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满拦江:把人性弄明白,就全都明白了

2016-05-18  醉拥天下

文:雾满拦江

 

01

 

最近同济大学有个校友,如蒸锅里的螃蟹,突然间就红了。

 

这个校友叫于海洋,11年前,他收到了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的招录通知书,街坊大妈开心的告诉他:孩纸,你死定鸟,将来你是找不到工作滴。

 

大妈一点没骗他。

 

现在,真的没人给于海洋发工资。

 

——他给别人发工资!

 

他创办了家实业,融资1.5亿,据他自己说,有人连薪资也不问,就跟着他走,理由是他是学哲学的。

 

于海洋同学称,学哲学的人,凡事不极端,做人有底线,做事儿都靠谱。

 

那么问题来鸟,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件事?

 

或者说,这件事对我们每个人,有什么具体而微的指导意义吗?

 

02

 

提问是有技巧的。

 

提问是知性思维的开始,不会提问题的人,就不太可能思考到点子上。

 

没人知道正确的问题是什么。

 

但有智慧的人——比如巴菲特的铁搭档芒格,他们知道错误的问题是什么。

 

不问那些明显错误的问题,诸如于海洋咋就融到了资了呢?是不是他的颜值较高肉质鲜嫩?是不是他命好就该着做老板……先把这些乱七八糟排除掉,剩下来的问题,就不至于错到没谱了。

 

剩下来的问题,有两个。

 

一个是面,是空间,是广度:哲学生创业,是个偶然现象还是普遍的?

 

第二个问题是点,是时间,是深度:哲学狗创业,会是未来的趋势吗?

 

——这两个层次的问题,是否正确,不能确定。

 

但肯定不会太错,因为这样的问题,有助于我们思考并指导我们行进。

 

03

 

有关于海洋事件,先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

 

是不是每个学哲学的,都开宗立派红红火火恍恍忽忽了?是不是今年那走出校园的1500万毕业生,除了学哲学的,其它理工狗之类,全都没饭吃了涅?

 

——那肯定不是。

 

如前所述,今年走出大学校门的毕业生,达765万,其它类型学校的毕业生,也是这个数量,二者相加达1500万人。媒体称,就业形势异常之严竣。

 

这个严竣,也不是今年才有的,以前就挺严竣,但经济飙高,多少有点缓和的意思。

 

但今年,你懂得,经济走势L了。

 

这一L,大家的工作就X了,变成个未知数。

 

虽然如此,但在被普遍性看好的互联网前沿,仍然有着大量的机会。这个意思是说,理工狗的日子,相对来说比文科狗们还略微滋润那么一点点。而于海洋创业之所以突然走红,就是因为大多数的哲学狗,仍然两眼瓷迷摸不到门。

 

偶然现象,偶然现象,理工狗们放心好了……等等,还有第二个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理工狗们,以前的日子极滋润,现在也仍然很滋润?就连于海洋的街坊大妈,都知道这事。

 

可他们还会滋润多久?

 

04

 

先说一呵,理工狗们,为什么此前的日子那般的滋润?

 

这个问题,太容易回答了,我们的商业经济,开始的时间太短了,草创吗,照搬吗,山寨吗,粗放吗,前面数不过来的发达国家,黑压压密麻麻,他们工业化走过的路,长达几百年。不会做,还不会看吗?不会创新,还不会拷贝复制吗?

 

短短三十年,我们一口气狂奔了发达国家几百年的历程。

 

当然我们存在的问题还很多——多就对了,你去一口气狂奔个几百年试试,问题少了才是怪事。

 

总之呢,中国是在一片疮痍中兴建,弯路在某种程度上少一些,在另外程度上多一些。这三十年的主基调是狂歌飙进的城镇化、工业化。这个时代的图纸是现成的。有图纸了,还需要设计师吗?明显不需要吗。

 

——所以,就连于海洋的街坊大妈,都知道此前三十年,根本不需要人文,不需要哲学。

 

