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奇兵 / 诗经解读 / 诗经:西周女子如何戏谑情人

分享

   

诗经:西周女子如何戏谑情人

2016-06-12  河南奇兵

【诗经·郑风】西周女子如何戏谑情人

潇湘蓝

朱熹曰:“郑诗二十有一,而淫奔之诗已不翅七之五”。我们现在知道,朱熹讲的淫诗实际上是情诗。

郑风二十一首,除了《羔裘》《缁衣》《清人》三首,都是写男女情爱的。其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既见君子,云胡不喜。”“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等等句子都成为最优美的情话流转至今。

但是,郑风的迷人之处不仅仅只在这些情意绵绵的诗句上。两情相悦时,自然一切都是和顺美好的,一旦被弃或有变,那又会怎样呢?郑风中有三首诗,讲的就是这种情形。细读之下,十分叹服。

第一首:《山有扶苏》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子都是谁?子都历史上有名的美男子,不仅长相俊美,身份也非同一般。他是郑庄公的堂弟,郑国的公族大夫。

这样的风流人物,怎么能不引起少女们的关注呢?这些女孩子们躲在帘幕之后、高台之上,宴饮之际,一个劲地巴望着子都能够留意到她们。许是性急了点,色相媚了点。子都没看见,倒引来了“狂徒”。这下,把一心仰慕子都的少女惹恼了,诗言“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可见气急了。

如果拿乡野村姑臊汉子的口吻来说,那就是:“山上长着扶木,水里开着荷花。一高一低,两不相干。这是哪里来的疯汉子,獐头鼠目,尖嘴猴腮的,你当你是子都美男啊,瞎狂躁啥呀,村野荒地你也敢来钉梢,放狗……”

如果是公府侯门的贵族女子呢,她应该是这样说的:山有扶苏,水同荷花。树茂花盛,上下谐和。公子子都,有德有貌。小子年幼,不知贵贱,亦不知美丑否?

这首诗有山有水,有花有草,背景明丽。有猛男,有辣妹,个性鲜明。有对话,有笑料,俏皮幽默,情节完整。具体场景吗,有点类似某此郊外游玩,美女偶遇个浑小子,一个不知深浅,一个尖牙利嘴,结果调戏不成反被奚落。倒叫旁人看了一场好戏。

这是郑庄公的盛世,女孩子都大大方方的,遇到帅哥,就流口水,遇到猥琐男,就一口吐过去。其对情爱的自由度、开放度一点不亚于今天啊。

女子好色,原来始于郑风。

但郑女虽然好色却不低俗。个性开放、泼辣,充满魅力。这样的女子大概启迪了后世很多年,以致于激发了许多书生偏爱这一类性情的女子,称之为“脂粉堆里的英雄”。

第二首:《狡童》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唯子之故,使我不能餐。

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这首诗中的“狡童”,不是个好色的狂徒,而是个变了心的男人。

朱熹曰:此亦淫女见绝,而戏人之词。言悦己者众,子虽见绝,未至于使我不能餐也。

朱熹虽然称她为淫女,但“见绝而戏人之词”,还是很清楚的告诉我们,这是“见绝之女”反过来戏谑男子。

“见绝”说明夫妇之间有了隔阂,彼此之间不说话,不一起吃饭,更不在一起同房了。妇人见此情形,大大方方地告诉旁人:“这个薄情的人儿,不搭理我了。难道没有你,我就吃不下饭了?这个朝三暮四的家伙,不再到我房里来了,难道没有你,我就睡不踏实了?

一般来说,“淫女见绝”总是要伤心一下的,等到时间长了,慢慢的才会平复下来。这个郑女却一点不都伤心,反而当个笑话一样说给旁人听。其洒脱从容,巧笑如常,令人诧异。

你可以说,她肯定不是个妾,因为妾失去宠爱等于失去尊严,所以妾会伤心难耐。第二,她更不是个无名无姓的婢女,因为失去主人的额外照顾,衣食都可能不保,还怎么会如此坦然。所以,她一定是明媒正娶的夫人。因为,即便没有床第之欢,也不会影响她的地位和身份。

正因为她们特殊的身份背景,得失荣宠尽收眼底,不会把感情看作唯一。因此,有些事情,平常人眼里心里是过不去的坎,对她们而言,则是又淡又透。

甚至可能连这个男人她也没有放在眼里:“你我两家,根茎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不明其理,反怨恨我多言多事。我不是小妾,一味奉承柔顺于你。我且自安,看你如何逍遥自在。”

这就是“见绝而戏人之词”背后的言外之意吧。

郑风中多次写到“狡童”,可见当时社会上的见色起意、背信弃义的男人不少。作为女人,如何对待,诗中给予的却是满满的正能量。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如果这首诗,传到妾侍耳朵,焉知她不会由此看淡荣宠,懂得自保和珍惜。而非无济于事的痛哭流涕了。如果是婢女耳濡目染,焉知她不会从此知晓感情的虚假,少上几次当。也非哀哀自绝,生不如死了。如果是贵妇,那自然更容易看清情势处理各种复杂的关系了,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呢。

第三首,《褰裳》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惠,爱也。 褰裳,提起下裙。

这首诗前两句的意思是:你若是爱我,就蹚过溱河来会我吧。你若是不肯不喜欢呢,难道别人都像你一样愚笨了?!

最后一句“狂童之狂也且”,现代诗学家余冠英说的也很有趣,他译成:你这傻小子呀,傻瓜里头,数你个儿大!

这位女子的意思是:“你爱我吗,你若爱我便提裙上马趟过河来。若不是真心的,你就是个十足的傻子。你看看诸侯宗亲上上下下,恁多年轻公子,难道只有你一个是人才风流,举世无双?你说得倒很动听,行事却一再犹疑,真是让人笑话呢!”

青春男女,感情不会都是一帆风顺的,有一种感情,模棱两可,若即若离,甚至是试探、是调情、是游戏。这种情况下,女孩子如果一味沉浸在虚幻的想象中,对于甜言蜜语又没有自醒的能力。那很有可能最后失去自我,陷入感情的泥沼中。如果你足够清醒,像《褰裳》中的女子那样,保持清醒,而且一针见血,不单单听他说什么,而是要看他怎么做的。如果是没有行动光耍嘴皮子的,不是轻薄之徒便是另有他意了。所以,不如一句话叫他分明了。是真情,还是假意,是狂妄还是自大,就都看出来了。

这也是个在处理复杂的感情问题上非常痛快的例子。

这三首历来被笼统地称为戏谑情人的小诗,调子都是很轻松明快的。细读之余,看到郑女能在面对狂徒、失恋、情变等等突发的情况下,显示出平淡和理性的一面,并且以最快、最有力和轻松的方式处理和解决掉,是非常有智慧和思想的。

享受爱,是简单的。如何处理好情变,是一个女子所能领略到的感情的最高境界。见绝而不哀,是一个女人最漂亮的回击。这才称得上是“脂粉堆里的英雄”。

私话:

这是《诗经》写到郑风的第三稿、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已有原创标签。欢迎订阅:xxlwenji19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