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弃石 / / 半首诗决定了她一生的命运 唐·薛涛“...

分享

   

半首诗决定了她一生的命运 唐·薛涛“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古诗词介绍系列

2016-02-15  荒山弃石

【半首诗决定了她一生的命运 唐·薛涛“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古诗词介绍系列

(2015-09-15 10:58:15)
标签: 

文化

      我们认识薛涛,大都是从粉红色的薛涛箋而来的。但薛涛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她坎坷的经历又是怎样的呢?她为什么被后人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为蜀中四大才女之一呢?又被后人与李冶、鱼玄机、刘采春并称为唐代四大女诗人呢?

【半首诗决定了她一生的命运 <wbr><wbr> <wbr><wbr>唐·薛诪“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古诗词介绍系列五十
      薛涛的父亲叫郭郧,在蜀中作官。薛涛生性聪慧,8岁能诗,通音律。有一次她父亲指着天井里的一株梧桐树吟了两句诗“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要薛涛续诗。薛涛马上联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亲为她敏捷的才思而高兴,但认为她续的两句诗有不详之兆。怕她以后沦为送往迎来的风尘女子,所以“父愀然久之”。这半首诗就这样注定了薛涛一生的命运。

      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如果她的父亲能长命,薛涛就不可能沦落风尘。可惜的是郭郧短命,抛下了妻子与年幼的薛涛。母亲没有再嫁人,母女相依为命,生活极其贫困。薛涛长到十六岁,出落得姿容美艳,加上性聪慧,能诗赋通音律,多才多艺。当时韦皋任川西节度使,命薛涛来筵席上赋诗侑酒,这样就不由自主地堕入乐籍了。

      后来袁滋、高崇文、武元衡、李夷简、王播、段文昌、杜元颖、郭钊、李德裕相继镇蜀,她都以歌伎而兼清客的身份出入幕府。可见薛涛的才艺颇高,人缘极好。韦皋还曾拟奏请朝廷授薛涛以秘书省校书郎的官衔,格于旧例,未能实现,但人们往往称薛涛为“女校书”。后世称歌伎为“校书”就是从她开始的。

      薛涛一生与很多的著名诗人有来往唱和,如赫赫有名的元稹、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牛僧儒、令狐楚、段文昌等人。特别是跟元稹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姐弟爱情剧。但是她终生未嫁,在孤寂中颓然离世。 

      关于元稹与薛涛姐弟恋的版本有多种,我选择了自己认为最合理的一种叙述如下:

      薛涛生于公元768年(另一说770年)卒于832年.元稹生于779年,卒于831年.薛涛大元稹十岁左右。前文己经说过,薛涛从小聪慧,才思敏捷,善诗赋,懂音律,擅歌舞,又美如天仙。但自幼丧父,母女相依为命,生活十分窘困。十五岁时被西川剌史韦皋请去赋诗侑酒,从此落入乐籍。韦皋当时四十多岁,他倒是真心宠爱薛涛的。在韦皋的“培养”下,薛涛的诗名传遍天下。她还为行政长官们出主意,写文书,俨然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女祕书。韦皋在西川二十一年,其间不知什么事薛涛得罪了他,他罚薛涛流徙松州。薛涛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已有今天是全靠韦皋的抬举,如果离开了韦皋这靠膀,自己什么都不是。于是写了许多“悔罪”的 诗,如《十离诗》等。十离诗就不一一介绍,只要看一下题目就能明白薛涛是怎样委屈自己去打动韦皋的。她说的十离是这样的:《犬离主》、《笔离手》、《马离厩》、《鹦鹉离笼》、《鸟离巢》、《珠离掌》、《鱼离池》、《鹰离鞲》、《竹离亭》、《镜离台》。韦皋见诗后顿生怜惜之情,旋即召回,并脱去乐籍,居于浣花溪边,终身不嫁,直到老死。

      现在来看看元稹,恐怕不用我介绍了吧。元稹祖先原姓拓拔,是鲜卑人后代。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诗的成就很大,人称唐朝四大诗人为“李、杜、白、元”。他十五岁明经擢第,二十五岁与白居易同科及第,官场里浮沉三十载,曾与裴度同为宰相。元稹小时候巳经“闻西蜀乐籍有薛涛者,能篇咏,饶词辩,常悄悒于怀抱也”(唐末范攄《云溪友议》)。这里“悄悒”解释为因思念而忧郁,也就是暗恋吧。元和四年(809年),三十一岁的他做了监察御史,被分配到西川考察,元稹认为终于有机会见见日夜思念的美诗人薛涛了。求见了几次,薛涛都不允。后来通过一个姓严的司空介绍,终于见到了薛涛。这一见不得了。薛涛的诗情及书法,使元稹佩服得五体投地。而且人也美艳无比,根本看不出已是四十上下的人了。薛涛其实也略知元稹的才气,几次交往下来,觉得果不其然。于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往来酬唱,耳鬓厮磨,感情日深。于是双宿双飞,沉溺于爱情的蜜罐里。薛涛在情场上打滾了二十来年,那些大都是逢场作戏。从未像现在这样真诚地深深地爱上一个男人,所以真心地想把自已的终身托付给元稹。她在《池上双凫》的诗中写道:“双栖緑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你看她多么珍惜这双栖双宿的每一天,而且盼望直到永远!

        对元稹来说,他正在丧妻之痛里(有的记载要到元稹离开四川返京后,妻子韦丛才亡故)。而在他面前的,就是他从小暗恋的心上人,艳冠一时,才华出众,挡不住惺惺惜惺惺。

        但是好景不长,两人共处三个多月后,元稹要返京交差。一场生离死别,特别是薛涛更如做了一场梦一样。分别时或许元稹有诺言相许,等自己仕途稳定后一定会来接薛涛的。但此后元稹的确仕途坎坷,无法实现自己的诺言。待风正帆顺,正要去接回薛涛时,又在浙江任上遇上了清丽年轻而且才华出众的刘采春。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姐弟恋就彻底歇菜。其实在元稹离蜀后,薛涛对元稹还是抱有幻想的。她曾写过这样一首题为《牡丹》的诗:

         去年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牋怨别离。

       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

         传情每向馨香得,不语还应彼此知。

         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

     明里在咏牡丹,喑中在追忆“夜深闲共说相思”的恩爱岁月。当等待转化成失望时,薛涛又写下了这样一首思妇诗:           知君未转秦关骑,日照千门掩袖啼。

        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

     她自怨自艾,好不伤悲。不过元稹还是一直与薛涛有酬唱往来,没有忘记过薛涛。使薛涛最不堪的诗是元稹离薛涛十年后写的这首诗:       

        锦江滑腻峨嵋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词客多停笔,个个公侯欲梦刀。

        别后相思成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你生得那么秀丽姣艳,你才华那么令人钦佩!不是我不想你呀,但是——

    薛涛毕竟有自知之明,终于把元稹“放下”。晚年道冠道服打扮,独身隐居在浣花溪边。并且自制粉红的薛涛箋,写诗笺上,煞是好看。一代名女,终于六十三岁时陨落于浣花溪畔。

 全文完

附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