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尘医馆 / 待分类 / 听中兽医高人彭激夫讲:中医的神奇

0 0

   

听中兽医高人彭激夫讲:中医的神奇

2016-05-01  同尘医馆

说起彭激夫,有人说他是半路出家搞中医,在中兽医方面是开悟之人;有人说他是一怪才,不仅能为动物看病,而且能治人的疑难杂症。特别是用中医治疗人的癌症有很深的造诣。

虽情景犹如偶获武林秘籍的奇遇,他人却不知,从开悟到有成,是一段难熬时间的修持。

访谈中,彭激夫语言极富张力,语速缓急有度。时而开怀大笑、时而低头不语。他总能在万变的状态中,取一个度、一个平衡。他坚信“传统中医在养殖业有非常丰富的前景。”

现代人强调的是快,信看得见的东西。中医常常被认作是“慢郎中”—药效慢、“治未病”—只能预防,而且用药操作繁琐。中医是这样吗?一落座,不等对方开口,记者便把这几个问题抛给彭激夫。

“什么是药的疗效?药物的疗效是用上三天后再看效果怎么样。我们研发了一中药喷雾剂,只要是呼吸道的病,拿去喷雾,喷完了,雾散了,效果就出来了,快到用分钟来计,不用小时来计。”

“夏天热应激很严重,可用开水把中药沏开,做成药汤,把它喷出来,瞬间解决热应激的问题。一天喷两次,热应激就解决了!这都是中药的作用。我们还研发一味药,作用有二,一个就是降暑、解暑;第二个是主温证,所谓的温证,喂料之前还活着,喂完料一看它死了。所有的这些温证,其实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心脏病、心痹,我们只要把解决心痹的药往里一加,不管你什么病源带来的,你今天用,第二天的死亡率一定会减,这样利用起来就很简单了。再加上我们研制的提高“四力”的中药,5-7天,不管是什么病,自然也就好了。这不就是中兽药的优势吗?”

做一切事都要落在地上,放低身段,面对困境学会变通。“如何用好中药,最根源的还是如何把药做好。”彭激夫说完后,抬起头目光坚定的扫向记者。

中医绝对是大科学,中医是道,不是术。有道是,大道无形靠心悟。故中医组方不能从简单的科学角度来看。彭激夫说“大家对传统中医没有一个清晰认识的根源在于,组方的基本原则,很多人都没有掌握。”

彭激夫对传统中医的认知,似乎源于天赋和内心的突然洞开。在谈及后抗生素时代,药物的选择和使用问题时,他很谨慎,他不想让传统中医陡然站出来与其他对立,他做到的是客观的描述,让大家来选择。中兽药产业才刚刚开始。“目前,中兽药的生产还只是一个倾向,甚至说还是一个由头。”这种开场白,既像是表态,又像是一种声明。

“从兽医综防的角度来说,中国就是一个养殖场。”这是我们国家和欧美畜牧业发达国家最大的差别。“国外一个养殖场就是一个养殖场。在我们国家,由于我们的养殖场和养殖场之间的间隔不够,我们的散养把大型养殖场,都连成一片了,变成了一个养殖场。”

每一个选择的前提,要符合当下的环境和条件。“比如拿显微镜使用来说,我们的大环境就是一个粗调,我们现在所用的药物是一种微调,粗调没调到位,你在那里调微调,是永远调不好的,这是一个环境问题。”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我们却没有一个复方的概念。”

比如益生素和植物中药提取物的应用,在国外应用效果很好,但是在国内就很难发挥有效的作用。“我们大多数人理解的益生素就是简单的一个单品,但是益生素的使用不是这个概念,就跟抗菌素一样,一定也是一个大复方,复方之后的效果才会很好。”此外,在我们国家还没有真正的做到无抗的情况下,致使益生素的作用也会受到限制。

