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茶馆 / 我的图文原创 / [原创] 《道班里的婚事》

分享

   

[原创] 《道班里的婚事》

2016-02-28  春山茶馆

道班里的婚事

哥、嫂一家生活在汤家道班。82年,哥退伍回村,嫂嫁给哥,两人生活很苦。哥的老连长信任哥、心疼哥,把哥介绍到道班当了一名合同养护工。嫂随哥,也在道班干起同行。那年,实行人民公路人民养,提倡以班为家以路为业。

在道班,哥嫂一待就是33年。在道班,哥嫂有了一对儿女:子斌女琴。05年,斌大学毕业,应考到70公里外的乡镇中学当了一名教师,娶了在银行工作的妻子业,两人婚事没在道班办。哥感觉不热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发誓女儿琴的婚事一定要办在道班,给道班赋予“家”的感觉。那年,公路改革,农民合同工一律辞退,只留少量养护骨干,哥嫂成为道班临时工。

汤家道班处在三岔路口,四面环山,两条干线公路在此交汇,通黄山,连黟县,接石台,遇到雨雪,位置关键,可三面联通应急抢险。哥是党员、退伍军人,做事干练,能吃苦,到道班第二年,便当了班长,当班长6年,哥当了6次先进,拿回5次先进道班奖牌,领导欣赏,同事认可,哥被提拔为片区领工员,管理白沙、汤刘、汤家、郭村、桃源、清溪、乌石7个道班,近80名道工。直到05年公路改革,沙石路变柏油路,道班变作业点,哥由领工员变为临时工, 30年哥拿回了24次先进。每每谈起这些,哥立刻来了精神,很有归属感、存在感和成就感。哥说,这辈子难忘4件事:当兵入了共产党、道班成为自己家、儿女双全长成人、处世无愧自己心。

女儿琴,174,高挑漂亮,男友奇181,英俊帅气,哥对他们的姻缘非常满意。奇的家境殷实,亲家希望两家在城里合办婚礼,免得在道班缺东少西,办不周全。哥则认为,道班33年占据了他的大半生,彩礼可免,嫁妆可增,但一定要在道班办一场喜庆,一来请30多年共事的道班工友热闹热闹,和他们叙叙友情;二来请多年来相处融洽的汤家村村民闹闹场子,对他们有个答谢。

牛不过哥哥,亲家让步,剩下的就是哥一家人的忙碌。道班工友是质朴的,附近村民是热情的,听说道班张家要办喜事,七大姑八大姨老太太小媳妇都来讨事做,每天10来个,道班一下子又热闹起来,哥好像又恢复了“领工员”这个“官”儿。

道班地处深山,条件简陋有限,除了几道橘黄色标志线条格外醒目外,一切都显得那么陈旧,但哥有哥的办法,哥用了4招就彻底解决问题。第一招:道班问题个人解决。哥买来10桶涂料和5个滚式毛刷,戴上自制的“报纸帽”,每晚消耗2桶涂料,一个礼拜,道班内墙洁白如初。第二招:实质问题表面解决。哥让儿子斌网购了100个五彩气球、80个纸质小灯笼、60个双喜窗花、10副婚庆门对和1副婚庆中堂,楼梯绑彩球,窗户糊双喜,门上帖对子,树上挂灯笼,正屋设中堂……整个道班一下子喜庆起来。第三招:人气问题炮仗解决。村小道班偏,来往客人不过百十人,缺了点人气,哥说喜庆主要在人气,增加人气,烟花炮仗不可少,迎宾炮、接亲炮、催席炮、送亲炮、喜庆烟花样样都得全,平时非常节俭的哥,一甩手,买来了4000多元烟花炮竹。我问哥,心痛不?哥狡黠一笑:这事不能小毛,道工也有慷慨痛快的时候啊。第四招:招待问题亲友解决。道班有灶台、有场地,但缺人手、器具,招待成为大问题。哥算了一下,来贺的亲戚40左右、乡亲40左右、道班工友20左右,宾客大约100余人,需开席10-11桌,亲友们七嘴八舌,缺这少那,最后结论是我们都是巧媳妇……。但哥就是哥,只见他往中间一坐,一人发一包喜烟,说:大家都是亲戚好友,不光喝喜酒,还要帮大忙哈,五舅你开过饭店,你当总厨,掌大勺,列好酒菜清单,大姨、婶婶负责采购;三舅负责炒米、和面、炸米饺,当好二厨;大姑、小姑和他三姨负责洗菜切菜包饺子,当好三厨;来的7个小辈媳妇和6个舅妈帮助洗碗、端菜、下面条,当好服务员;老汤等8个工友,都是几十年朋友,负责去租借6个圆桌、60把椅子和60套碗碟,用红色台布蒙好,布置好现场,11桌人,备12桌席,6桌一开,开两造;叔叔和六舅看管细节,招待来客;儿子斌儿媳业左右联络,随时候补;大舅、二舅、大姨夫年龄大,威望高,你们在打好麻将的同时,要查处查处那些躲猫的、偷懒的。希望大家各司其职,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哥话音刚落,本来混乱的“会场”一下子哄堂大笑起来……我不禁叹道:哥,你真牛!

