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肠子悔青了顾命大臣仅仅干了六天就被一撸到底只因说了九个字

 青梅煮茶 2016-06-12

朝廷之上,庙堂之中,手握大权的内阁重臣看似一言九鼎,风光无限,其实更需切记“伴君如伴虎”的古训 ,切记“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切记纵为“万人之上”,还是在“一人之下”。不管自己取得多大的丰功伟绩,也永远是自己的主子—皇帝的“高级打工仔”,绝不可居功自傲,专横跋扈、藐视皇家,否则遭到无情抛弃也只是分分钟的事。大明万历初期,曾担任过内阁首辅要职的高拱就是一个因一句话而被彻底打回原形的典型例子。



(图)高拱(1513年—1578年),字肃卿,号中玄。汉族,新郑人。中国明代嘉靖、隆庆时大臣。


高拱自幼聪颖,“五岁善对偶,八岁诵千言”。嘉靖三十一年,40岁的高拱在担任翰林编修数年后终于“多年的媳妇熬出头”,迎来了他人生之中的第一次转机,出任当时嘉靖皇帝的三皇子裕王朱载垕(之后的明穆宗)讲读,他与朱载垕朝朝夕相处达七年之久,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特别是当时嘉靖帝在裕王朱载垕和景王朱载圳之间为立谁为太子之事上一直犹豫不决,朝廷群臣都予以观望之际,高拱忠心不二,一直鞍前马后坚定的支持裕王朱载垕,给予了朱载垕极大的精神支持,充分赢得了朱载垕的信任。


1566年12月,嘉靖帝驾崩,裕王朱载垕即位,次年改元隆庆,是为明穆宗。高拱很快步入仕途快车道。先后担任礼部左侍郎、吏部左侍郎、文渊阁大学士等要职,成为穆宗的心腹重臣。


高拱在穆宗执政期间取得的最大政绩当属与蒙古首领俺答汗达成议和一事。明朝灭元后,明蒙双方一直兵戎相见,有战有和持续二百余年。特别是嘉靖年间俺答汗成为蒙古首领后,多次侵袭明境,对大明江山造成极大威胁,1550年俺答汗甚至率兵攻至北京城下,迫使嘉靖皇帝于次年开放宣府、大同等马市,史称“庚戌之变”,强敌蒙古已成为明王朝最头疼的一件大事。


1570年,俺答汗最宠爱的孙子把汉那吉因为家庭纠纷一怒之下竟投奔明朝,俺答汗念孙心切,亲自率领大军到明朝边界要人。敏锐的高拱高瞻远瞩,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与当时的内阁次辅张居正商议力主与俺答汗抛弃前嫌展开和谈。明廷封俺答汗为顺义王。把汗那吉归还蒙古,俺答汗也投桃报李,将逃亡蒙古的白莲教首赵全等九人缚送明朝。另外,明朝还在宣府到甘肃一线向蒙古开放11处马市,“数月之间,三陲晏然,曾无一尘之扰,边氓释戈而荷锄,关城熄烽而安枕”,明蒙之间从此建立了长达70年的和平贸易关系,结束了双方近二百年兵戈相加的局面,这就是被载入史册的“隆庆和议”。高拱居功至伟大,很快被封为柱国,进中极殿大学士,位及人臣,权倾一时。


高拱励精图治,政绩卓然。但他却恃才自傲,负气凌人,“性迫急,不能容物,又不能藏蓄需忍,有所忤触之立碎。每张目怒视,恶声继之,即左右皆为之辟易”,在大臣中威望并不太高。特别是与当时在后宫掌握实权的司礼太监冯保交恶。“时司礼掌印缺,保以次当得之,大学士高拱荐御用监陈洪代,保由是疾拱。及洪罢,拱复荐用孟冲。保疾拱弥甚”《明史 -- 列传第一百九十三 宦官二》。明穆宗时,高拱两次向穆宗建议,让本该由冯保担任的司礼掌印太监一职变成由陈洪、孟冲担任,从而招致了冯保的忌恨,两人势同水火,这也为将来高拱被冯保陷害埋下了隐患。




1572年5月22日,隆庆帝病危,25日内阁大学士高拱、张居正、高仪被召入宫中,三人被明穆宗任命为顾命大臣以辅佐年仅十岁的太子朱翊钧。临终之际,明穆宗拉着高拱的手说道“以天下累先生”,张居正将高拱伏起。六月10日,皇太子朱翊钧正式即位,是为明神宗。


明穆宗驾鹤西去,做为他的托孤重臣,高拱以慨天下为已任,他与张居正共同商议,准备大展手脚,全力辅佐万历皇帝,以图实现自己的鸿鹄之志,名垂后世。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向他悄然袭来!