当下,中医受西方医学影响,分成两个学派,一是现代中医,二是传统中医。现代中医是成分论,按照西医的标准什么是有效成分,把有效成分提取出来,剔除认为没有效果的成分。“发达国家所采用的植物提取物就是这么一个情况。真正的我们的传统中医不是这个概念,传统中医一定是讲一个药不能提,这一个药里面可能就有一百几十种成分,这一百几十种成分共存的情况下,它才拥有了这方面的功能。”

本草有心。“一味药就像一个家庭一样,金银花要想很好地发挥作用,一定要配银翘,它俩是一对,不要分离。陈皮要配上青皮,这两个配到一起,等于是陈皮开浮入脾肺,治高主通;青皮沉降入肝胆,治低主泻,上下全都发挥作用了,否则就只治疗一段。这就是对药。”

针对目前我们养殖场病原微生物的污染程度来说,需要用三组对药,且针对一方面的感染,才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植物中药提取物,在欧美发达国家可能会发挥出很好的效果,但在我们国家就没有办法发挥作用。“因为他们的养殖大环境好。”

“复方提取现在还有它的价值,但是单方有效成分的提取,肯定是死路一条。传统中医的东西,不需要加任何东西。”

“中兽医领域没有很好的体系,是借用人医的概念,转过来的。”彭激夫经过多年潜心研究,无师自通,开辟出一新的中兽医理论应用体系。

畜禽和人不一样。人是一个个的个体,清清楚楚。实际中,并不是所有的畜禽都发生同样的问题,所以纠偏的尺度就非常难以把握。“一个很高明的人医的中医大夫,很难做出来一个象样的很好的中兽医的方子出来,原因就在这儿。”

“人医中的概念,只有成人、儿童、青少年的用量。但一个人110斤和220斤,在今天这个社会里是平平常常的,是共存的。110斤的人用的剂量和220斤的人用的剂量,一定是不一样的,这个不一样不是简单的乘以2。从药效的角度来讲,得需要3倍才能达到它的效果,但他耐受的毒性可能连两倍都耐受不了,这是一个矛盾。这就需要对药物毒性的把握。中药的毒性和我们所理解的毒性不一样,中医以偏纠偏,用中药的偏性把你身体的偏性给纠到正常,它无所谓毒性,没有纯粹的毒药。”

对“度”的把握要恰到好处。“不是中医不行,是你做出的这个方子不行。” 方从法出,法随证立,有方法就能解决问题。“‘法’是法规的法、法律得法,首先要制定法律法规,才有方子。这个‘法’也可以说中医的治疗方法,要随着临床症状确立。治疗的方法,中医很简单,方法就是‘八法’:汗吐下和温清补消。‘八法’组合在一起就解决所有的病。”

目标要明确,清楚为什么用这个药?这是外力,关键还是提高内力。彭激夫提出“四力”理论:抗病力、抵抗力、防御力、免疫力。所谓的抗病力是指病原微生物只侵犯别人,侵犯不到他的机体里面,这叫抗病力。所谓的抵抗力是指虽然病原微生物进入机体,但不发病,这叫抵抗力。防御力是指整个机体不同组织脏器和系统的正气集中统一面对侵入的病邪,自然可实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向正气足,邪不可干的划时代转化。免疫力是指机体识别应答清除机制。四力的获得必将实现动物保健最高境界:不感染、感染不发病、感染发病可自愈、感染发病选用常规单方药即可获效。需要有药物实现这‘四力’,然后再加上我说的同一个方向的三对药,病想不好很难。”

比如仔猪断奶应激的问题。“公司 农户”模式,仔猪从产房直接放养到合同户,每窝23仔猪头,到了合同户那儿三五天就死了9头。为什么死?彭激夫反问说。“教槽料1万块钱一吨,保育料6000块钱一吨,4000块钱的差别为什么这么大?是动物营养吗?根本不是,一定是和动物保健结合在一起了。它的动物保健怎么实现的?高品质的教槽料要加2500块钱的血浆蛋白粉,所以说增加2500块钱的成本,当然卖价要给你增加4000块钱。外源性的免疫球蛋白,从非常充足到零,这是一个原因。“

