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谋图书馆 / 文化 / 写了一辈子好诗,爱了半辈子渣男,与白居...

分享

   

写了一辈子好诗,爱了半辈子渣男,与白居易称友,却被姐弟恋耽误

2020-08-09  品谋图书馆

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是什么样的?

论美貌,她迷倒了11任四川节度使;

论才华,《全唐诗》中收录了她90多首诗;

论交际,她与白居易、杜牧、刘禹锡等都有交往;

论书法,她的行书模仿王羲之,笔力峻激;

论贡献,她发明了中国第一张彩色纸笺;

论地位,后世有人把她与杜甫并列;

薛涛,用她的才情和智慧,温暖了晚唐的天空。

01

薛涛,字洪度,与鱼玄机、李冶、刘采春并称唐代四大女诗人,又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

薛涛出生在官宦之家,她的父亲薛郧彼时在京城长安当官,学识渊博。

他对唯一的女儿薛涛疼爱有加,视为掌上明珠,从小就教她读书、写诗。

因此,薛涛年纪尚浅之际,已然满腹经纶。

有一天,薛郧正于庭院的梧桐树下乘凉,忽有所悟,诗兴大发,便吟道:

“庭除一古树,耸干入云中。”

不料,8岁的薛涛在一旁随口就附道:

“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薛郧一听,又惊又喜,薛涛不负己望,实为喜;

但薛涛终归是女子,才华过于横溢,真不知将来会带来如何的惆怅。

写了一辈子好诗,爱了半辈子渣男,与白居易称友,却被姐弟恋耽误

果然,天有不测风云,薛涛的一生,迎来了第一遭变故。

薛涛十四岁那年,耿直的薛郧被贬官,内心抑郁加之西南瘴气致病,很快便撒手人寰。独留柔弱的母女二人相依为命。

豆蔻年华,本该是最好的时光,可于薛涛而言,终是为流年所辜负。

彼时的唐朝风雨飘摇,她们的日子过得极为窘迫。空有满腹的才华和一身清高却换不来一碗饭吃。

流年不利之际,姿容绝世、通晓音律、工于诗赋的薛涛,于十六岁那年加入乐籍,成为一名营妓。

不过,即使是身为游荡于娱乐场合的营妓,薛涛也不同于周遭的女子,她固有的才艺与诗情促使她得到了许多官员与文人雅士的赏识与钦慕。

在一次酒宴中,新任节度使韦皋召她赴宴作陪,即席赋诗。

薛涛从容淡定,挥笔而就,一首《谒巫山庙》就此传世:

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犹是哭襄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这首诗立意深远,磅礴大气。惆怅怀古之际感慨世事沧桑,更讽刺前人沉溺女色,竟完全不像是出自妙龄女子之手。

可谓是眼光开阔,胸有丘壑。韦皋看罢,拍案叫绝。

写了一辈子好诗,爱了半辈子渣男,与白居易称友,却被姐弟恋耽误

韦皋赏识她的诗才,便让她出入官府,还举荐其做校书郎,虽未授实衔,却已名声在外,时称女校书。

而后韦皋出钱,薛涛在浣花溪旁置办了一个院子定居下来。

02

然而,即便再聪明,有才华,到底还是个年少轻狂、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众星捧月之下,难免恃宠生娇,恃才放旷。

据说当时求见韦皋的官员,多借助薛涛走后门,纷纷给她送礼行贿,而薛涛“性亦狂逸”,来者不拒。

不过她并非爱财,收下之后分文不留,全部上交。

这种张扬的做派,还是惹怒了韦皋。一纸令下,将她发配松州,以示惩罚。

千里赴边,路途遥远,兵荒马乱,颠沛流离。

悲戚心酸汹涌而来,她才如梦初醒,终于看清自己的处境和身份。

才名是虚,艳名是虚,宠爱是虚,唯一真实的是:自己不过是一个一无所有的营妓。

再光鲜亮丽,自命清高,也不过是因为韦皋给她的庇护。

失去他的庇护,自己不过是命如草芥,渺如尘埃罢了。

写了一辈子好诗,爱了半辈子渣男,与白居易称友,却被姐弟恋耽误

到底是聪明机警的女子,审时度势之后,她擦干眼泪,收起无谓的悲伤,放下无用的清高,写下了流传至今的《十离诗》,差人送给韦皋。

其一:

