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不惑吴荷 / 历史 / 京城旧书商系列|大飞访谈录

0 0

   

京城旧书商系列|大飞访谈录

2016-05-04  智者不惑...

京城旧书商系列|大飞访谈录

废纸帮:大飞哥好!

大飞:您好!很少用QQ谈事情,有些新鲜。

废纸帮:咱们言归正传。第一次知道您,是在布衣书局。您在那儿卖书,那时候布衣书局还让第三方卖书,您的名字叫大大飞。

大飞:是,我是从胡同这学的徒。

废纸帮:为什么叫大飞呢?布衣有个小飞,很多人猜测这之间有关系。

大飞:和小飞没有关系。小名就叫大飞啊,老家人也这么叫。

废纸帮:不管怎么样,这名字挺好的,有古惑仔里面的范儿。您老家是张家口的,怎么来的北京啊?

大飞:初中没毕业,就出来混碗饭吃。

废纸帮:最开始来北京,不是奔着旧书来的吧。刚开始干哪行?

大飞:不是,刚到北京是干杂工,一月260块钱,还不包吃。

废纸帮:请教下,杂工是什么概念?

大飞:就是建筑工地干杂活的。

废纸帮:喔,知道了,就是小工。

大飞:比小工都不如。力气小,干不动。那年我17。

废纸帮:英雄不问出身,岳云鹏刚来北京也是干保安和跑堂的。17岁够早的,那时候挺瘦吧。

大飞:没办法,那时候老家生活不太好,出来的目的就是让家里省粮食,再就是给自己赚钱的机会。

废纸帮:也是,出来闯一闯也是好的,您是张家口下面哪个县的?

大飞:河北省张家口赤城县。

废纸帮:你们那儿有到北京讨生活的传统吗?

大飞:是,大概都是上学不想上了,或者不容许上了,就到北京打工。

废纸帮:我以前听说,北京的三百六十行,各有各的来路。您所在的县,到北京都是干建筑业?

大飞:不是,老家人在北京一是拉煤,二是建筑工地拉渣土,三才是建筑工地干活。干旧书的就我一人。

废纸帮:大飞哥干旧书是哪一年?

大飞: 2004年认识的胡同,和他学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干别的。

废纸帮:2004年开始干旧书前的最后一个行当是什么呢?

大飞:最后干的行当是往建筑工地送砂石料。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就别提了。

废纸帮:好的,旧书开始了。有些好奇,您没有老乡扶持,怎么转到旧书这一行的呢?

大飞:我是遇见胡同,感觉干旧书挺有意思的。

废纸帮:嗯,这是您第三次提到胡同了。胡同起步就是倒腾平价文史书的,隔行如隔山,您怎么会遇到他啊。

大飞:我俩原来租房子在一个院。当时做生意赔钱了,胡同说,干旧书,发不发财是个人本事,但能保证你能吃穿无忧。

废纸帮:原来是这样,远亲不如近邻,也算是机缘巧合啊。我认识的人中,胡同也是书巫的领路人。

大飞:是,书巫原来在布衣上过班。

废纸帮:我记得,您没有去布衣上过班的。

大飞:是啊。

废纸帮:您是跟着他去潘家园?

大飞:不是,他告诉我哪些个出版社的书好卖,给我写个纸条,我在废品回收站挑。然后给他送,他再告诉我哪个能要哪个不能要。

废纸帮:典型的实战。

大飞:是。然后我有不明白的就给他打电话。

废纸帮:我算听明白了,相当于您是胡同的供货商。

大飞:不算,现在想起来胡同收我那书都是赔钱的。

废纸帮:还有黄少东也是布衣的前员工,现在孔网的夏木书房做得不错啊。看来胡同不单是业界标杆,也在旧书界惠人无数。

大飞:是,他是绝对的好人。

废纸帮:您是直接从废品站挑?按斤收?

大飞:是啊,但有时候也不论斤。

京城旧书商系列|大飞访谈录

废纸帮:我听说废品站的东西,都有人垄断,外人不让挑,有这样的事吗?

大飞:没有。

废纸帮:当时去挑,有没有受人排挤呢?

