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赵 / 胡希恕老先生... / 中国医学基本观念导论(三)

0 0

   

中国医学基本观念导论(三)

2016-05-26  徒赵

中国医学基本观念导论(三)

 

感冒通常有内在外在二种因素,内在因素为受病毒感染,而外在者为六淫之侵袭,二者相合,才会发生感冒。人之鼻粘膜有四种作用:

(一)阻止灰尘等脏物进入

        (二)保持鼻内正常温度

(三)保持鼻湿度正常

(四)鼻粘膜有一溶解素,可以消灭细菌。

当受到病毒感染时,鼻粘膜发炎,于是其下之小血管扩张,血流变慢,营养及氧气不能送至鼻粘膜,因而泌性之细胞发生虚脱而大量发生分泌物即鼻涕。

  吾人知人之将死,喉头多痰,此乃因中枢受压制,缺氧,于是分泌性细胞大量分泌,因而多痰,此与感冒流鼻涕同一道理。

 

  在伤寒论所载太阳中风证谓「...汗自出,...翕翕发热、鼻鸣、干呕...」可见此人必其虚弱,发热不高,鼻塞流涕,而出冷汗。今以现代病理证之,当人受感染时,必然发起抗力,其结果及现象,即为发热,发热乃兴奋代谢,刺激血流,脉搏加快,故消耗能量,而能量之来源为葡萄糖,大量消耗之结果则产生大量乳酸,乳酸能刺激肌肉及使静血管痉挛,此即所以发烧周身酸痛之故。今此种太阳中风之人只微微发热,可见其体内糖不够应用,因为缺糖,故有虚脱现象,因而冷汗自出。

 

当人身体感冒发热时,有若干细胞会有Autacoids(内分泌素)溢出,其中如

血清张力素(Serotonin)可使脸红,出汗手足发麻;

Histamine(组织胺)可使人头痛,且对胃肠有压制作用,使人失去胃口;而

Bradykinin(血管舒缓激肽)可使人周身骨痛及血管扩张而心跳加剧。

而此等Autacoids多出自Mast cells等细胞,而Mast cells在小血管交叉处多,因此处血流较慢,因此必须调节小血管;并且太阳中风证之人身体虚弱,糖代谢不够,而糖之来源乃由肾上腺素刺激肝醣而产生,而肝之机能乃靠肠胃调节。感冒时胃肠动量受压制而不足,而肝之机能亦弱,故此种病人非用桂枝汤不可。

 

因桂枝汤之作用乃为促进糖代谢,扩张末稍血管,于是中枢血流向末稍而使情况稳定

。同时桂枝为辛温之药,含有挥发性精油,有兴奋肠胃,健胃之作用,再加生姜,则推动力更大,更加强兴奋胃肠,胃肠既健,则肝之环境有所改善,其机能亦必增进,于是糖之代谢大为改善,故此乃以发汗(热汗)、止汗(冷汗)之法。其原因为人本身有一种潜在趋势(Potentiality)恢复身体正常,但身体虚弱而不能办到,桂枝只不过加一点力量,予以带动,一经带动,身体之潜能就势而恢复,故中医治病并非用药杀菌,而只是改善某一环境及条件之补偿,使身体之潜在能力借此发挥,使身体恢复正常而已。

 

至于周身疼痛,乃因乳酸之故,芍药甘草正为将肌肉中乳酸驱除,在此应注意者,吾人曾多次讨论提到肝,实因肝之机能一时不调,乃受环境之影响,其本身并无疾病,若肝有病则非桂枝汤可治矣!在上述中,尚未提及大枣,大枣虽为普通之物,但其中所含糖类对人体之血糖、血浆蛋白、血小板有极大帮助,且大枣能抑制桂枝生姜使其出汗不致太过

,乃因体弱之人不宜大汗也。故对上述太阳中风之病人而言,此方可谓之补剂。伤寒论中与桂枝汤相似者为小建中汤,此方只另加麦芽糖及加重芍药之量而已,其所以用麦芽糖者,其作用当然在于加强糖之补给。

 