犬离主驯扰朱门四五年,毛香足净主人怜;

无端咬着亲情客,不得红丝毯上眠。

其二:

笔离手越管 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

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

其三:

马离厩雪耳红毛浅碧蹄,追风曾到日东西;

为惊玉貌郎君坠,不得华轩更一嘶。

其四:

鹦鹉离笼陇西独处一孤身,飞去飞来上锦裀;

都缘出语无方便,不得笼中更换人。

其五:

燕离巢出入朱门未忍抛,主人常爱语交交。

衔泥秽污珊瑚枕,不得梁间更垒巢。

其六:

珠离掌皎洁圆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宫。

只缘一点玷相秽,不得终宵在掌中。

其七:

鱼离池跳跃深池四五秋,常摇朱尾弄纶钩。

无端摆断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游。

其八:

鹰离鞲爪利如锋眼似铃,平原捉兔称高情。

无端窜向青云外,不得君王臂上擎。

其九:

竹离亭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将劲节负秋霜。

为缘春笋钻墙破,不得垂阴覆玉堂。

其十:

镜离台铸泻黄金镜始开,初生三五月徘徊。

为遭无限尘蒙蔽,不得华堂上玉台。

她别出心裁的把自己比作是犬、笔、马、鹦鹉、燕、珠、鱼、鹰、竹、镜,而把韦皋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的主、手、厩、笼、巢、掌、池、臂、亭、台。

只因为犬咬亲情客、笔锋消磨尽、名驹惊玉郎、鹦鹉乱开腔、燕泥汗香枕、明珠有微暇、鱼戏折芙蓉、鹰窜入青云、竹笋钻破墙、镜面被尘封,遭到主人不快而厌弃,实在是咎由自取,无可辨白。

她放低身段,自嘲自贬,言辞恳切,声泪俱下。

一句一句的不得,不啻于十道温柔令牌,即便韦皋铁石心肠也瞬间化为了绕指柔肠。

看到《十离诗》大受感动的韦皋,即刻下令将她召回城都,恢复往日荣宠。

薛涛将自己对韦皋的怨全部寄予《十离诗》,实际上那是一种欲离不能、欲罢还休的情绪。

更是一种对男权社会的叛逆,对威权的仇恨。一唱三叹,淋漓尽致。

自贬之中隐含反讽,反讽亦为一种言语的机智。

03

才情并茂的《十离诗》,给薛涛的人生带来莫大的转折,虽重回故地,却彻底变了心境。

她清醒的明白,没有人会是她一生的依靠,她必须自立自强,彻底掌握自己的命运。

她脱去乐籍,在成都郊区的浣花溪畔隐居起来。

那一年,她不过二十岁。

写了一辈子好诗,爱了半辈子渣男,与白居易称友,却被姐弟恋耽误

无疑,薛涛的选择是明智的。不久之后,韦皋便被调任,离开了成都。而此时的薛涛,早已凭借自己的力量站稳了脚跟。

她低调做人,高调入世,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西川的节度使换了十一任,她便以清客的身份作陪了十一任。

面对畏惧蜀地艰险的官员,她写下这样的诗句:

