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于674 / 美文 /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

0 0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2015-11-29  年年有于6...

 

(点击阅读)

这一期,书单君要向大家介绍一位特别的人和一家特别的店。

他叫朱传国,今年已经53岁了。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从2000年6月到现在,在长达15年多的时间里,他只干了一件事,在安徽合肥的六安路上,开了一家旧书店。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这是合肥——也可能是全中国——最老的旧书店之一。

大隐隐于市

店里卖的许多书,历史比这间店还要悠久。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只要眼光毒,运气好,民国的书,甚至古代的孤本,在这儿都有可能淘到。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书店里还有一些有意思的老物件,海鸥相机、黑胶唱片、老收音机、水壶,手电筒之类的。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这些“宝贝”,安安静静地分布在店面的各个角落。拭去上面的灰尘,他们仿佛就会穿越时光醒过来,用古老的声音,讲述一个个旧日的故事。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凭借着独有的文化韵味,这间书店在合肥已经小有名气。很多当地的作家、媒体人、自由撰稿人都是这里的常客,无数爱书之人把它当做自己的精神港湾。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人生的漂泊,长不过一本旧书

经营这家书店的老朱,本人也是个超级书迷。而开这家专卖旧书的书店,也完全是出于偶然。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老朱曾经在安徽的一间儿童书店上班,1992年,他突然下岗了,一连几年都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随后在机电公司工作的妻子也下岗了。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时,有一天,朱传国面对着家里几大柜子的旧书,突然想,旧书市场上有那么多人买书,我为何不摆个旧书摊呢?

随后,夫妻两人开始轮流去花冲等地摆摊卖旧书,每天天刚蒙蒙亮就蹬着自行车出发了。老朱自己也没想到,头一个月他就盈利了。渐渐的,书摊的生意日益红火,顾客越来越多。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老朱开始将这个当正当营生经营起来。随着收来的旧书越堆越多,一个小小的书摊已不能满足老朱。2000年6月,他在六安路租了个门面,恭恭敬敬地挂出“增知书店”的招牌。他说,这个店名很简单也很实在,就是“读书增长知识”。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比起很多书店把新书和畅销书当成宝贝,老朱反而对旧书旧物情有独钟。他说:“旧书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在我们的手里时,能让我们体会到另一番滋味:它的内容、封面、字体都带着时代的色彩,并从泛黄的纸页中散发出来。它有多少思想价值,只要看看、摸摸就能感受到。”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时间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在互联网和其他新型书店的冲击下,增知旧书店的生意少了很多,但老朱仍然坚持把旧书店开下去。

他说,现在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旧书的价值,故纸留香,这里面其实含有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

他还曾对老朋友们说,如果身体允许,准备再干上个十年八年的,一直到老了干不动为止。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一座城市真的不能没有一座旧书店。书店它是一座城市最亮丽的文化地标;它是我们栖息心灵的一个重要的客栈;它是一个喧闹都市里面唯一一个让人安静的地方。我希望把它开成合肥的一座文化地标,永远活下去。”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老朱的妻子陈桂霞一起打理着书店

身患癌症 向书而生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今年春节过后,老朱的店就一直没有开门。许多爱书的人纷纷打来电话给老朱,电话那头的他嗓音带着明显的沙哑:我生病了,好了就开门。

大家不知道,接电话的老朱正在医院里治疗。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其实早在2013年夏天,老朱就发现自己患上了直肠癌。如今,老朱每个月都有10天要在医院化疗中度过,医生也给他“判定”了生命期限。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老朱朋友圈截图

老朱化疗用的“单抗”药物一支就要4200元,每个月的医药费差不多3、4万,这给老朱带来很大的经济压力。他的一些朋友听说后,四处帮他求援。年初,有很多媒体都报道过老朱的事。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但好强的老朱不愿意接受社会的捐助,他说,我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卖旧书来挣到养家治病的钱。不少看到报道的爱心人士,纷纷去增知旧书店买书,帮助老朱渡过难关。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很多人买完都不找零钱,直接就走了,让老朱的妻子陈桂霞感动不已。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这十几年来,老朱还有个写收书笔记的习惯,把他淘书、收书、卖书、读书的经历和感想记录下来。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患病后,老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将这些年写的四大本收书笔记出版。“卖了一辈子书,也希望将自己收书、卖书的感受出版出来。”

当地一些热心的媒体人和文化人知道后,真的开始帮他张罗。

11月8日,他写下的四大本“收书笔记”终于由安徽出版集团旗下的时代新传媒出版社集结出版,就叫《最后的旧书店》。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这本书共分为两个部分:上部分为“淘书偶记”,记录了朱传国2011年至2015年收书卖书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下部分为“爱书人语”,集中了季宇、许辉、韦君琳、陈劲松等20余位作家撰写的买书淘书故事以及与老朱的交往。

书单君也专门买了一本来读——书很厚,装帧也比较简单,但语言朴实而真诚,就像是倾听身边的一位智者讲流淌在岁月里的真实故事。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拿到新书的老朱非常满足,他说:

“人生的短暂不如一本旧书漂流的时间长。而我在这即将到来的时刻,感受到了生命的璀璨和城市文化的感召,所以我要感谢许多有爱的人和爱书的人。这一段时光,或许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了。”书单君的话

朱老板和增知旧书店的故事,书单君也是从一位名叫肖旸的“书米”口中得知的。他是合肥电视台的记者,也是朱老板的朋友,希望能借助书单的力量,让更多人来帮助朱老板。

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他坚守了15年,还想继续守下去

出于责任,书单君通过各种渠道,核实了事情的真实性,并直接联系上了朱传国先生。我们对他的情况有了深入了解,希望大家以购书的方式来帮补老朱的医药费,同时也支持增知旧书店。

想对朱老板表示支持的书友,可搜索时代传媒出版社的微店,购买此书。

需要特别申明的是,《最后的旧书店》“书单小店”暂未销售,您的购书款将直接支付到出版社。在扣除成本之后,出版社会将全部书款交给朱传国先生,而书,也会由出版社直接寄到您的手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