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洪建国 / 晏殊 / 狗肉猪头入诗赋

分享

   

狗肉猪头入诗赋

2016-02-22  无为洪建国

◎ 老猫

北宋名臣滕元发,性格豪爽放浪,到啥地步呢?他年轻的时候住在庙里读书,没油水啊,馋得扛不住了,偷偷把庙里的狗给吃了。事不机密,让和尚给逮住,和尚也有意思,说:“你写篇《滕先生偷狗赋》吧,写出来,算你白吃。”

这点事难不住滕元发,片刻写就,句子还挺对仗:“饼饵引来,犹掉续貂之尾;索绦牵去,难回顾兔之头。”还有“既欲思于实腹,遂乃设于空喉”等等。空喉是啥啊?就是滕元发逮狗的工具。还别说,写得相当有文采,就像现在的走红网文一样,“即日传播于州府”。

无独有偶,也是在庙里,也是宋朝,也是一位名臣——王全斌,也是吟诗作赋,说的是猪头,不过这次作者换成了和尚。

王全斌在宋初入四川平灭后蜀,追杀残敌时进了一庙。庙里的和尚已经喝高了,看着老王迷迷瞪瞪的,态度倨傲,王全斌差点杀了他。但他得问和尚要吃的。和尚说:“我这儿没素菜,只有肉。”接着就端出一盘蒸猪头。

王全斌尝了一口,美味异常。他就跟和尚开上玩笑了:“你这还庙呢?又是酒又是肉的,就差个姑娘唱曲儿了。”和尚说:“没姑娘,但我是诗人啊。”王全斌说:“那好,就来首猪头诗吧。”和尚摇头晃脑道:“嘴长毛短浅含膘,久在山中食药苗。蒸处已将蕉叶裹,熟时兼用杏浆浇。红鲜雅称金盘饤,软香真堪玉箸挑。若把羶根来并比,羶根只合吃藤条。”

羶根,是指羊肉。宋朝人一向认为羊肉比猪肉高级,所以苏东坡才有“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食,贫者不解煮。”的感慨。和尚说和自己的蒸猪头相比,吃羊肉就像吃藤条一样无味,其实就是自夸。

这诗做得王全斌大爽,还给了和尚一个紫衣师的称号。由此看来,肉入诗文,并非大俗,做得好了,还风趣可爱。

吃喝入诗,作用巨大。吃得好写诗,吃得不好也必须写诗。现在说说宋朝初年公务员的工资。以武职论,朝中做官,一当上公务员,先得任三班借职(在殿前三班倒站岗,借职就是实习生),之后转正,叫三班奉职,薪水很低,每月七百驿券(不值钱的纸钞),加上半斤羊肉。这点钱粮哪儿够啊?有人就在宿舍门上写诗:“三班奉职实堪悲,卑贱孤寒即可知。七百料钱何日富,半斤羊肉几时肥?”诗写得凄惨,传到皇帝耳朵里。皇帝一想,是啊,没法过啊,于是赶紧给涨工资。这要搁现在的白领身上就难了,写上一百首诗,老板也未必搭理你。

所以怀才不遇的人,看到自己伙食不好,一定要写诗,还要诙谐自嘲,特别要注意的,是要把诗写在屋子外边的墙上、门上,这样可怜才能被人看见,否则写了白写。

这就要说到另一位名士了——晏殊。宋真宗那些年天下太平,很多官员热衷于吃吃喝喝,只有晏殊,整天闭门读书。皇帝见到他,说,你们看看,小孩子都知道念书,你们以后要向他学习。还要给晏殊升官。晏殊说:“其实我也想出去吃吃喝喝,就是没钱,只好宅着。有钱了谁还宅啊?”这么一说,把皇帝说乐了,觉得他诚实,对他又看重三分。

到了宋仁宗年间,晏殊已经当上宰相了,可就是因为吃饭做诗,把官给丢了。有天下大雪,晏殊请客,欧阳修等人在座。因为说到西边还在用兵,欧阳修吟诗道:“可怜铁甲冷彻骨,四十余万屯边兵。”次日,被人到皇帝那里打了小报告。结果,晏殊遭牵连罢相。其实,这只是个借口而已,真正让晏殊倒霉的,是朝中的帮派势力争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