人文哲学,其终极指向是人类的心灵,是终极智慧。其所承担的使命,是找到人类存在的价值意义,营建人类的心灵家园,为所有人,甭管是理工狗还是文综猫,甭管是街坊大妈还是隔壁老王,指明未来的方向——尽管绝大多数的校园教育,早就忘记了这个目标,但这个目标始终存在,而且永远存在。

 

三十年前,我们不需要这些。

 

只要盯紧了前方发达国家的背影,撒丫子呼哧呼哧的狠追就是了。

 

在这个追赶过程中,理工狗是建设者,给多少钱都不换的。而文综类,什么哲学历史神马的,老实说,此前三十年没把这些货饿死,那绝对是中国人民的善良、温柔、宽厚与大度。

 

所以整整三十年,理工狗始终是抢手货。即使是现在,也是这样。

 

——然后第三个问题来了,实际上是第二个问题的继续:

 

我们现在追赶到了什么程度?

 

此后将会呈现何种变局?

 

05

 

大家都清楚,经济L了,不是我们自身经济的问题。

 

而是我们追赶的差不多了。

 

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了耶!

 

而且,持续发展,经济总量还有可能超过米国。

 

——假如说,中国是个人,这是一个超级蠢萌的狠人,他不知道路该怎么走,不知道目标或方向。他也根本不理会这些,反正看前面一堆人,就呼哧呼哧的狂追,追到今天,举目四望,顿时无限诧异:我擦,人呢?都哪儿去了?

 

人都在你后面呢!

 

现在你是领队,大家跟着你跑。

 

可你根本不知道路呀,而且财富分配不均衡,穷的穷富的富,好多人连短裤都没得穿,另外一些人穿了好多条短裤。

 

短裤这事先不说了,总之,经济L,我们从追随者成为了正常的行进者,这时候最大的困惑,就是老版西游记的那句台词:

 

敢问路在何方?

 

——可别瞎说路在脚下神马的,说这话不过脑子不走心,唱唱歌还是可以的。但十几亿的中国人,呼哧呼哧的进行午夜经济急行军,你不看路也不知道方向,一径闭眼向前狂冲,万一跌进沟里,落入悬崖,那可咋整?

 

06

 

这个时代,我们需要思想家。

 

需要时代引领者。

 

需要能够立足于整个人类文明的高度,俯视那无垠的未来,为我们的行进方向,指出一条貌似说得过去的道路。

 

——古人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话听起来极为夸张,但却是事实。孔子之前的中国,说黑夜一点不夸大。想想吧,那时候没有教育,没有文化传承(有也不多,而且极不正常),技术不存在,人的生命周期极为短暂。绝大多数人,生下来两眼懵懂,不知道自己落足于一个怎样的世界,身边的人也不清楚,只知道赶紧出门去找食,趁恐怖的死亡到来之前,赶紧传宗接代。至于生命的价值或意义,这事儿想都不敢想。

 

孔子始倡教育,此后的中国人,虽然仍是稀哩糊涂,但任何时候只要生出希望,立即就会看到那一星文明之烛光,总是那样子的摇摇欲坠,却得无数代守夜人精心呵护,传承至今。

 

不敢断言说,我们现在也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但,相当数量事业有成的实业家,都不无惊恐的发现,自己正走在一片黑暗的无人地带。企业或社会跟着他们身后,一味的鞭打快牛,让他们快点把自己带到一个数钱数到手发软,睡觉睡到自然醒的幸福地带。

 

可是这些实业家们,哪知道这个幸福地带在哪里?

 

此前,他们是一会儿跑米国,一忽儿跑欧洲,去看看人家在搞啥子名堂,看到什么赶紧搬过来。现在大家也还是这么干——可问题是,自打莫言拿下诺贝文学奖,上年米国科幻大奖首次授予外国人,花落刘兹欣之手,今年中国科幻女作家郝景芳再度入围。这一切都表明,在思想意识最前沿,西方世界有点歇菜的意思。当然他们的积累远比我们深厚,但再去他们那边淘思想干货,难度明显加大了。

 

我们需要思想原创。

 

谁来创?