蜀门西更上青天,强为公歌蜀国弦。卓氏长卿称士女,锦江玉垒献山川。

展望着富庶的未来,其眼界胸襟让七尺男儿汗颜。

历任节度使都对她既爱慕,又敬重,奉她为座上宾,视她为幕僚,是为当之无愧的“女校书”。

当时的历任节度使,甚至是知名才子,都曾留下与她诗文酬唱的诗篇。

白居易、令狐楚、元稹、牛僧孺、裴度、杜牧、刘禹锡、张籍、王建……可以说是囊括了唐诗届的半壁江山。

一个没有任何身世背景甚至曾沦为官妓的女子,能得到那么多达官显贵及文学巨匠的欣赏和敬重,足可看出她的才情风采和蕙质兰心。

也许她这一生也本该如此觥筹交错,把酒言欢的过。

然而上天总喜欢给美人安排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

薛涛也不例外,她终于还是遇到了那个她一生的劫数——元稹。

那一年,薛涛已经洗尽铅华,毕竟四十一岁的年龄本就该沉敛如水了。

可是这一泓静静的水,却被元稹扰乱了。

大诗人元稹出使东川时,正是三十岁的大好年华。

一个是才华横溢的风流才子,一个是才高气傲的绝世才女,一见倾心,深情婉转。

两人月下咏花,雨中题柳,着实是度过了一段你侬我侬,不羡鸳鸯不羡仙的甜蜜生活。

但这场风花雪月的缠绵,却仅仅维持了三个月。一纸调令,元稹赶赴洛阳。

世间最苦的不是离别,而是漫漫无期的等待。

写了一辈子好诗,爱了半辈子渣男,与白居易称友,却被姐弟恋耽误

如果元稹一开始便说清楚这是诀别,我想薛涛这样的女子必定会如同卓文君那般写下“问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这类的诗句。

可元稹离开时,却是许下了“等我归来”的诺言。这空口无凭的诺言,生生困住了薛涛。

她住在浣花溪畔,揉碎一季又一季的芙蓉花,融入素白的书笺里,染就桃红,裁成红笺,胭脂的颜色是相思的婉转,顺着浣花溪顺流而下,一封一封的抵达洛阳。

这便是大名鼎鼎的薛涛笺的由来。

她朝思暮想,写下了一首又一首的《春望词》: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而此时的元稹,正痛哭流涕的为亡妻韦氏写着悼亡词: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字字泣血,句句真情。一副痴情的模样,却转头娶了小妾安仙嫔。没过几年,又续娶了权贵之女裴氏。

这大概才是元稹的真面目。他连青梅竹马那么多年的表妹都说抛弃便抛弃,更何况是只有三个月露水情缘的薛涛呢?

更何况,薛涛年长了他十一岁,又曾沦为官妓,又无任何身家背景,对自己的事业毫无帮助,怕是早就把薛涛抛之脑后,只顾自己逍遥快活了。

薛涛这一等,便是十年。

写了一辈子好诗,爱了半辈子渣男,与白居易称友,却被姐弟恋耽误

苦等十年后终于等到元稹来信要接她团聚,她开心的继续等着,却再没了消息。

后来那首他写给别人的诗《赠刘采春》传到她的耳朵里,她才如梦初醒,如当头棒喝。

原来是在去寻她的路上,另觅得新欢。

多年后,当元稹再次想起薛涛,写信给她。薛涛以一首《柳絮》作为回应,从此与元稹相忘于江湖。

二月杨花轻复微,春风摇荡惹人衣。他家本是无情物,一任南飞又北飞。

史上最著名的一段“姐弟恋”,就此而结束。

公元833年,薛涛在浣花溪畔香消玉殒。

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碑上刻着“唐女校书薛洪度之墓”。

很多年后,还有文人墨客慕名前往成都吊唁,在其墓前痛哭不止。

作为女子,得到爱没有什么稀奇的。

而薛涛,做到了直到今天仍然有许多女子做不到的事,她得到了尊重。

她的一生,多数时刻都是孤身一人,不曾有人为她停留,她也不曾为任何人停留。

她终究是活成了自己的太阳,无需凭借任何人的光。永远都以唐朝第一女校书之名屹立不倒,长存于世人心中。

推荐阅读

《心有沉香,从容优雅》

写了一辈子好诗,爱了半辈子渣男,与白居易称友,却被姐弟恋耽误

世上最美的事物,一是女子,一是文字。

在中国诗歌史上,或者说文学史上,有这样一群人:她们的存在是艺术绽放出的最美的花朵,而诗文则是照耀她们生命的阳光。

才华横溢的朱淑真,风华绝代的花蕊夫人,钟灵毓秀的薛涛,才思敏捷的鱼玄机……

她们有的走出宫闱,彰显不凡的才华,巾帼不让须眉;有的幽居楼阁闺中,饱读诗书,才华横溢……

《心有沉香,从容优雅》将古诗词与故事相结合,为你讲述古代才情女子的悲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