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黑心明 / 诗选 / 知·道薛涛:无情不似多情苦

分享

   

知·道薛涛:无情不似多情苦

2016-04-04  夜黑心明

知·道薛涛:无情不似多情苦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这是唐代女诗人薛涛所做的《春望词》。诗中虽描写春日眺望,却处处透着女诗人柔肠百转的相思之苦。这首诗,是薛涛为恋人元稹所做。

768年,薛涛出生于一个官宦之家。其父薛郧在朝廷当官,学识渊博,把这个唯一的女儿视为掌上明珠,从小就教她读书、写诗。

有一年夏天,薛郧在庭院里的梧桐树下歇凉,微风吹来,梧桐树叶沙沙作响。他忽有所悟,吟诵道:“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没想到他刚刚吟完这两句,一旁的薛涛随口接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那一年,薛涛不过八九岁。

这两句诗虽然能看出薛涛的才华,但却也成为薛涛一生的谶语。“迎送”“往来”似乎预示了薛涛未来沦落风尘的命运。

薛郧为人正直,敢于说话,结果得罪了当朝权贵而被贬谪四川,一家人从繁华的京城搬到了遥远的成都。没过几年,薛郧又因为出使南诏沾染了瘴疠而命丧黄泉。

父亲死时,薛涛年仅14岁,母女俩的生活立刻陷入困境。薛涛不得已,凭借“容姿既丽”和“通音律,善辩慧,工诗赋”,在16岁加入乐籍,成了一名营妓。

当时韦皋为剑南节度使,统略西南。韦皋很欣赏薛涛的才华,经常召她到帅府侍宴赋诗。

一次酒宴中,韦皋让薛涛即席赋诗,薛涛神态从容地拿过纸笔,提笔而就《谒巫山庙》:“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多年后,薛涛还曾做过一首《筹边楼》:“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前者惆怅怀古,后者风格雄浑,两首诗都完全没有一丝脂粉女儿之态。可见薛涛之见识心胸。

在韦皋的热捧下,薛涛声名鹊起,很快成了韦皋身边的红人,也成为蜀中之地的名妓。韦皋甚至打算向朝廷为薛涛求取“校书郎”的官职。虽然最终作罢,但是“女校书”之名已不胫而走。

韦皋对薛涛十分宠爱,而薛涛也有些恃宠而骄。据五代时期何光远所撰的《鉴戒录》所载,“应衔命使者每届蜀,求见涛者甚众,而涛性亦狂逸,不顾嫌疑,所遗金 帛,往往上纳。”意思是说,前来四川的官员为了求见韦皋,多走薛涛的后门,纷纷给她送礼行贿,而薛涛“性亦狂逸”,你敢送我就敢收。不过她并不爱钱,收下之后往往上交。虽然如此,她闹出的动静还是太大了。韦皋一怒之下,下令将她发配松州(今四川省松潘县),以示惩罚。

松州地处西南边陲,人烟稀少,兵荒马乱。薛涛开始后悔自己的轻率与张扬,写下了动人的《十离诗》。这《十离诗》分别为:《犬离主》、《笔离手》、《马离厩》、《鹦鹉离笼》、《燕离巢》、《珠离掌》、《鱼离池》、《鹰离鞲》、《竹离亭》、《镜离台》。薛涛分别以犬、笔、马等物自喻,而把韦皋比作主、手、厩等,细腻地表达了一种对主人的依靠之情、懊悔之意,情感哀婉,却很有分寸,并没有摇尾乞怜之态。

《十离诗》被送到了韦皋手上,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于是一纸令下,又将薛涛召回了成都。这次磨难,让薛涛看清了自己。归来不久,她就脱去了乐籍,成为了一个自由身,寓居于成都西郊浣花溪畔。院子里种满了枇杷花。

后来,韦皋因镇边有功受封为南康郡王,离开了成都。此后,剑南节度使总共换过十一位,每一位都对薛涛十分青睐和敬重。

身在红尘,薛涛与当时许多着名诗人都有来往,她的朋友圈中不乏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等诗坛领袖。但不论是对高官,还是对名士,薛涛一直都能保持着一种不卑不亢,超然世外的态度,直到她四十二岁那年,遇到了她的“生死劫”——这个人就是元稹。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这首《池上双凫》完全失去了薛涛往日大气豪迈的诗风,热恋当中的小女儿态表露无遗。

那个春日,浣花溪畔,薛涛遇到了元稹,在一个桃花漫天,杨柳如烟的早晨。外表俊朗、谈吐隽雅的元稹很快征服了薛涛。薛涛放下了所有尊严和防线,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了元稹。

在幕府,无论面对府主还是幕僚,薛涛用她的不卑不亢维护着自己的尊严。但当她陷入情海、付出真情,盔甲被卸下,便露出大丈夫身后小女子的谦卑,就像张爱玲的那句话:“她径直低到尘埃里去。”正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但是薛涛与元稹缱绻旖旎的生活只有四个月,元稹因公被调回京城。薛涛开始了这一生漫长的等待。

这期间,薛涛经常与元稹诗词相和。心思细腻又浪漫的薛涛发明了“薛涛笺”。她在成都浣花溪采用木芙蓉皮作原料,加入芙蓉花汁,制成桃红色精美的小彩笺,专门用于写情诗情书,表达爱慕思念之意,这在当时及后世极为流传。

与元稹初会的四年后,薛涛还特意去江陵看望过元稹。得到的却只有空头承诺。薛涛依旧只有等待。又过了几年,元稹终于想起薛涛这个旧日情人,打算把她接回去,路上却遇到了另一个更加年轻貌美的刘采春。

哀莫大于心死。从此薛涛脱下了极为喜爱的红裙,换上了一袭灰色的道袍。浣花溪畔仍然车马喧嚣,然而薛涛却已心如止水。

一个女人最真挚的情意,就这样被消磨殆尽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