  综上所述,可知若代谢低、怕冷、贫血者,均可使用桂枝汤。某些女性代谢机能差、甲状腺机能低落、月经不调、头发及皮肤粗糙,此时若仅给予动物甲状腺制剂,并不能根本决解决问题,第一传送问题,第二转化问题,均在未知之数,要知此类女性,仅甲状腺素不够而已,并非没有,若能及时以药力推动,促其产生,自可慢慢恢复,若一味予以补充,例如糖尿病之人,一味补充胰岛素,则其胰脏久而久之,发生一种依赖,最后乃失去分泌胰岛素之机能。要知人之各种器官,使用越多机能越灵活。若久而不用,则不免退化,此自然之理也。且人体有八种必需胺基酸均不能自制,必须由外界补充,且必须同时补充,若仅补充一种则无济于事,由此可知桂枝汤或小建中汤能兴奋代谢,促进血糖,可用于上述症状。若嫌桂枝汤不足,可加黄蓍、当归,则成蓍归建中汤,效能更高。

 

  桂枝汤经加减后,更可用在女性白带多、腹胀、屁多、怕冷之症。此症之所以白带多者,非局部炎症,女性在割除子宫后,易生腹胀,腹部有气体,因而屁多,且腹胀后骨盘受压力加大,小血管循环不良,于是分泌物增多,即为白带。故根本治疗之法乃兴奋其末稍血管,白带自止也。若嫌桂枝兴奋力太强,可加柴胡成为柴胡桂枝,既镇定中枢神经又能兴奋末稍血管。至于服用桂枝汤后,伤寒论特饮粥一碗者,乃加强其淀粉转化及糖之补充也。总之,桂枝汤经加减后,对怕冷、糖代谢不良、肾上腺素不够、体虚,均可用桂枝汤调和之,尤以老人小孩为然,但发炎症时则不可用。

 

  除桂枝汤外,麻黄汤亦为伤寒论名方,其方仅四味药:麻黄、桂枝、杏仁、甘草。

 

麻黄中含有麻黄素(Ephedrine),一公斤麻黄仅可提炼一至二公克,此为肾上腺素之类似结构的化学衍生物,其作用为

(一)扩张气管,故可定喘,

(二)可收缩末稍血管。

既云收缩末稍血管,则麻黄之作用并非发汗,但麻黄升高血糖收缩末稍血管之后,由于反馈作用,末稍血管必再扩张,再加上桂枝之兴奋代谢,扩张末稍血管,故服麻黄后一定出汗。有人畏寒,通常谓之阴体,有人怕热,通常称之为阳体。实则怕冷或怕热,乃为主观的感受,人体之糖代谢低则怕冷,而代谢发生偏差氧气不够,则怕热而烦。例如天热时,

在不通风之处睡觉太久,醒来会感觉口臭口渴而烦,此时若呼吸清新空气,立即恢复正常

,其理为当氧不够时,二氧化碳增多,于是血管扩张,血流滞慢,因此精神不振,举止无力,此时若给予麻黄汤去桂枝,称为神秘汤(见外台秘要),则可收缩其血管,使血流加快,氧气充足,则自而愈。

 

  至于杏仁,杏仁含有氰基(CN-) ,有毒,但适量使用时,氰基微微压制呼吸中枢和咳嗽中枢,故杏仁可以止咳。在此方中因麻黄兴奋交感神经,故利用杏仁以压制麻黄作用,此外杏仁内有油为不饱和脂肪酸,可通大便(中药多种「仁」均有通便之用)。甘草为中和之用,且发烧时,胃口不佳,水分调节不好,某草亦可作利水之用。

 

