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鳥先飛龍 / 中医~养生 / 乳腺增生要是摸摸就能好,我也就安乐了!

分享

   

乳腺增生要是摸摸就能好,我也就安乐了!

2016-05-23  笨鳥先飛龍

乳腺增生要是摸摸就能好,我也就安乐了!

作者:范怨武

 

 

那天,有个患者找我就诊时,问到,乳腺增生是不是摸摸就可以好了?我很好奇地问:怎么摸?从医十年来,这个病我感觉并不好治,有这么轻松的疗法,当然感兴趣。

然后她给我看了一个贴子。

哦,摸太冲穴啊?足底按摩反射区啊?

这么说吧,要是痰核凝聚得足够粘稠,甚至变成实质,你就是把那地儿摸破皮了,也没有用。

(乳腺增生,基本上,共识就是痰核)

如果你摸摸就能好,这让我们这些日夜钻研治法十几年的青年中医,情何以堪,如何自处?

找块地缝钻吧!

你随便找个靠谱点儿的中医问问,哪个敢这样说?

在乳腺增生治疗这一块,我们被打的脸还不够吗?都肿成猪头了。丢脸啊,治不好,治不断根啊!乳腺增生像韭菜啊,割了一茬又长一茬啊!

难道就真没有办法吗?

我就是前年被打脸打怕了,花了不少精力去研究各家医案,发现就算是中医大拿,国医大师,治起来,也不见得治一个好一治,疗程有长有短!这样一看,大拿都这样了,我治不好,也就不那么惶恐了!我又不是神仙,哪能见一个好一个?

看了这么多个案子,我最喜欢的,还是何炎燊何老的案子,脉络非常清晰。今天顺带复习一下何老的案子。

先看第一例



呐呐呐,看吧看吧?是不是我说的,切了又长啊?还用雄激素治疗,效果也不咋滴!后来找看中医,估计也是不怎么靠谱,直接上了套方,直接温补。这位患者是个阴虚,一用温补就遭了——温药这时就是毒啊!

何炎燊接诊,不是马上处理乳腺问题,而是先解决这个药毒,用了大剂玉女煎加味,也是独出一炽了。

等把药毒清了,再接着化乳中的痰核,用了消瘰丸加味。

就是如此高手来治,疗程,算下来,也有两个多月吧?

我还是抄了这个方子来学习的。

这个方子,几个组成部分

玄参、川贝母、牡蛎(消瘰丸组,这个是治痰核名方,基本是个中医就会用)

穿山甲、王不留(靶点口诀组,有俗话“穿山甲、王不留,妇人吃了乳长流。定点很明确在乳房)

丝瓜络、竹茹(靶点特别组。胃经因痰而呕的反应,有两个用药法,寒痰用半夏,热痰用竹茹,可见竹茹是清胃经热痰的好药,而乳房就在胃经上。本草言丝瓜络“通络下乳”,也是作用于乳房。这两味也是靶点明确。)

夏枯草(引经药,一药三能,一个是能疏肝解郁,引药至肝经,乳头属肝。一个是本身是化痰核,最后还能清热。)

这个用药,特别的清晰,完全可以照搬再因人加味而用。

 

 

再看第二例



这个就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了,这个应该是很常见的类型。有肝血亏而郁,有肾虚,有痰核。

柴胡、薄荷、当归、白芍、白术、茯苓(逍遥组,养血疏肝)

鹿角霜、仙灵脾、仙茅(温补肾阳、填肾精组——相当于却优于雄激素疗法)

海藻、瓜蒌仁、夏枯草(化痰组,夏枯草兼引经)

 

何老的医案,虽然只看到两例,但是大方大法,己然明示,一个是偏阴虚的用法,一个是偏阳虚的用法。

这个观点,跟《沈绍功女科临证精要》里的观点不谋而合。

乳腺增生的病机,以虚为本(肾阴虚、肾阳虚),兼肝郁,而痰湿为标。光盯着痰核及疏肝,效果差很多,却不巩固。

    另外,妇女的家庭关系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影响因素。



下面再来一个一个医家的经验分享


郭老先生,是门纯德前辈的学生,门纯德先生是我极敬佩的大家,他的书,我手抄过一遍。

看看郭老的经验,这就是偏肾阳虚嘛,加疏肝,加化痰。名家所见略同啊!服药四十剂,这天数是差不多了!



韩老是三晋大地的名医。



蒲老,中医界的扫地僧啊!那是御医中的御医,以前国家领导人,可少不了要蒲老看着身子的啊!

总共五诊,二十三天,再加十五天,最后吃四十天药粉,近三个月哦,这么大拿的,治疗起来,疗程也不短啊!

阳和汤,其实,也是补肾填精化痰,总体思路还是补虚。



刘大拿,湖南名老。经验就自己看吧,介绍累了。



何绍奇,朱良春第一高徒,当年恢复研究生招生时,是那一届的状元,1978年考入中国中医研究院首届中医研究生班。他的学识,业界是那是有目共睹的。同时,他也是蒲老的学生,一脉相承啊,擅用阳和汤法。疗程,都不算短。




张老一生建议宜专,对《张氏医通》研究极深,来看看他的经验。六诊,用药时间不短,一路看下来,鹿角各种制品,不容小视。




上面这一串,是各种古籍,好好瞅瞅,古籍的经验,一定要好好继承,别想着急功近利摸啊摸的!



这是五部医话里选的,补肾,疏肝,化痰,这是大法。此医话,用大剂量麦芽疏肝,是个特点。



看这一篇,初时光疏肝,效果并不理相,患者急了换医生,吃了百余剂药,胃能舒服?后面,还得治到本里去啊,阳和汤是个治本的方子!









最后这个,是《医宗金鉴》的方子。

 

 

以上只是部份的学习经验,哪怕是这样苦苦追求,在面对患者时,我也不敢说出这个病很好治呀!

所以说,你问我摸摸能不能好?反正我是不敢拍胸说这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