大飞:打架肯定是有的。

废纸帮:您刚才说,旧书圈没有老乡,那就只能找外头的朋友茬架了,真不容易啊。

大飞:打架刚开始就靠自己,后来都认识了,也就不打了。

废纸帮:不打不相识。说一句,您比较有亲和力,容易熟,这是优势。

大飞:嗯,现在都是好朋友。

废纸帮:那时候在废品站捡漏多吗?

大飞:哈哈,有。那时候东西多啊。

废纸帮:讲几个漏呗。

大飞:李铎的书法,300收卖15000;大中国画册100买,卖6000。

废纸帮:那时候大几千,一万多不是小钱啊。可把你乐坏了吧。不过这100、300的买价,比我想象的要高。

大飞:高得多,现在没有傻子,一件东西你也要他也要,收废品的自然就把价钱挑起了。

废纸帮:干这行前,您有看书的爱好吗?

大飞:有,不过看的都是武侠之类的。

废纸帮:那时候,什么书值钱什么书不值钱,学习起来没有现在方便。除了胡同指点,您怎么知道哪些东西能买上高价呢?

大飞:靠吃饭。

废纸帮:靠吃饭?

大飞:和同行在一起吃饭聊天,他们就会说一些什么东西卖多少钱之类的话,多留心就行。

废纸帮:找过工具书看吗?或者书话什么的。

大飞:看一些,但学不懂。

废纸帮:对,不实用。

大飞:我个人觉得那就是屠龙术,可现在哪有龙呢

废纸帮: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卖货呢?不能净指靠卖给胡同啊。

大飞:自己卖货是07年,买了个电脑就开始卖货了,孔网大飞书店。

废纸帮:电脑开始用,费劲吗?

大飞:一指禅,哈哈。

废纸帮:懂套路就行,输入法多用就熟了。

大飞:是书巫教会我上书的。

废纸帮:书巫也教会了小书商。

大飞:小书商是来我这买了本书之后才想当一名书贩子的。

废纸帮:哦?有这事?赶紧说来听听。

大飞:一本话剧的书,他在网上订了,后来我家取。

废纸帮:他帮他媳妇儿买参考书吧,应该是09年。直接上您家门?

大飞:对,然后我给他送出去,聊了会天,他大概觉得我这样的都能当书贩子,他也能干吧,哈哈。

废纸帮:书巫是您介绍他认识的?

大飞:不是,他自己认识的。

废纸帮:他那时毕业等于失业。

大飞:嗯,记得他在王强那打工吧。

废纸帮:哲人巷书店?

大飞:对,北京旧书圈就这么几个人,慢慢就都认识了。

废纸帮:总而言之,和胡同做邻居,是太巧的事。

大飞:是啊,命中注定,人有好多时候都是做出一个选择就走一条路。

废纸帮:说说大飞书店。刚开始是主营旧书吧。

大飞:是啊。

废纸帮:您是属于干过正宗旧书的,对平价文史书特熟悉,和胡同,书巫一样。

大飞:也不太熟,我属于收到啥就卖啥的那种,几乎不研究书。

废纸帮:够熟了,我也不算生手,也请教您几回了。

大飞:哈哈,你那几回都是正好遇见我知道。干时间长了,就有感觉了的。

废纸帮:没那么巧,书皮子学问也是学问。

废纸帮:您说的两个漏,诞生于哪一年?

大飞:08-09年吧。

废纸帮:那两个漏都是网上卖的?

大飞:不是,下面卖的。

废纸帮:这下家,吃饭时不聊吧。

大飞:不聊。只聊买东西,聊价格。

废纸帮:卖给同行?还是同行搭线?

大飞:卖给一些大贩子。

废纸帮:比如杜国立?

大飞:他算一个。

废纸帮:第一单,只说第一单,让您印象最深的漏。

大飞:花350买过一套线装,胡同帮我送到泰和嘉成,拍了3万多。

废纸帮:线装?那更是一头雰水吧。

大飞:现在也不明白啊。

废纸帮:都是凭感觉是吧。

大飞:就是感觉这书好。

废纸帮:说到拍卖会,通过这儿卖书,应该属于升级了。

大飞:算是吧,多看展览,多看拍卖会,还是有挺大帮助的。

废纸帮:我知道您说过,收到什么卖什么。大飞书店,除了旧书,还主营什么?

