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反哺 / 待分类 /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分享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2016-05-16  乌鸦反哺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译文]   自从离别后,总想重相逢,多少次、你我重逢在梦中。 

   [出典]     北宋 晏几道  《鹧鸪天》

    注:

    1、《鹧鸪天》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2、注释:

      [1]此调取名于唐人郑嵛诗句“春游鸡鹿寨,家在鹧鸪天”。又名《思越人》、《思佳客》等。双调,五十五字,平韵。
     [2]彩袖:指代身穿彩色舞衣的歌女。玉钟:酒杯的美称。
     [3]拚却:不惜,甘愿。
     [4]楼心:一作“楼头”。
     [5]扇底:一作“扇影”。
     [6]相逢:词中“相逢”凡二见,前一指初逢,后一指重逢,其意有别。
     [7]剩把:尽把,只把,再三把。釭(音刚):灯。

   3、译文:

     忆当年,你手捧玉盅把酒敬,衣着华丽人多情;举杯痛饮拼一醉,醉意醺醺脸通红。纵情跳舞,直到楼顶月、挨着树梢向下行;尽兴唱歌,使得桃花扇、疲倦无力不扇风。

   自从离别后,总想重相逢,多少次、你我重逢在梦中。今夜果真喜相逢,挑灯久坐叙别情,还恐怕、又是虚幻的梦中境。

    4、晏几道生平见 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  

 晏几道是我喜欢的词人。尤其喜欢他的小令,恰如出水芙蓉清丽可人,艳而不妖。晏小山和他的父亲晏殊一样,都是小令的坚持者。宋初的词坛,风气未开,作者尚少。自晏殊崛起,喜做小令,流风所及,影响甚大。晏几道的词,基本上反映的是他征歌逐舞、浅斟低唱、倚红侵翠的生活。不过由于毕竟不像父辈那样高官显宦,所以他的词更能感情真切。可以说,他上承吴殊、欧阳修纳温婉闲适疏售,对后来“婉约正宗”的秦观、李清照,都有一定影响。

后来,父亲死了,“树倒猢狲散”。那些猢狲们都散了,去攀附新的树,世事改变了,人事翻新了,独他不愿醒来。是词人的浪漫本性,宁愿和李煜一样,放纵自己沉溺在南唐旧梦了,变成一个终身生活在回忆里的人。

小山之后,是小令的消亡。他是一段年华的谢幕人。

小山朋友沈、陈二人家中曾有小莲、小鸿、小苹、小云四歌妓,能歌善舞,风姿各别。但有一样是相同的,她们对他没有外面那种世态炎凉爱人富贵憎人贫穷的怠慢,她们爱他,爱他的风雅,爱他的才,爱他丁香花似的忧伤。

好景不长,沈廉叔和陈十君这两位情投意合的朋友死后,小莲、小鸿、小苹、小云亦散落他家。

不料多年后,他又遇上故人。

这首可能就是记叙歌妓中的一位。小山怀念以往的繁华歌舞,写得很美,声调好听,内容不深,却很动人。试想穿着美丽衣裳的女孩,手拿玉制的酒杯,不是只把酒递过来,而是诚恳地捧着并且殷勤地劝酒,谁能忍心拒绝呢?因此拚着喝醉了酒红上脸也要喝下,这本来是欢乐事,但用了“当年”两字,就表示一切都成了追忆。

5、词中表现了一对恋人的“爱情”三步曲:初盟、别离、重逢。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是浓醉前的殷勤;“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是歌宴时的丰盛绚烂;“从别后,亿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是爱的刻骨思念;“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是相逢后喜悦无限。

初相识,宴会的场面热烈繁华,风姿绰约的伊人,彩袖翩翩殷勤劝酒。歌欢舞乐,竟夜通宵,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宋代文人阶层的生活情趣。但它所以令人历久难忘,却不是对昔日歌舞生涯的眷念,而因为那是作者与伊人相恋的契机。“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发想新奇,于纤浓绮华中别见韶秀之美,深为后代词论家推崇。

下篇趋于疏淡,别离后回想相聚时,常是梦中相见,而今真相遇,反疑是梦中。情思委婉缠绵,词句清空如话,更具能用声音配合之美,在音律上,“钟”、“红”、“风”、“逢”、“梦”、“同”、“恐”、“中”等字,在诵读上造成一种“嗡嗡”的听觉效果,加深了梦境的虚幻感和逼真性,更给人一种迷离忧伤的艺术感受。

“文似看山不喜平”,这首词采用倒叙手法,先从“当年”写起,再叙别后,几经盘旋,才点明“今宵”重逢。全词不过五十几个字,而能历写当年、别后、今宵三个时段,互相补充配合,或实或虚,设词高妙。

这首词是极尽跌宕激扬之致,声韵也高低起伏动人心弦,满足了爱的全部需要,却如此精短深长,用语淡而有致。爱到最后,是情多无语,水深无声。“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超越了一般的男女欢爱,那淡到极点的思念,侵蚀到梦中。当中隽永之处,细细体味,能让人心动神摇。

6、作者同一个朝思暮想的歌妓重逢时的惊喜之情。上片回忆过去同这位歌妓一见钟情,相互爱慕,曾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某次酒宴上偶然相逢,这位女子就对词人格外垂青,“殷勤”劝酒。最难消受美人恩,词人因此也不惜一切地狂饮。更何况这种狂饮是在“舞低杨柳”的绝妙舞伎和“歌尽桃花”的婉转歌喉陪伴下进行的,酒不醉人人自醉。下片写长期分离之后难以割舍的柔情和重逢的惊喜。换头三句是重逢时词人面对恋人尽情的倾诉,由于重逢来得突然,两个人都怀疑这是梦境而不是现实。结尾两句从杜甫《羌村三首》“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中化出,加上“剩把”、“犹恐”等虚词,便化质直为空灵宛转,别饶韵味。这首词的构思比较别致,词人采取逆入顺写的手法。明明是重逢时的惊疑,却从当年相逢时的欢乐写起,层次分明而又多次转折,煞尾才落实到重逢时的情态。“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两句,语言华美,对仗工稳,形象性、动作性很强,愈加深化今昔对比之情。

