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宇楼33 / 临时文件综合 / 百余件文物运抵三星堆 将于7月18日与观众...

分享

   

百余件文物运抵三星堆 将于7月18日与观众见面

2016-07-13  天宇楼33

社科院考古所中国考古网

  

            百余件“国宝”文物运抵三星堆 将于7月18日与观众见面

  “轻点,慢点,等一下,放稳了……”7月10日上午9点,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来自全国各地的国宝级文物在这里点交,它们将在18日与观众见面。当包装箱打开、一层层防护层拆开后,精美的文物露出了真面目,“铙王”象纹大铜铙、大禾人面纹铜方鼎……在一阵阵惊叹声中,100多件国宝级文物移交到三星堆博物馆工作人员手中并送进库房,这些文物都是商代时期黄河文明和长江文明中最具代表性的,比如这件人面纹铜方鼎,就是全国唯一以人面为饰的青铜鼎。

  据介绍,这些文物最早一批是6月29日从北京出发,辗转经过河南、湖北、湖南等地后,最终在7月9日晚上抵达四川广汉。

  据了解,上百件来自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的商代国宝级青铜器,是首次在一起聚集,将于7月18日与四川观众见面,被业内称作档次最高的一次“青铜对话”。


全国唯一以人面为饰的青铜鼎——大禾人面纹方鼎


三星堆纵目面具


司母辛鼎


铙王——象纹大铜铙

  青铜对话 百余国宝 聚集三星堆

  从6月开始,三星堆博物馆文保中心的郭汉中和几位同事便开始与北京、河南、湖北、湖南等地的博物馆联系,他们要借这些地方的馆藏文物来展出,而且所借的不少都是国家一级文物,主要是青铜器。

  “黄河与长江流域商代青铜文明展,以前没有搞过,我们就想借着三星堆两个祭祀坑发掘三十周年这样一个时间节点,来一次青铜的对话。”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介绍说,穿越三千年历史长河,重回青铜时代,“不论是中原文明还是南方文明,通过这些器物,可以看出当时的文明发展程度。”

  据介绍,参与青铜对话的文物总共有135件,其中80%都是国家一级文物,主要来自河南安阳殷墟遗址、湖北武汉盘龙城遗址、湖南宁乡青铜器群、金沙遗址等中国商代最具代表性的青铜文化遗址。

  据朱亚蓉介绍,这些国宝级文物,有武丁妇好墓出土的司母辛鼎、全国唯一以人面为饰的大禾人面纹方鼎、与四羊方尊齐名的最大的铜尊牺首兽面纹铜尊、最大的铙象纹大铜铙以及牺首兽面鱼纹罍,“也就是我们平日里称的尊王、铙王、罍王。”

  据介绍,湖北盘龙城出土的金片绿松石镶嵌龙形器是出土后的首次展出,“我们认为盘龙城是商文化或者说中原文化南下进入长江流域的第一个点,由此开始了商文化的南传和交流。”朱亚蓉说,这些商代的青铜器能够同台展出,不仅对观展的人,对于我们研究人员来说,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湖北省博物馆青铜器研究馆员袁鑫介绍说,当时三星堆要借展文物,湖南省博物馆非常重视,挑选什么样的文物参展,最后一致认为,大禾人面纹方鼎合适,“人面纹方鼎与三星堆的面具文化有相似的地方,我们这个人面比较接近写实,三星堆的面具很夸张,放一起展出,对比强烈。”

  袁鑫介绍说,方鼎上的人面被认为是3000年前湖南人的模样,“有一种说法是该人面为女性,或为当时湖南一方国的首领,该方国可能是母系氏族。”

  而对于另外一件来自湖南的国宝——象纹大铜铙,长沙市博物馆青铜器研究专家潘钰表示,乐器类青铜器是南方青铜器的一个代表,这个铜铙现在依旧能够演奏,“另外一个坑出土的9件铜铙现在做了一套复制品,演奏效果很好。”

  潘钰说,这次商代黄河流域的青铜器与南方长江流域的青铜器在一起展出,对于文化的交流、思想的碰撞非常有意义。

  国宝入川 一路小心躲开暴雨袭击

  上百件国宝,分布于不同的城市,要让它们出现在一个地方,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文物运送的时间、路线都是保密的,只有我们的主管和委托方知道,就连其他的同事也不能说,并且车厢全程恒温。”据负责文物运送的专业公司职员马联军介绍,这批运送到三星堆的国宝,6月29日从北京出发,先后辗转河南安阳、湖北武汉、湖南长沙、岳阳等地,最后经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于7月9日晚上抵达三星堆博物馆。

  据马联军介绍,文物运输这次走的是全高速,运输车只能在博物馆停,“我们第一站就到了河南省博物馆,将车停在他们的监控点内,确保安全。”

  对于文物的运输包装,马联军说,这次运送的文物主要有两个特点,一个是重,一个是脆,“部分器物特别大,比如铙王有220多公斤,我们只能借助专业的起重设备来进行吊装。”

