代的贵族更加痴迷于玉器吧。不仅给自己制作了玉衣,随葬的玉饰和玉质实用器具更是多达200余件,而且有不少是绝世的精品。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玉衣的上下左右均为各式的玉璧、玉璜以及成组的玉佩所覆盖。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这件透雕龙凤纹重环玉佩至为精美,故其器形图案被选为了“南博”的馆徽。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涡纹双连玉璧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透雕三龙纹璧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韘形佩饰

 

    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一套双面雕组玉佩。组佩长约60厘米,由金、玉、玻璃、煤精球等不同材料的32个饰件组成。以双凤涡纹璧、透雕龙凤涡纹璧、犀形璜、双龙谷纹璜4件玉饰自上而下为主件,中间配以4个玉人、5粒玉珠、4粒玻璃珠、2粒煤精珠、10粒金珠,形成一套大小有别、轻重有序、色彩斑斓的华贵配饰。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为让参观者同时欣赏到两面的雕饰,这组玉佩被悬挂于透明玻璃墙上。由于两边的背景都很杂乱,加上反光严重,给拍照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不得已,某人只好用自己的身影来当背景。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双凤涡纹璧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透雕龙凤涡纹璧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犀形璜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双龙谷纹璜

 

    出土的组玉佩共11套,其他10套虽然不能与第一套同日而语,但也各有可观之处。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带钩,是常见出土文物。南越文王墓也出土有多件玉带钩,其中以三件龙虎合体带钩最为精美。

    第一件龙虎合体形带钩。钩体圆雕虎形,钩首为龙头,尾端为虎首,通体由8节玉雕组成,中心以铁条贯穿而成形。这种铁芯玉带钩在秦汉时期极为罕见。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第二件龙虎合体带钩。钩首为虎头形,尾端雕出龙首,龙虎双体并列,龙嘴和虎爪共争一圆环,全器饰浅刻勾连云纹。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第三件龙虎合体带钩。原为一龙形玉佩,尾部断裂后,工匠以一虎头金钩接续断处,从而改变用途,形成另一种实用器具,构思相当巧妙。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墓中出土多件残缺断裂后经过修补的玉器,足见南越文王对于玉器的珍爱之程度。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玉剑饰的数量最多。玉衣腰部两侧佩带玉具剑10把,剑首、剑格、剑璏、剑珌等玉具俱全。西耳室的 1件漆匣内出土43件玉剑饰,剑饰雕琢技法各异,纹饰多样。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除了玉饰外,随葬的南越文王生平所使用的实用玉器也有不少堪称绝品。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被列入《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的“角形玉杯”。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角形玉杯。为主人自用的酒具。用一整块青玉雕而成,呈犀牛角造型,口缘微损。杯身作弧形优美流畅地回卷,尾端形似浪花飞扬,饰以阴刻、浮雕,构思奇妙,制作精美,被誉为 “汉玉中的稀世之宝”。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承盘高足杯。通高17厘米,由高足青玉玉杯、游龙衔花瓣玉托架、铜承盘三部分组成,造型呈三龙拱杯之势。共由金、银、玉、铜、木五种材料作成,工艺精巧、造型奇特。秦汉时期统治者迷信神仙,认为饮甘露服丹药、玉屑可以长生不死,故专家推测,这件承盘高足杯可能是南越文王生前用来承聚甘露的器具。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玉盒。由青玉雕成,高77厘米。盖子与盆身有子母口相扣合。结构严谨,雕工精细,光洁夺目,被称为“玉器绝品”。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铜框玉盖杯。杯体呈八棱筒形,座足呈喇叭形,杯身是一个鎏金铜框架,有上下两截,上截嵌入8块片状的玉片,下半截嵌入5块心形的玉片。玉盖杯的盖子外沿也是一个鎏金铜框,盖顶嵌入一块青玉,体现了汉代高超的镶嵌工艺水平。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鎏金铜框玉卮。酒器。由鎏金铜框嵌9块青玉片构成,底部为圆形玉片,漆木盖周边镶嵌3个弯月形玉饰,器形高贵典雅。

广州·南越文王墓(西汉南越王博物馆)(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