正月初六,是琴婚庆的正日子,一大早,哥嫂一身正装便起了床。嫂去厨房,查看宴席准备情况。哥到女儿琴的房间,看看琴昨晚有没有睡好,当他看到琴把哥平时戴的道工帽戴在她喜欢的玩具狗熊头上时,眼眶一下子湿润起来,哥没说什么,走了出来。我陪哥默默地到院内巡视一番,哥摸着给琴陪嫁的轿车,又指指周边停靠的10多辆轿车,对我说,这几年,公路等级和公路路况提高了很多,道班工作轻松了许多,道工的工资待遇也提高了不少,很多道工都买了家用汽车,社会地位明显提高。给琴陪嫁的车子,他花了15万,加上儿子斌婚事的用费,几乎用去了他和嫂一辈子积蓄,但他不后悔,心里甜滋滋的,很有成就感,希望斌和琴将来比他们好,比他们幸福。听着哥的话,我的眼睛忍不住湿润起来……

上午928分,接亲的车队准时到达,道班的铁门被关闭起来,请求开门的红包塞了一遍又一遍,不行,接着塞!催促开门的炮竹放了一挂又一挂,不行,接着放!门里门外,炮竹声、笑声、嬉闹声连成一遍,推门的、抵门的、起哄的乱成一团;年轻的怪点子花样百出,年长的馊主意悄悄出炉,男方女方泾渭分明,各为己利,但和气一团今日的道班,真正成了小山村汤家的喜庆中心。整个嬉闹过程,持续整整2个小时,但这些似乎与哥嫂无关,哥嫂一下子成了最闲的人。

改口仪式简短而庄重。女婿、女儿跪拜哥嫂,双手递茶,改“叔叔阿姨”为“爸爸妈妈”,哥嫂给了红包后,按常规要有几句叮嘱话。哥说,我只说3句话:一是希望奇好好待琴,琴是我的宝贝,我把宝贝都给了你,你就是我们最亲的人;二是希望琴保持本分,待公婆如爸妈,相夫教子,兴旺家庭;三是希望你们不忘道班情感,做人处事要像公路一样,有直有弯,在坚持正直的同时,要学会转缓,要好好工作,学会回报。

下午218分,是琴出门的喜庆时刻。59岁的哥嫂看着儿子斌背着女儿琴,在众人拥簇下,在震天的烟花鞭炮声中,上了婚车,缓缓驶出道班大门,再也忍不住流出了两行热泪……不知什么时候,送走妹妹的斌,回到哥嫂身边,左手挽着哥,右手挽着嫂,对哥嫂轻轻地说了句:爸妈,你们别难过了,妈妈在哪,家在哪,爸爸在哪,天在哪,我和妹都是你们放出去的小鸟,一定会经常飞回道班这片天地的……

听了斌的话,哥嫂再次流出了两行热泪……

                                                                                               (文中图片均为手机拍摄)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