  脆,则是因为很多文物都是由碎片拼接修复而成,稍不注意可能会造成二次损害,比如尊王牺首兽面纹铜尊就是由200多片碎片修复而成。

  马联军说,为了保证文物装箱能够尺寸合适、稳固,他们除了要提前看文物的参数外,必要的时候还要对文物进行测量,“和博物馆进行商量,在得到他们的同意后,对文物进行测量,从而更好地制作包装箱和相关固定装置。”

  文物上路,马联军说,最担心的就是天气,“虽然我们也会提前看天气预报,但是湖北和湖南的暴雨还是比较担心。”

  据马联军介绍,总的来说,他们这一趟还是很顺利的,虽然经过湖北和湖南都遭遇了暴雨的袭击,但是他们都错开了,没有被围困,“7月5日我们早上6点过就离开湖北了,避开了大暴雨。”

  据郭汉中介绍,他们从湖北盘龙城离开后,就听说暴雨来了,“博物馆外面全是很深的水。”

  而他们离开长沙后,才听说此前经过的一座桥被水淹了。所幸最终,文物安然无恙运抵三星堆博物馆。

  7月10日,马联军和同事将文物从运输车上转移到三星堆博物馆文保中心后,便与委托方和接收方三方点交,当一件件精美的文物拆去包装出现在人们面前时,现场发出阵阵惊叹声。

  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说,一些文物她也是第一次看见。

  国宝档案:

  大禾人面纹方鼎

  商代的青铜器,通高38.5厘米,口长29.8厘米,宽 23.7 厘 米 ,约1958-1959年出土于湖南宁乡县黄材镇炭河里乡。颜色碧绿,器身略呈矩形,器身外表四周饰半浮雕人面。人面周围有云雷纹,人面的额部两侧有角、下巴两侧有爪。鼎腹内壁铸“大禾”两字铭文,因此被称为大禾方鼎。

  据介绍,这是全国唯一一个以人面为纹饰的方鼎。

  对于该人面纹饰,有学者认为其宽圆脸庞、眉如新月、唇厚无须,是女性的面相。并由此推论该方国是女权的天下,其统治者是女性,为母系氏族社会。

  运输:刚在海南结束展出,空运四川。

  司母辛鼎

  通高80.1厘米,口长64厘米,宽48厘米,长方形口,短沿方唇,立耳,直腹平底,柱状空心足。口下四面及转角饰兽面纹,雷纹作地,腰边底饰乳丁,足上部兽面醒目。出自商代第二十三王武丁的配偶“妇好”之墓,墓中所出精美的随葬品是武丁时期的断代标准器物,反映了武丁一代在文化艺术上的杰出成就。

  运输:从北京吊装在木箱里固定好后,用运输车从高速路运往四川。

  象纹大铜铙

  高103厘米,重达221公斤,是长沙市博物馆最重要的藏品,被誉为“中国铙王”。 这尊象纹铜铙不仅形制、纹饰精美,时至今日,还能演奏出美妙的音符。

  古铙出土后,著名音乐家谭盾曾为大铙测音,张艺谋的电影《英雄》里可以感受到大铙浑雄的韵律,部分场景中,还能看到古铙的身影。

  运输:为此次运送四川展出的最重的国宝级文物,借助专门的吊装设备,装箱后经过车辆陆路运送四川。

  青铜对话 百余国宝 聚集三星堆

  从6月开始,三星堆博物馆文保中心的郭汉中和几位同事便开始与北京、河南、湖北、湖南等地的博物馆联系,他们要借这些地方的馆藏文物来展出,而且所借的不少都是国家一级文物,主要是青铜器。

  “黄河与长江流域商代青铜文明展,以前没有搞过,我们就想借着三星堆两个祭祀坑发掘三十周年这样一个时间节点,来一次青铜的对话。”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介绍说,穿越三千年历史长河,重回青铜时代,“不论是中原文明还是南方文明,通过这些器物,可以看出当时的文明发展程度。”

  据介绍,参与青铜对话的文物总共有135件,其中80%都是国家一级文物,主要来自河南安阳殷墟遗址、湖北武汉盘龙城遗址、湖南宁乡青铜器群、金沙遗址等中国商代最具代表性的青铜文化遗址。

  据朱亚蓉介绍,这些国宝级文物,有武丁妇好墓出土的司母辛鼎、全国唯一以人面为饰的大禾人面纹方鼎、与四羊方尊齐名的最大的铜尊牺首兽面纹铜尊、最大的铙象纹大铜铙以及牺首兽面鱼纹罍,“也就是我们平日里称的尊王、铙王、罍王。”

  据介绍,湖北盘龙城出土的金片绿松石镶嵌龙形器是出土后的首次展出,“我们认为盘龙城是商文化或者说中原文化南下进入长江流域的第一个点,由此开始了商文化的南传和交流。”朱亚蓉说,这些商代的青铜器能够同台展出,不仅对观展的人,对于我们研究人员来说,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湖北省博物馆青铜器研究馆员袁鑫介绍说,当时三星堆要借展文物,湖南省博物馆非常重视,挑选什么样的文物参展,最后一致认为,大禾人面纹方鼎合适,“人面纹方鼎与三星堆的面具文化有相似的地方,我们这个人面比较接近写实,三星堆的面具很夸张,放一起展出,对比强烈。”