“神宗即位,拱以主上幼冲,惩中官专政,条奏请诎司礼权,还之内阁”。 高拱担任内阁首辅不久,苦于宦官冯保等专权擅政,于是分列条目奏请万历皇帝抑制司礼监,把权力交还给内阁。同时又命令给事中雒遵、程文一起上书皇帝攻击冯保,自己也从中拟定圣旨驱逐冯保。为保险起见,他还派人报告张居正,想两人一起联手扳倒冯保。


正当高拱自恃身为首席顾命大臣,大权在握,对扳倒冯宝稳操胜券之际,他却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让他全盘皆输,“一夜回到解放前”,想想真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穆宗崩,拱于阁中大恸曰:‘十岁太子,如何治天下’ 。在明穆宗的葬礼仪式上,与穆宗情深意重的高拱悲痛心切,竟无意中说出了太子朱翊钧年幼无知,怎么能够治理天下这样极为幼稚的话,犯了皇家的大忌!这是高拱犯下的第一个致命大错。


“(冯保)乃与张居正深相结,谋去之。会居正亦欲去拱专柄,两人交益固”。当时的内阁次辅张居正处事圆滑,左右逢迎,内心也觊觎首辅之位,早想取高拱而代之,背地里与冯保结成了政治盟友。而天真的高拱却被蒙在鼓里,将自己想要扳倒冯保的计划向张居正和盘托出。“拱使人报居正,居正阳诺之,而私以语保” (《明史高拱传》),张居正假装答应了高拱的计划,背地里却立即报告了冯保。至此高拱已全面陷入被动,此为他犯下的第二个大错。


冯保在得知高拱的计划后,大惊失色,为求自保,立即跑到对他极为宠信的万历皇帝生母李太后那里对高拱进行构陷。“保谮于后妃曰:‘拱斥太子为十岁孩子,如何作人主。’后妃大惊,太子闻之亦色变。(《明史 -- 列传第一百九十三 宦官二》),他还添油加醋说高拱想要废掉朱翊钧的太子之位,要另立高王为帝,引起了李太后和万历帝的惊恐和震怒,高拱倒霉的日子很快到来!




1572年六月十六日,一个让高拱痛彻心扉、终生难忘的日子。两宫太后和万历帝召集大臣们进宫议事,宣告诏书。满心欢喜的高拱心想必定是驱逐冯保,不料宣读的诏书却如晴天霹雳,“今有大学士高拱专权擅政,把朝廷威福强夺自专,通不许皇帝主专,不知他要何为?我母子三人惊惧不宁,高拱着回籍闲住,不许停留”。听到对自己宣读的几大罪状,高拱顿时“面色如死灰”“汗徒下如雨,伏不能起”, 突如其来的打击如五雷轰顶,高拱被惊吓得瘫倒在地,“居正掖之出,僦骡车出宣武门”。张居正把他扶持出宫,临时雇了一辆破旧的骡车从宣武门送他离去。后来假惺惺的张居正还奏请挽留高拱,未获批准,又请求给予高拱乘用驿站车马遣送回其老家,忿恨难平的万历帝才勉强批准同意。


六月初十,临危受命,踌躇满志,成为高居庙堂的顾命大臣;六月十六日,柴车即路,凄凉返乡,满腹的治国经纶无处施展,短短六天时间,高拱感受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戏剧人生,闲居之时,他当好好为自己犯下的两个致命错误反思了!


*作者:甘斌发,鱼羊秘史原创专栏作家,挖掘历史,分享历史,尊重历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