  麻黄汤、桂枝汤均为促进糖代谢,兴奋代谢,故对身体不好,营养不好,体虚之人有用。因身体虚弱者,受到感染时,其抑制期较长,抑制期糖代谢低,故麻黄汤桂枝汤可用

。若如今人营养好,身体抵抗力强,受感染时,抑制期极短,有短至二十分钟者,略感怕冷后,立即进入发扬期而发热,若再给麻黄汤桂枝汤,则更加兴奋其代谢,而至更加重其病情,故此时应使用消炎散热药,其方剂则为白虎人参汤。伤寒论中说:「服桂枝汤后,大汗出,脉洪大,大渴、大热,人参白虎汤主之」,乃因误服桂枝汤后,代谢大增,因而大汗出,血管扩张于是心跳加剧,故脉洪大,且因血管扩张,血流慢,于是缺氧而大渴、大烦、大热,此时因热时糖代谢高,代谢产物大量产生,使血液呈酸性,(人体血液正常酸碱度为PH7.4 ,故略带碱性,PH7.0以下为酸性),此时已近酸中毒(Acidosis) 现象,故感觉大热,因此人参白虎汤乃对症之剂,人参白虎汤之方剂为:知母、生石膏、粳米、甘草、人参。

 

  其中知母、生石膏,经日本人木村正康发现可以降低血糖,单知母一味则不能降低,知母、生石膏,再加人参,其降低血糖之效能则可持久,但木村氏之发现乃根据动物实验,经实验于人体后,发现效用并不如木村氏所说之理想。

 

  然白虎汤对酸中毒症,确有疗效,兹分析如下:人体血液中除血红素、血浆蛋白外,其要者为电解质盐类如NA+, K+, CA2+等,此等电解质对血流量之稳定有关,系受荷尔蒙及神经血管之支配,而人之支配,而人之大肠中大部份为大肠杆菌,及格兰氏阴性(G(-))

,此种菌类吃素之人较少,吃荤之人较多,大肠杆菌在平常对人有益,因维生素B K 之类可由其转换产生,但当代谢增加,发热时,大肠杆菌大量增加,且有若干破裂后产生毒素,因而使更发热,可见人体中细菌有很多平时对人无害,但一旦代谢增加发热时,则产生对人有害之作用,生石膏为硫酸钙之结晶品,含有七分子水,分子式为CaSO4?7H2O人体服下后,若干小分子及细菌则吸附其上而被排出,此类细菌一经排出,则热度降低,故中医书所谓石膏等于清热者,实则如上述也。且石膏有镇静脊髓之作用,当麻黄桂枝兴奋代谢,热度高时,可用石膏之镇定作用加以平衡,则此时石膏之作用,则为压制性,惟生石膏使用时,必须注意打碎成粉之三钱其作用几乎等于不打碎者二两,此外必须注意,使用生石膏过量,严重者可使下肢全部麻痹。至于知母乃去酸剂,因此酸血症之大热可用知母、生石膏。

 

  粳米之作用,可举例说明如下:某人经常发热而泻,日久使皮肤发烂,经诊断为缺乏叶酸(Folio acid),但长期补充仍无效,后经用米煮粥,冻成粥块,每日以冷水吞服数次,每次若干块,几日后不药而愈,其理为长期腹泻后,其小肠上绒毛已残缺不全,无法吸收,令以粥浆补之,使之休息恢复,恢复后自然而愈,此亦所谓顺其势也,可见中医之妙用。此外粥又有利尿作用,粳米用于白虎汤者即此作用。因发热之时,背部怕冷,小便即少,中医谓膀胱之气化,上则为汗,下则为尿,发热后,出汗或小便畅通则病已渐好转,即膀胱之气化已恢复正常,此说与事实的确相符,但膀胱如何气化?令人难懂。实际上,炎症发热时,全身紧张,势必分泌更多之肾上腺素以促进血糖,因而血液流量快,于是肾脏中血液减少,因而小便减少。至于汗,则在前述桂枝汤中已经述及。综上观之,白虎汤除伤寒论中,所说服桂枝汤,大热、大汗、脉洪大之证可治外,实则为酸中毒之理想方剂,糖尿病酸中毒,或大热,皮肤粗糙均可使用,其所以加人参者,乃张仲景时代,人之营养不良,用人参以增加力量耳。至白虎之命名,乃因石膏、知母、米均为白色,因得。伤寒论中有很多方剂以五方名称命名,例如大、小青龙汤(东方)、真武汤(即玄武,北方)、白虎汤(西方)、桂枝汤(即朱雀汤,又名阳旦汤,南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