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夹缝生存者

分享

   

夹缝生存者

2016-09-26  圆角望

    夏钰苏

    每天散步的必经之路,有处雅致的农家小院。去年暮春某一日,意外发现院落围墙的墙头,竟然长出棵泡桐树幼苗。这或许是鸟雀的无心之作,或许是风不经意的馈赠,真是天意弄物。

    半年后的闷热八月,一场台风突然而至。台风过后,地上都是残枝败叶。小区一棵十多年的苦楝树也未能幸免,大半个横生的枝桠被劈断了,树果散落一地。我对那墙头的泡桐可惜起来,以为它已被风连根拔起,落进浊黄的积水坑。傍晚我特地去看它,令人惊诧的是,这棵半米高的树苗,片叶无损依然立在墙头,台风暴雨后,它似乎更精神了。心中的怜惜化作莫名的好感,但不免惋惜,它若生在地上多好,居于墙头终归是要夭折的。

    儿时的记忆里,老屋的宅边就种着一棵泡桐树。当年父亲种下它时,只跟五六岁的我一般高。两三年后,那树竟然比老屋高出许多。清明微雨后,枝头斜挂着的串串淡紫色花苞,三两日后便悄然绽放,花萼较大形如垂钟,花冠似飞天飘动的长裙,散发出幽淡的清香,嫣紫映衬着天边的流云,着实好看。花落之后,结出棉桃般的青果,叶子也舒展到蒲扇大小。母亲说泡桐叶可净化空气,花、果、叶、根和树皮还可入药。我对它亲近起来,浓荫蔽天的它,成了我避暑纳凉之地。后来家里要添置家具,砍伐了屋边的苦楝与洋槐,竟然没有砍泡桐。母亲说这树日后可做房梁、檩条,父亲说泡桐年代越久越结实。

    泡桐在我眼里俨然是最优雅、最坚韧的树。你看它即便在第一年冬天,只剩下孤寂的枝桠和灰褐色的树干,来年依然是一树繁花,应和着清明幽冷的雨声,携来淡紫的清愁。它虽不是梧桐,但儿时的我总认为古之凤凰鸟,一定也曾在这样的树上停息。

    今年春日,我再次路过农家小院,眼前的一幕使我震惊,围墙的墙垛竟然裂了开来,水泥和碎砖掉了一地,残墙中露出两米多高的粗壮树干,像虬龙般的盘旋而上,枝干托举的枝桠,竟然是我眼中的墙头草。我不禁担忧起来,主人会不会因为泡桐破坏了围墙,而将它连根铲除?

    初夏黄昏,我遇到了小院的主人,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穿着纯棉的白色布衫,浅灰色的棉布裤子,正悠闲地坐在桂树下喝茶。我跟他闲谈起墙垛中的泡桐树,老者表情非常恬淡,他说也许当初建小院时,砍伐了棵老泡桐树,或许是树上掉下的种子,也可能是砍伐留下的一段树根。十多年过去了,树长碗口粗了,确实不容易,就让它自然生长吧。若是哪天围墙塌了,还可以避开树木重建。或许是泡桐坚韧的性格,顽强的生命力打动了老人。老人的宽容,对生命的敬畏,成就了这棵围墙夹缝中的泡桐树。

    老者的一番话,让我想起一则绝处逢生的故事:在非洲撒哈拉沙漠,每当旱季河流干涸时,杜兹肺鱼就钻进泥里将自己包裹起来,在缺水、缺食的情况下,通过漫长的休眠,等待雨季获取新生。一条名叫黑玛的肺鱼,休眠所在的泥堆,被农民选中建房,不幸被砌入泥墙中,它依靠渗入的雨水积聚能量。就这样缺水休眠,遇水苏醒,历经数年,黑玛日渐强大,泥坯越发脆弱。新的雨季到来,狂风骤雨侵袭大地,土墙最终崩溃,破土而出的黑玛重新回归河流,坚持与忍耐使它重获新生。

    两种生命,虽是不一样的生命历程,却告诉我同样深邃的生存智慧与生活哲学。夹缝生存,别样精彩,我的心里充溢着对这些生存智者的敬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