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余无言伤寒治验实例——余瀛鳌

 369蓝田书院 2016-07-22

余无言伤寒治验实例

余瀛鳌

中国中医研究院

    主题词:伤寒(中医)/中医药疗法

 

先父余无言先生一贯重视探研仲景学说以擅用经方著称而被目之为“经方派”。须予强调的是其诊治伤寒尤长于因证立方。今据其遗著翼经经验录》尚未正式刊行及晚年经治实例介绍伤寒治案数则如下。

一、夏令伤寒

秦某某,41岁。于19426月下旬求诊。自诉日前看电影为影院冷气所逼归途复受风寒。其证始觉身微凉继则恶寒甚,4小时后憎寒壮热头项强痛体疼骨楚周身无汗脉浮而紧微有恶心及上气。此为太阳伤寒乃处以麻黄汤加葛根、藿香方生麻黄、川桂枝、广藿香各9g杏仁、粉葛根各12g炙甘草6g),令其依法服用。配方后患者之邻有稍知药性者谓“六月不可服麻黄。即使服之亦只能三分之一请勿孟浪……。”秦从其言服后徽汗旋又复热而无汗。次日复诊先父颇讶之。再三质询乃以实告遂谢以不敏。其后患者延他医治之无效。至第三日仍挽先父往治并深致歉意。观其证虽未变而较有烦躁意。因将原方去藿香、加生石膏15g。药后一剂而汗出热退神安。后为之清理余邪微和其大便诸证悉痊。

二、夏月伤寒里热烦躁证

邓某某,20余岁。身体素壮7月间酷暑难当晚间当门而卧迎风纳凉午夜梦酣渐转凉爽。至夜半2时左右觉寒而醒入室就寝。俄而寒热大作头痛骨疼壮热(41无汗渐至烦躁不安目赤口干气促而喘。先父鉴于患者夏月伤寒有速化烦躁之见证以大青龙汤去大枣、加竹叶治之生麻黄、川桂枝、杏仁泥各12g生石膏120g生姜、炙甘草各9g竹叶15g。煎服后不久烦燥更甚一家惶恐强自镇静不半小时而汗微出愈出愈畅内衣尽湿被里受湮亦湿。汗出汗止前后共约1小时40分钟高热退诸症爽然若失。后处以清余邪兼以通便之方而愈。

据先父临证经验伤寒以麻黄汤证居多小青龙汤证次之而大青龙汤证则较少。他认为立方遣药总的原则应不避季令寒温“有是病用是药”。此两案均发于盛暑前案为麻黄汤证以其热甚兼有恶心等症故加葛根、藿香。后案以其伤寒兼里热烦躁属大青龙汤证。此方用桂枝、麻黄各12g、石膏120g……疏方后药肆不敢照配先父于方笺上增写“此方由本医师完全负责与药店无涉”始予配剂。此数药用量以患者质壮,病势重显示先父运用经方的胆识过人之处。

三、冬令伤寒

邓某某年近50岁。于1940年冬月中旬重感寒邪寒热并作。延医治之无效改延先父与诊。察其恶寒高热虽重衾叠被而犹啬啬不已头痛项强腰脊疼痛四肢骨节亦然肤干无汗切脉浮紧此冬月正伤寒也。治以麻黄汤加羌活、白芷。由于煎药不如法病势不衰。复诊时仍用前方详告煎服法终获汗解。后以调理方2剂病除。

四、冬令伤寒液少证

杨某某40余。胃素虚弱体质不强久有大便燥结表里津液不足非盛夏则皮肤无汗至严冬则溺次频多。1949年冬月下旬忽患伤寒始则啬啬恶寒七八小时后寒热并作头项强痛肩背腰臀及四肢手足关节均感酸楚而独皮肤无汗气息微喘稍有恶心。此冬月正伤寒当用仲景麻黄汤法然因患者平素津液匮乏麻黄总嫌太峻。先父改用桂枝麻黄各半汤川桂枝7.5g京赤芍、生麻黄、炙甘草各4.5g,杏仁泥9g,生姜3片,红枣5),服如桂枝汤法即服药后俟微汗之时,再啜热粥一小碗使微汗缓缓外透不可令如水淋漓。药后,周身漐漐微汗出;喝粥一碗,微汗先后达3小时,寒热渐退,身疼立瘳。晚间续服2其病爽然若失。次日复诊见舌苔微腻大便数日未行以小量小承气汤煎服下燥黑粪数枚夹以溏粘状便。旋即停服表里均和而痊。