大飞:书店就卖书啊,信札字画都很少。

废纸帮:那您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名人墨迹这一块的呢?

大飞:2007年从废品回收站收到一袋子资料,里面翻出了茅盾的信,当时卖给一个老朋友,1500,很高兴。

废纸帮:这个差别大了,一张纸,就能卖1500!想不到吧。

大飞:根本没想到。

废纸帮:这是我比较关心的,因为据我所知,还抱守旧书这一块的,都处境维艰;转型的,比如小书商,现在基本不倒腾旧书了,过得比较滋润。

废纸帮:2007年,让我想想,对了,我曾经在2015年底的拍卖会上见到一封钱钟书的信,当时成交价5万,我觉得价格还行,咬咬牙能够拿下。后来胡同告诉我,这封信,当年是他经手的,也就是几千吧。

大飞:不清楚,那时候没收到钱钟书的东西。

废纸帮:茅盾的信不错,他的字很漂亮,现在应该能卖个几万块到十几万块了。

大飞:嗯,现在估计能了。

废纸帮:后悔卖早了吗?

大飞:不后悔,现在的几万快没有那时候的一千五管用。

废纸帮:也对,票子毛了。什么时候开始抛弃普通旧书的?现在的平价文史书,不好卖,价还越卖越低。

大飞:具体时间忘了,就是连续搬了几次家以后,就明白了。

废纸帮:是的,太占地方。以前我不知道,但看过您写的搬家日记,刚来北京时住得苦吧。

大飞:在北京,我们属于最底层生活的人,租房子也是棚户区的那种。

废纸帮:棚户区,那就是比大杂院还差。

大飞:有各种原因,不得不搬家。旧书,搬个几次家就完了。网上订出去,放哪也不知道了。

废纸帮:现在手头的旧书不多了。

大飞:不太多了,也就有一千本?包括民国书和签名书。

废纸帮:民国书和签名书不能算这一块啊。那也不算少了,全放到新宅子去了?

大飞:是啊,这次不用搬家了。

废纸帮:买了房子,有一种落地生根的感觉?

大飞:嗯,要不我每天往返于京冀,都一点也不嫌累,反而干劲十足。

废纸帮:有个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咱老百姓很重要。

大飞:是啊。

废纸帮:以前想过自己能买上房,开上车吗?

大飞:没有。

废纸帮:想过在北京扎根吗?

大飞:刚干这行的理想是买个永远不用担心电用完的车,兜里装个几千块钱就满足了。根本就没考虑过扎根的事。

废纸帮:实在不成了,就回老家?

大飞:当时就啥也没考虑,瞎干吧,有口饭吃就行了。

京城旧书商系列|大飞访谈录

废纸帮:好像我们涉及到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了。

大飞:什么问题?

废纸帮:江湖上传闻,您捡了一个大漏,才能混上车子和房子。

大飞:哪有的事?

废纸帮:事情经过几个人的口,就全变样了。不过,我琢磨着,您都干了十年了,捡漏买个房和车,不稀奇。

大飞:干了多少年了,买车买房不是很正常吗?再说,燕郊的房子又不是北京。

废纸帮:有没有发现,买房买对了!房子的升值,比您干旧书来钱!

大飞:真没想到的事。

废纸帮:天道酬勤,这也是您命中注定该赚的钱。

废纸帮:刚才说到名人墨迹,这个价可没有旧书好估,真伪也是个问题。

大飞:我一般只买熟人的货,基本上来源没问题。

废纸帮:对,来源。我问过小书商,他也是一样的回答,都是从家里直接出来的。

大飞: 再说,干了这么多年,见过的东西也多了,辨别真假没那么难。

废纸帮:北京有圈子,还有拍卖会预展,能见到不少好东西。我觉得这就是在北京做旧书买卖的最大优势。

大飞:就是。

废纸帮:以后的主战场就是名人墨迹了吧。

大飞:不是,还是什么都收。

废纸帮:平价文史书可以放弃了。

大飞:嗯,但有时候手痒也买。

废纸帮:杂项比如瓷器,石头,家具什么的,也敢收?

