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l726155 / 中国历史 / 唐代的女道士,原来是交际花

分享

   

唐代的女道士,原来是交际花

2016-03-11  ghl726155

唐代的女道士,原来是交际花



唐代是个不寻常的朝代,妇女能顶多半边天,甚至整个天。
唐代出了中国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但武则天的功绩主要在政治方面。而在才女阵营,大姐大则非薛涛莫属了。她们的出现,为男性霸主的社会平添了几分妩媚和旖旎,也注入了新鲜的活力。
薛涛是中唐时期最著名的女诗人。
薛涛,字洪度,陕西长安人,很小就随做官的父亲到了四川成都,此后一直生活在那里,身后又安葬在成都,基本在巴山蜀水间度过了一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川妹子。
薛涛早慧,属于神童级的才女,证据是会作诗。
据说在她八岁那年,一天,父女二人在庭前天井里的梧桐树下玩,薛涛刚说了一句,梧桐树长得好高哦,树顶都被云彩遮住了。爸爸立刻就要求她作诗。小姑娘想都没想,随口对了句:“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薛涛十五岁那年,在成都府管辖下的教坊里做了一名官妓。所谓官妓,实质就是一种经常陪政府官员饮酒作乐的职业。说白了,就是政府认可的“三陪女郎”,服务对象也主要是政府工作人员。
薛涛入行后,马上表现出了非凡的才艺。时人说她“诗酒之外,尤见才辩”。就是说,她不仅酒量惊人,还斗酒诗百篇,并且思维活跃,擅长辩论。薛涛的文学才能最早被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发现的。有一次韦皋宴请一位重要客人,作陪也都是蜀中名流。韦皋召来薛涛,要她即席赋诗给众人助兴。薛涛即席写下一首《谒巫山庙》:
乱猿啼处访高唐,一路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犹是哭襄王。
朝朝暮暮阳台下,雨雨云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韦皋看过赞叹不已,传阅给席间众宾客,大家也都叹服。
薛涛这首诗写的是过巫山神女峰时谒巫山庙的情景。自从宋玉的《高唐赋》以后,巫山云雨已经成了男女欢爱的代言,但在薛涛的笔下,却有一股惆怅怀古的味道,大有凭山凭水吊望,感喟世事沧桑的味道。尤其最后一句“春来空斗画眉长”,更是隐隐指责前人沉溺女色,这样的立意出自女人之手已是不易,出自一个风尘女子笔下更是殊为难得。
薛涛后来因小事得罪了韦皋,被发配边关,后虽被召回,但已万念俱灰,回成都不久后,她就脱去乐籍加入道籍,在成都郊区的浣花溪旁,买了独门独院的小别墅,种了满院枇杷花,时年不过二十岁。

薛涛虽身为女道士,但在成都的文化圈中却是名流。西川的节度使换了十一茬,她陪诗陪酒效力了几十年。她经历了韦皋、袁滋、刘辟、高崇文、武元衡、李夷简、王播、段文昌、杜元颖、郭钊、李德裕诸节度使镇蜀的时代,和他们都有过不同程度的交往,可谓是“流水的节度使铁打的薛涛”。
其中,武元衡与薛涛的关系最好。
武元衡为武则天的曾侄孙,是真正的皇家贵胄。武元衡节制成都期间,薛涛亦如前频繁出入武府,与武元衡谈诗论文。后武氏奉调回京,薛涛托人捎去问候的诗作《送卢员外》,写得文采斐然,情致暗藏但又典雅庄重:
玉垒山前风雪夜,锦官城外别离魂。
信陵公子如相问,长向夷门感旧恩。
信陵君,名无忌,是战国时魏国第六个国君安釐王魏圉的异母弟弟,喜欢养士,门客达千人,是著名的“战国四公子”之一。
侯嬴是魏国首都大梁(现在的河南开封一带)夷门监者,也就是个看大门的门卫,既老且贫,信陵君却将他迎为上宾。
后秦国围攻赵国,赵王求救于魏王,魏王惧于秦国的虎狼之威,犹豫不决。由于信陵君的姐姐嫁给了赵国的平原君,故信陵君一意要救赵,但又做不了魏王的主,于是侯嬴为信陵君出谋划策,让魏王最宠爱的如姬窃了魏王的兵符,信陵君才得以带兵救赵,侯嬴则刎颈送公子,以报知遇之恩。
诗中以信陵君喻武元衡,夷门侯嬴为作者自喻。用典精切,不仅切合两人的主客身份,也深深表达了女诗人的情意。
薛涛用这个历史故事,明白地表示了友情之所以弥足珍贵,乃在于武元衡对自己的尊重之情、知己之恩。特别是薛涛以一乐伎之身,饱经风霜,更感知己之恩重于泰山,贵于和璧,因此铭刻于心,念念不忘。
对于薛涛这样一个有着绝世才华的女子来说,最大的痛苦不是没有锦衣玉食,而是没有一个可以触动自己心灵的男人。但就在四十岁时,薛涛忽然被爱情撞了一下腰,与比她年轻得多的多情种子元稹谱写了一段轰轰烈烈的姐弟恋。
那年,元稹年三十,薛涛年四十一。
薛姐姐以为自己千年等一回,终于等来了真命天子,于是全身心投入到这场迟到的爱情之中,体现了高度的奉献精神,把积蓄多年的风情才华都用上了。
两人度过了近四个月美好时光后,元稹奉调回京。从此只好靠快递来传达感情了,此间的情诗写得相当好。薛姐姐的诗本来就写得好,这下更好了,恋爱出诗人!看她给元稹写的情诗:
诗篇调态人皆有,细腻风光我独知。
月下咏花怜暗澹,雨朝题柳为攲垂。
长教碧玉藏深处,总向红笺写自随。
老大不能收拾得,与君开似教男儿
写点小诗,弄些风情一般的女人都会,但更深层的情调只有姐姐我才有了。后四句则伤感地说,自从与你相恋之后,便将自己这枚碧玉深藏于闺阁之内。现在自己年纪已经老大了,希望你的花轿能早日来到门前。

薛涛六十五岁去世时,元稹已早她数年辞世。稍后的唐代诗人王建经过成都时,写下一首诗来赞薛涛:
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
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
成都现在有一座叫望江楼的公园,就是为纪念薛涛而修建的,里面有薛涛的雕像,上面对联上写道:
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
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雨,要平分工部草堂。
“工部”指的是唐代诗圣杜甫,薛涛的诗歌居然与一代诗圣平分秋色,这样的女子,古往今来能有多少?那缕淡如青烟的寂寞香魂,如果能看到这样的评语,也应含笑于九泉之下吧!

转自“文史女教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