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abc / 世界历史 / 细说欧洲历史(6)三位一体派正统地位的确...

0 0

   

细说欧洲历史(6)三位一体派正统地位的确立

2016-05-30  老徐abc

细说欧洲历史(6)三位一体派正统地位的确立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笔者一直没时间写东西。只能在回家的公车上用手机一点点的写。然后找时间查资料去斧正具体的事件和人物,尽可能的精益求精保证历史的准确性。

经过前面几期的铺垫,宗教系列终于到了最后一篇,有读者说,不喜欢宗教相关的内容,不过在这里我要解释一下这个系列存在的意义。首先多神教时代,多神教是一个民族文化的结晶,而文化则是形成其政治制度重要因素。不光如此,一个民族的文化特色更决定了他是农耕还是贸易,是掠夺成性还是野蛮嗜杀,在深度理解历史的时候,就不能光看一个片面,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都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单独只看一面,难免一叶障目在错综复杂的历史面前如盲人摸象终究只是看到一个片面。

我们已经谈了几期罗马,罗马人经过上百年的征服终于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多民族帝国,随着凯撒式的我来,我看见,我征服而最终罗马化这一改造形式,无论曾经的埃及,希腊还是高卢在帝国的文化融合浪潮下罗马人将他们的宗教,哲学以及思维方式推广到帝国的各个角落。而一神教这种跨民族,跨文化的宗教在罗马人打下的这一基础上广为传播。最终打破了蛮族与文明社会的界限。我们在前面提到过君士坦丁大帝为什么要扶持基督教,我认为这源于当时的社会形势和他本人的雄心抱负。

细说欧洲历史(6)三位一体派正统地位的确立

(尼西亚会议上主教们的争论--来源于电影《达芬奇密码》 )

早在第一次尼西亚公会议上,主教们主要争持的一点就是耶稣的人性和神性这个问题上,阿里乌斯派认为圣子耶稣介于神和人之间,地位低于圣父和圣灵。三位一体派则认为,三者地位相同,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但是,君士坦丁大帝为什么要召集这次会议呢?首先随着基督教的壮大,一神教与多神教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甚至可以撕裂整个帝国,然而在扶持基督教使他成为帝国主要宗教之后,君士坦丁大帝遇到的下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宗教内部的分裂,教派内部的分化与争执逐渐的公开化最终不可调和,作为皇帝与帝国大祭司(虽然是罗马多神教的大祭司)的他有责任召集一次会议防止帝国的再一次分崩离析。

早期的基督教信徒将耶稣看做一个伟大的先知,一个伟大强大甚至接近神的人。这也就是阿里乌斯派所坚持的原因。(比如,犹太教,伊斯兰教认为耶稣是一位先知,但不承认是上帝之子,更不是神)但是随着信徒的增长与对耶稣的不断神化,灌注神性(在那个神普遍存在的年代,神化是一个很普通的事情)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三位一体派的观点。而作为异教徒的君士坦丁大帝(临死前在尸床上受洗)通过其皇帝权势的压迫,使得主教们最终在会议上达成了协议,在法理上确认了三位一体派的正统性,但是后人在对君士坦丁言行进行推测的时候认为他其实更倾向于阿里乌斯派,但是如果推翻一直被认为是教会正统的三位一体学说必将会引起教会内部的地震最终导致帝国重回3世纪的混乱(我认为这也是君士坦丁大帝高明的地方,实用主义治国)。最后,尼西亚会议的决议否定了耶稣次于天父的观点(在估计的 250-318 所有参加者中,最后只有两人支持阿里乌教派),阿里乌斯派也被打成了异端,其支持者也被流放。但是阿里乌斯派因祸得福反而在北方的蛮族中传教成功,使得这两个教派之间的争执又持续了几个世纪之久。

在前几篇文章里,我们提到过日耳曼多神教最终直接转化为基督教的原因就在这里。受到正统实力打压的阿里乌斯和其追随者们被迫出走流落到帝国北方的边境,很快受到了急于融入帝国主流的日耳曼军事贵族的拥护(罗马军队中的日耳曼人)。但是他们并不满足于此,三位一体派的压迫并没有让他们放弃信仰,反而求助于帝国曾经的敌人。渐渐的,东哥特人,西哥特人,法兰克人,汪达尔人先后皈依基督教。文明和野蛮的界限逐渐模糊,原来信仰罗马诸神就是文明,反之即是蛮族,现在大家都是上帝的子民。这也为后来日耳曼人大量往罗马境内迁移在思想文化方面上做了准备。

