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森森 / 美术及绘画资料 / 生如夏花之绚烂,大师们笔下永不凋零的生命

分享

   

生如夏花之绚烂,大师们笔下永不凋零的生命

2016-07-25  青木森森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泰戈尔《飞鸟集》

无数人士曾歌颂花朵,用它们表达自己,传递着自己花一样的人生。绘画大师对于花有着自己独特的偏爱,是他们将这些花赋予永不凋零的生命。

“……在 15-20 日种下天竺牡丹,在我回去之前,将它们带着新芽移植到户外,不要忘了水仙的球茎。日本牡丹到达之后,如果天气允许,马上种上,要小心不让叶芽受冻,也不要让太阳直晒。接下来要开始修剪了:玫瑰树枝不要太长,除了那些多刺的品种。在 3 月的时候撒上草籽,将旱金莲花移到户外,要密切注视温室里的大岩桐、兰花等以及支架下的植物……”

如果不介绍,也许你很难想象,这封事无巨细的种花指南,是艺术家莫奈写给园丁的。这位最重要的印象派艺术家,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如痴如醉地学习园艺,并坚称他的花园才是他真真实实的最佳之作。

莫奈笔下梦境般的吉维尼花园

“除了绘画和做个园丁,我别无它长。”——克劳德·莫奈

克劳德·莫奈

Claude Monet

1840年11月14日-1926年12月5日

法国画家,印象派代表人物和创始人之一

在巴黎西部的塞纳河畔有一座叫吉维尼的美丽小镇,莫奈的花园就在那里。

莫奈的好友、杰出的园林专家——乔治斯·特吕弗曾描述花园中的奇花异草:蓝色鼠尾草、龙牙草、紫罗兰、日本银莲花、附子花、蓝色的白花丹、牵牛花、时钟花、毛地黄、香豌豆花、亚洲百合和钓钟柳。而他笔下的罂粟花漫山遍野、格外绚烂。

当同时代的其他文艺名流在巴黎花天酒地、纵情声色之时,莫奈却在70公里外的吉维尼深居简出,修剪大丽花的枝叶,欣赏开满池塘的睡莲,捕捉小镇的光与影。

1893年他掘池种植睡莲,“有一天,池里的精灵浮现在我眼前,我举起了调色板。”

直至1926年莫奈去世,他一直生活在这座美丽的园子里,睡莲成为他画笔下的精灵。

莫奈曾想用《睡莲》来装饰客厅,沿墙伸展,占据全部墙面,使人产生置身于无边无际的水面的幻觉。

莫奈自己说:“吉维尼是我最美的作品。”

梵高笔下炽热绚烂的生命之花

“向日葵是我的。” —— 文森特·梵高

文森特·威廉·梵·高

Vincent Willem van Gogh

1853-1890

荷兰后印象派画家

梵高认为黄色代表太阳的颜色,阳光又象征爱情,因此具有特殊意义。他以《向日葵》中的各种花姿来表达自我,有时甚至将自己比拟为向日葵。

梵高笔下的向日葵,像闪烁着的熊熊火焰,是那样的艳丽、华美,同时又是和谐、优雅甚至细腻。那富有运动感的和仿佛旋转不停的笔触是那样粗厚有力,色彩的对比也是单纯强烈的。

所以梵高笔下的向日葵代表着炽热、浓烈、执着的生命体。

这幅画在梵高那些笔法升腾、布局简洁的花卉作品中显得格外突出。画面整体感相当出众的《鸢尾花》有着幽闭的构图、厚重的色彩、灵活饱满的笔触和细致敏感的绘画视角。

花朵没有一个整齐的生长方向,每朵花有着自己姿态却都是一种近似于挣扎的姿态。而那朵白色的鸢尾,不是被众星拱月地包围在其中,而是选择了像个局外人一样,孤单地悄然独开。

鸢尾花展现出梵高孤单落寞、无比孤单的人生道路。

在生活的破碎之处,杏花盛开唤醒梵高对自然神性的情感,他在画作里倾注了希望,就像他用画笔传递给春天开满花束的枝条。

《杏花》是文森特·梵·高在圣雷米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期间所创作的,时间是1890年,那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年。

画中描绘的是杏树的一个分叉,白色的花瓣尤如珍珠般闪亮,蓝色的天空衬出它的轮廓,留下绿松色的阴影。梵高用杏树的花枝作为生命的象征体,这是因为杏花是最早开放的植物之一,通常在2月早春时节,尤其是阳光充沛的法国南部。

文森特把《杏花》作为一件礼物,送给刚刚出生的侄子文森特·威勒姆,也就是他的弟弟西奥·梵·高与妻子乔安娜·邦格尔的儿子。

爱德华·马奈偏爱的白牡丹

牡丹是他喜欢的花,但是很难画,因为它凋谢得早,花瓣雨一般地骤落。

爱德华·马奈

édouard Manet

1832.01.23 - 1883.04.30

是19世纪印象主义的奠基人之一

在印象派画家中,马奈被人看作是最伟大的静物画画家,尤其是花卉画画家,他生前主要有两个时期都在画花卉。静物正如传统所定义的,从未被降低为对实物的简单模仿,而总是表达隐含的哲学思想或宗教思想。

1864年马奈画了一系列表现牡丹的画。牡丹是马奈喜欢的花,也许是因为牡丹的神秘莫测而令他着迷,它花期短,一不注意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奈画了第一幅画,画中他把达到不同成熟程度的花放在一只花瓶中,这样表现牡丹从花蕾至花瓣凋谢的生命周期。他又以同样主题画了一幅较小的画,画中只有两朵牡丹花,放在剪刀旁,整只剪子的出现令人想到剪下来的花是肯定要死亡的。

此画是用画笔挥洒而成,笔蘸的颜料多而浓,有质感。简明地放在花周围的绿叶丰富了辅助色点的组成,把花的主题固定在画的左上角。这些寥寥数笔就画在布上的花,是画家献给自然主义先驱、他的朋友、也是库尔贝的密友、作家和艺术评论家——尚弗勒里的,以此表达对他所做出的有利于现代绘画的斗争的敬意。

究竟为何在此时此刻,艺术家们如此热衷于花?

或许任何人都可以埋头锄一小块土地,努力培育种子,看花开花落。这种园艺劳作可以看作一种道德姿态——在对外界无能为力时,试图用劳作带来内心秩序与平和。

来源: 优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