大飞:遇到性价比合适的就收。

废纸帮:我觉得您是被您那些同行的大漏给激发了,比如上周您说的,一个清三代的瓶子,同行几百块买的,卖了几十万。

大飞:不是,本来我就是收旧货的。旧书,名人墨迹我只是买得多而已。

废纸帮:是的,我看您的日记,真是什么都有,快速转手能赚点钱就成。

大飞:是啊,我挺俗吧。

废纸帮:从赚钱的角度来说,卖什么都一样。旧书业的,我认识的,小书商,书巫,赵明,都是河南的,您接触到的同行,哪个省份比较多?

大飞:河南的,安徽的,河北的。哪的人都有。

废纸帮:嗯,这个扯得有点远了,全中国的人都想到北京讨生活。

大飞:哈哈!

废纸帮:现在去潘家园多吗?

大飞:比前几年少多了。

废纸帮:您去得也晚。我第一次见您就是在潘家园,约莫六点了。

大飞:不是吧?我们好像是在布衣书局聚会上认识的。

废纸帮:不是,那时候我认识您,您不认识我。

大飞:喔,那就不知道了,见谅!

废纸帮:您那天买了一本田间的《赶车传》,作家出版社1959年出的,土纸印刷,配上古元的木刻版画,挺漂亮的。我记得书品相不行,但价不便宜,花了150还是200。

大飞:那忘了。

废纸帮:后来我上孔网花了120,买了一本品相更好的。

大飞:哈哈,有时候就瞎买。现在网上就是在比谁卖得更便宜,没法弄了。

废纸帮:我刚才这个例子吧,就是说旧文史书,真的没法弄啊,都是家里查好价格,再到市场上开价。

大飞:是,现在手机弄个APP,查啥都行。

废纸帮:我有个疑惑,比如我熟悉的小书商,书巫,别问,缀简楼,应该算正宗的书商。潘家园赶早,越早越好,到他们称为“小贩”的人手里买东西,然后上网卖,送小拍。

大飞:是啊,怎么了?

废纸帮:从您进货的渠道来说,应该算他们说的“小贩”,但是您又不上潘家园卖东西,而是去买东西。而且您也自己上网卖,也送拍卖会。

大飞:哈哈,这事啊,人,没有傻子。在潘家园卖货的多了,好多有网店的,他们有好东西一样可以送拍。有一部分人岁数大了,对网络不精通,就拿到潘家园卖了。

废纸帮:对,都是靠这个谋生,多条财路是好事。

大飞:也有是在网上没卖掉的。

废纸帮:好的,时间差不多了。我再问两个问题。

大飞:好。

废纸帮:您后来带出过徒弟没?我觉得严格来说,小书商应该算。

大飞:不算。我没有徒弟。他只是看到我卖书然后卖书。

废纸帮:小书商倒是承认书巫是他师傅。

大飞:嗯,哈哈,书巫应该告诉他不少东西。

废纸帮:这一行好像徒弟不多。没个领道的,就是一抹黑啊。

大飞:是,都靠自己慢慢摸索。

废纸帮:第二个,您觉得目前的生活有什么隐患吗?

大飞:东西越来越少,好东西更是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低。说不定哪天就转行了。

废纸帮:嗯,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到时候岁数上去了,做其他行当,要么体力跟不上,要么有学历要求,要么觉得利润太低不想做。

大飞:我倒是想找一个踏实点的事情做,可试过很多行当,都不行。

废纸帮:我觉得还有一个,就是怕生病,尤其是大病,慢性病。到时候医保什么的都是问题。“一个人生病,一家人停转”的例子太多了。

大飞:是啊,我们又没有保险,有病等钱花光了就等死呗,有啥办法。

废纸帮:话可不能这么说,比如您找个地方交上“五险一金”,也不是不可能。

大飞:哪能上啊?不知道。

废纸帮:比如您朋友注册了个公司,您每月交钱给他代缴就是。他相当于添了个员工,但不用发工资的。您就交个最低的,能享受医保就行。

大飞:嗯,以后吧,找个单位。

废纸帮:所以,希望您和家人注意健康,保持健康。

大飞:谢谢!

废纸帮:谢谢您接受我们废纸帮的采访。再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