冬月正伤寒用仲景麻黄汤法效如桴应。我在1964年去河南许昌参加社教运动冬令曾治两例较典型的伤寒病证一例用麻黄汤原方一例以其发热恶寒、头痛以巅顶部为尤甚加用藁本10g两例均以2剂治愈。先父治邓某案疏方麻黄汤加羌活、白芷。由于煎服未如法影响效验遂重于指导煎服方药置药罐中生水浸泡半小时许然后以慢火煎渐至于沸约又20分钟药汤已浓其色深黄而带棕色离火约2分钟过滤药汁与服告痊。治杨某案结合患者体质的津液不足及伤寒兼证所见先以桂麻各半汤主治热退症除再以小承气汤微下而安。此属“先表后里”治法。然此案前后所用二方先父尤注意煎服法其小承气汤的用量为大黄、川朴各6g炒枳实7.5g。是为“小其制”。先父尝云“用仲景治伤寒方要在辨证确切并当审视患者之体质及兼症以决定是否用原方或加减化裁与服。再者煎服法易为医生、患者所忽略是故方’与法’的合理应用是学习仲景著述的重要环节之一”。

五、伤寒谵狂、蓄血证

刘某某,32岁。195910月初病伤寒憎寒壮热头痛如破。前医治以九味羌活汤加减服后未见寸功。3日后热势仍盛(39.8),薄暮有谵狂、妄笑见证肢体厥冷而掌心有汗。改延先父往诊。切脉沉实而滑苔薄黄、微腻口渴引饮便结数日小腹胀痛、微满、拒按。先父诊为伤寒中焦阳明热盛下焦淤热蓄血。治以桃仁承气汤加石膏、黄连、石斛方桃仁、丹皮、大黄、黄连各12g当归、白芍各15g芒硝9g生石膏45g鲜石斛30g。服后下血粘便颇多;3剂后热退症缓谵狂、妄笑均止。惟尚有低热(37.4),心中略有懊侬、微烦以轻剂桅子豉汤治之2病获痊愈。

此证初治不如法。伤寒热甚自中焦而转延下焦并见蓄血之征。病属阳胜火极胃府热炽故有壮热、渴饮等见症下焦热甚血菀乃现谵狂、妄笑等症热深厥深遂有肢体厥逆。“亢则害承乃制”方以加味桃仁承气汤清其胃热下其下焦蓄血治重“热”、“淤”二字兼以濡养胃津。后用轻剂栀子豉汤者因无可下之证而微现烦热、懊浓当续予泄热透邪靖其余氛。

六、少阳兼表太少合病

樊某某,71岁。初诊于1962年春自诉一周前受风寒后始觉恶寒发热头痛体痛自服感冒成药数种发汗及微下),均未获效。5天后头痛、体痛虽除但症现低热寒热往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逆冷胸胁痞满心下微烦食纳减半口微渴大便干结,3日未解小便不利。请先父往诊脉微弦苔薄白咽微红。结合证脉诊为太阳、少阳合病。治以柴胡桂枝干姜汤加桔梗方柴胡12g桂枝6g干姜3g天花粉30g黄芩、桔梗各9g牡蛎、生甘草各6g),4剂而愈。

此例属太少合病以表证更为突出。张仲景曰“伤寒五六日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此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先父所治此例的病史、证候与此条基本相合。他在《伤寒论新义中将此条归入“少阳兼表证治法”之一其病理、病机及证候明示邪在半表半里之间兼有太阳表证。“但头汗出”为津液不足阳虚于上患者渴而无呕吐之征则知非里热。成无已指出柴胡桂枝干姜汤有“解表里之邪复津液而助阳”之效。先父指出此例有咽痛、微红乃热结于阳明之通道须防其传入于胃故加桔梗合方中之黄芩、生甘草以清热利咽。关于此方之干姜先父认为用量宜小因须防伤寒日久有化燥之势。此方因有天花粉、黄芩润燥清热于干姜亦起制约作用。方药的组成其综合疗能体现了仲景制方之妙配伍之精。故临证当用干姜时似不必过于踌躇。

先父生前精研《伤寒论》,注重实效验证主张“因证立方师古寓创”。“师古”是辨证论治合于大法的必备基础“寓创”须有精深的学术素养和丰富的医疗经验加之力求思虑精审、不泥于古这是后人变化、发展先贤治法和提高疗效的重要条件。

收稿日期198698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