7、《小山词》情感的抒发模式:在梦境中表达沉湎于往事与记忆,晏几道就特别喜欢做梦,无论是睡乡里的酣梦还是醒着时的白日梦,梦,成为《小山词》抒发情感的主要模式。在《小山词》里,“梦”字竟出现六十余次。

梦,是绚丽的,又是虚幻的,但它却给人以自由,许多现实中不可思议、不可想象的事情,在梦中却异乎寻常地变为现实,使人体味到理想实现与愿望得到满足以后那种难以抑制的激动。

 因为词人长期经受好梦难成的折磨,有时奇迹般出现的久别重逢,他甚至会误以为是虚假的、难以置信的梦。《鹧鸪天》之“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就是这样一种情景的描述。这首词中出现两个“梦”字。“几回梦魂”是真实的“梦”,后者是虚无的“梦”。前者是别后相思的梦,后者是久别重逢疑真似假的梦。相思的梦是欢乐的,尽管短暂;相逢的梦是凄凉的,尽管是现实。这两个“梦”上下辉映,前后对比,在更深层次上衬托出词人潜在情感的真淳、强烈、持久。

在现实社会中,人总是要受法律的、伦理的、道德的规范与约束,他们的情感不可能自由渲泄,行为不得越轨,否则就要受到礼法制裁与道德审判。但是,人仍有不受约束的内在天地,那就是人的心灵范畴与情感范畴。梦,就是突破一切社会秩序而进入无法无天的绝对自由的新天地,它可以最大限度地超越现实。爱之愈深,思之愈切;压抑愈久,爆发愈烈。

8、没有几个多愁的,细致的,婉约的,多情的女子能抗拒这首词,假装浪漫的话就更不能。有一种毒,名婉约,能让人甘心含笑而死。

醉颜,是撩人的红,抚着,感觉温暖滑腻,手颤了,酥麻入心。

  娇颜,冰肌,眸凝春水。

  爱情,在他的手掌之中解冻,涓涓潺潺。

  公子,为你一舞如何?当年在沈公子家初见……

  是的,他记得她的舞姿。

  她低了头,舒了舒水袖,抬头,曲了腰身,嘴角,笑意缠绵。依稀仍是当年模样。

  颤,巍巍。如桃花临水。

  她的舞引他入迷。他痴痴地看,想起当年沈、陈二人家中欢歌饮宴的情形。小莲、小鸿、小萍、小云或歌或舞,风姿各别。但有一样是相同的,她们未曾对他有过怠慢。或许是她们不敢,她们的身份卑微,而他,虽然家道没落了,依旧是相国公子,主人的上宾。

  因此她们待他,没有外面那种世态炎凉爱人富贵憎人贫的那种怠慢。她们爱他,爱他风雅,爱他的才,爱他丁香花似的忧伤。这是他最后能获得的一点安慰。

  好景不长。沈廉叔和陈十君这两位情投意合的朋友死后,小莲、小鸿、小苹、小云流落江湖,他失去了最后一片栖身乐土。

  不料多年后,他又遇上故人。

  《鹧鸪天》写他与相爱之歌妓相逢的情景。“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是浓醉前的殷勤;“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是歌筵时的丰盛绚烂;“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是爱的刻骨思念;“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是相逢后喜悦无限。

  这首词,满足了爱的全部需要,却如此的精短深长,最难得用语淡而有致,不好堆砌。如爱到最后,是情多无语,水深无声。“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超越了一般的男欢女爱,那淡到极点的思念,侵蚀到梦中。当中隽永之处,细细体味,能让人心动神摇。人生若只如初见   作者:安意如

  9好一句“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何必惊于“犹恐相逢是梦中”呢?

      不早就“已是相逢是梦中”了么?  

    10、“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没有哪一刻能更深刻的体味这句诗的含义!字字句句深入我心!夜半三更,月色如银,满屋的银光,像是千百年前的光韵,如想象中李白月下独酌吟诗的意境一般!不过李白的情怀我就望尘莫及了!而今的月下,月亮伴随着我徘徊,我手足舞蹈着,影子便随着我来回蹁跹。我只是一个一心等爱的女子!是的,我只需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够了,生命里不需要有太多的人,太多的事,等我该等的人,守我该守的承诺,踏踏实实的走对自己的路!只是简简单单的幸福快乐着!

   11、喜欢宋词胜于唐诗,唐诗如同深春里的百花争艳,浓郁却慑人,宋词却好似出水芙蓉,清丽可人。喜欢“长烟落日孤城闭”的悲凉,喜欢“碧云天,黄叶地”的萧壮,喜欢“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清丽,亦喜欢“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的感伤。、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如今仍能遥遥忆起,年少时读起这阕词的心悸神摇,读完后竟痴痴半天回不过神来,如同红楼里听宝玉拿着词谱,击节歌唱“开辟鸿蒙,谁为情种”,恍惚以终日,似豆蔻梢头初见的心悦相知,羞涩慒懂却真实,没有几个多情、婉约的女子能抗拒。
  沉湎于旧事的怀念,对每个人来说如同荼蘼旧梦,花开灿烂却虚幻,像春日里邂逅一阵杏花雨,雨停后,落红满地,只能让人徒添烦恼。人生若真如一梦,过而无痕多好,人就不必失意,只当醉了一场,醒来后无牵无挂继续前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