在第一次尼西亚会议后没过几年,君士坦丁大帝在优西比乌的影响下,将《尼西亚信经》的捍卫者马尔塞鲁以散布异端的罪名撤职。并结束了阿里乌斯(主意这里是阿里乌斯本人)的流放。在君士坦丁大帝随后在神学态度的变更和其后其子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支持下,阿里乌教派的势力得以保存。这可能跟阿里乌斯派所的主张反对教会占据大量财产有关,毕竟教会的产业是不纳税的。亦或者是帝王权术,不同教派的相互牵制才不能对王权形成威胁,而一旦成为上帝的羔羊,教权必然居于王权之上。

君士坦丁大帝死后。帝国交给三个儿子共治,但是很快长子和幼子先后被部将所杀。只剩下次子君士坦丁乌斯一人统治帝国。不过此人文治武功跟其父简直毫无可比性(君士坦丁乌斯却是一个阿里乌斯派的支持者,最终与其父一样在临死前由阿里乌斯派主教施洗),倒是他的侄子尤里安在帝国西部的现场上多次力挽狂澜,并且再次复兴高卢,最终由手下军团拥护登上帝位,但是他在称帝以后一系列试图复兴多神教的努力受到了极大的阻碍,使得他决定赦免那些被流放的阿里乌斯派人,从而削弱三位一体派的实力,而他本人也在不久后的远征波斯的战争中受伤身亡,然而在他死后。也就没人再能压制住那些自君士坦丁时代遍进入国家中枢的基督徒们。在经过激烈的讨论后朝臣们决定拥立近卫队长官基督徒约维安承继大统,此人虽然只在位7个月,不过完成了其作为基督徒该做的一切,彻底废除了尤里安抑制基督教的一切法律。在他之后由于尤里安提拔的多神教大臣们受到排挤,在皇帝人选上已经不会是基督徒以外的其他人选,但是这回的皇帝却是一个出身纯血蛮族的日耳曼皇帝——瓦伦提尼安,也许这时的罗马人已经认为,只要是基督徒,身上是不是留着罗马人的血已经不重要,只要是上帝的羔羊,蛮族当皇帝也未尝不可。不过此人虽是基督徒不过两派都不支持,在位期间专注军事有意的疏远宗教,使得这个时代阿里乌斯人在帝国东部具有相当强大的话语权,直到375年瓦伦提尼安的弟弟东部皇帝瓦伦斯在哈德良堡战役中被被活活烧死(原因就是由于收容同为基督徒的西哥特难民引起的一连串事件),狄奥多西被任命为帝国的东部皇帝。

细说欧洲历史(6)三位一体派正统地位的确立(狄奥多西一世,头上的圈圈说明他是基督教的圣徒)

狄奥多西本人原本并非基督徒,在他登基后的第一年在与蛮族作战时身染重病,三位一体派的希腊塞萨洛尼基的主教前来探望,就在他徘徊于生死边缘的时候,主教为他施了洗,奇迹的是没过多久身体就痊愈了,也许正是受这一点影响,狄奥多西相信自己是受上帝庇护的,在他执政期间不光大力扶植基督教,更是将基督教抬升为帝国的国教。在这个“民族大迁徙”已经开始的乱世,团结是罗马人能在乱世中存活的唯一途径,而他本人则视“异端”为破坏基督教团结的罪魁祸首,首先他强迫占据君士坦丁堡主教席位达半个多世纪之久的阿里乌斯派的主教改信三位一体派,拒绝者将遭到流放。此后从公元380年到395年15年间针对“异端”总共发布了15到法令,在他执政期间阿里乌斯派的弥撒和活动一律禁止,违者:信徒没收财产,神职人员则流放边疆。敕令还规定,不服法规者,禁止与他人交往,甚至设置了圣公所这样的专门机构:搜寻,告发和审判异端。在皇帝的铁腕下阿里乌斯派虽然没有被消灭但是彻底失去了教会的支配权。然而被流放到帝国边疆的教士们则将他们的希望寄托到了蛮族的身上,他们要通过蛮族的手,像他们的异端兄弟们复仇。到这里可以看出国家和民族曾经血缘上的概念在宗教的影响下已经淡漠,意识形态之争已经超越了国界和种族。而在不久的将来更大的危机在等着这个千疮百孔的帝国,基督教这针强心剂真的能拯救罗马吗?蛮族中的蛮族就要来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