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竹笑 / 文学 / 林黛玉为何讨厌李商隐

分享

   

林黛玉为何讨厌李商隐

2016-03-07  风过竹笑

林黛玉为何讨厌李商隐

红楼梦第四十回,贾母带着刘姥姥大宴大观园,在园里曾坐了一次船。看到了池中的枯荷。宝玉道:“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宝钗笑道:“今年这几日,何曾饶的这园子闲了一闲,天天逛,那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工夫。”林黛玉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欢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残荷了。”宝玉道:“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别叫拔去了。”

李义山就是李商隐了,先不说这,先夸夸曹雪芹,寥寥几笔就力透纸背,把女一女二刻画得入木三分。就荷叶丛生一事,宝钗思考问题的角度显然是理科思维,明显不招宝玉待见,而林黛玉这个文傻则装逼装出了新高度,恰好宝玉偏偏也就好这口儿。林黛玉的议论倒是很值得去玩味,是真的不喜欢李商隐,还是为了显得自己有逼格、还是只为了特别强调“留得残荷听雨声”这一句而故意这样说的呢?其实仔细想一下,林黛玉其实真的是说的了一句心里话,她讨厌李商隐,恰好正说明了她的性格。她的确只喜欢这一句。

说起李商隐的诗,我们能忆起不少脍炙人口的名句。如:“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相见时难别也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等等。这些名句自古以来,被多少恋爱中的青年男女所背诵、所传递、所默念。为什么林黛玉不为这些描写爱情的警句所动?我们知道,在红楼梦出现以前,很多文学作品中所描写的爱情故事,总不出这样的窠臼:青年男女相爱了,但由于距离使他们不能在一起,因此引发了他们的相思之苦。一旦他们相逢了,爱情也就得到圆满的结果。李商隐诗中都是这种“生离”的痛苦。而之于林黛玉而言,她对爱情的症结,并不在于生离,而是在于“生别”,她所爱的宝哥哥天天像狗皮膏药一样糊在她身上,赶都赶不走的,可以说整天与她在一起,宝玉经常到潇湘馆来看她,她也可以到怡红院去看宝玉。他们并不少可以倾诉爱情的机会,但事情每当稍有进展,她的小性儿就泛滥作妖,最后结果总是两个人哭成了傻逼,只因为她比什么都不懂的宝玉更明白自己的处境。即使朝夕相处,也只能偷偷摸摸。寄人篱下的自卑与自怜自伤的性子让她直觉的相信爱情就是一场悲剧,因此她不可能喜欢李商隐诗中传达出的那种简单粗暴的逻辑。这种李商隐式的诗词所传达的理想主义,让她觉得太肤浅,显然引不起她思想上的共鸣。

而她为何偏喜欢这句“留的残荷听雨声呢”,如果能仔细分析下她的处境,也不难理解,很多读者都会觉着林黛玉矫情,事实是她真的很矫情,人聪明大发了就难免感觉到孤独,尤其是林黛玉这种寄人篱下的孤女,典型有种你们跟不上我智商我还得跟你们混饭吃的无奈,荷花自古便有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气质,不过这回是变成残荷了,但残荷也是荷,毕竟也不是狗尾巴草,没了妈一身病的林黛玉也是林黛玉,毕竟也不是只想着薅残荷的管家婆薛宝钗,没有残荷呢,到是波光潋滟,亮亮堂堂,但你又哪里去听雨打荷叶的非主流之美?所以,我猜黛玉的心情大抵是这样的: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不要总是天天想着把我林黛玉薅出去,我林黛玉是传播精神美,净化你们铜臭心灵的天使,除非你嫌我碍眼排挤我想要轰我走。我虽然同情你们的愚蠢,但毕竟这世道是蠢人说的算,我要想有饭吃,只能尽最大努力少吐槽你们,你们再不让我吐槽,我憋的浑身难受,最后只好跑去葬花,一个人祭奠你们的愚蠢,当然,再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再者,红楼梦中林黛玉对雨声也是情有独钟,对雨,她有很多描述:“冷雨敲窗被未温”(葬花词),《秋窗风雨夕》更是浓墨重彩地大大描写了一番秋天的风雨。这就更好理解,惆怅的时候,看一看所有东西都被吹淋的苦逼兮兮的,是不是感觉也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如此风雨飘摇无牵无挂般的命苦了呢?

因此,从移情的角度来看,黛玉最不喜欢的李商隐,却独独欣赏“留得残荷听雨声”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