此外,如养殖环境变化、饲养管理水平差异等原因。“我们提出来说,我们给你提高这‘四力’,取代血浆蛋白粉的作用,提高抗应激能力。问题迎刃而解,且大幅度降低了生产成本。”

至道不繁。中医最为精妙之处是“和”。中医的主要方法就是“下和”。“人为了能治好病,可以拉的一塌糊涂,但是畜禽方面是,一定是边下边补。所以人的中医和畜牧方面的兽医差别太大了。”

“中医推不开,还是学业不精。”彭激夫想做的就是要为畜禽养殖业打开“方便之门”。

西药的特异性很强,中药讲对证和对因,西药讲对病源。“中兽药的最大优势就是不需要看病,不需要非常清晰地找到它的致病的病源。”所有病原微生物,无论是细菌、病毒、支原体、衣原体、真菌、霉菌毒素、寄生虫、原虫等等,都有一个共性,都是由蛋白质组成。这些蛋白质有活性,病原微生物才有危害,没有活性就没有危害。“这些东西极其小量,大部分都不是机体里面正常存在的,不同来源的即异源的,所以我们给它起来的名字叫‘异源的活蛋白质’。只要把这些东西识别,识别完了用下法排出去,排不出去的用和法,大家和睦相处。我们研发的一个产品‘料加宝’,就是这么个原理。”

目前,畜禽养殖环境恶劣,病原复杂多变。如何应对复杂局面,正是中兽药的可贵之处。“要想让大家用好中兽药,在没有把更多的中医知识给大家普及的前提下,一定是做好中兽药。按老百姓能够分明白的大方向,按照老百姓能辨证的标准去做药,用起来就很简单了。我们现在在做一个概念叫‘中药厨房’,通过我们的研发和对中医的理解,做成半成品,与全国30个兽药厂、100个饲料厂结合,相当于预混料的概念。这样大家都可以享受我们对中医药的理解。”

这也是彭激夫推动中兽药的最头痛之处,需要大家转变观念,从心地升起“信”。“现在什么都是成分论,绝对不是这个概念。药是治病的,只要能治病,不带来额外的伤害,它就是唯一的标准。而现在的药品是制定一个标准,你要符合我的标准,治不治病没人管。”

彭激夫说,他们是站在如何让药物有效,实实在在服务于养殖者的角度,从组方和炮制工艺入手,来弥补诸多的现实的不足。像中草药的种植季节、地理环境等问题。

有些畜禽养殖企业,内环境控制的很好,为什么还是在三周日龄后开始发病?彭激夫喜欢发问。“原因还是在前期,第一周关键是提升免疫力而不是生长速度。生长一斤鸡肉,用一毛钱的药费才是最合理。”打破惯性思维,重塑疾病控制新模式。“大家都说家禽肠道多,家禽的肠道是它体长的6倍。它怎么叫短呢?不能取绝对值,要取相对值。人吃了鸡饲料能消化吗?消化不了。人吃的东西多精细,消化吸收能力比家禽差远了去了。人都能吸收中药,鸡怎么就不能呢?”

简单、科学用药。“养户不懂中药就不用中药了?不会做饭的人就不吃饭了?没见过哪位就餐者点菜时询问菜系、菜品的制作流程、制作标准、营养素含量、毒副作用等等,更没见过哪家养孩子预防肠道、呼吸道乃至病毒病定期选择对应的抗菌素、抗病毒药。”

圣贤所不欲,勿施于人;常人所不欲,勿施于畜禽。子女是父母的未来,畜禽是养者的现在,现在与未来需要等视,不可采用双重标准,更不能偏废。人、畜、禽、花、草、木、山水、气相互和谐其融才是大自然,更是中医体系的整体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