  袁鑫介绍说,方鼎上的人面被认为是3000年前湖南人的模样,“有一种说法是该人面为女性,或为当时湖南一方国的首领,该方国可能是母系氏族。”

  而对于另外一件来自湖南的国宝——象纹大铜铙,长沙市博物馆青铜器研究专家潘钰表示,乐器类青铜器是南方青铜器的一个代表,这个铜铙现在依旧能够演奏,“另外一个坑出土的9件铜铙现在做了一套复制品,演奏效果很好。”

  潘钰说,这次商代黄河流域的青铜器与南方长江流域的青铜器在一起展出,对于文化的交流、思想的碰撞非常有意义。

  国宝入川 一路小心躲开暴雨袭击

  上百件国宝,分布于不同的城市,要让它们出现在一个地方,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文物运送的时间、路线都是保密的,只有我们的主管和委托方知道,就连其他的同事也不能说,并且车厢全程恒温。”据负责文物运送的专业公司职员马联军介绍,这批运送到三星堆的国宝,6月29日从北京出发,先后辗转河南安阳、湖北武汉、湖南长沙、岳阳等地,最后经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于7月9日晚上抵达三星堆博物馆。

  据马联军介绍,文物运输这次走的是全高速,运输车只能在博物馆停,“我们第一站就到了河南省博物馆,将车停在他们的监控点内,确保安全。”

  对于文物的运输包装,马联军说,这次运送的文物主要有两个特点,一个是重,一个是脆,“部分器物特别大,比如铙王有220多公斤,我们只能借助专业的起重设备来进行吊装。”

  脆,则是因为很多文物都是由碎片拼接修复而成,稍不注意可能会造成二次损害,比如尊王牺首兽面纹铜尊就是由200多片碎片修复而成。

  马联军说,为了保证文物装箱能够尺寸合适、稳固,他们除了要提前看文物的参数外,必要的时候还要对文物进行测量,“和博物馆进行商量,在得到他们的同意后,对文物进行测量,从而更好地制作包装箱和相关固定装置。”

  文物上路,马联军说,最担心的就是天气,“虽然我们也会提前看天气预报,但是湖北和湖南的暴雨还是比较担心。”

  据马联军介绍,总的来说,他们这一趟还是很顺利的,虽然经过湖北和湖南都遭遇了暴雨的袭击,但是他们都错开了,没有被围困,“7月5日我们早上6点过就离开湖北了,避开了大暴雨。”

  据郭汉中介绍,他们从湖北盘龙城离开后,就听说暴雨来了,“博物馆外面全是很深的水。”

  而他们离开长沙后,才听说此前经过的一座桥被水淹了。所幸最终,文物安然无恙运抵三星堆博物馆。

  7月10日,马联军和同事将文物从运输车上转移到三星堆博物馆文保中心后,便与委托方和接收方三方点交,当一件件精美的文物拆去包装出现在人们面前时,现场发出阵阵惊叹声。

  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说,一些文物她也是第一次看见。

  国宝档案:

  大禾人面纹方鼎

  商代的青铜器,通高38.5厘米,口长29.8厘米,宽 23.7 厘 米 ,约1958-1959年出土于湖南宁乡县黄材镇炭河里乡。颜色碧绿,器身略呈矩形,器身外表四周饰半浮雕人面。人面周围有云雷纹,人面的额部两侧有角、下巴两侧有爪。鼎腹内壁铸“大禾”两字铭文,因此被称为大禾方鼎。

  据介绍,这是全国唯一一个以人面为纹饰的方鼎。

  对于该人面纹饰,有学者认为其宽圆脸庞、眉如新月、唇厚无须,是女性的面相。并由此推论该方国是女权的天下,其统治者是女性,为母系氏族社会。

  运输:刚在海南结束展出,空运四川。

  司母辛鼎

  通高80.1厘米,口长64厘米,宽48厘米,长方形口,短沿方唇,立耳,直腹平底,柱状空心足。口下四面及转角饰兽面纹,雷纹作地,腰边底饰乳丁,足上部兽面醒目。出自商代第二十三王武丁的配偶“妇好”之墓,墓中所出精美的随葬品是武丁时期的断代标准器物,反映了武丁一代在文化艺术上的杰出成就。

  运输:从北京吊装在木箱里固定好后,用运输车从高速路运往四川。

  象纹大铜铙

  高103厘米,重达221公斤,是长沙市博物馆最重要的藏品,被誉为“中国铙王”。 这尊象纹铜铙不仅形制、纹饰精美,时至今日,还能演奏出美妙的音符。

  古铙出土后,著名音乐家谭盾曾为大铙测音,张艺谋的电影《英雄》里可以感受到大铙浑雄的韵律,部分场景中,还能看到古铙的身影。

  运输:为此次运送四川展出的最重的国宝级文物,借助专门的吊装设备,装箱后经过车辆陆路运送四川。

(文章来源:华西都市网—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大禾人面纹方鼎要和三星堆面具拼颜值 原文刊于:《华西都市报》2016年7月11日第a04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