 

07

 

说到思想原创,财富前沿的实业家们,无疑是排第一位的。铁血商战为他们所累积的商业经验,是无与伦比无可替代的。

 

但,在商业经验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终极智慧。

 

——以前我们讲过,人类的困惑或是解决方案,大致四层:情绪层、生活层、人生层及智慧层。

 

当我们陷入情绪困扰,在这层次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必须求助于生活智慧的解决。

 

但当人们的生活陷入困境,就必须求助于再高一层的人生解决方案。

 

而商业经验,也在人生经验层次里,并不见得比其它的同质思想更高。当先行者在这个层次遭遇问题,他们只能求助于更高端的思想。

 

求助于智慧。

 

这个活,谁来负责?

 

——现在明白了吧?为什么在长达三十年的山寨狂奔中,中国人民并没有把文史哲这些派不上用场的货统统饿死,不是中国人民善良,而是中国人民太机智了,早知道养着这些货,迟早会派上用场。

 

现在,是需要哲学家、思想家的时候了。

 

一个还不够。

 

越多越好。

 

08

 

这就是哲学狗于海洋创业成功的背景。

 

当然,在他之前,也有许多文综猫混得肚皮肥圆,但只有在这时候,时代才会向这些货,发出最强烈的呼唤。

 

——起床,干活啦!

 

前方的路,虽然太凄迷。请在笑容里喂我猪福。虽然迎着著风,虽然下着雨,我在风雨之中撵着你。没有你滴日子里,我会更加的喂肥我自己,没有我的日子里,你只有满脸的傻兮兮——我们跟所有的文综猫有个约会,大约在L型的冬季。

 

当陷入迷茫困惑,我们需要思想与智慧的指引。

 

如此而已。

 

当然,你会说,感觉那些文综猫,好象不行啊,一只只油光水滑的,他们能承担这么严重的任务吗?

 

正确答案是——不知道。

 

我们只知道,仅有实用型的理工教育,远远不够了。我们需要一个寻找的过程。需要一个思考的开始。

 

09

 

此前三十年的粗放时代,只需要理工狗就足矣。

 

但现在,全民创业了,我们必须于一片虚无中营建。这时候,需要的是更具前瞻性、更具思想性、更多智慧含量的先行者。

 

哲学狗于海洋同学,在同济大学演讲说:我仍然在搞哲学。用做企业的语言来搞哲学。

 

不确定于海洋同学说这句话时,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们知道,哲学研究的是智慧。智慧这东西,山寨时代真多余,粗放时代用不到,但在原创时代,却是我们唯一的依靠。

 

智慧,能够让我们居高临下俯瞰人性。无论我们在这世界上搞什么,终究是浮沉于人性之中,说到底就是搞人性。你把人性研究明白,搞爽了,人性就会让你爽。反之,你搞不明白人性,人性就会让你痛苦万分。

 

智慧,赋予我们全方位的视角,细察文明大势的行进。它犹如暗夜之星,引导我们走出困惑与迷茫,步向一个堪可预期的未来。

 

智慧,它具有营建自我心灵的力量,而这是分科教育所不具备的。智慧能够让我们心灵明晰,哪怕是在最不喜欢的处境中,也仍然保持静然的心境。越是在偶象沉沦、价值多元、取向各异,个体的人愈显孤独的时候,智慧的实用价值越大。

 

此后三十年,甚至五十年,我们很大可能会进入一个智慧寻索时代。在这个时代,问题仍然是普遍性的,但答案的获取,必然是个性的、自我的。一如此前,每个人的人生,只能自我营建,每个人的希望,只能自己实现。

 

弥天花谢,大地雪飞,从城镇化的长尾出发。我们所有人,都将拖着疲惫不堪的脚步,携带着残碎的记忆,走向自我的时代。一切已经开始,不远就是未来。所需要我们的,只是明晰的心,智慧的脑,平和的节奏,与温静的等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